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相 向內找 修心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八年四月份得法的弟子,在這十幾年的修煉中,歷盡了風風雨雨,溝溝坎坎走到了今天。從跌倒了爬起來,從一個「無神論」的常人到今天堅信師父、堅信法的大法徒,一路上無不溶入了師尊的呵護與慈悲苦度,也體現出同修的真誠幫助。今天借第六屆大陸大法弟子網上心得交流大會的機會,向師尊與同修彙報修煉中的點滴體會,若有不妥之處敬請慈悲指正。

一、珍惜得法機緣

(一)機緣

一九九八年初,在我的生活與工作圈子內經常接觸煉法輪功的人,他們總是給我講修煉中的一些神奇的事情,我只是一笑,沒看見不相信,心裏說這不是「迷信」嗎?依舊忙著我的工作和事業,忙的精疲力盡,背痛腰酸。

在當地那時我也是小有名氣的要強女人,爭強好勝,工作上甚麼都不甘落後,心裏好累。年紀不大,身體各種疾病漸漸的找上了我:多眠性神經衰弱、頸椎骨質增生、鼻炎、咽喉炎、心臟病、關節炎、高血壓及婦科疾病,真是苦不堪言,脾氣也很大。在家中我說了算,丈夫也甚麼都聽我的。在親屬及同齡人中是讓人們羨慕的家庭。可是,我的精神上總感覺缺少點甚麼似的,看到社會上風氣下滑,我接受不了。

同年四月初,偶然的機會家裏請來了家教給孩子輔導功課,老師也是煉法輪功的,從那時起我開始走入了法輪功。開始看書就覺的書上說的對,世風日下是人沒有了道德約束。我想做個好人,不能隨波逐流往下走。從開始僅僅認識法好符合我的觀念,到逐漸隨著學法的深入認識到大法的神聖及大法弟子的責任與使命。我知道珍惜得到這部法的機緣。

(二)、修心

無論工作怎麼忙,我回到家不吃飯先到學法點學法,早晨無論遇到風天或雨天,都擋不住我去煉功點上煉功,就這樣我的身體開始發生變化,世界觀也發生轉變,身體無病一身輕,精神狀態回到二十幾歲那樣,那時已經是不惑之年了。從早到晚總是樂呵呵的沒煩惱,沒苦悶。工作中從不計較個人得失,盡職盡責完成領導交給的工作。遇到矛盾找自己,時刻把自己當作一個煉功人,遇到甚麼事都不看成是偶然的,肯定與我煉功有關,時刻提醒自己。

有一次,我工作中那項任務在計算機裏幾乎做完了,費了很多精力才完成此項作品,就在這時同事查找文件把我的文件全刪了。我傻眼了,幾天的功夫白費了。同事也慌了,不知說甚麼好了,我先是有點急,這怎麼辦?又要趕時間,這時記憶中想起師父的法:「誰今天惹你了,誰惹你生氣了,誰對你不好了,突然間對你出言不遜了,就看你怎麼對待這些問題。」「為甚麼遇到這些問題?都是你自己欠下的業力造成的」(《轉法輪》)。認識到這是還業債,要提高心性。我沒發火,緩和的說:「沒關係,再重來一遍吧!」同事也緩聲說:「我以為你急眼呢!」我說:「煉功了就不一樣啊!」緊張氣氛就這樣化解開了。

每天我都是晚走,把工作的環境打掃乾淨,讓早上來上班的同事感到清潔舒適。同事們說:「大姐,你真是個好人哪,好像為別人活著呢。」是啊!師父告訴我們要事事為他人著想,就是為他人活著呢。這樣的例子很多,無論在家庭,在鄰里中,在社會其它環境中我都是這樣做的,在這段時間裏每天都沐浴在師父洪大的慈悲之中,真是難以忘懷。

二、證實法中修自己,講清真相救世人

(一)、堅信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邪黨動用整個國家宣傳機器欺騙所有的世人,造假,栽贓污衊法輪功,中國大陸大法弟子籠罩在恐怖之中。在這之前剛剛看過電影《耶穌傳》,又看到師父的新經文「堅修大法心不動 提高層次是根本 考驗面前見真性 功成圓滿佛道神」(《精進要旨二》〈見真性〉),面對報紙、電台整天的造假宣傳,我想這不是真實的,師父告訴我們做好人,這沒有錯,同時也是在對大法弟子一個大檢驗。當時心性就是這樣。(現在悟到有些是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

