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島十三位大法弟子陸雪琴等遭迫害概況(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七日】2009年3月10日至13日,中共邪黨興師動眾的在青島市大山看守所上演了一出踐踏自己制定的法律的惡劣醜劇。3月10日上午,那些沒有自由思考權利、準備或正在出賣良心、人格低下的中共610惡人、中共便衣特務、部份荷槍實彈的中共武警、國安與公安惡警、「法庭法警」(其中一名持槍)、「法官」、「檢察官」以及被安排來參加佔位並「旁聽」的人員共二、三百人,加上約五十多輛警車、便車,幾乎將通向看守所的600多米路布滿。他們掩蓋心虛、偽裝強大,攔截、恐嚇群眾,只為了非法審判十二位為了講清真相、喚醒世人而付出巨大犧牲的善良大法弟子。


荊奉莉

李全福

梁麗軍


劉連軍

孫麗萍

尹信曉


張守偉

鄭曉強

2008年1月25日至2月底,青島市大法弟子荊奉莉、陸雪琴、鄭曉強、郭志強、徐智峰、李全福、劉連軍、尹信曉、梁麗軍、孫麗萍、熊先詠、張守偉、李濤等13人(另外還有大法弟子孫力等人),被青島市、山東省、北京各級邪黨610與公安、國安部門,指使市北區公安分局刑警隊和各派出所非法抓捕。

邪黨惡人為了掩蓋迫害的殘酷性、降低國際關注並給律師辯護製造困難,操控青島市北區檢察院、法院多次任意分拆、非法重新起訴、重新受理,從開始13人為「同一案」,到後來13人被或倆倆或單獨的分拆為9個「案件」。辯護律師與家屬已經就此分別向各級公檢法與監督部門投訴控告。但中共邪黨人員以「我是流氓我怕誰」的嘴臉不顧他們的強烈抗議,於2009年3月10日上午分兩場對荊奉莉、李濤、李全福、郭志強4人非法開庭,又於3月12日、3月13日分六場對劉連軍、梁麗軍、孫麗萍、張守偉、熊先詠、徐智峰、鄭驍強、尹信曉8位大法弟子和家屬非法開庭。為抗議和譴責法庭的非法性,家屬與律師決定:律師應拒絕出庭,只向法庭遞交「拒絕出庭聲明」,不配合庭審表演。

在每場僅半個多小時的開庭時間裏,「法官」田懷安和王戈、「檢察官」呂強屈從邪黨惡人意志,照本宣科,演出「獨角戲」,草草收場。

一、踐踏法律的所謂「法庭」

回放幾個所謂的「開庭」鬧劇鏡頭:

1.為了製造恐懼並掩蓋自己的心虛,邪黨人員在通向看守所內「法庭」的600多米長的路上,連設四道關卡,每道關卡都有十幾甚至幾十個警察把守,並配有恬不知恥自稱「群眾」的十幾個便衣特務搗亂。另外沿路還有很多警察、便衣橫行霸道,路邊、牆頭和山坡上還有警察錄像、拍照。第一道關卡不讓車輛通過,關卡裏面卻排滿警車。第二道關卡只允許律師與兩位家屬通過,而邪黨安排來佔位「旁聽」的政府人員卻暢通無阻。第三道關卡設在第一看守所的鐵門外,由一群惡警、便衣把守,其中一人手持防暴槍,並把槍口指向欲參加旁聽的荊奉莉的家屬--一位七十多歲的瘦弱的老人,不許其通過,老人不怕他,質問:「你警察吃老百姓的飯,憑甚麼把槍口指向老百姓?!」(最後律師找「庭長」交涉才將老人帶入)第四道關卡設在看守所內的「法庭」門外,進行歧視性的搜身檢查。

