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的威力來自信師信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七日】我是在大陸某地區的窗口單位工作。在十多年的修煉中,我深深的體悟到正念正行靠的是信師信法,大法弟子的正念來自法,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符合了大法才是正念,所以,信師信法的程度決定正念的威力大小。

今年八月信師信法使我又一次顯示了正念的威力,解體了邪惡,制止了迫害。八月初的一天上午,單位領導找我,讓我到領導辦公室,到那兒一看原來來了一幫人,除了他們(下面都指610、國保大隊的)還有我單位主管局的副局長。當時我想到,邪惡既然來了我一定要解體它,一定能解體它。因為有師父法身在,有護法神在,我修好的一面在。

有一個好像負責人模樣的人讓我坐下,然後問我:你知道610這個機構嗎?
我:那不是黑社會組織嗎?
他們:你說甚麼?
我:中國的司法機構裏只有公、檢、法、司,沒有610這個機構,它只是最邪惡的人用手中權力建立起來的黑社會組織,一個國家的法律機制被它控制,這不是國恥嗎?你們到底有甚麼事?直截了當的說吧!
他們:你要參加學習班。
我:你們不要妄想,怎麼來的就怎麼回去。
他們:這不是你來決定的,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馬上跟我們走。
我:你們別做夢了,你們誰也動不了我。我的身體、我的命運是你們說了算的嗎?該洗腦的是你們,你們現在是在犯罪,誰動了我是誰的罪,誰就得遭惡報。

他們:只是十來天的學習班,到時候就回來。
單位領導:叫你來之前我們替你說了很多好話,沒想到你這種態度,你也不可能不去,他們是一定要帶你走的。單位出錢承擔費用,出人陪你,不就是十來天的學習班嗎?
我:這不是學習班,是非法拘禁,是犯罪。我沒有觸犯任何法律,而且做好人,為甚麼要受這種迫害?況且,你們領導也不要相信他們的話。相信共產黨、相信他們的人是最愚蠢的人。
他們:啊!你在共產黨國家反對共產黨?
我:共產黨無惡不做,迫害死那麼多中國人,迫害死那麼多修真、善、忍的人,犯下了滔天罪行,我不反對它,難道支持它嗎?光是我認識的法輪功弟子被迫害死的有十來名,其中有你們的罪過,因為你們都是邪惡迫害組織的一員,也不要把法輪功修煉者的善良看成是軟弱,我們修煉的人是生死都可以放下,你們以為怕你們嗎?我們決不放過迫害法輪功的人,一定會一追到底的。
他們:你吃共產黨的飯,受它的恩惠還反對它,沒有共產黨你能有這麼好的工作嗎?
我:你們的思維水平也太低了吧?按照你們的說法,台灣不是共產黨掌權,台灣人是不是都餓死了?全世界有幾個共產黨國家?全世界人是不是都餓死了?我也從沒吃共產黨的飯。我是正常通過我的努力考上大學,得到分配,通過自己的勞動得到報酬。沒有一個是共產黨給的。況且共產黨支配的也是老百姓的血汗錢,它自己哪有錢?

他們:對錯是非不是你說了算,也不是我說了算,不是我們論的事,是政府的事。你到學習班後怎麼告、怎麼上訴都可以,但必須跟我們走。
我:這是甚麼道理?先把你們判個無期徒刑,送到監獄後再論有罪無罪如何?你們講的是不是這個道理?對錯是非人人都應該講,你們不講我講。一個政府也好,共產黨也好都不是標準,只有符合真、善、忍這個特性才是真理。再說法輪功在全世界114個國家中洪傳,全世界都說好,只有中共迫害它,難道全世界都分不清是非嗎?
他們:你怎麼知道?我們怎麼沒聽說?
我:你們的耳朵、眼睛不好使嗎?別的不說,我們地區出國回來的人有多少?親眼目睹的人還少嗎?
他們:那你告訴我們聽誰說的?
我:我告訴你們聽誰說的,你們再去迫害他?這種低檔的遊戲趕緊收起來,在我這兒不好使。
他們:你不配合我們,我們就把你銬住,強行帶走。那麼多人面前你的面子不是丟盡了嗎?最好是給面子的時候趕緊配合。
我:我說我有甚麼丟面子的?怕丟面子、怕曝光的是你們。
你們不知道迫害法輪功的下場是甚麼,你們要是知道的話共產黨逼迫你們迫害法輪功,若不聽把你們放到油鍋裏你們都不敢迫害法輪功。因為迫害法輪大法要遭到宇宙中最可怕的下場,人的死也不像現代科學認識的那麼簡單。
他們:法輪功也說這麼惡毒的話?
我:一個生命犯多大的罪就得受多大的懲罰,這是天理。迫害法輪功的罪在地獄裏何只是油鍋?罪大了你們的親人都受牽連。我再告訴你們,誰也動不了我。