我想大法遭難,師父被誣蔑,不能看大法遭難不去說公道話。就這樣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四日,我們幾人踏上赴京證實法之路。那時全國大法弟子天南海北匯聚到北京,只是為了說句公道話,就被抓送往本地駐京辦事處,被送回本地非法關押。當時我與其他外地同修在天安門廣場近處路邊打掃衛生,被廣場警察推上警車。警察說:「一看做好事就是煉法輪功的」,被送回本地拘留所。

出去十幾天,家裏可翻天了,親人、同事都來了,同事勸、兄長罵、丈夫打,弟妹哭,就像炸營了一樣。我絲毫沒動心,總是笑著跟他們講真相,警察與家人說:簽「不煉功」馬上放人。我跟他們說:做好人沒錯,不能簽。氣的家人說我沒心沒肺。當時我想起師父說的這段話「在親朋好友遭受痛苦時,你動不動心,你怎麼樣去衡量」(《轉法輪》)。我堅信師父,堅信法,堅持真理,誰也動不了我,有師在有法在,「一個不動能制萬動」(《各地講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會講法〉)。

在非法拘留時警察說:不簽就勞教。我沒有怕被勞教的心,當時把家裏的門鑰匙扔在拘留所垃圾筐裏。第三天時在師父的加持下我正念回家,正常上班了。

二零零零年初,我與其他同修在本地公園煉功。第二天,被公安局綁架到拘留所非法拘押。有一天,警察命令大法弟子做操和跑步,我不按他們要求做,就被強行不讓穿毛衣及戴手套,在寒氣襲人的外面迎風站著,一站就是幾個小時。站到近晚飯時,我想:師父就在我面前,我一定要做個好弟子。那天我的手被凍傷了,感覺手像針扎的一樣疼痛,手指不聽使喚,回到監室一看十個手指全白了,有的同修說:用水泡或用雪搓,我說:沒事、不怕。第二天早晨我依然煉功,上來一幫警察,用空心塑料管抽打。當他們打累了,天沒亮就把我們推到外面凍著。他們每抽打我一下時,我就在心裏說聲:師父,我跟您走。腿被打的青紫色,腫脹有二至三釐米高。但腿也不痛,就是回不了彎,這時手也不痛也不癢。我想這都是師父給承擔了,我只有精進救度更多世人才能報答師恩。

警察問我:「你恨我嗎?」我笑了說:「我們是煉功人,做真、善、忍的好人,沒有仇恨,怎麼能恨你們呢?政府鎮壓法輪功是錯的。」就這樣與他們講真相,他們說:「你喝些糖水吧,暖和暖和」,他們送來糖水叫大家喝。在被非法關押一個月後,我手指全好了,脫掉一層皮。在師父的加持下我又回到證實法中來了。

(二)、正法修煉路中救世人

正法步伐在加快,大家悟到:我們要讓世人都知道大法好,應該到邪惡的老巢主動鏟除邪惡。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下旬,我與兩個老年同修形成個小組,相互配合,帶上真相資料與橫幅去北京。走之前,給家人做完飯,並寫短信告訴他們我去北京證實法,不用擔心,三、四天就回來。真的是第四天就回家了。當時是沒有承認舊勢力的安排。

一路上給有緣人講真相,送真相傳單;列車上給在身邊人講真相,心裏只是讓有緣人都得救。警察來查票並要查身份證,我沒有給他,就被帶到另一車廂。手裏還有真相資料,我就一邊往前走,一邊發給經過身邊的旅客,「你們看看吧!這裏說的是甚麼?」發到車廂尾時正好給列車員剩下一張。警察問我們是哪的?我說:不能告訴你,為當地警察考慮,不能讓他們無知犯罪。他當時就搜身,我的那條橫幅就在大衣袖頭裏,我沒動任何念,他沒搜到甚麼。

第二天到山海關被交到鐵路派出所,下車後仍然給警察講,江魔頭迫害大法弟子是一定會受到天意懲罰的。到下午,他們給我們回返的火車票(用從我們幾人兜裏搜去的錢買的)。我們幾人向內找,我找到證實自我、不注意安全的問題。我們切磋之後,繼續赴京。

第二天早上我們三人來到天安門廣場升旗處,把橫幅拉出舉到頭頂喊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對著蒼天,對著大地我喊出肺腑的聲音。這時只聽到天安門廣場四面,此起彼伏呼喊「法輪大法好!」聲音響徹整個廣場。警察東跑西竄亂抓亂搶,大法弟子是前赴後繼。親眼看到這壯觀的場面時都會被震撼。