2.有一群「法庭的法警」攔截律師,要求看證件。律師質問:「我是來看守所會見當事人的律師,你是法庭的法警,你有甚麼權利攔我?你有甚麼權利管到人家看守所的地盤上來?我也要看你的證件!」另一位律師把這警察的證件照了照片,一些警察圍上來搶相機抹照片未成。被拍照片的那個警察害怕了,苦唧唧地說:「我也就是為了掙一口飯吃的」。

3.一群便衣特務像傀儡一樣過來圍住幾個律師騷擾,一邊伸手往律師身上掏掏摸摸,一邊嚷嚷:我是群眾,我就是看不慣你們這號人!律師一句話把他堵住了:你看看這裏這麼多群眾、這麼多關卡,哪有像你們這些「群眾」一樣來回通行無阻的?

4.李全福的律師接到的「開庭通知書」上寫的開庭時間是10點半,實際非法開庭時間是9點半,提前一個小時但未通知律師。律師拿出「開庭通知書」對證時,「法警」謊稱核對、拿走該通知書,一直不予歸還。該「法警」涉嫌毀滅證據。

5.幾位律師去市北區法院遞交十一位律師共同簽名的《抗議法庭非法受理暨拒絕出庭聲明》時,法院裏除了少數幾個在應付工作之外,已找不著人,都去把守看守所去了,哪有「閒工夫」正常工作?放著份內的工作不做,卻興師動眾地去迫害大法弟子,這還是「人民」法院嗎?市北法院是邪黨評選的「全國優秀法院」,就是因為迫害善良老百姓而「優秀」嗎?接觸律師的法院人員也都對如此迫害法輪功流露不滿,對法院因受指使和壓制而參與迫害、違法受理、執法犯法的行為顯出窩囊與不情願的神色。

除了多次非法重新起訴、非法受理、超期羈押外,邪黨製造的其他一些非法行為:

1.剝奪了律師和當事人的辯護權。從所有「開庭通知書」看出,「法院」對每場開庭時間只安排一個小時的時間,根本沒有時間進行充份的舉證、質證、辯護等實質程序。而按照律師經驗,正常開庭時間往往需要5、6個小時,甚至從早到晚8、9個小時。

2.將「法庭」設在看守所內,安排大量警力攔截,造成:應公開審理的「案件」得不到公開,剝奪家屬與其他公民的旁聽權;製造對「被告人」的歧視,違反「無罪推定」原則;製造恐懼,侵犯了「人人有免於恐懼」的人權;與民為敵,製造社會矛盾、引起社會不滿與積怨,浪費警力、浪費納稅人財富和社會資源。

3.邪黨破壞司法獨立。「檢察院」與「法院」都由邪黨掌控不遵守法律規定,只遵從邪黨610的意志恣意胡為,司法獨立被破壞。其實在中共治下的司法也從未獨立過,從來都是為少數當權者服務,實際上也是在踐踏法律。

在所謂的「法庭」上,大法弟子孫麗萍多次呼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質問「法官」田懷安和王戈:我收到三份「起訴書」,哪份有效?同時「有效」等於同時「無效」!為甚麼沒有依法通知我「開庭時間」?為甚麼沒有通知我的親屬旁聽?「口供筆錄」不能獨立作為證據,你們的證據呢?大法弟子荊奉莉指控收到三次互相矛盾的「起訴書」、非法開庭,拒絕回答提問。

