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成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一日】

尊敬的師父好!
全世界的同修們好!

很榮幸能參加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網上修煉心得交流大會。前四屆的交流會我沒有參加,第五屆雖然參加了,卻是抱著別落下的心態寫的,沒有認真對待。看了明慧網刊登的交流文章,同修們認真、虔誠的心態寫出的體會深深的震撼了我,體會到每個人寫出的字就帶有每個人的思想境界、修煉情況,這些信息也會影響閱讀者,純淨的心態下寫出的體會對閱讀者才有好處,才能達到法會的目地。所以寫此稿之前,我清理了自己思想中不好的各種念頭,儘量用純淨的心態來參加這神聖的法會。

一、難忘的時光

我是一九九八年七月份在父母的帶領下,表面看起來很自然的得法了。說是九八年得法,當時並不怎麼學法,也很少煉功,甚至可以說是不情願煉功,都是在父母的督促下,自己完成任務式的煉。就是這樣,師父也管我了,印象很深的是,有一次在熱鬧的街上,一輛三輪摩托車從我的腳上碾過去,卻一點也不感覺痛,甚麼事也沒有,只知道被軋了一下。

九九年「七•二零」之前的日子是那麼值得懷念,而在當時自己卻不知道珍惜,成為一大憾事!那時市裏設有幾個煉功點、學法點,大家集體學法、煉功,學法點的場地都是熱心的學員、輔導員提供的;有時義務輔導員自己掏錢,租場地給大家放師父講法錄像,一些學員自願的早來晚走打掃衛生,有時租的大劇院,臨近鄉鎮的也過來一起觀看,本市區的學員就自覺的將前面的位置讓給臨近鄉鎮來的學員,就是這麼一群祥和的修煉人。

每個月組織一次比較大型的集體晨煉,只可惜我只參加了幾次,迫害就開始了。最後的一次晨煉,臨近鄉鎮的也來了,人比較多,聽說有一千多人,場面一點不亂,沒有人喧嘩,每個人來了就是自覺的排好,人對著人,自然就形成一排排整齊的隊伍。

當時的我並沒有多大感受,是以後對比在學校,搞活動時老師為排好隊常常是暴跳如雷,我才知道一千多人,其中有幾歲的小孩,有六、七十歲的老人,有沒文化的婦女,有農村莊稼漢,只有幾位輔導員稍做協調,無需經過訓練,就能排出來那麼整齊的隊伍,只有心齊才能做到的。當時的場面頗為壯觀,引的很多路人觀看,至今仍清晰的印在我的腦海裏。

我們這裏還只是個小城,明慧網的資料顯示,幾千上萬人的煉功場面也是有條不紊,在法輪大法純正的場中,這是很普遍的現象。

那些難忘的點滴,在後來的腥風血雨中,使我懂的要珍惜同修間的緣份。

依然記的我在煉功點的最後一個晚上是星期天。昏暗的燈光中,煉功的人比往常少很多。在幾個人的干涉下,當晚也沒能煉完功,就各自散去了。現在想來應該剛好是「七•二零」的當天晚上。有幾天晚上,爸爸一邊看電視一邊直搖頭。那時我並不知道發生甚麼事了,只記的爸爸鄭重的告訴我們,無論如何要相信法輪大法是好的。

二、風雨中成長

記的忽然有一天,爸爸告訴我說他要出門,教我自己做飯。因媽媽白天不在家,那就是我第一次自己做飯。爸爸似乎還叮囑了很多話,而我是記不住的。也不記的爸爸出門多長時間,只知道爸爸回來後,家裏就開始不安寧了,不斷的有穿制服的來騷擾。經常是大幫人馬,一進屋就四處搜看,亂翻一通,一些人圍著我爸爸,桌子上擺著筆和紙,軟硬兼施的要爸爸簽字。我才知道爸爸是去了北京為法輪功說公道話,也漸漸知道中國發生了一件多麼荒唐的事──中共不准人們信「真、善、忍」,要煉功人保證:不煉法輪功,不去北京上訪、不說良心話。

那時聽的最多的是:「打砸搶我們還懶的管,煉法輪功現在是頭等大事。一個地方有煉法輪功的上訪,我們的飯碗就不保了。」那時沒悟到不能承認這種無理的迫害,不過爸爸根本的信念沒動搖過,無論壓力多大,沒有簽過一個字。我那時候還很懵懂,只覺的爸爸是對的。