警察來抓我時,我瞬間把橫幅又塞到袖頭裏。上午警察把我們在廣場打橫幅有五、六十人塞到一輛大卡車送到天安門廣場派出所。問是哪的?我沒報姓名,警察讓沒報姓名的同修查對身份證,啥也沒查到。之後就把我們推到車上送到另一派出所,大家都在背師父的「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洪吟》〈無存〉)及其他經文。警察強迫我們用一個姿勢蹲下,我想我不能聽你的,我沒蹲下,他們就踹我大腿。警察命令犯人把我胳膊十字形綁在扁擔上,到晚上檢查身體才被放開。我對這些人講真相,告訴他們這樣做對自己不好,善待大法弟子,是善待自己。晚上我們一車有十來人檢查身體之後放了。我們三人回來後組織同修在法理上切磋:當時認識到都應去京主動鏟除邪惡。本地大法弟子後來也陸續走出來了。

在工作中接觸到的所有人,我會利用各種機會給他們講真相,時間允許時多講一點,能使他們在最短時間內明白三退意義,大多數人幾乎沒有甚麼疑義,很高興退出邪黨的所有組織。講完之後再給他們真相光盤或資料。

有一次有一位我不認識的人,他從外地專程找我聯繫業務,不知道他怎麼知道我的名字。我想這是師父安排有緣得救的人,一定要救度他,給他辦了三退,並且通過他接觸的所有人,我都給他們進行三退了,給他們每人一份真相資料及《九評共產黨》的光碟。他們高興的結束此行。看到他們漸漸遠去的身影,為他們生命得救,我感到由衷的高興。

上班時我儘量打車,給司機講,一路上先發幾分鐘正念,再順著他們的喜愛開口講。有的司機車前懸掛護身符的,我就說:「我看你掛護身符一定是相信有神佛存在的人,有信仰的人他能從內心約束自己不做壞事,因為他知道善惡有報的道理。過去老人講:三尺頭上有神靈。現在為啥天災人禍一個接一個的,就是人們沒有道德標準,好壞不分,善惡不明,尤其是中共邪黨對信仰『真、善、忍』的大法弟子的迫害,就是縱容假、惡、鬥,那些貪官鋌而走險幹壞事,是在毀人類。啥都要有規矩可循的,你們開車是要遵守交通規則,否則不亂了嗎?交通肇事出人命。人也是,沒有人的行為準則,豈不是等同獸類了嗎?這些都是共產邪黨造成的。傷害好人是有罪的,六月雪竇娥冤,上天會警示後人,不能傷害好人。今天,這麼多人受迫害,受冤屈。上蒼能允許它在禍亂人間嗎? 就要消滅它,人不治天要治。現在就到這時候了。看你很善良,別當犧牲品,退出你參加過的中共組織,你就能平安。只有大法才能真正保護人的,一定會保護好人的,退了吧,圖個平安順利。」一般他都樂意退出所參加的中共組織。

有的他發自內心感謝你,一再說不收車費了,我說:「你們掙錢多不易!煉功人從不白拿別人東西的。」他們非常敬佩大法弟子,也發自內心記住「法輪大法好!」再講,你再把我告訴你的救命三退的事,告訴你的親人,讓全家都平安。告訴他三退方法,之後再給他真相資料或光碟,告訴他這真相資料來之不易,要珍惜,看後傳給別人,你也是做大好事,給自己增福份的。這樣像滾雪球人傳人的救度更多有緣人。

我儘量不錯過所有接觸的人,問路的、買東西的,有的擦肩也不放過,有上鄰居家串門在樓梯遇上的、來家做活的、有本地、有外地、有南方、有北方的,走到哪退到哪。有領導、有百姓,有知識份子、有經商的,有警察、有小偷,有老人、有小孩,見誰就勸退誰,再告訴他們一定記住法輪大法好!年輕的媽媽抱著嬰幼兒時就告訴她們真相、勸三退,在對懷中天真的孩子大聲說:孩子,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這小生命一定會有好未來。小孩真像是聽進去了,天真的笑著。