大法弟子鄭驍強,當庭控告延安路派出所惡警刑訊逼供時用打火機燒鄭的鼻子一分鐘以上、毆打、多天不讓睡覺,「法庭」不理。

大法弟子徐智峰,當庭控告被非法關押期間不讓睡覺等迫害以及受迫害導致雙目幾近失明,不承認有罪。

大法弟子劉連軍在看守所內被惡人惡警毆打致一條腿受傷嚴重,被兩個警察拖著出庭。他當庭連呼「法輪大法好」,並指控非法開庭,被惡警拖出毆打。後來劉連軍又當庭控告市北分局合肥路派出所惡警(可能是於永傑等人)刑訊逼供時打掉他多顆牙齒、看守所將他一條腿打傷並要求當庭驗傷,但法官田懷安和王戈二人不理、「檢察官」呂強用事先準備的四個惡警的假證詞誣陷劉連軍是自己撞牆時碰掉了牙齒。劉連軍對「檢察官」呂強提出的「證據」表示異議並辯論時,王戈和田懷安二人粗暴打斷,強行下結論說「被告沒有異議」。劉連軍說:「今天你們非法審判大法弟子,明天你們將受到歷史的審判。」他妹妹向「法庭」要求見他並控訴酷刑傷害時,也被五個惡警拖出法庭,其中一人還狠狠的用腳踹她,將她腰和胃踹傷。劉連軍妹妹說:「誰迫害好人、誰打了我,誰明天必遭惡報,失民心者失天下,中共怕老百姓怕成這樣、與民為敵早晚完蛋。」

大法弟子尹信曉說,我們的行為沒有破壞哪一部法律的實施,根據「罪刑法定」原則,不構成犯罪。同時控告遼源路派出所和延安路派出所26天不讓他睡覺,迫使他在假的筆錄材料上簽字。

被非法關押的家屬張守偉質問:我只是普通的貨運司機,幹活掙錢,為甚麼抓我?

在每場僅半個多小時的時間裏,所謂的「法官」田懷安和王戈、「檢察官」呂強屈從邪黨意志、做邪黨替罪羊,照本宣科,在尷尬中演出「獨角戲」,草草收場。

這次非法開庭表演中的部份丑角:市北區法院院長:王雷;所謂的「審判長」:市北區法院 刑庭副庭長田懷安;所謂的「審判員」:市北區法院 王戈、范家強;所謂的「檢察員」:市北區檢察院 呂強;「書記員」:市北區法院 張倩(音)、朱顏新。

二、非法關押、酷刑折磨

在非法關押期間,公安部門惡警和610惡人對13位大法弟子普遍進行過嚴重的酷刑逼供、多天不讓睡覺、精神折磨等迫害:

(一) 陸雪琴,女,47歲,住青島市四方區水清溝修水路5號三單元101戶,於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七日被青島市公安局市北區分局以「涉嫌利用邪教組織破壞國家法律實施」拘留,2月22日被市北分局監視居住於明霞路34號洗腦基地,7月16日被轉到紹興路67號洗腦基地,8月22日被市北區檢察院監視居住。9月26日被監視居住在家。


陸雪琴遭迫害前與家人在一起的照片


陸雪琴受迫害後,腿部骨骼變形,小腹形成子宮肌瘤

陸雪琴在市北分局遼源路派出所遭到惡警閔行、市北刑警三隊一個黑臉長髮大眼的大個子(很可能叫潘軍)等惡警毆打,並九天九夜不讓睡覺,多次昏死。迫害導致腰、腿、腳組織挫傷、骨骼變形、受傷殘廢,腰、背內傷劇痛、全身腫脹、尿不出,必須插導尿管,大小便不能自理。形成大面積淤血與血栓,血栓從腿部發展到腰部與胸腹部,被延誤治療而導致癱瘓。又因被惡警閔行用皮鞋猛踢腹部,下身流血不止,子宮內形成嚴重肌腺瘤與血栓,似懷孕3、4個月大小,已無法進行治療。

在第二至第四天,惡警閔行踩住陸的腳部和腿部狠狠碾壓,猛踢陸的腿部腹部,用拳頭猛搗其頭、眼、太陽穴,用手機砍其頭部,揪其頭髮把人提起來反覆摔到地上(致使其在四個月內不斷掉頭髮,大部份頭髮都一縷縷掉淨重生,一直到現在頭疼)。惡警閔行說:「你知道為甚麼要給你檢查身體?檢查證明你有心臟病和高血壓,我打死你我沒有責任,你是死於心臟病高血壓!」 刑警三隊一個身高1.85米左右、身體強壯、黑臉長髮大眼的惡警(很可能叫潘軍),捏著陸的下巴把陸拎起來毆打胸、腹、頭部。

