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姐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八日】我今天寫的卻是我身邊的同修。這個同修對我們周邊的同修幫助很大,她的正念正行給我們很大的支持,使我們沒有走出來的同修看到自己的不足,她卻沒念過書,我們大家都叫她芳姐。

從做好三件事說起吧!學法煉功她是一天不落,自從全球大法弟子四個整點發正念開始,她午夜從來沒睡過覺,十二點之前就是學法、聽法和發正念從不睡覺,她唯一能讀完整的就是《轉法輪》。其他的大法書籍和《明慧週刊》及真相資料都是集體學法時同修念給她聽,清晨和全世界大法弟子一起煉功也是一次不落,家庭的環境開創的很好,丈夫和孩子都支持,同時也給附近的同修開創了一個集體學法和切磋的環境。

自從師父經文《快講》發表後,她悟到趕快講真相救人,她先從親戚朋友講,然後就向街坊鄰居講大法的美好,法輪功是無辜被迫害的。自從《九評共產黨》發表後,師父叫我們趕快救人、搶人,她立刻走向大街面對面向陌生人講真相勸三退。在她沒修煉前,她是個性格內向不願和別人來往的家庭婦女,是大法給她的勇氣和智慧。不管颳風下雨,還是酷暑嚴寒始終堅持著,一直走在神的路上。在開始勸三退,兩三個名字能記住,後來越勸越多,就和一個年輕的同修做搭檔,她們每天都出去,由剛開始二三十人到現在百十人,同時也吃了很多苦,碰到了韓信般的羞辱,但她們從不灰心,一直堅持著。

一天她們去一個大型的農貿市場,從這頭講到那頭,一連串勸退六十多人,出來後看見對面是個建築工地,芳姐說:民工最苦了,他們一天只知道掙錢,還不了解大法真相呢,咱們得去救他們。可是怎麼過去呢?勾機剛勾過的溝很深,對面是新土堆起的壩,她們倆走出很遠也沒過去,這時她們邊走邊求師父,師父啊我們要過去救民工,求師父幫助我們,走著走著發現一塊木板橫在新挖的溝上,木板有十公分左右寬,兩頭剛搭邊,弄不好就得掉下去,可這是唯一能過去的,畢竟是個橋吧!她們在師父的加持下,一點一點的挪了過去。剛下過的雨,新堆起的壩一踩很深,她倆好不容易拔了出來,就這樣她們帶著大泥腳來到工地和民工講真相勸三退,一個民工問:你們怎麼過來的?芳姐告訴他們,怎麼怎麼過來的。民工不相信說,那裏也沒人走,根本沒有木板橋啊?另一個民工看她們的大泥腳嘲笑的說:你這老太太,大熱天大中午的你不在家呆著,帶著兩隻大泥腳,你累不累呀?是不是閒的?真是又諷刺又打擊,可芳姐笑著對他們說:我們救你們來了,你們只知道掙錢養家,還不知道身上還帶著獸記,我們是來幫你們把獸記抹掉得救的。同時你們還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生命永遠得福報,這些民工真是第一次聽到真相,都退了邪黨組織這一個工地就退了二十多人,回到家正好趕上發晚上六點正念,這一天下來她們就退了一百多人。

再說最近發生的一個小故事,有一天刮大風,她和同修在大街上講真相,風刮的大,路上的人根本就站不住腳,廣告牌嘩嘩作響,有的被風刮倒了,勸退了幾個就想回家吧!在站點等車,好不容易等來了車,車還不停,這時她們說不能回家繼續講,這一天她們又勸退二十多人。芳姐從不錯過任何機會,一次買菜,她邊揀菜邊對身邊的人講真相勸三退,那人只笑不答,她還說:你今天碰到我是緣,是你該三退得救的時候,那人還是笑,賣菜的人說話了,你還說你看他是幹啥的?這時芳姐抬起頭來一看是警察,芳姐沒有害怕繼續講,並幫警察把菜放在車筐裏,警察說:「謝謝你!你說的我都知道了」。這樣的例子很多,我不能一一列舉。

幾年來芳姐勸退的人數得有幾千。芳姐在資料點遍地開花的項目上也盡全力,她不識字,不能做資料,她說:我不能做一朵小花,那我就做綠葉吧!她主動捐錢幫助做真相材料,還幫助被邪惡迫害死的同修家屬解決困難,幾年來她把孩子給的錢全部捐給資料點,用在證實法上。

我的文化水平不高,沒能表達全,寫這些事,並不是想表現芳姐,只是在修煉路上看到自己的不足,師父法中講:「作為修煉的人,沒有榜樣」(《精進要旨二》〈路〉)。師父《洪吟》〈實修〉中說:「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我覺的我們每個同修都能做到這些,才真正不愧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層次有限,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