旅遊時也不放過所接觸的有緣人,我會對導遊人員及遊客隨行隨講。幾年前,單位到南方旅遊,剛下飛機,導遊先生接我們到賓館途中,在汽車上他就說那套職業套話讓大家開心,當說信仰時,他說:「信甚麼也不要信法輪功」,當時車上的同事都笑了。我說你不要這樣說,我就是信法輪功的,你看我像電視說的那樣嗎?他說:一看你就像是個好人。我接著說:電視都是栽贓陷害這些好人。他真的不說了。

當到旅遊點時,我與他交談,給他解答天安門自焚的疑點,又告訴他傷害好人是遭報的,你也信佛,那你能知道善惡有報的道理,殺人償命是天理,共產邪黨就是打擊真正向善的信仰群體,天理不容,所以上蒼要滅它,你是團員快退出、保平安。以後接旅遊團時再別說對大法不利的話,這對你不好,我告訴你都是為你好,一定記住。他點頭同意退出團,並表示不再說那些了。說完我又把帶去真相傳單送給他。

在旅遊時聽同行遊客是東北口音,就找機會講:聽口音咱是老鄉,真是有緣,這麼遠相遇我可要告訴你個好事,聽說過三退保生命平安嗎?你是黨團隊要從心中退出,不再承認它,有災難時會躲過去,因為這個邪黨做壞事太多,天理不容了,天意要銷毀它,你入了它的組織就是它的一份子。別當它犧牲品,退出來一定得平安。那人很愉快退了。

在講真相過程中,我也逐漸的修去為私為我的怕心,一步一步修出無私無我的善心。開始是從身邊的親人、熟人,到單位同事、同學,從近處坐汽車到遠處坐火車走親屬,從被動碰上到主動找世人勸三退,幾年來不記得有多少眾生被得救。這一切都是師父在做,自己只是有那個願望。

(三)、歸正

我是個急性人,總是風風火火的,這給我在正法修煉中帶來很多麻煩,也暴露出很多執著心,從中在這上摔跟頭,教訓是深刻的。

今年夏季的一天,我想在講真相上帶一帶同修,共同精進。我們帶上真相資料給路上世人講真相、勸三退。走出時就匆忙,不是平和心態,剛講幾個人就被惡人舉報,被綁架到當地派出所。他們的任何要求我都不配合,一路上我向世人與警察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天滅中共,退出黨團隊保平安!」喊完再大聲講真相,好讓所裏的人都聽到。

被關押時,給在那裏的一個警察退了所有中共組織。後被送到拘留所,一路上也一直在喊,到那裏後,與在那裏的刑事拘留人講,勸她們退出所參加的黨團隊組織。到我出去那天,監室裏的人陸續退出十二人。也給那裏警察講了三退意義,使他們有機會退出黨團隊,真正對自己生命負責。

我絕食十五天,其間找到了證實自我強大的做事心,好大喜功變異心,不祥和的浮躁心。我心裏發出正念請師父加持,絕不允許邪惡迫害。十五天後正念闖出。

師父講過大法弟子無論遇到甚麼事都是好事。認真反思自己,一次次被綁架給常人帶來許多不理解,他們沒看到在我身上看到大法美好的體現。我剖析這急心,是要做事的顯示心,「我們有許多學員,因為在常人中修煉,有許多心放不下,有許多心已經形成自然了,他自己覺察不到。這種顯示心理處處都能體現出來,在做好事上也能體現出來顯示心理。」(《轉法輪》)再深挖是求名心,這是多麼危險的心哪。我要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走好正法修煉剩下的這段路程。心歸正了,在做證實法的事上,心態就穩,不急不浮躁,救度世人時效果就好。

三、向內找是法寶,真正實修圓容師父所要的

(一)、改變自己

家庭環境好與壞是修煉人心性的反映。我在家庭修煉的環境中心性提高很慢,尤其是在與丈夫情關上拉不開,扯不斷,有那麼一階段攪擾的心力交瘁。法天天在學,心性就是提高不上來。

我曾經是親屬們的炫耀資本,是讓同齡人羨慕的家庭。走入修煉了一切都反過來了,平時一向聽話的丈夫也竟然說謊欺負我,我覺的怎麼會這樣呢?心裏想和他鬥。法還在學,三件事也做,這怎麼沒改變他呢(其實是在求)?