因陸雪琴血栓症狀嚴重,拉至海慈醫院檢查,醫生要求通知家屬、住院、進行取血栓手術、不要錯過最佳治療時機,但警察拉回未予治療。其後又進行過多次同樣的「檢查」,都不按醫囑給她治。

2月22日,惡警將陸轉移至明霞路洗腦基地進行繼續迫害。此時陸已癱瘓不能自理、呼吸困難、無力說話、頭昏眼花看不清、陣陣昏迷,腰背與內臟器官劇痛,下身流血不止,大小便要靠藥物作用。而惡人繼續拖延,不進行治療,以此方式折磨迫害,致使陸的病情不斷加重,多次幾近死亡。這段時間內,合肥路派出所於英傑和膠州路派出所李某等十幾個人每天搞車輪戰,辱罵折磨陸。直接參與折磨的惡人有:洗腦班610人員林治昆、孫桂美、姜純彬、馬豔麗,合肥路派出所於永傑、膠州路派出所李某(原為青島印刷廠職工)等。

7月16日,因馬上要開奧運會,惡人怕洗腦基地地址暴露、招來外國記者,就將洗腦班從明霞路搬遷至紹興路,也將陸雪琴轉移過去繼續迫害。

9月26日,因陸幾近死亡,邪黨610叫家屬將陸接回家。家屬帶陸到多個醫院檢查身體,檢查結果是:

腿部與胸部靜脈大面積血栓。子宮肌腺瘤嚴重,已過了手術治療時機,目前醫學手段無法治療。醫生對家屬說:手術將全身麻醉,病人心臟血壓都不好,麻醉之後很可能醒不過來,而且有嚴重血栓後遺症,手術過程中如果血栓脫落,會導致病人死亡。現在只能用中醫保守治療,注意腿部不要受傷感染,否則有潰爛截肢危險。

陸雪琴的家屬於2008年12月29日,向市北區法院遞交了要求書,要求去外地大醫院診療,但是經辦「法官」只是口頭說要向上級彙報,至今沒有正式答覆,置陸雪琴的生命安危於不顧。

參與迫害陸雪琴的有:

市北分局遼源路派出所:

地址:遼源路 郵編266033
惡警:閔行、潘軍、王(張)建功、任某
經辦所長李剛、所長王丹龍、李玉璞、辛克珂、秦新建、辛剛、肖濤
蘭孝東、王緒祥、尹致軍、劉建秋、張紅、李燕
所長: 0532-66575839
經辦副所長李剛:0532-66575838,0532-85624477,0532-66575837
610人員:林治坤、孫桂美、姜純彬、馬豔麗、崔龍
市北公安分局:局長於國銘、陳局長、反×教科科長肖紅、劉傑、李志堅、劉德軍
合肥路派出所於永傑、膠州路派出所李某(原為青島印刷廠職工)等

(二)鄭驍強,男,42歲,大專文化,暫住青島市嶗山區邵家村,戶籍在吉林省延吉市河南街白楊委二十七組,於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七日被青島市公安局市北區分局以「涉嫌利用邪教組織破壞國家法律實施」的罪名拘留,2月29日被逮捕,現在關押在青島市大山看守所。

鄭驍強在市北分局延安路派出所遭到惡警徐永明、姜元亮、陳木法、修永斌等毆打,被惡警用打火機燒鼻子、鬍子和下巴,燒了一分多鐘,致其鼻子與下巴被燒傷燒糊,一直潰爛了近兩個月,又紅腫了幾個月才好。惡警還用鐵锨的木把兒狠壓他的腿,把腿壓傷。打他的頭、搧耳光,一連毆打他一個半小時。約10天後被轉到大山看守所,又幾乎天天提審他,並且警察輪流值班、連續多天不讓其睡覺,睡覺就用冷水給他洗臉,再不醒就毆打他,有一次把他毆打的昏死過去。

