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走在神的路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九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四年五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

見證大法殊勝 勇猛精進

在煉功點的第一天,師父就讓我見證了大法的神奇,看到法輪章神奇無比,玄妙多彩,分體而出,在我的胸前、小腹處,上下左右,變成四個法輪不停的旋轉著,色彩鮮豔。而法輪章中間那個卍字符則變得像皮球一樣大,發放出五顏六色的光芒,不停的旋轉,往我的天眼裏輸送能量。我一下子驚呆了,立刻明白這不是一般的功法,這是上乘的高深大法,這法輪是有生命的靈體,這是我多年苦苦要尋找的大法。

我煉功才三天,師父就清理了我家裏的環境,給下了一個安全罩,許許多多法輪在屋裏邊轉。三天後,我妹妹帶著她八歲的兒子來到我家,一進門孩子眼睛看著我不說話,看了又看,我就給他倆講起了法輪功的神奇,「真善忍」是佛法,我已經開始修煉。她兒子突然說:「二姨,你眼睛之間有一個小宇宙,不停的轉動,很好看。」手指著我臉上天目的位置,並且說:「你頭上、身上都有五顏六色的光,很長很長。」她兒子又說:「你肚子上還有一個大宇宙在轉動,真漂亮,你腿上還有一層綠色的光。」我一看,孩子的天目開了,像電視機螢光屏,兩眉往上額頭上有一個大方塊,上下都通著,發放出一種電波,眼睛放光。我拿出紙和筆讓孩子畫,小孩一下給畫出法輪來了,我興奮的對他說這是法輪,他就喊起來:「二姨,我要學,我要煉,趕快教我。」我馬上給孩子教功,五套功法一步到位,並讓她兒子看《法輪功》這本書。

真沒想到師父就在我身邊,當時就給我下了法輪,淨化了身心。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靜,只想大聲喊:「我有師父啦,我找到師父啦。」我的眼淚一個勁的往下流。這使我想起了八八年九月的一天,我在夢中看到天空中有一尊金色的大佛,非常大,坐北面南,頭髮捲捲的,兩手結著定印,非常慈悲祥和的望著我笑。我看到佛的頭上、臉上、身上有許多小嬰孩,歡蹦亂跳,開心極了。我也看著佛笑,突然佛的手指好像動了一下,撒出許多無色透亮的小球,飛旋而下,落到了我的肩上、胸前、身邊,我就跑了起來,我跑多快,那法輪就跟多快,有的落到我住的房子上,有的落到鄰居的房子上,發出震耳的爆炸聲,我不由得回頭看,紅光,彩光,連成一片,幾丈高,發出耀眼的光芒。我住的前樓也有彩光,再看身邊還有法輪跟著。我當時只是高興,想著和佛有緣,現在修煉了大法才真正的明白了師尊的慈悲苦度,在茫茫的人海中早就找到了弟子,看護著弟子,在啟悟著弟子的佛性、善根、智慧。

我每天早上四點多起來到煉功點煉功,身心變化很大,皮膚變得細嫩、光滑,身體發飄。在煉功場,還看到師父的法身在我頭頂上坐著,衝著我笑。我有許許多多迷惑不解的問題在《轉法輪》中找到了答案,這部宇宙大法是指導修煉人真正往高層次提高昇華、直至圓滿的無價之寶,是上天的天梯,只有真正的層層同化宇宙大法「真善忍」,才能返本歸真。我們不管春夏秋冬、嚴寒酷暑都在野外集體煉功,集體學法、背法,集體交流,開法會,時時用真善忍的標準對照自己,心性提高很快,層次突飛猛進。我們利用星期天、節假日在路邊洪法、教功,去農村洪法、教功,整個身心都沐浴在佛光裏。

我發誓:要像雄獅一樣的勇猛精進,任何邪惡干擾都阻擋不了我修煉路上的步伐,我要讓更多的世人、有緣人都來學法修煉。誓約立完了,心性考驗、過關一個接一個都來了。首先是東北的一個所謂的氣功師跑到我們西北這裏來,要收我為徒,我當時就拒絕了,表示我已有師父了,修煉要專一,我認定了法輪大法,任何別的功法我都不要,有人罵我不識抬舉。這個氣功師到處給人治病,有些人還盲目的崇拜他。我誠懇的跟他講:「你這功不是正道來的,是附體功。」因師父讓我看到他背後是一隻大黑熊,它採集人的精華、能量,到處害人。這個氣功師也知道,但擺脫不了,因他放不下人世間名利情的誘惑。

