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島國安特務和大山看守所惡警對我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七日】國家安全局和公安局本應該是保護一個國家和公民利益的機關。但中共這兩個部門完全變成了邪黨利用其來迫害大法弟子的工具。山東省青島市國安局和公安局近幾年來對青島地區大法弟子的迫害犯下重罪,這兩個部門真可謂是一狽一狼,狼狽為奸,瘋狂迫害大法弟子。

青島國安局位於青島市南區,在青島潛艇學院附近,但是在外面看不到它的掛牌。二零零零年以後,幾乎所有大法弟子的被跟蹤劫持都與國安特務有關。這些國安特務從國庫裏拿了大量的經費,購買了先進的特工設備,對大法弟子的手機、電話監聽監控,收買社會的盲流和閒散人員來蹲坑、跟蹤大法學員;甚至通過卑鄙的軟硬兼施的手段利誘、威脅、誘騙正念不足的大法弟子作他們的工具來監控其他大法弟子的行動。

近幾年來,明慧網上報導了很多學員被青島國安迫害過,如有報導的有孫宏、閔慧榮,王東林、蘇雋……其實還有很多人沒有公開,實際人數遠遠超過了這些。我被國安特務迫害過。一次,他們利用手機給我打電話問我「是不是某某人」,我說:「不是」。通過這個方式來定位我的住處,識別我的聲音。然後用特務手段跟蹤我,後來將我綁架。當我被抓住後,儼然他們掌握了所有證據,好像我的所作所為他們都知道,對於和我接觸的大法弟子,我們每次見面的時間、地點、甚至所做所為都一一記錄在案。有種我接觸的所有大法弟子都是不可信任的感覺。對於很多事情甚至如果我不說好像他們也知道,巨大的精神壓力似乎讓我感到馬上要被他們用極其殘忍的方式折磨死了。強迫我以後做他們的特務,我不肯,它們就要把我投入監獄。

他們每抓著一個大法弟子一般都是挾持到某個賓館裏,幾乎所有的大賓館都去,甚至一些豪華的商務賓館也成了他們迫害大法弟子的巢穴。他們一個唱白臉的一個唱黑臉的,一個給我安慰和溫暖,要我交待配合,一個往往是兇神惡煞,似乎要把我的心掏出,立即把我處死。這樣時間一長自己還覺得他們有的人很好,對他們的一點「好處」感到莫大的恩惠,產生了一種斯德哥爾摩綜合症(在一個封閉的環境對迫害自己的邪惡產生的依賴、恐懼、甚至感激的複雜情緒)。

後來我被送到看守所,國安特務們每天都來提審我。每天早上看守所剛上班,特務們就來了,把我當成他們升官發財的一種工具,所以拼命的來審問我,邪惡的眼光裏露出野狼般的凶殘!每次提審我都感覺是一場正義與邪惡的較量,他們讓我說出某個大法弟子,如果配合他們抓住他,就可以放了我。我知道決不應該出賣大法弟子,所以和他們不斷周旋。後來我在看守所絕食抗議,看守所裏的獄警和獄醫對我灌食,當時幾個犯人將我按在地上,拼命的給我灌食,將很長的一段管子從鼻插入,經過咽喉,一直插到胃裏。在那種強烈的刺激和痛苦促使下,我的眼淚和鼻涕「嘩啦」一下湧了出來。幾個犯人狠狠地按著我,我使勁反抗但無濟於事,那種無望、痛苦的感覺就像自己被強姦了一樣!

在青島大山看守所裏,每天都被迫做奴工。每天都幹繁重的體力活,編織過那種彩燈泡(掛在酒店、賓館門前樹上那種);編過假髮辮子,每套假髮辮子有12根的小辮子,還有24根的小辮子,所有的編出來的辮子必須粗細均勻,並且要全速編織,在我們身後有個惡警的打手,拿著一隻高跟的大皮鞋,看見誰幹得慢了,過去照後腦勺就是一下!還穿過女人帶的那種珍珠項鏈。

還有,拉來幾卡車的大蒜,讓這些嫌疑犯們把蒜皮剝掉,把大蒜放入一個大盆子裏。據說這種剝皮的大蒜要打成蒜泥或者真空包裝出口到韓國。韓國很多人喜歡吃中國的大蒜、大棗等。一幹就是十幾天,許多犯人的兩個大拇指指甲被大蒜的汁水不斷的侵襲,加上指甲高強度的工作,最後拇指甲全部脫落!

還有,折過「移動公司」的宣傳頁,醫藥包裝盒,做過蓬萊(長城葡萄酒廠)紅葡萄酒酒盒,八月十五前要做大量的月餅盒,禮品盒等等。

看守所完全把這些犯罪嫌疑人當成了賺錢的機器,沒白沒黑的幹著,有時從早上5點開始一直幹到晚上12點鐘。好多人被判刑後,對判決不服準備上訴,但一看眼下的沒完沒了的奴隸般的勞動,索性不上訴了。每次活剛幹完,精疲力竭的嫌疑犯們「撲通」一聲倒在木板床上就「呼呼」大睡了,到吃飯時大聲叫都叫不醒。

往青島大山看守所送這些奴活的是一個中年婦女,四十歲左右,體型較胖,嫌疑犯們都叫她「王婆」。「王婆」在利益驅動下和看守所的惡警相互勾結壓榨這些犯罪嫌疑人的血汗!

雖然讓這些人拼命幹活,可是看守所的飲食生活條件是極其惡劣的。每天吃的是黑麵饅頭,有時麵粉已經發霉,能發現有老鼠屎。冬天經常做的不熟,用手一捏成了一個團。菜是完全用清水煮的,沒有一點油。看守所裏有自己的商店,這裏的犯罪嫌疑人可以訂食品等。可是價錢極高,是社會上的幾倍,並且質量極其差。看守所犯罪嫌疑人多的時候能關上800~1000,每人每月平均花100元一年就是100萬,所以一個小小的商店一年很輕鬆的能賺到幾百萬!

青島大山看守所這裏是邪黨迫害人民奴役人民的黑窩!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