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好學法小組 堅信師父堅信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一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看到明慧網上第六屆大陸大法弟子法會徵稿的消息,心裏很高興。我是身患多種疾病時走入大法中的,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堅定的走過了這十幾年的修煉道路,在證實法與講真相救度眾生中,我做的都是一些很平凡的小事。雖然做的不如同修的轟轟烈烈,但師父給我這個機會,那我一定把我的修煉過程向師父彙報。

一、堅持集體學法整體提高

集體學法是師父留給我們的一個重要修煉形式,如何開創集體學法的修煉環境。在證實法中比學比修,整體配合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是我們要走的路。

我們成立學法小組有六個年頭了,是在環境緊張時成立的。當時我們地區有幾名同修去外地發資料被綁架,有資料點的同修,也有做協調工作的。當時氣氛很緊張。有的同修由於怕心,出去發資料回來不認識家,頭腦不清醒;還有的躲起來,互相怕見面。那時我也有怕心,可又一想:怕甚麼呢?有師在,有法在,師父時刻都在我身邊。我師父不承認舊勢力,大法徒也不承認,徹底「滅」掉它,走師父安排的路。

首先我每天早上學一講《轉法輪》,在市場遇同修,互相切磋當前我們地區形勢,該怎麼辦,互相鼓勵。有一個同修說上誰家呢?現在誰敢正式成立學法小組?我說我敢,就在我家吧,今天晚上六點三十分正式開始。可晚上快七點了也沒人來。

第二天找到同修,都說過幾天吧,風頭這麼緊。我說,我都不怕,你們怕甚麼呀!一個同修說你是協調接資料的,意思是敏感。當然這幾個同修也是接資料的,我就給他們背了幾句師父寫的「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洪吟二》〈怕啥〉),師父還說:「修不難 心難去 幾多執著何時斷 都知苦海總無岸 意不堅 關似山 咋出凡」(《洪吟二》〈斷〉)。當時有兩個同修難過的流淚了。當時我又是急、又是氣,我也哭了。我馬上覺察到我急了、怨她們了,給同修道歉:都是我不對。同修們也都找自己有私、有怕,都表示我們一定把學法小組辦起來。

第一天有四名同修,後來達到八名,經同修介紹又來兩名。人多了屋子小,就分兩個組。白天下午一到三點,晚上六點三十分到九點。學法前來的早的糾正煉功動作、發正念的手勢。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來學法人就多了,同修們甚麼樣的心態都有。有愛說笑的,有把書上放手紙的、眼鏡的,有把書扣著放的,有一隻手捧書一隻手摸腳的等。一些不正現象讓我心裏很急。師父說:「這本書看起來五光十色,金光閃閃,每個字都是我法身的形像。」(《轉法輪》)別看這點事,表示不敬師不敬法,很嚴重啊!通過和同修切磋,從我自己做起,學法時盤腿,身體正直,雙手捧寶書,和個別讀書快、多字、落字、念錯的、姿勢不端正的同修切磋,同時自己向內找,為甚麼在我這兒出現這狀態呢?大家互相切磋,互相學互相糾正,提高的很快。這就是法的威力,大家把基點擺正,正念正行,一切干擾只有解體消失的份兒。

由於整體提高的快,大家心性也上來了,有的老學員說:還有某同修沒走出來,我去幫他一起學法。還有同修說:我們那片沒成立學法小組,我回去協調。還有的同修說:有幾個年歲大的識字不多帶修不修的,我和她們商量成立學法小組。這些出去幫助走不出來的同修的同修們,他們幾個每週分一、二、三回大組學法、互相溝通。這樣又成立了好幾個學法小組。而且通過這幾名同修的帶動,人人都互相找過去不學法了或半學半不學的,進一步互相帶動。現在我家這個學法小組還有四名,基本上是新來學法的。

二、心性關中向內找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環境變好了,寬鬆了,有人就不知不覺、有意無意的不注意安全了。有的同修互相不信任,還有人覺的同修不是外人,甚麼都說:你好啊!她不好啊!前兩年我們這個學法小組人多,有個老學員說:天氣冷,人又多,停幾天吧!我說:誰說了也不算,師父說了算,誰讓停誰犯罪。當時表情不滿意:也沒在你家!後來這個同修挑撥其他同修讓把學法小組搬回到我住的老地方,那裏暖和。我兩個家都是學法小組,可是她堅持她想法。其他同修都說:別動了,師父說:「圓滿得佛果 吃苦當成樂 勞身不算苦 修心最難過」(《洪吟》〈苦其心志〉),咱們吃一點冷的苦算甚麼?可我心裏對她不滿意,表現在臉上,沒有笑容,心忍著。我把兩個大電褥子鋪上了:還想怎麼著?