參與迫害的有:

延安路派出所:
標山路58號 郵編266022
0532-83617809

惡警:所長於宏剛、徐永明、姜元亮、陳木法、修永斌、田作明、郝永強、邢永亮、宮震、王朝勃、劉九虎、邢永亮、孫曉峰、蔡劍、孫向前等人。

(三)劉連軍,男,41歲,大專文化,暫住青島市恆苑小區十三號樓三單元601戶,戶籍在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龍沙區新立街紙廠七委104組,於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八日被青島市公安局市北區分局以「涉嫌利用邪教組織破壞國家法律實施」的罪名拘留,2月29日被逮捕,現被關押於青島市大山看守所。

劉連軍在市北分局合肥路派出所,不讓睡覺,遭惡警毆打,打掉多顆牙齒。又在看守所被惡人惡警打傷一條腿,劇痛不能行走。

參與迫害的有:

市北分局合肥路派出所:

富源一路27號
0532-88735677
惡警:於永傑
副所長:肖有欽,辦公室電話:0532-66575850
張勇(經辦被扣押的大法弟子的財物):辦公室電話:0532-66575853

(四)尹信曉,男,36歲,住青島市李滄區濱河路1019號六單元403戶,於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八日被青島市公安局市北區分局以「涉嫌利用邪教組織破壞國家法律實施」的罪名拘留,二月二十九日被逮捕,現被關押於青島市大山看守所。

尹信曉在市北分局遼源路派出所遭到惡警閔行等人的殘酷毆打,17天不讓睡覺。後又在延安路派出所遭受9天不讓睡覺。

參與迫害的有:

市北分局遼源路派出所:

地址:遼源路 郵編266033
惡警:閔行、潘軍、
經辦所長李剛、所長王丹龍、李玉璞、辛克珂、蘭孝東、王緒祥、尹致軍、劉建秋
所長: 0532-66575839
副所長李剛:0532-66575838,0532-85624477,0532-66575837

市北分局延安路派出所:
標山路58號 郵編266022
0532-83617809
惡警:郝永強、所長於宏剛、劉傑、宮震、趙強、管進華、孫雷、陳木法、郭健斌、隋振濤、楊方、王朝勃、徐永明、康君、姜元亮、修永斌、宋梅林等人

(五)徐智峰,男,31歲,大學本科文化,暫住青島市市北區通榆路35號302戶,戶籍在青島市東海中路2號,原籍山東省聊城市。2008年2月5日被青島市公安局市北區分局以「涉嫌利用邪教組織破壞國家法律實施」的罪名拘留,2月29日被逮捕,現被關押於青島市大山看守所。

徐智峰在市北分局寧夏路派出所遭到惡警劉傑、王波等人的毆打、不讓睡覺等迫害。徐智峰在被毆打、多日不讓睡覺、不清醒的狀態下被逼寫材料、簽字等。徐智峰現已被迫害致雙目失明,其本人和家屬已經要求保外就醫,但未得到答覆。

參與迫害的有:

青島市公安局市北分局寧夏路派出所:

保應路, 郵編266024
0532-83633910
惡警:劉傑、王波、孫運利、關常武、徐健、宋家興、王鵬、譚鑫、張光遠、凌際華等人。

(六)荊奉莉,女41歲,大專文化,暫住即墨德馨苑小區C4號樓2單元401戶,戶籍在即墨市嵩山2路298號22號樓2單元302戶,2008年1月27日被青島市公安局市北區分局以「涉嫌利用邪教組織破壞國家法律實施」的罪名拘留,2月29日被逮捕,現被關押於青島市大山看守所。

