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執著讓人煩惱 不是環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四日】昨天晚上一個學員和我很短暫的通了個電話,後來再打電話時,他說,你剛才的聲音聽上去很不耐煩。我一愣,想了想,說可能是因為今天事情太多了吧,心裏比較煩亂。

放下電話,想起來上午還嚴厲的批評了孩子們的一個錯誤,態度好像是挺不耐煩的。心想,平時事情不見得比今天少,可是今天的心性怎麼這麼不好呢?靜下心來找找,還真是找到不少執著。

這幾天,我一直在做一個翻譯的工作,因為涉及專業詞彙和特定行業中慣用的表達方式,我做的很辛苦,而且這次給的時間很少,以至於我不得不在夜裏和週末工作。幾天了,幹活幹的眼睛都不舒服。而且這次的報酬沒有因為時間緊,難度大而增多,反而偏低。我心裏嘀咕:「還有那麼多大法的事情要做,這樣個掙錢法太慢,得找個掙錢快的方法……。」從我幾年來做翻譯的經驗來看,我覺的這條路可以走,而且前景不錯。我越想越高興,結果是,我對手裏的翻譯工作的抵觸心理就越大,就越覺的它很困難,眼睛就越難受,就越想把它交給別人去做。但是又給不出去,因為時間太短。週末了,小孩子們又在吵吵嚷嚷,又臨時來了一些證實大法的事情和常人的工作,我覺的有點太多了。

當那個同修說我「不耐煩」的時候,我一下子從外部的環境回到了自己的內心,開始向內找。我發現,我不想做手頭上這個翻譯工作的心,其實是出自懶惰和對利益的斤斤計較,覺的平常我一個小時能掙多少多少,這次才有多少多少,但是因為是固定客戶,不能不接,所以才接了這個活。而且每天趴在電腦前,有時候從早上七點一直到夜裏十二點,除了吃飯和做家務,十幾個小時都在電腦前度過,太累了。但是表面上我的想法是:這樣掙錢太慢了,你看,那麼多證實大法的事情不能做,如果掙錢快一些,那能多救多少人。

正是因為有抵觸的心,所以我才會覺的非常困難,眼睛才會那麼的難受。而當我認識到這個問題的時候,我發現,這個翻譯其實是挺好做的,不過就是多查一查詞庫而已,而且眼睛也不那麼難受了,身體一下子就輕鬆了,一下子對別人也平和了,也不覺的事情多了。

我想起來幾年前我們家經濟狀況不好的時候,雖然內心也知道一切都在師父的掌握之中,我還是為此而煩惱過。而現在已經早就沒有經濟問題了,但竟然因為付出的勞動得不到應該得到的報酬而心生抵觸,從而帶來這麼多的煩惱。

幾年前,當我能夠多一分信師信法的時候,就少一分煩惱。而現在,當我真正放下執著的時候,我的煩惱就不見了,看來煩惱是和我的心聯繫在一起的,而不是外部環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