緊接著考驗又來了,在睡夢中有幾個人架著我非讓我學他們的功,看他們的錄像,硬是把我拉到他們的地方,按著我,讓我看,跟著學。我猛的站起來說:「我不學你的功,也不要你的功,我要修煉法輪大法。」我飛快的跑到大法煉功場。我深刻的悟到:正法開傳,萬魔出洞,干擾破壞大法修煉,真真假假,重在悟道。在現實中這樣的考驗也很多,一個人要想修煉,修大法,修成佛道神,哪那麼容易,沒有大法,沒有師父保護,你寸步難行,你根本就修不成。那魔也會害你的,是慈悲的師尊為我們弟子承受的太多太多,時刻在看護著我們。

也碰到過色魔的考驗,在似睡非睡中看到自己在另外一個地方的一個房間裏,在床上睡著。有一個似曾相識的色魔來到我身邊,睡到我跟前,並做著各種動作讓我看,我不由得看了起來,動了心。色魔立刻想抱著我,在這最關鍵的時刻,師父來了,表情嚴肅的望著我,把手裏拿的報紙往地上一扔,說了一句話:「趕快回家去。」師父不見了,我迅速跳下床走了。我嚇得一身冷汗,多危險啊!感謝師尊的慈悲救度。「我們煉功,精血之氣是用來修命的,你不能老這樣泄呀。同時你的色慾這一關沒有過去,那哪行啊?所以這個問題我跟大家講,人人都會遇到,保證會遇到。」(《轉法輪》)我懊喪的不得了,很難過,真是覺得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

隨著學法煉功心性的提高,又開始過關。夢中我們幾個同修要經過一個地方,我看到路邊的一個房子裏,關滿了一絲不掛的白人色魔,我們剛經過這裏,色魔一下子跑出來了,扳脖子摟腰,同修嚇的喊著跑了,色魔在後邊追。我首先想到師父大法裏邊的話,「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這念頭一出,刷的一下子,色魔被定住不動了,我們在師父的加持下,有驚無險地闖過了色魔的邪惡干擾。

在這物慾橫流的十惡世界裏,作為一名修煉人,你的各種人心,人的觀念,人的執著,名、利、情都得放下。複雜的環境隨時會考驗著你,只有不停的學法修心,煉功,處處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衡量自己的一言一行,生命才能在法中不斷的昇華……。在修煉中,我發現自己的顯示心比較重,愛說,不修口,有意無意的在表現自己。有了功能,知道了親朋好友的前世緣份與我的關係,有時看別人一眼就知道他心裏想甚麼,思維傳感……,我就給親人說,不管別人信與不信。後來我明白了,不能給別人說呀,他不知道啊,這是天機,他不修煉怎能告訴她呢?誰煉功誰得功,誰修誰得。從此以後,在這方面,我經常修正自己,檢查對照自己的言行,修口,去掉執著。

那幾年,我們煉功點,形成了一個整體的修煉環境,大家每天在一起學法、煉功、交流,能量場很強,法輪功是一片淨土,修煉者的身心都變得很純淨。每天都有新學員走入我們修煉的行列,我這幾年就給新學員義務教功,洪法。禮拜天節假日,我們就上街上、廣場上給世人洪法,義務教功,到農村義務洪法教功。我們在九九年最後一次在路邊,掛橫幅洪法,義務教功。我們在九九年最後一次大家集體煉功中,有一位同修經過這裏。突然看到,大家都在果位中修煉,有很多呈現著佛、菩薩、羅漢的形像,我知道「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一切都是慈悲的師父在做,是師尊把大法弟子都推到了最高位。

兌現誓約 助師正法

九九年「七﹒二零」這一天,風雲突變。烏雲滿天,天像要塌一樣。大魔頭把法輪功定為×教,到處抓人,不讓煉功,不讓說「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我百思不得其解,政府怎麼啦?國家怎麼啦?這部宇宙大法教人道德回升,人心向善,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功法,怎麼一夜之間就成了×教呢?我們地區公安局把我們幾個站長、輔導員都抓起來了,逼我們上電視說假話,我們不配合,就是給公安一直講真相,給廠級幹部講大法的美好,講真善忍的美好。