在市北分局合肥路派出所,第一天晚上荊奉莉就被幾個惡警毆打,一直多天不讓睡覺,荊曾經絕食抗議。迫害導致其下身一直流血,以及出現嚴重心臟病、血壓低等症狀。惡人為了將其送進看守所,曾經到醫院檢查過三次身體,三次都不合格,看守所不收,但最後一次惡警當著荊奉莉的面脅迫醫院醫生改動了檢查結果,才把她送進青島市看守所。

參與迫害的有:

市北分局合肥路派出所:

富源一路27號
0532-88735677
惡警:於永傑
副所長:肖有欽,辦公室電話:0532-66575850
張勇(經辦被扣押的大法弟子的財物):辦公室電話:0532-66575853
馬如飛、閻一銘、方正、陳勇、丁文海、孫華、侯一楠、常本華、劉偉、賴友發、所長王建國、副所長孫述森

(七)孫麗萍,女,46歲,住青島市鹽城路九號甲二單元101戶,於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六日被青島市公安局市北區分局以「涉嫌利用邪教組織破壞國家法律實施」的罪名拘留,2月29日被逮捕,現被關押於青島市大山看守所。

孫麗萍在市北分局寧夏路派出所,被40歲的王波抽嘴巴、打耳光,打的臉腫、肉爛、嘴出血、眼睜不開。孫麗萍修煉大法以前因直腸癌做手術,腹內留下兩根管子,這次因受迫害引起感染、復發,導致頭暈、嘔吐、劇痛、體質極度惡化,但是市北分局警察不給以及時有效的治療、不允許保外就醫。

參與迫害的有:

青島市公安局市北分局寧夏路派出所:
保應路, 郵編266024
0532-83633910
惡警:王波、劉傑、孫運利、關常武、徐健、宋家興、王鵬、譚鑫、張光遠、凌際華、李玉連、楊麗華、呂愛華、林惠英

(八)李全福,男,41歲,暫住青島市市北區鵬飛花園1號樓2單元102戶,戶籍在吉林省臨江市興隆街興隆九委66組。2008年1月26日被青島市公安局市北區分局以「涉嫌利用邪教組織破壞國家法律實施」的罪名拘留,2月29日被逮捕,現在被關押在青島市第一看守所C203監室。

李全福被市北分局合肥路派出所30多歲的劉科長(可能叫劉傑)和於永傑兩人多次毆打,拳打腳踢、抽嘴巴、打耳光,把臉打腫。

參與迫害的有:

市北分局合肥路派出所:

富源一路27號
0532-88735677
惡警:於永傑、劉傑
副所長:肖有欽,辦公室電話:0532-66575850
張勇(經辦被扣押的大法弟子的財物):辦公室電話:0532-66575853
馬如飛、閻一銘、方正、陳勇、丁文海、孫華、侯一楠、常本華、劉偉、張某、賴友發、所長王建國、副所長孫述森

(九)張守偉,男,33歲,暫住青島市四方區水清溝南豐路24號,戶籍在諸城市舜王街道東曈村216號,於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日被青島市公安局市北區分局以「涉嫌利用邪教組織破壞國家法律實施」的罪名拘留,2月29日被逮捕,現在被關押於青島市第一看守所C208監室。

張守偉在市北分局合肥路派出所,第一天晚上就被惡警銬坐在鐵椅子上,遭到惡警於永傑等人的毆打、不讓睡覺等迫害,參與迫害的還有肖友欽、張勇等人,兩天兩夜才讓張守偉吃一碗方便麵。還有一個大個子警察用相框猛擊已經懷孕的代莉莉(張守偉的妻子)頭部,擊碎了相框玻璃。

參與迫害的有:

市北分局合肥路派出所:

富源一路27號
0532-88735677
惡警:於永傑
經辦副所長:肖有欽,辦公室電話:0532-66575850
張勇(經辦被扣押的大法弟子的財物):辦公室電話:0532-66575853
馬如飛、閻一銘、方正、陳勇、孫華、謝衛東、劉偉、曾平波、所長王建國、副所長孫述森

