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救了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九日】

  • 師父救了我

  • 血旗招災

  • 師父救了我

    我是一九九七年有幸得大法,自己是帶學不學的狀態,斷斷續續的狀態持續好幾年。那是今年十月三日這天,正是黃金季節,家家戶戶都在搶收糧食,我家也和其他人家一樣收玉米。沒收之前在園子裏先壓個場院,就在壓場院時,我就在喊壓著我腳了。兒子聽到喊聲開始踩剎車,可是車沒剎住,順著我的腳一直壓到上身,把我整個人壓倒在地。當壓到胸部時,我就上不來氣了,我就喊師父快救我。

    兒子急忙從車上跳下來,把我從車底下拖出來。當時我疼痛難忍,我讓兒子快喊法輪大法好,李老師救我。兒子接連喊了幾聲,然後把我拖到屋裏,抱到炕上。坐在墊子上我開始打坐。鄰居們聽說都來看我,催我上醫院去檢查,我想去就去吧,檢查沒事他們就放心了。當我從炕上下來時,發現墊子濕了尿炕了,自己還不知道呢,下半身沒知覺了。

    在去醫院的路上,兒子一直在哭,我勸他說媽媽不會有事的,有大法師父保護沒事。到了醫院做了各種檢查都正常,一點都沒壞,連皮都沒破,所有的醫生和護士都說太神奇了。


    血旗招災

    文/成都大法弟子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早上三點過,我像往常一樣起床煉功,感覺右腳踝關節像擰股氣一樣痛,只有一隻腳拖起走路。開燈一看,右腳右邊踝骨朝上一點,腫的又紅又亮,踝骨下面凹進去一塊,裏面是硬癤,就像常人說的生了惡瘡一樣,痛的鑽心。我急忙向內找,並請師父加持正念,鏟除迫害自己的邪惡生命與因素,後來艱難的把五套功法煉完。

    早上七點左右,我女兒在吃早飯時說:「昨天我們單位每人發一面五星紅旗,叫各自掛在家裏。」(我女兒在某市政府部門工作,早已明白大法真相,退出了黨團隊)我一下就明白了腳痛的原因,肯定是附著在血旗上的邪惡在迫害我,因此趕緊對女兒說:這是害人的,不能掛在家裏,你看把我腳迫害成啥樣了。女兒見狀,馬上就把它拿出去丟了。

    九月二十三至二十四日,我整天讀《轉法輪》,整點發正念,清除共產邪靈的殘留因素,鏟除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靈體。在師父的加持下,兩天時間,我的腳神奇的好了。

    通過這件事我悟到,邪惡馬上就要完了,它不甘心,還在作垂死掙扎,利用一切機會害人。

    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是中共奪取政權六十年,要求每家每戶掛血旗,於是大街小巷、路口、河邊到處都設有賣血旗的攤點,邪惡就附著在血旗上進入千家萬戶,給上億的中國家庭帶去災難。提議向世人說明這個道理,相信法輪大法好,退出黨、團、隊才是最好的選擇。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