公安讓我們違心的說「不煉了」,就完事了,他們也好交差。我說修煉法輪大法的人不說假話,修的是真善忍,是講真誠、誠實,守信用的人,與人為善,善待他人,沒有敵人,遇到矛盾看自己哪裏做的不對,在場的很多人在聽。公安也在聽,有人也問了許多問題,如:到底有沒有法輪呀?一名公安問我:「你們有沒有功能啊?給我治一治病咋樣?用儀器把你們幾個測試一下,行嗎?」我都做了解答。有極個別公安暴跳如雷的說:「你再講法輪功好,我槍斃你,打死你。」我說:「你敢嗎?靠打壓、罵是征服不了人心的,信仰是自由的,煉功是無罪的。」

我想到了師父的經文《大曝光》,甚麼是修,就是要在關鍵時刻看人心怎麼樣,對師父、對大法能不能堅定實修,認定大法,堅信大法。我決心放下生死,捨去家庭,捨去工作去北京證實大法,講真相。

九九年十一月份,我們幾名同修坐車來到北京,在出站口我發現有公安攔截,想走已來不及了。公安朝我跑來,站在我跟前,卻怎麼也看不到我,東張西望的找了一會走了。我沒有動心,也沒有害怕,就在原地站著。我來到廣場,天已經黑了,到處是便衣,公安、特務、警車、巡邏隊,寒冷的冬天北風刺骨,黑暗中處處充滿了邪惡,我在廣場上碰到了兩名同修,一直走到半夜,我們還沒找到吃住的地方。

第二天在廣場上看到很多同修從四面八方源源不斷的來到天安門廣場,有去上訪的,有的來到天安門給公安講真相的,有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有煉功的,邪惡的公安不停的抓人,打人。公安來到我跟前問是不是煉法輪功的,我說是。又問為甚麼來北京,我說:「上訪,告訴國家『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們煉功沒有錯,信仰無罪。」一個公安說:「又是來護法的,送進去關裏面。」上來幾個年輕的公安,讓我們脫掉大衣要搜身。我說:「為甚麼要搜身,我們又沒有犯法?」公安上來扯我的衣服,一瞬間,我把大衣口袋裏邊的小本《轉法輪》夾到胳肢窩下面。公安又是搜包,又是搜身,到處拍打,甚麼也沒搜到,錢沒動。

後來把我們關押到廣場上附近的一個鐵欄杆裏邊,那裏邊關押了很多的大法弟子。這時一名河南同修對我說,他身上的五百元錢被公安搜走了,三天沒吃東西了。公安一來,一腳把這位大法弟子給踢倒了,惡狠狠的說:「我讓你說,你再敢說。」我氣憤的說:「你是公安,怎麼能隨便打人呢?他說的是事實吧。」幾名年輕的公安不停的打人、罵人,撕大法的書,我們不約而同的一起喊:「不許撕大法書,不許打人,天理不容,你會得報應的。」公安走到我們面前,朝我們打來,打耳光,用拳頭往你身上打,用腳踹,撕大法的書,公安這時手開始抽筋,疼痛難忍,抱著手走了。

同修有的幾天沒吃飯了,也無人過問。有的女同修帶著孩子來北京證實法,小小的孩子也在承受著魔難,一個小女孩才幾歲,不停的在喊:「媽媽我餓,媽媽我餓呀。」我就喊公安:「你們沒聽到嗎?為甚麼不給孩子吃飯?」公安說:「你帶吃的我就開門你拿,沒帶吃的就餓著。」這才給孩子拿點吃的。

我被當地公安、廠公安來人接走了,回到當地,又是關押,又是勒索五千元,一時間天塌地陷。我的親人、丈夫、姐妹都害怕,不理解,都勸我不要和政府作對,不要給人說真相。全家人要給我跪下,逼我就範,又是哭又是鬧,有的親人躲著我。我身邊的人,有用異樣眼光看我的,有敢怒不敢言的,有的人卻跑到我家來了解真相,有的人豎起大拇指說:「你們這不愧是大法弟子,你們師父能教出你們這些真修弟子,你們的師父真偉大,真了不起。」我十遍十幾遍的給親朋好友講真相,告訴人們自焚是假的,是中共的欺騙。他們又開始支持我啦,認同大法,生命得救。

「目前所發生的事是久遠歷史前就安排好了的。頂著壓力走出來證實法的弟子是偉大的。」(《精進要旨二》〈走向圓滿〉)作為一名大法弟子,我們肩負著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神聖使命,是眾生的希望,是宇宙的捍衛者。維護大法,證實大法,講清真相是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在這鋪天蓋地的打壓下,我該如何證實大法,讓眾生明白呢?我就開始自己掏錢,印真相資料,自己去發。