有一天我和她商量:你們家的環境很好,就老倆口,八十多平米的大房子,你帶二、三個人每週在你家學一次行嗎?她馬上說不行。還有一同修和她商量:到我家一次、你家一次,剩餘時間來大組這兒,給同修減輕點吧!她說不行,並在同修中說我怕心重等一些不好聽話。後來我找她交流在她家,說別提、別提,我配合你那麼好等一些話。我說我們向內找一找吧,師父說向內找是法寶。她說找甚麼呀!不用不用!不悅而歸。

回來後我向內找:一、我有怕心,讓她成立學法小組;二、有怨心;三、煩心。師父在《對澳洲學員講法》中說過大法弟子和常人產生矛盾,百分之百是大法弟子不對,和同修之間產生矛盾就是心性問題。師父還講:「真正修煉,就得向心去修,向內去修,向內去找,沒有向外去找的。」(《轉法輪》)心裏很慚愧。

這件事沒過好,第二件事又上來了。我們小組學法制度比較嚴,下午一點前必須到,晚來不管是誰都不開門,學員都知道。突然有一天我們發正念,聽有人敲門,而且聲音越來越大。有同修說看看是誰。我說不開。又有同修說開吧,要不總敲。要是我以前的做法絕對不開門,因我們小組有制度,外來人提前打招呼,協調好才能來。我一開門,看是協調人來了,再一看,後邊還有不認識的一男子。當時我心裏不高興,屋裏的同修也都不太願意,表面上看的出來。有一同修說:提前打個招呼,早點來,你看多耽誤發正念呀!我沒說甚麼,只是調整心態,過了一會兒觀念扭轉過來了,開始學法,按整點發正念。因為我的心還沒完全靜下來,一看那位男子發正念,鼻子、嘴動,身體也動,給我弄的心裏好難受。學完法我就問協調人,你怎麼帶這樣個人來了呢?他發正念多餘的動作那麼多,狀態不對勁吧?她說:他是受過迫害的,不是咱們這人,人家做的可好了。可我就煩那同修的動作,越想越怕。這時同修傳話給協調人,也怨我不配合她。說長論短的也都傳到我耳朵裏了。

同修之間的兩件事矛盾讓我感到心裏很委屈。這一段時間似乎突破的很慢,儘管三件事也做,別人看我做的很好,自己知道沒提高,好像進入一種狀態中很難突破。這時師父講的法在我眼前一遍一遍的顯現,師父講:「你只有提高心性的時候,你的心才能夠達到清淨、無為;你只有提高心性的時候,才能同化我們宇宙的特性,去掉人的各種慾望、執著心、不好的東西,你才能夠把自身不好的東西倒出去,你才能夠浮上來。」(《轉法輪》)

心性沒昇華上來的原因,主要是怕和私,讓黑手爛鬼鑽了空子。正在難受時,早上做了一個夢:從遠處開來一輛紅色客車,車主下來讓我上去坐第一個位置,一坐挺熱,太陽照眼睛。後邊一個小女孩說:「你怕熱坐我這來吧!」是第二個位置。醒後一想:這不是掉下來了麼?我想是慈悲的師父點化我呢?通過這兩件事,教訓最深的是,不管遇到甚麼事情都看自己,真正體驗出向內找是法寶,只有用大法才能洗淨自己。

三、幫同修一步步走出來

有一同修過去是協調人,由於各種原因停滯不前,懈怠了,整天玩電腦,怨天怨地的。怨心非常大,說同修把她毀了,就甚麼都不幹了。身體不舒服上醫院,因心性上不去,檢查沒毛病,就是難受。很多同修都幫過她,可就不聽,弄的同修都不願意去了。