他們:我們是警察,我們不帶你走就無法交差。
我:二戰時德國納粹集中營的女護士都被國際法庭判絞刑,她們是被迫的,但誰做的誰的罪,誰就得承擔。你們迫害法輪功,到時候你們跑到天涯海角也不會放過你們,你們最好現在考慮好後果。

最後他們無計可施,說:「讓你們領導跟你談吧,再不行就強行帶走。」主管副局長對我說了好多話,讓我配合他們,說我不可能不被帶走。不然,強行被帶走的話會影響到單位的名聲,也會影響個人的聲譽,去年奧運時因我不配合,單位差點被通報等。
我:作為一個人也好,一個單位也好,就因為有了點壓力就失去正義,做出違背良心的事或做不應該做的事,那才是恥辱,堅持正義沒甚麼丟臉的。
副局:給我個人面子行不行?
我:其他方面十個二十個面子也可以。但在法輪功的問題上沒有任何條件。
副局:那你還要不要這個工作?
我:一個人要生活工作很重要,但比起生命就甚麼也不是,而法輪大法比我的生命不知重要多少,怎麼能用它來做交換條件呢?任何條件都不可能。
副局:那我們也實在沒有辦法阻止他們強行帶你走,你自己看著辦吧。
我:不是甚麼事情都是他們說了算,他們動不了我。現在早就到中午了,我得吃飯。

這時他們突然出現,擋住門口說:我們還沒吃飯呢,你吃甚麼飯?
我:我也不是吃你們的飯,我吃我的飯關你們甚麼事?你們誰有權力阻止我吃飯?
這樣他們出去到單位門口等我。意思就是我只要出去就綁架我。我不管那一套,到單位飯廳吃我的飯。不一會副局長過來說:「他們走了,結束了。你該上班就上班,該幹甚麼工作就幹甚麼工作。我們也不希望你被強行帶走。」

吃完飯我馬上去找同修通知邪惡陰謀辦洗腦班的事。同修馬上通知各學法點和同修們整體發正念,結果辦洗腦班的陰謀解體。下午我從單位主任那兒聽說,他們一幫剛到主任室就問你們單位有沒有×××這個人,主任說有,他們就不顧一切說把我帶走。主任就問他們你們有沒有甚麼手續,他們說不需要任何手續,人必須帶走。主任說你們等二分鐘,然後馬上給主管局長去電話,局長說你一定要拖住他們,不能讓他們帶走人,我馬上派副局。主任就告訴他們主管局副局馬上就到。副局很快就到了。二位領導就跟他們講我如何工作認真,業務水平高,單位正缺人,如果沒有我給單位工作如何帶來困難等。還有為人如何好等。但終於被他們的囂張氣燄嚇住,認為我不可能頂得住他們,單位也無法阻止,所以勸了我配合他們。

在上午的較量過程中我的思想中沒有任何雜念,思維高度集中,只有一個念頭,解體邪惡,結束迫害。想到大法弟子有師父法身看護,有護法神在,有自己修好的一面在,不用說幾個小丑,就是千軍萬馬也沒甚麼可怕的。所以一直帶著必勝的決心和信心做的。我說話時雖然不是特意大聲說的,但感覺上整個樓都在震動。開始他們氣燄非常囂張,隨著我的話,他們一幫人陸陸續續都從屋裏出去到走廊裏待著,最後只剩一個人。最後一句問我:「你是不是文憑很高?哪個大學畢業的?」我告訴他我是某大學法律系畢業的。在此過程中我問過他們的姓,只有二人說出自己的姓,其他人都不敢說。整個過程經過了二個來小時。他們施盡了威脅、欺騙、挑撥我與領導的關係等各種招數,都沒起作用,反而被駁的面目皆非。邪惡被解體,被利用的人也走了。

在我的修煉過程中有過多次類似的經歷,除了這次,時間都很短,不過幾分鐘就解體掉。真切的體悟到師父講的法:
「只要正念正行,就沒有過不去的關。」(回覆秘魯大法弟子 2005年12月17日經文)
「如果真的能在困難面前念頭很正,在邪惡迫害面前、在干擾面前,你講出的一句正念堅定的話就能把邪惡立即解體,就能使被邪惡利用的人掉頭逃走,就使邪惡對你的迫害煙消雲散,就使邪惡對你的干擾消失遁形。」(2005年2月26日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