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害者家屬告惡警施暴 大慶監獄假證詞掩蓋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八日】(明慧通訊員大慶報導)九月二十五日,大慶監獄發生一起惡性打人事件:二監區惡警楊友龍瘋狂施暴,致大法學員劉志高、施寶生嚴重傷殘。劉、施的家人將大慶監獄告到檢察院,監獄長王永祥、楊友龍等組織假證人、證詞,拒絕提供錄像帶,聲稱要讓檢察院走過場。以下是大慶監獄惡警打人事件及掩蓋真相的事實。

惡警楊友龍凶殘施暴

楊友龍原是大慶監獄五監區十中隊的中隊長,在五監區他就經常迫害大法學員,以凶殘臭名昭著。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二日,楊友龍到二監區任副監區長,三天後的二十五日就以劉志高、施寶生、李海等人清監時不報數為由,對他們進行瘋狂毆打,將劉志高、施寶生被打暈後,用涼水潑醒後再打,直到把他們打得身體變形。

九月二十五日的中午,楊友龍到關押劉志高等人的監舍清監,他特意留在後面等著,讓監舍的人員報數,幾個大法學員沒有報數。楊友龍就問劉志高:「你不會說話呀?」劉說牙疼。楊問哪邊疼?是這邊嗎?就開始打劉。劉志高制止他行惡,他就更加瘋狂的對劉志高拳打腳踢,直到把劉志高打倒在地上,又用穿著皮鞋的腳踩劉志高的頭。最後劉志高被打的滿頭青腫,整個臉都變形了,昏了過去。

然後楊友龍又對施寶生拳打腳踢,將施寶生打倒在地後又去打李海。施寶生當時被打得頭破血流,手被皮鞋踩出一條一寸多長的口子(後來縫了四針),整個手都踩青了。施寶生也被打昏過去。

接下來,楊友龍把監舍的所有人員都趕到所謂學習室,指使犯人接最涼的水往劉志高、施寶生的身上潑,當他們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紅色的涼水中。現在北方大慶的室外最高氣溫才十六七度,室內的溫度更低。

即使這樣也沒滿足楊友龍的獸性,接著又逼讓劉志高、施寶生在走廊頂著盆站著,不頂就打。過了一段時間,又把他們二人叫到管教室進行毒打,直到施寶生被打吐了暈倒在地,又讓犯人往他的頭上潑涼水,潑醒後接著打。施寶生被打暈了四次。楊友龍還用點燃的香煙頭燙施寶生的頭,直到把施寶生迫害的胸肋腫脹,頭部變形、大便失禁,才由犯人抬回監舍,又讓犯人把劉志高架回監舍。楊友龍毒打劉志高、施寶生後,還以談話的方式威脅他們:當家人來時不許說實情,只能說身體好。

九月二十九日,楊友龍又把施寶生叫到管教室,在施寶生身上的傷還沒有好、人還很虛弱的情況下,又毒打他,當時在場的只有四中隊的中隊長劉凱。

大慶監獄掩蓋打人真相 家屬被逼上告

劉志高和施寶生的家屬得知家人被打後,就先後到大慶監獄找相關人員詢問家屬被打的情況,監獄人員先欺騙家屬說「沒有打人的事,純屬謠傳」,後又逼問家屬從哪得到的消息。不向家屬透露任何家人被打的情況,更沒有解決問題的誠意。

9月30日上午,施寶生的岳父(曾參加過朝鮮戰爭戰爭、腦血栓後遺症患者,自己行動都很困難上樓得人背著)和有心臟病的岳母等人又到大慶監獄要求接見施寶生,監獄警察表面上答應接見,實質上採用拖時間的辦法,想拖到中午下班。家人識破了他們的伎倆,感到在大慶監獄再耗下去也沒甚麼意義了,被迫到大慶檢察院控告楊友龍的惡行。

9月30日上午接近下班時,劉志高、施寶生的家屬來到大慶市檢察院,當時監所科科長宋國良不在,相關人員電話聯繫到他後,他答應家屬打電話先讓駐監檢察官去看劉、施二人的情況,等有結果後告訴家人。

9月30日下午,家屬又到大慶市檢察院接待室了解情況,接待室人員跟宋國良聯繫後,要家屬第二天上午十點半給宋國良打電話,再告訴家人結果。

10月1日上午,劉、施兩家家屬分別與宋國良通話了解情況,宋的回話是:他們二人確實被打了,但由於現在已經放假了,不能帶他們二人出來做檢查,楊友龍已經被停職檢查,最後的處理結果只能等十一放假結束後再進行處理。根本不把劉志高、施寶生的生命安全當回事。