讓我聽到她的事也不是偶然的,這麼要強的同修怎麼會變得這樣子呢?師父說過「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這句話反反復復的不停的在我心裏翻來覆去的不停,心裏平靜不下來:去了這麼多同修都不行,我能行麼?又想:我有這一念要去她家,師父一定會加持我。首先發正念清理她本人空間場的一切不正的因素,黑手爛鬼,同時讓我們家的人全部投入到幫同修隊伍中來,都幫助發正念。然後摸清她心結在哪,談完後學法。

我早上七點多鐘到她家她還沒起床,躺著不起來。我就發正念清理她空間場背後干擾她的黑手、爛鬼,同時幫她穿衣服,梳頭,拉她去洗臉、刷牙、吃飯,完事我給她背一首《洪吟二》「歷盡滄桑洪願了 歲月蹉跎一念中」(《洪誓大願》)還背一首《正神》 「正念正行 精進不停」 。這時她哭了:「姨,你這麼大歲數還為我操心。」我給她擦乾臉上的淚水,和她商量今天是先學法呢,還是煉功呢?先煉功,她站都站不住,出了一身汗,我一邊發正念讓她把功煉完,一邊鼓勵她,一直堅持動功煉完,感覺身體很舒服。

一會她說學法吧。她念我聽,念完就十一點三十分了。我說該回去了,下午還得學法呢。第二天我去時,她早起來了,她丈夫和孩子一齊說:「大法真神奇呀,昨天身體有勁了,知道餓了,幾天剩的飯菜都吃光了。」三口人都謝我,我說別謝我,實質的事都是師父在做,你們謝師父吧。

通過幾天學法煉功她進步很快。我問她:明天咱早一點行麼?答應很好,我在家給她做點菜,帶幾個饅頭,有時買幾個小麵包、小點心甚麼的,目地是讓她早日康復,多學法。

一段時間後她又反覆,弄的我筋疲力盡,過了幾天又不學了、又不煉的,而且我去連門也不給開了。有一天,天很冷,風很大,怎麼敲門也不開,等了二十多分鐘才開。「我不讓你來了,你咋又來了?我真不行了。」我說:「你行的。」趕快幫她疊被子,收拾屋子,一邊幹活和她切磋,同時我也找自己:這幾天她很好啊!為甚麼又這樣了呢?找來找去發現我起歡喜心了:誰來都不好使,自己來就好使。這一念就造成這種後果了。師父說:「由於人的高興,生出來不必要的歡喜心」(《轉法輪》)。

我們家人都是修煉人,他們看我很累,就分散開,今天你去,明天她去,都拽她,她表現還不錯,我跟她說:「過完年在你家成立一個學法小組行不行?每週一次,我家有兩個人參加。」還有兩個與她不錯的同修也參加了。

人的精神好了,環境也好了,同修們也敢去了,都和她接近,鼓勵她,時時刻刻都在法的基點上,現在這位同修又開始做協調工作了。

四、我講真相的做法和體會

自己在做好三件事的實修中,通過學法明白自己的歷史責任,如何向內找,如何在法理上提高,紮紮實實的救人。

剛開始講真相就是讓眾生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個大字,天天早上學完法就去市場,帶上幾個真相護身符,挺好講。後來開始傳《九評》、勸三退,這個有點不好講,因《九評》自己本身還看不明白,所以做起來難一些。通過集體學法,和同修切磋,有時間和同修兩個一起出去,上午勸三退,下午學法,效果很好。後來我自己獨自出去。邊走邊發正念,求師父給我安排有緣人,就這樣第一天勸三退五人,並讓不少人知道法輪大法好,甚麼都沒入過就給真相護身符,有的還多要幾個,回家給家人帶上。

有一次給一個人講真相、講三退。那人當時就說:「用我真名退。還有小牌麼?」給我弄糊塗了:甚麼牌?「身上戴的那個保平安的。」我趕快說「有」。「你給我戴上一個。」戴完當時在市場大聲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通過這件事對我的鼓勵很大,實質的其實都是師父在做,「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你有這個願望師父就幫你。

有時講真相也受阻,人不接受,還有的說甚麼都不信:你講你給我錢麼?閒得沒事了,跟共產黨幹對你們有甚麼好處呢?說甚麼的都有。這時就自己邊走邊想:今天差哪了?總結經驗,找一找心性的問題。講的急,沒因人而講。找到這不足之處,趕快改正。

有時給小學生講:問他們,孩子你要不要小卡片?告訴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保平安,開智開慧。入少先隊了嗎,奶奶給你退了吧!行麼?說行就給起個名叫聰明吧。小孩謝謝奶奶。遇年歲大的就搭話。女的根據穿衣打扮因人而講。首先問多大年紀,馬上順著她的執著誇她。身體好麼?告訴她自己以前甚麼病都有,學法輪大法都好了,順著她所想的講三退,效果也很好;男的老年先問多大歲數,身體好麼?知道三退麼?退黨、團、隊保平安!