(十)梁麗軍,男,49歲,大專文化,住青島市四方區尚志路7號3單元501戶,2008年2月1日被青島市公安局市北區分局以「涉嫌利用邪教組織破壞國家法律實施」的罪名拘留,2月29日被逮捕,現關押於青島市第一看守所A209監室。

參與迫害的有:

青島市公安局市北分局寧夏路派出所:
保應路, 郵編266024
0532-83633910
惡警:王波
孫運利、關常武、徐健、宋家興、王鵬、譚鑫、張光遠等人

(十一)郭志強,男,36歲,大學本科文化,暫住青島市市北區福嶺小區C2號樓2單元102戶,戶籍在青島市延安三路204號,原籍甘肅省金昌市。2008年1月27日被青島市公安局市北區分局以「涉嫌利用邪教組織破壞國家法律實施」的罪名拘留,2月29日被逮捕,現關押於青島市第一看守所A110監室。

參與迫害的有:

市北分局合肥路派出所:

富源一路27號
0532-88735677
惡警:於永傑
經辦副所長:肖有欽,辦公室電話:0532-66575850
張勇(經辦被扣押的大法弟子的財物):辦公室電話:0532-66575853
馬如飛、閻一銘、方正、陳勇、丁文海、所長王建國、副所長孫述森

(十二)熊先詠,男,58歲,住膠州市中雲街道方井街70號,2006年11月被濰坊市勞動教養委員會決定勞動教養3年,2008年5月9日被青島市公安局市北區分局以「涉嫌利用邪教組織破壞國家法律實施」的罪名被逮捕。

熊先詠,08年5月8日被合肥路所於永傑、市北分局反*教科李志堅等人從王村勞教所中帶回,他之前於06年11月被濰坊市惡黨機構勞教3年(未到期)。

參與迫害的有:
合肥路所於永傑、市北分局反*教科李志堅

(十三)李濤,男,42歲,暫住即墨德馨苑小區C4號樓2單元401戶,戶籍在即墨市嵩山2路298號22號樓2單元302戶,2008年1月28日被青島市公安局市北區分局以「涉嫌利用邪教組織破壞國家法律實施」的罪名拘留,2月27日被取保候審。

參與迫害的有:

市北分局合肥路派出所:

富源一路27號
0532-88735677
惡警:於永傑
經辦副所長:肖有欽,辦公室電話:0532-66575850
張勇(經辦被扣押的大法弟子的財物):辦公室電話:0532-66575853

(十四)另外,被非法抓捕的還有大法弟子孫力等人。孫力、呂豔茹兩人於2008年8月19日被青島市市南區公安分局香港中路派出所綁架。呂豔茹被關押在青島市(大山)第三看守所一個月之後被「勞教」。

孫力,男,40歲,原是東方航空公司的飛行安全員,住青島市天台一路。被抓當晚就被香港中路派出所惡警施以嚴刑拷打。現在仍然被非法關押在青島大山看守所。青島市中共邪黨對孫力的迫害非常嚴重。自2006年夏天孫力流離失所之後,由青島市邪黨610頭目負責,安排邪黨公安、國安、特務等,全市撒網、深入各個街道、居委會、值勤警察、協警人員,動用極大人力物力、耗時兩年才抓到他。

參與迫害的有:
市南區公安分局:孫秉祥、閆立春等人
公開電話:0532--66575000
公管大隊:0532--66575292
戶政科:0532--66575057
外事科:0532--66575086
市南區分局 香港中路派出所:66575230

青島市公安局
地址:湖北路29號,郵編266001
青島市公安局:王大偉(衛)、高強
青島市公安局反×教偵察處:王明哲、王強、孫永健
查號台 0532--66570000
青島市公安局辦公室 0532--66570151
青島市公安局局長電話:0532-82866287(24小時人工值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