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洪積老人含冤離世 家人仍不斷被騷擾(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八日】山東省青島城陽區七十六歲的老年大法弟子劉洪積老人含冤離世後,家中只有老伴韓正美老人,一人孤苦度日。每到所謂的敏感日期,就受到來自各方惡黨人員的騷擾。


劉洪積老人

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七日上午九點半左右,青島城陽區流亭街道「駐女姑山流亭邊防派出所」兩名警察來到流亭街道東女姑山村大法弟子劉洪積老人家騷擾。兩名警察一名穿綠警服,留平頭,一米七左右,中等身材;另一名穿黑色警服,一米八左右,沒敲門就進了劉家。家裏只有一名親戚家的女孩幫助老人收拾屋子,他們進屋後四處查看,留平頭的警察並問誰住這裏,幾人住等,臨走時又企圖探聽劉秀芳(劉洪積的二女兒)的情況。過程中一直是留平頭的那名警察逼問。

幾天過後,三月三日晚七點半左右,城陽區流亭街道「駐女姑山流亭邊防派出所」的警察又到劉家敲門,問是不是劉秀芳家?老人當時正好由親戚家的女孩陪伴在家。韓正美老人打開門後問他們來幹甚麼?上次留平頭的警察說來看看。這次來了三名警察,一名還是上次那個留平頭;另一名胖乎乎的,戴眼鏡,一米七以下,背個包;還有一名穿黑色警服的跟在後面。

韓正美老人說:來看甚麼?女孩也說:姥爺已經被你們迫害死了,你們還來幹甚麼?想把我姥姥也折騰死嗎?那個胖警察說:怎麼能是迫害?老人說:怎麼不是迫害,我老伴原來身體那麼好,不是你們迫害能死嗎?女孩說:你們三天兩頭來騷擾,已經被你們迫害的家破人亡了。警察執意要進屋看看,老人說:有本事就抓小偷,我們一不偷,二不搶,你們來管這些好人幹甚麼?三名警察走出不遠,老人說:再別來了。那個胖的竟厚顏無恥地說:還來,我們隔兩三天就來看看。

劉洪積的老伴韓正美老人今年七十五歲,曾是患有多年腎炎、脈管炎、氣管炎、腸炎的老病號。在修煉法輪大法後,老人奇蹟般的康復,身心健康。自九九年邪黨迫害大法以來,劉洪積家人上下老小屢遭迫害,一家從此就再也沒有過上一天安穩的日子,一直生活在騷擾與恐怖中艱難度日。

大女兒劉秀貞及其兒子楊乃健,與二女兒劉秀芳(三人均是大法弟子)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在城陽區流亭街道仙家寨村向村民散發真相資料時,被惡警綁架。楊乃健被送往青島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

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二日晚上,流亭邊防派出所的七、八個惡警、惡人在劉秀貞的家門口,將楊乃健、劉秀貞、大法弟子楊友芬綁架,拖到馬路上當眾毆打楊乃健,並猛踢他的下身。趙村惡警袁喜道、流亭邊防派出所惡警白家豪對楊乃健毒打,白家豪用膝蓋猛頂楊乃健小腹部位,致使他當場大小便失禁。袁喜道用橡膠棍瘋狂毒打他、並用拖鞋狠抽臉部,白家豪用雜誌捲成卷狠抽楊乃健臉部。五月十二日凌晨楊乃健有幸逃脫,至今流離失所在外。幾個月後劉秀貞被秘密非法判刑三年,被送到了濟南女子監獄迫害,至今仍被非法關押。

二女兒劉秀芳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被惡人強行洗腦,又被流亭街道辦事處與雙埠村委勒索一萬元。雙埠村惡黨書記張訓貴又趁機敲詐勒索三千二百元錢「地皮錢」 。劉秀芳家新蓋的剛裝修好的兩間房子加上院牆全部被張訓貴派人用鏟車推倒。劉秀芳被非法關押在流亭邊防派出所裏被逼迫白天黑夜連坐硬長板凳十三天,還被綁架到李滄區李村中韓精神病院綁在床上輸了七天破壞中樞神經的藥, 曾被綁架到淄博王村女子勞教所迫害。在惡警、惡人的迫害下,劉秀芳至今被迫流離失所。