有一次給一個九十三歲的老爺爺講。同修都講過,不退。我下決心:高低給他退黨。這個老爺爺一看到我就哭了。「大叔你為甚麼哭啊!」他說想女兒。我拿手紙把鼻涕眼淚給他擦乾淨,問他過去幹甚麼的。他說某屯大隊書記,曾是黨員,他大女兒也學法輪功,給他講過退黨,沒退,覺的都給人宣誓了,不能背叛人家。我說:「大叔你錯了,不退不對,你女兒還騙你麼?你入黨時舉過手麼?舉過手共產黨的獸印就給你印在身上了。有一天,天滅共產黨時也有你一份,可不可怕?姪女給你起個名叫晚福吧,行麼?」「好好,謝謝大姪女。」「不用謝我,謝法輪功大師吧!」給他戴上真相護身符,高興的走了。

剛開始近距離發正念有的同修不懂,通過小組集體學法打破了這一障礙,有的同修說,近距離發正念威力大;有的說在家還能學法,出去耽誤學法,在哪都一樣;還有同修講不一樣,出去發正念可以做很多事,這也是一種失,也是一種捨,有時到遠一點的地方發正念也要付出,汽車費來回都七、八元,這是一種捨。

同修發言都是站在法的基點上,中國大陸受迫害的同修有多少,他們受著嚴重的精神摧殘和殘酷的肉體折磨,難道我們去黑窩發正念加持同修和解體邪惡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不行麼?通過切磋,大家統一認識,首先到本地區,派出所,街道,各社區,政府,公安局,法院,檢察院,「六一零」,拘留所,看守所,教養院,哪裏需要去哪裏。同修們有一念:迫害不停,正念不止,一切由師父安排。

我開始行動了,天天圍著黑窩轉圈。我們小組是上午發正念、下午學法,這樣整天法院、國保大隊等處都有人發正念。開始有同修不認識地方,天天去就知道了,路線熟了同修們開始做真相,有的到小區貼,有的送小冊子,有的當面講真相,兩人一組配合的很好。我的做法是去發正念的路上救人,雖做的不太多,但心在法上,基點正,念就正,做起來不費勁。一般情況下我是獨來獨往的,現同修們都成熟了,自己走自己的路,都在努力地紮紮實實的講真相,過去都找伴,看不到同修發正念就不想去了,現在都突破結伴而行的習慣了,基本是自己走了。

我們小組同修心很齊,一直堅持近距離發正念,不管是颳風下雨,越是天氣不好越去,因為下雨可以進黑窩裏坐長凳,對著所有警察發正念。有一次我自己打著傘去發正念,雨越下越大,我就到公安局辦公地方發正念。一會一個女警察說:今天咋的了?渾身不舒服,另兩個也說頭疼?我明白是正念的威力,控制她們的邪惡在被清理中,清理完她們就不被控制幹壞事了。還有一次,我早上七點多鐘去法院發正念,一看那地方怎麼這麼多人?我站在大門那發正念沒走。不一會,又來了很多人和警車。我發強大的正念,也求師父加持,用師父賦予我所有功能解體所有警察背後的一切邪惡黑手、爛鬼,一揮手把所有法器都打出去,用罩把黑窩連人與物全部罩上。就那一瞬間,那些人有的進屋,有的蹲在那裏,看上去都沒勁了,操控人的邪惡完了,人幹壞事也沒精神了。真是「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

無論邪惡怎麼猖狂,我們大法弟子都聽師父的話,按師父的教導認真做好三件事,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沒有闖不過去的難關。

同修們,在這正法的最後時刻,讓我們緊隨師尊,抓緊做好我們應該做的,堅定的承擔起歷史賦予我們大法弟子的使命,多救人搶人,兌現我們偉大誓約吧!給歷史留下偉大輝煌的一頁吧!讓我們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走好最後的路,勇猛精進,讓師父少操勞吧!

個人認識,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