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小弟子講真相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一日】

偉大的師父好!
全世界同修們好!

我是北京大法小弟子,十五歲,在此借明慧平台向師尊彙報一下我的修煉體會,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一、「小小子」得大法

我在幼兒園時看見奶奶煉功,我就跟著煉。九九年打壓之後奶奶不煉了,我也不煉了。可是我很喜歡到廟裏去玩,每次都拿回一些佛像來。五年前,有一天我做了一個夢,一個老太太對我說:「找你大媽去。」五月一日那天我去找我大媽玩,她說:「我要煉功了,你看電視去。」我說:「我也跟你學煉功。」就這樣我終於走進了法輪功的修煉,得了大法,老同修們都叫我小小子。大家都很喜歡我,說我根基好、悟性好。我還經常帶一些比我更小的小孩到我大媽家去煉功。

二、排除干擾意志堅

我一得大法就受到家裏的嚴重阻撓。父母不明白真相,不讓我學,有一天我在學法時,父親看到就搶我的書。我就緊抱著《轉法輪》不給他,我說:「我學大法與你有甚麼關係?」爸爸說:「你小子還敢頂嘴!」就打我,把我打的鼻青臉腫。我記住師父說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法理,但我就是不放手,因為我這書對我太重要了。後來爸爸把我按倒在地,掐我脖子,我昏死過去了。我醒來後看見爸爸正在往灶火裏扔我的《轉法輪》,我趕快爬起去搶,只搶回前四講,我就抱著這四講書跑到大媽家裏去,不想回家了。

大媽帶著我去找爸爸講理:「你打人犯法。你燒大法的書你是在做壞事,這是教人做好人的書。你打死他你就是在犯罪。誰都不會饒你的,你再這樣我就不饒你。」我也說:「你以後再敢動我的書,我就撞死在你身上!這法我學定了。」從此以後爸爸再也不敢動我的書了,也不再找我的麻煩了。有時他也翻一翻我的書,後來爸爸還經常幫我講真相

後來同修又給我一本《轉法輪》,我像獲得寶貝一樣,每天都要認真的學習。把他看的比我的生命都重要。

三、講真相救眾生

我是在邪黨打壓期間走進大法的。我覺的來晚了,除了每天學大法之外,我還要抓緊時間做三件事。我上課認真聽講,下課發正念。每天我要發好多次正念,還要講真相做三退。我們班的同學都讓我勸退了,辦公室的老師也都讓我勸退了。有一個主任不明真相,有一次來給我們上課,在上課時說法輪功的壞話,我當場舉手站起來講了半堂課的真相,他終於明白真相了。還有一個主任看我在向其他年級的同學發真相護身符時,借勸說注意安全的機會要了一個護身符揣兜裏了。物理老師還向我要書,並主動幫我刻錄光盤、要破網軟件。其他老師也有向我要《九評》的。有的同學還讓我把法背下來給他們聽,每當我把大法書拿到學校時,他們都搶著看。

有一次我到縣裏去講真相,看見我們班一個女生在發真相資料,原來她是同修,於是我們倆就互相配合,一個發正念一個人講真相勸三退,一下午我們共做了八十多個。村裏的街道要修路,來了很多外地的民工挖溝,我就找藉口和他們說話,混熟了勸三退,全都給他們退了。有一天某鎮來了十三個警察到我們這裏,我也和他們聊,講真相,他們都很喜歡我,吃飯時還把我帶到食堂,給我也買了一份飯,他們說:「退!咱們還不如一個小孩明白,真慚愧,用真名退!」就這樣十三個警察都得救了。

「十一」之前,學校裏演節目,讓我們唱邪黨好的歌。發下來的歌片,我們都把歌詞改了。我和一個同學在隊伍的最前面拿著話筒唱:「沒有共產黨才有新中國,沒有法輪功就沒有新中國!沒有法輪功就沒有新中國!」節目演完後沒有一個老師找我,而且還說:「演的不錯嘛!」

邪黨所謂的六十大慶前,我用彩筆在村子裏,把電線桿子上寫了很多「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世界需要真善忍」、「佛光普照,禮義圓明」,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幫我我才能做的。我有這個願望去做,師父就會幫我們的。「十一」這天,彩色大字在電線桿子上金光閃閃,沒有一個人去擦。

四、正念足,師父護

我講真相沒有一點怕心,我知道師父和眾神都在保護著我。每當我做的好時,我看見師父的法身在向我笑、法輪迅速的轉。有時邪惡也來圍攻我,師父就出現在我的面前,用手一指爛鬼都化沒了。我感謝師父保護我。

我很喜歡在家人都睡著了的時候學法煉功,有時不用開燈就能看書,有時大冬天我站在雪夜裏煉功,只穿一身單衣也暖暖的。所以我做的這一切都是在師父的呵護下做的,不然一個小孩能做甚麼呀!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今後我做得要更好。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