坦坦蕩蕩 無畏邪惡騷擾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六日】七月裏的一天,我按約定在家裏等小區的保安隊長來我家安裝報警器。下午三點多鐘,突然聽到門外有粗野的敲門聲,並且喊我的名字,原來是「六一零」找上門來騷擾我,有五、六個大漢。我守著一念:「絕不能讓他們迫害我,絕不能給他們開門。」

「開門,把門打開!我們執行公務。」他們大嚷著。我穩住心,隔著鐵門問他們:「你們來幹甚麼?前幾天你們不是才來過嗎?」前幾天,我家被盜,跟派出所報了案,他們派人過來調查,還到我家拍了很多照片,取指紋等等。他們聽了我的話,說:「沒有吧?前幾天我們沒有來啊。」我說:「我家前幾天被盜了,你們的人過來在我家裏調查了一圈,現在就沒有必要再進來了吧?」一個便衣拿出「搜查證」,說:「不是吧,我們不是同一個部門的。快開門!不開我砸門了!」我義正辭嚴的說:「搜查?我們家連小偷都搜過一遍了,你們的人也來取證拍過很多的照片了。你們公安局的責任不是維護公民的安全嗎?我們的財產被盜了,這案子至今還沒解決,現在花那麼多人力來迫害法輪功幹甚麼?法輪功甚麼壞事也沒做,祛病健身,多好。」這時鄰居剛好開了門,我繼續微笑著並大聲的說:「你們這樣過來騷擾我,別說我,弄的周圍左鄰右舍也不得安寧,你們講和諧社會,這和諧嗎?你們這是製造恐怖。」一個便衣問:「你還煉法輪功嗎?」我說:「煉!每天晚上都到樓頂上去煉。」「啊!國家反對不讓煉,你還跑到樓頂上去煉?」他們問。我祥和的大聲說:「是!信仰自由,煉功鍛煉身體,我愛做甚麼就做甚麼,我又沒犯法也沒影響任何人,你們快走吧。」

這時候我想起家裏的資料,這些資料能救多少人啊!於是我心裏喊著:「師父啊,救我,所有的正神快幫幫我啊。我不能被邪惡迫害!」我發出強大的正念滅盡操縱他們的一切邪惡因素。

這時另一個便衣說:「我們到你家,你不開門,你就是這樣對待客人的?」我說:「不開,就不開,你們不是我的客人,我不認識你們!你們快走吧。」他又說:「天太熱了,你借給我們一個電風扇吹一吹吧。」我於是把廳裏的風扇推出來向著門外吹。他們說:「拿出來啊,這裏吹不到。」我正視著他們:「你以為我是傻子嗎?門打開你們不就進來了嗎?給你們電風扇,沒電也沒用。你以為我還會上當受騙嗎?前兩年街道綜治辦過來,找我談話,說給我安排了工作,我開了門,還給端茶倒水的,最後怎麼樣?七、八個警察把我強行綁架到洗腦班,路上我拼命反抗,弄的全身傷痕累累,最後暈倒在警車上,最後用擔架把我抬到洗腦班,我被迫害了幾個月。」

這時,他們的領頭去打電話,我聽到他說「全市統一行動」,我說:「啊,還統一行動啊?那我要給家人打個電話!讓他們知道你們來迫害我。」首先給我的丈夫打了個電話,今天我丈夫剛好到公司的另一個辦公地點去了,離家裏很遠。我說:「『六一零』又來迫害我了,在門口呢,你別管,我不會給他們開門的,你就上好你的班吧。」我的丈夫不是修煉人,甚至有時候他還反對我修煉大法,但我覺得還是要跟他說一聲。

之後又打電話給一個同修,用暗語告訴她幫我發正念。這一切都是當著邪惡的面進行的,我覺得這種事情不應該隱瞞,讓越多人知道越好,因為我們是被迫害的對像,邪惡是怕曝光的。特別是遭到迫害的時候,我們更不能夠封閉自己,一定要想辦法把消息傳出去,讓同修開展營救工作,讓邪惡幹的壞事曝光於世間,讓其無立足之地。

不久,我的丈夫接到公安局的電話,要他趕回家開門。他在電話裏義正辭嚴的說:「她又沒做錯甚麼,你們不能執法犯法,你們要有合法的手續才能搜查,搜不出甚麼來,你們要負法律責任的。我現在工作很忙,公司離家很遠,我要以工作為重,我沒辦法回去。」聽了這些話,惡警啞口無言,放棄了讓我丈夫回來開門的想法。我想,不修煉的丈夫會有這番言辭,也是在我當時正念的影響下產生的。

他們說:「你開不開門?再不開我斷水斷電,看你能撐多久。」我慈悲的看著他們說:「你們最好不要這麼做,對你們不好。」他們面面相覷,領頭的看看表:「快五點了,要下班了,我們就走吧。」他領著這群便衣灰溜溜的走了。

過了幾天,他們又來騷擾我,我見到他們,說:「你們又來了?來幹甚麼?快走吧。」他們要我開門。我堅定的說:「不開,就不開!你們不走我就坐在門口等你們走。」我心裏發著正念,在門口坐下來,剛坐下,他們就灰溜溜的走了。

在這幾天中,原本要來安裝報警器的保安隊長一直沒有來我家,他是明白真相的有緣人,也不配合「六一零」的安排,暗中保護大法弟子,給自己結下了善緣。

面對邪惡,我們都應該坦坦蕩蕩,心存正念!

如有做不對的地方,懇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