二零零一年的冬天,一次,我拿著印好的真相資料,想,明天能夠刮大風、下大雪就好了,這樣我好去做真相。到了第二天,天陰下來了,晚上六點多開始刮大風下大雪,冷颼颼的。還真沒想到,修煉人的一念還真下起了大雪,我知道是師父在幫助弟子,晚上發資料去了幾個地方,很順利。天雖然冷,心裏卻暖洋洋的。世人能看到真相,有緣人生命能得救,這是我最高興的事。

我和幾名同修去了離家比較遠的一個大的家屬區發放資料,大家從每個單元做起,一排排,一棟棟,很快發放完了。我讓大家先走了,我帶的真相資料比較多,我想讓二十幾棟樓的人都能看到真相資料,我就一個人繼續一棟棟、一個一個單元的挨著做,從一樓上到七樓,再下來。真相資料發完了,已是半夜,根本沒有車。我從家屬區走到馬路邊,邊走邊想:能來一輛車該多好啊,能五塊錢拉我那又該多好啊。這時一輛面的真的開到我面前,司機打開車門說:「趕快上車。」我隨口說五塊錢能拉嗎?司機說:「拉。」坐到車上,我兩腿發軟,我突然明白這是師父在幫我,淚水止不住的流淌……。在這裏,我要感謝幫助我的面的司機,真誠的謝謝你!要在平時晚上十元錢也沒人拉你。

我們大法弟子在正法修煉的路上精進不停步,哪個地方難做真相,同修不敢去,我就去做真相。面對面講真相,哪個地方有公安把守,不敢去,我去。這幾年來我一直和同修互相配合,做真相資料,廣傳《九評》,配合默契。由一個資料點發展到幾個大型資料點,分片承包,由市區到各縣。我負責協調周轉運送,資料需求量很大。同修很忙,常常吃不上飯,長期吃燒餅夾鹹菜、辣子醬,久而久之,學法時間少。我看到眼裏,急到心上,就和同修交流:我們首先是大法弟子,學法跟不上,心性跟不上,怎麼做大法弟子的事呢?這樣下去不行啊。建議同修給各縣各地區有條件的教技術,成立小型資料點,自己運作。

這樣環境寬鬆了,矛盾又來了,互相不配合,你指責我,我指責你,各自為政,不找自己。有同修傳播小道消息,你被跟蹤啦,他被公安特務監控啦,加上流離失所的同修怕心很重,壓力很大,同修不讓我去點上,怕我有跟蹤。我知道這是舊勢力、壞神在間隔我們。在這期間,她們規定每週一天在同修那裏(資料點)學法交流,後來就走形式,學法不入心,爭論不休。同修雖然給他們交流,可實質問題還是沒解決,存在安全隱患。看了師父的《對澳洲學員講法》,我知道我們整體有漏啊,讓舊勢力抓到了把柄,壞神才敢間隔我們,向內找,深挖自己的根源,為甚麼讓我看到聽到這些事情呢?我是否也存在著表現自己,證實自己呢?還有做事心,怕心呢?答案是:是。同修有這些不好的心,執著心,我也有。為甚麼會出現這些問題呢?長期沒有很好的學法,心性跟不上。法是基礎,法是根本。找到問題的根源,就一定要修去它,去掉執著。多學法,在法上認識提高。對誰都是慈悲的,是善的。

這個時候,資料點的同修有的已被魔鑽空子,散布假消息,干擾破壞大法,誰誰誰是魔啦,不讓同修接近他,孤立同修,讓壞神抓到了破壞的把柄。二零零八年春天,幾個大型資料點同修全部被抓,資料點被破壞,國安特務對大法弟子進行了殘酷的人身折磨,上老虎凳,幾天幾夜不讓睡覺,上大刑。血的教訓啊。

我們地區這幾年等靠要的現象太嚴重了,都願意拿錢,自己不願做資料,拿現成的,無形中加大了同修的魔難,這是極端自私的表現,深藏不露的怕心。

現在在家的同修都認識到了自己的不足,都已經建立了家庭資料點,達到了遍地開花。我們地區大法弟子人人都出來證實大法,溶入法中,面對面講真相,送光碟,送小冊子,做三退,以一當十,以一當百,我們走在神的路上,在助師正法中兌現著自己的誓約,救度更多的眾生。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