二零零八年六月五日奧運期間,劉秀芳的戶口所在地李滄區湘潭路派出所,用不正當的手段獲取了劉秀芳丈夫的手機號碼,一位自稱姓李的詢問劉秀芳的丈夫劉秀芳的下落,當劉的丈夫詢問他怎麼知道手機號碼時,此人說:自己是幹這個的能不知道?六月二十日上午十點多,李滄區湘潭路派出所一男一女,男的就是曾給劉秀芳丈夫打電話的李××,四十多歲,一米七左右。兩人來到劉秀芳婆婆家,冒稱劉秀芳丈夫的同事,打聽劉的下落,又打聽劉丈夫的去向。老人被騙說:在其岳母家。兩人又來到劉秀芳的母親韓正美家。當老人問來幹甚麼?姓李的又支支吾吾謊說找劉秀芳商量房子的事,老人說:房子的事找她丈夫就行了,李又說:找女人商量比較合適。韓正美老人就講了全家人幾年來遭受的迫害,修煉真善忍是做好人,善惡有報的道理。

三女兒劉秀芝(大法弟子)是青島海洋科技館(原青島水族館)職工。因大姐劉秀貞和外甥楊乃健被非法抓捕後,和父親劉洪積及母親韓正美到駐女姑山流亭邊防派出所要人。惡警所長呂偉忠夥同「青島市六一零」、「青島科協」、「青島海洋科技館」層層施壓,以降職、降薪,長期洗腦,逼迫簽字、停止工作、停發全年獎金等方式迫害劉秀芝,並企圖迫使劉秀芝放棄真善忍信仰。

七十六歲的劉洪積老人,生前是青島水族館出海船員退休職工。一九九七年五月份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此前,由於過度勞累等原因,患有多種疾病。特別是退休後的幾年裏,疾病擴展成腦血管硬化,嘴歪眼斜偏癱,行走不便,高血壓持續不下。一九九七年在一次住院檢查中,醫生發現在劉洪積的肝臟上長有瘤子,後經青島醫學附屬醫院確診為肝癌。最後在淄博萬傑醫院採取伽瑪刀手術時確診只能打掉肝臟陽面的一個瘤,陰面兩個不敢動。出院時經一大夫介紹說,回家修煉法輪功試一試也許有效,就給少開了一點藥,讓他一個月後再回去複查。

別無選擇的老人回家後煉起了法輪功,結果身體真的好了,肝癌痊癒,從此以後一粒藥也沒吃一直很健康。以前,劉洪積是出了名的「三毛」,脾氣不好,動輒對人發脾氣。學法輪功以後,不但身體好了,性格也變得平和,待人熱心周到。發生在劉洪積老人身上的神奇的變化,周圍和單位的人都是有目共睹的,也因此影響了家人和周圍很多人來煉法輪功。

自邪黨迫害大法以來,劉洪積老人經常遭到東女姑山村委、駐女姑山流亭邊防派出所、流亭街道辦事處的騷擾。曾被騙至東女姑山村委說有事商量,後唆使惡人侯成堅夥同惡警綁架到青島市六一零洗腦班迫害(六一零是惡黨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後被惡警勒索家人一千元押金才放人。

惡警們為找劉秀芳、楊乃健,經常到老人家進行騷擾、恐嚇,經常半夜敲打窗戶,趴在牆上嚇唬,並多次闖入非法抄家,逼迫兩位老人去找人,致使兩位老人無法正常休息、生活,整日生活在恐懼中。面對這樣一個支離破碎的家庭,劉洪積老人身體狀況開始出現急劇的衰退病變,後背長了一個大癤子,化膿流血,嚴重時臥床不起。後來嚴重的咳血、噴血。大腦不清醒,大小便失禁。醫院後確診舊病復發並惡化。二零零七年的五月二日, 飽經精神與肉體上的雙重迫害的劉洪積老人含冤離世,終年七十六歲。因獄方惡警拒絕,大女兒劉秀貞最終未見父親最後一面。

劉洪積老人已含冤離世,無罪的大女兒被關進監獄迫害;二女兒與外甥被迫流離失所,韓正美老人身心受到了極大的傷害,內心已經夠痛苦的了,流亭街道「駐女姑山流亭邊防派出所」的人還不斷地進行騷擾。真心地希望那些被邪黨欺騙行兇的警察們明白真相,不再被中共利用參與對大法弟子的迫害,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為自己及家人贖回美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