那些日子我們對門鈴都很敏感,只要門鈴一響,我們就先把大法書、煉功錄音帶、師父法像藏好,有時半夜三更在睡夢中就被急促的門鈴吵醒。這樣一直持續到爸爸在同修家被綁架,被強加「擾亂社會治安」的莫須有罪名非法勞教,家裏才恢復了寧靜,也從此陷入困境。因此我對那些穿制服的產生了恨,走在街上,看到警車,或是穿邪黨制服的,那是咬牙瞪眼的恨。

那時我輟學了,年齡小找不到合適的工作,就在家裏學法。開始一些字還不認識,學法時旁邊得放著字典,然而這並不影響我理解法。學法中自己的容量在擴大,思維無法言狀的寬廣,那個恨也逐漸化解了。

慢慢的我知道了這一切是怎麼回事。我明白了奉行邪黨命令的那些「執法者」是最可悲的!每個來在世上的人都是為法而來,或許在生生世世的輪迴中為今天能得法吃過不少苦,有些人卻在此時充當反面角色,有些人在俗世的幻象中迷失了,不假思索的聽信謠言,仇視大法,忘卻了人來到世間的目地。每念及此,心裏就為不明真相的人們著急,就想盡自己所能告訴人們真相。

邪惡最瘋狂的前兩年,本地的資料比較缺。聽說是上複印店印的,很多複印店不敢印,而敢印的收費很貴。或許怕我們小孩不懂修口,媽媽一般不告訴我們更多有關資料的來源、同修的具體事,我們也不問,就只管每天出去發資料。

那時只有單張的傳單,有時我們也自己製作小標語,找一些比較薄的黃色紙,底下放著一本字帖,用毛筆認真的描寫。當然寫的不是很好看。有時同修也會送來一些打印的小標語,偶爾有一些很漂亮的「法輪大法洪傳世界」的彩色粘貼,那時別提多高興。

可能大人後天觀念比較多,媽媽怕心比較重,每次我們出去媽媽就提心吊膽,總要叮囑一通:如何發,如何粘,如何做比較安全。而我們一出門,考慮的只是如何讓更多人能看到,所以粘貼大都貼在主要路口,汽車候車站,派出所宣傳欄。發資料想著別和同修發重了,就到比較遠、偏僻的地方,或者找一些看起來戒備比較森嚴的高級住宅區。

發資料前我們大都會看看資料的內容,有時接到一些針對邪黨人員講真相的資料,不解為何同修印那麼多不是有普遍性的資料,後來轉念想到,既然接到也不是偶然的,就送到邪黨部門的住宅區去。

其間也遇上過一些事,比如有時隨著人進了電子門出不來(有些電子門在裏面也必須有鑰匙才能打開的),總會有人來開門。這些我們都不跟媽媽說起,那時媽媽一人挑著整個家的重擔,也不想讓媽媽太擔心了。也就是家長並沒有讓我們去做甚麼,跟眾多的法輪功修煉者一樣,確實是每個人發自內心的想把真相告訴更多的人知道。

那些年家裏很貧寒,負了一堆債務,生活很拮据,然而我們過的卻很充實──師父的法為我們解開了塵封已久的記憶,還時時呵護著我們。發資料有時走在黑暗的路上,還不太會認路,而我們從來都不怕迷路,因為我們確信,無論怎麼走,我們都能回到家,我們確信,師父就在我們身邊。

幾年來,大街小巷都走過了,有時也騎上自行車去鄉下,鄰近的一些小鄉村已是輕車熟路了,小自行車換上了大自行車,昔日的小女孩也已逐漸長大,由開始的需要有人做伴,到如今常常是獨自一人到處去送真相。明顯的能感覺到,隨著正法形勢的推進,環境寬鬆了很多,邪惡已不敢來騷擾,家裏的條件也在好轉,看起來很大的債務奇蹟般的還清了,如今我們已能自己供應一個資料點的開銷,能做各種小冊子、真相光盤和《九評》。