師父說:「不知道高層次中的法就沒有法修;沒有向內去修,不修煉心性不長功。就這兩個原因。」(《轉法輪》) 「其實,你們感到在常人中的名、利、情受到傷害而苦惱時,已經是常人的執著心放不下了。你們要記住啊!修煉本身並不苦,關鍵是放不下常人的執著。當你們的名、利、情要放下時才感覺苦。」「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關。真修弟子人人都得過,這是修煉者與常人的界線。」(《精進要旨》<真修>)

去執著真是剜心透骨的難過。修煉幾年了,我反問自己,大法弟子稱號你對的起嗎?夠不夠標準?修煉使自己究竟成為救眾生無私無我的正法覺者,還是依然留戀常人這個「情」?師父的法在提醒我,我醒悟!自己根本的執著還沒去,還談正覺?這是為私為我的「私」。身邊的人更是與你有很大緣要救度的人,由於我沒做好使他不能得救,還往外推他,這不是上邪惡當了嗎?舊的邪惡勢力就是要毀眾生。

我給別人講真相幾句話別人就能接受,而對他就是說不上話,障礙在哪呢?原來是在我這兒,情(私心)、怕心,怕他接受不了、怕他罵我、怕失去他、怕對我臉面不好、怕傷害我的名,怕他理解不了說對大法不利的話,怕這怕那就是怕傷害我,這不是師父所要的,我要改變自己,從現在做起,改變自己強加於別人變異的做法。從站在對方角度考慮問題。

他是被邪黨灌輸無神論造成的,而我是師父的弟子,知道了這麼高的法理,不也是一點一點知道的嗎。我就給他講身邊做好事、做壞事報應的道理,說你雖然不是像警察那樣直接迫害我,但你是在間接做警察想要做的事,讓我放棄讓我真正做好人的真理。我不能,我也不能放棄你,放棄你是真害你。因為不是我做錯了甚麼,是強盜害好人,這個邪惡的黨打好人,就是在縱容壞人,雖然暫時給你甜頭,這是收買人的良知。啥好啥壞你想一想,告訴你道理,怎麼做是你的選擇。

我終於把這個攪擾我心的情絲捋下來了。心不難受了,再看他也不生氣了,說話語氣也緩和了。我再循序漸進的告訴他真相,他就不太反感了。現在他經常提醒我注意安全。

情是為私為我的,作為大法弟子是帶有救度眾生使命來到世間,是按師父要求修出無私無我正法的覺者。真正放棄千百年在骨子裏形成為私為我舊宇宙的理,那麼你就真的能在思想上昇華,同化真、善、忍宇宙的法理。

(二)、圓容整體,找回昔日同修

正法到了今天,我們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我是大法中一粒子,要真正的起到一粒子作用,每個粒子連起來才能形成整體。我不是協調人,證實法中哪裏有需要做的,我就發揮一個粒子的作用,協調好,圓容整體。兩年前,有位同修想建立家庭資料點,但她沒工資收入,自己拿不出買電腦的資金,我鼓勵她說:我能拿出大部份資金,你能做就好,是師父要求的。現在這個資料點像朵小花已經穩步開放了。通過她這朵小花已經在本地帶上來幾個家庭資料點。同修都悟到證實法要走的穩,學好法是關鍵。現在有很多欲走出來的同修,還有老年同修他們需要有個學法環境,與其他同修共同精進,在師父安排的路上走好,走穩。

在我寫法會投稿時又暴露出想發表、顯示自己、證實自己的心,想讓寫作水平好的同修給我修改。決定去同修那裏(外地)時,家裏幾個人都給我來電話,不讓我到那裏,說外面挺緊張的,我心裏想這是干擾我,我不怕!這個忿忿不平的心同時暴露出來了。當我冷靜想一想:這也不是偶然的,在否定舊勢力的同時最主要是怎麼樣做好救度眾生的事。去那裏會給同修增加麻煩,要為他人著想,不能因是同修就不顧,這是為私為我的私心,這是依賴同修的心。師父就在我身邊,我能寫。

執著找到了,以純淨心態再靜下心來寫,在師父點化下,很快開啟思路,經過幾次修改,使這篇交流稿很順利寫完。這次法會投稿過程,也是驗證自己在證實法、修煉路上是否實修的過程,是修心補漏解體邪靈的過程。修煉是嚴肅的,甚麼人心都得放下,所做的一切師父都看的清清楚楚。

在這裏我很感謝那些無私奉獻、圓容好家庭提供學法環境的同修,是他們在證實法實修中使家庭成員得救,又給同修提供學法方便條件。通過集體學法,同修由不會修的茫然,到現在遇事向內找的精進、比學比修往前趕,在正法修煉路上,在師父的呵護下逐漸走向成熟。

謝謝師尊!
謝謝同修!
合十!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