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條紋」下的尊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五日】(明慧通訊員哈爾濱報導)說起二戰集中營,人們很自然的想到那些瘦骨嶙峋、眼神黯淡、滿臉哀傷的猶太人。他們無論男女老少,都被剃著光頭,穿著相同的條紋衣服──囚服。在那裏條紋成了魔鬼的面料,它是死亡集中營裏囚犯的恥辱標誌和特殊身份的記號,意味著剝奪穿條紋衣服人的所有尊嚴和希望。

隨著那段踐踏生命和滅絕人性歷史的過去,條紋似乎不再是善良無辜者的屈辱象徵。可是今天在中共體制下的高牆內,條紋再次被用來玷污人類的尊嚴,歷史發生的一切正在被重演。連日來,明慧網刊登了被非法關押在大慶監獄的無辜的法輪功修煉者因拒穿囚服,而慘遭迫害的大量事實:

大慶監獄副監獄長李維龍濫用職權,多次用斷食和暴打的手段大面積迫害大法弟子,已有多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近來他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更為猖獗,二零零九年七月八日他任副監獄長後,不但不思悔改於以往,還命令各個監區,如果法輪功學員不穿囚服就不許吃飯,已有數名大法弟子因拒穿囚服而遭到毒打。

七月十一日,雞西大法弟子邱學志被餓昏送去醫院搶救。七月十二日,大法弟子楊功喜被惡人棍棒相加,打得遍體鱗傷,並被扔到外面示眾。十三日,四名不穿囚服的法輪功學員遭到毆打。十四日,大法弟子張興業遭毒打,胸腹膜被打爛,並被戴上手銬和腳鐐,扔到太陽下曝曬,張興業幾乎窒息。惡警們多次燒毀大法弟子的所有衣服,或把所有衣服噴上「犯」字,大法弟子寧可披上床單,堅持不穿囚服。目前連續不斷的毆打和斷食使那裏的大法弟子處於十分危急之中。

牛頓說:「我可以計算天體運行的軌道,卻無法計算人性的瘋狂。」如果人性瘋狂到泯滅的程度,那就是獸性了。據說積極實施斷食迫害手段的李維龍,基本是進了監區就打人,已有幾百人次,每次打完人後還變態地大笑。這種瘋狂病態其實就是中共體制下馴養出來的野蠻、殘酷、恐怖的獸性。

面對如此罪惡,法輪功修煉者在最起碼生存權利──吃飯權利被剝奪的情況下,依然拒穿囚服,這是為甚麼?因為那是對強加的罪與罰的根本否定,那是對人性尊嚴的維護。被關押在大慶監獄的孫殿斌這樣說:我們不是罪犯,怎麼能承認罪犯的標誌呢?!一句樸實的話語,捍衛著生命的尊嚴。

今天中共高牆內的滔天罪行既是對人類文明的絞殺,又是對生命尊嚴的褻瀆,然而任何罪惡都抵擋不了正信的力量。在面對危及生命底線的迫害中,大法弟子仍無私無怨地呼喚世人的良知。讓我們感到希望與欣慰的是,在歷史的這一刻,無數大法弟子的親友站出來了,公開向國際社會控訴中共監獄的惡行,向強權說「不」。在不久的將來,相信越來越多的世人走出來,抵制迫害,並匯合成全民反迫害的正義之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