從中我體悟到,只要按師父要求的去做,沒有過不去的關,師父安排的道路都是根據每個人的承受能力在為我們安排,都能讓我們過的去的。當前的寬鬆環境,我們深知,不是讓我們享受常人生活的,所以我們的生活依然很簡單,而做資料的材料:機器、墨水、碳粉、紙張、光盤等,都是選最好的。

我接觸的同修很少,不過每期的《明慧週刊》同修都及時的送來,每期我都很認真的看,同修的精進讓我找到差距,提醒自己修煉不在年齡大小,標準是一樣的,純淨的宇宙是不能放進一個不夠標準的粒子的。

自從能上網一年多以來,每天看明慧的交流文章,更能感覺自己提高很多。在此,也建議有條件的同修都來上明慧網,就像同修說的至少有想上明慧網的願望,我也是自己有這個願望,當時還不敢往心裏去,覺的有些遙遠,然而很「意外」的這個願望就真的實現了。

走在前面的同修已總結出很多上網的經驗,開發了各種軟件,網絡安全已不是問題,而相關技術其實也不難,電腦與人腦都沒法比,我們修煉人是有大智慧的,還怕學不會嗎?學電腦我體會到,不要太依賴同修,自己多動手學的就快,碰上任何問題都不要慌,大多時候很「恰巧」的就能找到解決的辦法,這是很多同修都能體會到的。

這裏建議同修有條件都來上明慧網,因為明慧網是我們的修煉交流園地,師父為我們樹立的可靠網站。而網絡是個虛擬的花花世界,有各種各樣的資訊,各種網站,這需要我們自己正念對待。

三、去除自卑心

有時我在想,如果這場迫害沒有發生,我的路又會是怎樣的?父母都是重視知識教育的,或許我能順利完成我的學業,至少有一張文憑。而迫害發生了,我輟學了,在人才濟濟的當前社會裏,我有點自卑。在我的工作中,有時自己明顯感覺人的輕視,特別剛開始工作時,只想靠以勤補拙,戰戰兢兢,往往卻事與願違,越想做好越出錯,越感覺人的看不起。

看到有些同修能力很強,各行業的骨幹,有時會冒出師父為何要選擇這麼沒才能的我?情緒低落時,感覺自己就像一粒微不足道的小沙粒,在浩瀚的宇宙中可有可無。往往這時就是學法沒入心了。師父講了:「在神來看啊,不是說生命大了就珍貴,生命小了就不珍貴。」(《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當前來在世上的人大多都代表了一個龐大的體系,一個地位很低的、很落魄的人也許都是有來頭的,得大法的生命更是宇宙中所有生命都羨慕的了,何必在乎世間的表面呢?如果一個很不起眼、很卑微甚至很笨拙的人也能修好,那本身就在證實法了啊!

深挖下去,還是有求名的心,想出人頭地,想求得人中的名譽,求得到人的敬重,太在乎自我了。事實上,當我心裏裝著法,只管做好本份工作,不再在乎別人的眼光時,做起事來自然得心應手,相應的也就得到所接觸的人的肯定。對原先覺的很看不起我的人,依然真誠相待,發現也不是我先前想像的那樣,一切也就是由心而化來的。

結語

回首走過的路,酸甜苦辣已飄散在過去的時光中,不足回味,唯有師父於細微處的悉心呵護逐漸呈現在眼前。當我欲將其中的具體事詳述一二,發現卻無從下筆,一切只能意會而無法言表。

在我修煉的路上,迷茫過,懈怠過,也消沉過,沒有做到師父說的:「所以說修煉如初,必成正果。」(《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特別現在各方面條件已寬鬆的情況下,自己竟不知不覺滋生了安逸心。學習師父近期相繼發表的經文與講法,我找到自己諸多的不足,發現自己離師父的要求相差太遠了,而師父一直在期盼著弟子們快快成熟起來啊!

記的迫害剛剛發生不久,開天目的弟弟就看到師父在流淚,至今仍無法完全領悟其中的含義,更無法知道師父為我們操了多少心,只知道弟子是永遠也無法回報師恩的!唯有從現在開始嚴格要求自己,勇猛精進。

謝謝師父的慈悲普度!

謝謝身邊同修一直以來的幫助!謝謝未曾謀面的世界各地同修的交流文章,在風雨中對我是莫大的幫助!謝謝明慧同修的默默付出!

願與同修們共同精進,合十!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