而且大慶監獄是在9月30日施寶生家屬到大慶市檢察院控告楊友龍後,才把施寶生送到監獄醫院。目前施寶生的身體狀況還很危險:被施暴後,開始頭上有一個包,現在出了一個坑,人總是噁心、胸內疼;而且自9月25日被打後一直吃不下東西,吃了就胃脹嘔吐。劉志高還感到頭暈,說話口齒不清,語句不連貫,腰疼睡不著覺。

另外,宋國良說把楊友龍停職了,可是實際上楊還在正常上班,並還逼迫別人給他做偽證,說劉、施二人是先襲警然後他才打他們的。而市駐監檢察院人員去看劉、施二人的情況時,只是簡單的詢問了一下,說劉施二人的這不好那不好,並沒有對他們二人的傷勢、問話做任何記錄。帶劉施二人去見檢察官的警察還逼劉、施二人說身上的傷是卡倒摔的。

10月6日上午,施的妹妹等人到大慶監獄要求見施寶生,當時二監區的監區長崔世軍在,跟施寶生的妹妹說:市檢察院來過了,根本沒甚麼事,如果像你們說的那樣,我現在還能在這坐著嗎?無論施寶生的妹妹怎麼說,他們就是不讓見。但答應等假期結束後讓見。

家屬告到省檢察院

10月9日十一假期結束後,施寶生、劉志高的家屬到黑龍江省檢察院控告楊友龍打人的惡行,省檢察院的郎宏志等人接待,把情況記錄下就讓家屬回去等市檢察院的處理結果。

可能省檢察院給大慶市檢察院打電話過問劉施兩家控告的情況了,10月10日上午十一點多,楊友龍找葛春松、翟東峰、王德強、徐錄四名犯人說:「我都安排好了,讓檢察院走走過場。」十二點左右,檢察院的人來了,把上面提到的犯人叫到防暴隊,在楊友龍、崔士軍在場的情況下作了筆錄。顯然他們是來給楊開脫罪名的,不是來查案子的。檢察院的人根本沒有找被打的當事人劉志高、施寶生。

10月12日上午十點左右,檢察院人員又來了,到醫院不知跟施說了甚麼,過後聽說施不吃飯了。後來又聽說施承受不了檢察院人員的壓力要自殺,楊友龍和劉凱(四中隊的中隊長)把施寶生綁了起來。

10月14日,施寶生的妹妹和劉志高的妻子到大慶監獄要求做司法鑑定,楊友龍和王永祥(大慶監獄的獄長)沒有答應,劉志高的妻子和王永祥吵了起來。

在這期間,施劉兩家的家屬多次打電話給大慶市檢察院監所科,因科長宋外出學習,把這事委託給主任徐某,而每次家屬給徐某打電話,他都態度蠻橫的推諉。直到施寶生家的控告信分別郵到省政法委、黑龍江省監獄管理局及黑龍江省司法廳等處,大慶市檢察院才讓檢驗科去了兩個人找施寶生和劉志高了解情況,並把他們二人被打的過程、現在的傷勢等做了詳細的記錄。這是他們被打後的第一次詢問筆錄。

二監區的新任監區長崔世軍得知省裏幾個單位過問此事,感到壓力很大,就以個人的身份求劉志高給家人打電話,讓家人不要告了。但楊友龍仍沒有悔改之意,他於10月15日正式上班(十一假期值過班)後,把監舍中的所有人都攆到場區奴役勞動,當他見劉志高頭暈,竟然說:要不我給你治治。那意思還要打劉志高。

省檢察院要看監控錄像 監獄長王永祥說錄像壞了

10月19日,劉志高和施寶生的家屬又到大慶檢察院去追問市檢察院處理的結果,劉志高的妻子先找到監所科的主任徐某,徐某的態度非常蠻橫,直接讓她去找領導,劉的妻子就去找副檢察長張偉,張偉聽完她的敘述後,找個門衛把她領到監所處處長劉建民的辦公室。劉志高的妻子要求給劉志高做司法鑑定,劉建民先以各種藉口推托,最後在劉志高的妻子一再堅持下才答應,但稱最快也得一週才能做完。

10月19日,施寶生從監獄醫院回到監舍,但他胸部裏面還疼,右手無名指可能是殘廢了。但監區長崔世軍不讓施寶生說他手壞的事。

10月20日上午,大慶市檢察院的法醫和一個女的到大慶監獄的二監區給施寶生的傷口拍照,並用尺量了尺寸,並做了詳細的記錄;下午把十個犯人提走。然而,楊友龍在10月19日的晚上,就對這些犯人交代了,對檢察院的人就說只看到警察和他們撕扯,沒看到警察打人。據悉,省檢察院的人要看監舍的監控錄像,監獄長王永祥說錄像壞了。其實根本就沒壞。顯然,大慶監獄不想讓省檢察院的人看到楊友龍瘋狂打人的過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