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雪琴遭惡警綁架受殘忍迫害(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九日】山東省青島大法弟子陸雪琴2008年1月26日在去市場買菜的路上,被中共警察綁架至遼源路派出所折磨九天九夜不讓睡覺,刑訊逼供,多次昏死,並導致腿部組織挫傷、骨骼變形,腰、腿、腳受傷殘廢,腰與背內傷劇痛、腰腿腫脹脫不下衣服,全身腫脹、尿不出,必須插導尿管,大小便不能自理。形成大面積淤血與血栓,血栓從腿部發展到腰部與胸腹部,延誤治療而導致癱瘓。又因被惡警閔行用皮鞋猛踢腹部,下身流血不止,子宮內形成嚴重肌腺瘤與血栓,似懷孕3、4個月大小,已無法進行治療。

9月26日,中共610人員林治昆通知陸的家屬接回,「監視居住」,其實是害怕承擔責任。此時,陸已經整個腰部以下不能動彈、無力說話、頭腦昏迷不清,瘦弱的皮包骨頭。

在這八個月當中,陸雪琴的家人不斷的到遼源路派出所、市北分局、市公安局、邪惡610、檢察院、法院等單位去申訴、要人,並給從地方到國家各級公檢法機關寫信投訴迫害,受盡辛苦與煎熬。


陸雪琴遭迫害前與家人在一起的照片

在修煉大法以前,陸雪琴身體有很多病,有風濕性心臟病、風濕性關節炎、腎盂腎炎、膽囊炎,以及手術之後的腸粘連等,這些病症在修煉之後都好了,家人和鄰居都是見證人。1996年開始修煉大法,身體健康,心性提高做好人,與人為善,鄰居對她的評價都很高。

陸在派出所和洗腦班多次向市北公安分局陳局長、檢察院、法院人員等人投訴遭受酷刑迫害情況,即使未獲得及時的回應,也不放棄追究的權利。她善心勸誡,告訴所有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們做好人講真話無罪,是邪黨在欺騙群眾鬥群眾、搞迫害。即使對「惡人惡警」也不生恨、不放棄勸善,陸對這些人說:「雖然不想把你們叫成惡人惡警,可你們迫害好人的行為的確不好,別傻乎乎的為惡黨賣命了,停止迫害,你們才能有未來」。

(一) 刑訊逼供,多次昏死

2008年1月26日,陸雪琴在去市場買菜的路上被青島市公安局市北分局刑警隊非法綁架至遼源路派出所。參與跟蹤綁架的直接單位與個人包括:青島市第二和第三刑警隊、遼源路派出所治安所長李剛等。抄家抄走大法書籍、畫像、多個手機、MP3、錄音筆、錄音機、人民幣13萬多元。

綁架至遼源路派出所後,第一天晚上和第二天陸雪琴被押坐在鐵椅子上,一直九天九夜不讓睡覺,並遭受嚴重毆打、精神折磨等形式的刑訊逼供,導致多次昏死。直接參與酷刑的惡人有:閔行、王建功(或叫張建功),還有刑警三隊一個身高1.85米左右、身體強壯、黑臉長髮大眼的惡警。

在第二至第四天,惡警閔行踩住陸的腳狠狠碾壓,(致使其腳部骨骼變形),猛踢陸的腿部腹部,(致使形成大面積瘀血、子宮不斷流血,全身腫脹,昏迷不醒),用拳頭猛搗其頭、眼、太陽穴,用手機砍其頭部,揪其頭髮把人提起來反覆摔到地上(致使其在四個月內不斷掉頭髮,大部份頭髮都一縷縷掉淨重生,一直到現在頭皮還脹疼)。惡警閔行說:「你知道為甚麼要給你檢查身體?檢查證明你有心臟病和高血壓,我打死你我沒有責任,你是死於心臟病高血壓!你們這幫×××,搞的我們年也過不了,看我不打死你!」

刑警三隊一個身高1.85米左右、身體強壯、黑臉長髮大眼的惡警,捏著陸的下巴把陸拎起來毆打胸、腹、頭部,在陸昏迷時還想用冷水把陸潑醒但被制止。他說:我們是刑警隊的,就是對付死刑犯的,說白了你就是個政治犯,不交代別想活著出去。他滿口髒話,還說:你四五十歲了,不稀罕人了,我尊敬十七、八歲的『雞』(妓女)也不尊重你。

大約第五天,陸雪琴就向上級公安投訴。王明哲和另一個警察來了解投訴時,陸講了惡警閔行等人的酷刑折磨、刑訊逼供問題,給他們看了身上各處的傷。陸問:哪一條法律允許警察打人?他們說:沒有法律允許警察打人,打人不對。陸要求處理,他們口頭答覆一定調查處理,但是他們寫了一份材料,其中一條是「我們有沒有對你刑訊逼供」,欺騙陸簽字。陸說:你們沒有但是遼源路所閔行等人有。他們說,這只是指我們今天一天的工作,如果我們今天沒有對你刑訊逼供,你就簽字吧,閔行打你的事明天再處理。這之後,警察再也不承認有過刑訊逼供的事。以後市北分局陳局長在遼源路所和明霞路洗腦基地找陸談話時,陸都投訴酷刑折磨問題,陳局長也口頭答應調查處理,但未見處理結果。

(二)惡警阻礙治療

臘月三十,因陸雪琴血栓症狀嚴重,拉至海慈醫院檢查,醫生要求通知家屬、住院、進行取血栓手術、不要錯過最佳治療時機,但警察拉回未予治療。陸問為甚麼不進行住院治療,警察說,領導說海慈醫院不好,怕把你治死,叫我們把你拉回去。這一夜仍不讓陸睡覺。

新年初一,尹致軍、張紅等將陸拉至市立醫院檢查,醫生要求立即通知家屬、住院、臥床勿動避免血栓遊動,如果血栓遊動到肺部就搶救不了了。陸要求見家屬,張紅向陸要了家屬電話號碼,欺騙說要通知家屬但未通知。而警察卻要求醫生簽上「拒絕治療」,陸說不是拒絕,只是要求先見家屬。醫生給開了十個吊瓶分十天打完,結果頭三天每天拉去醫院打了三個吊瓶,之後從港口醫院找大夫到派出所打了兩天,再以後就中斷不給予治療了。惡警說:打五個吊瓶就死不了,死不了也得治殘了你,叫你再印《九評共產黨》、推翻共產黨。

2008年2月17日(正月十一),陸雪琴突然腰腹劇痛、流血不止、腿腫脹,拉去青島大學醫學院附屬醫院(山大醫院)檢查。遼源路派出所惡警王(張)建功和任某等,明知陸不能動應該抬著,卻把她塞到汽車後備箱中,行駛中陸頭部不斷晃動碰撞車廂陣陣發昏。到了醫院也拖著她滑動,直到醫生制止說,不能拖動必須用輪椅。查出嚴重肌腺瘤,但又拉回來沒給予治療。當時醫生要求住院手術,不能再延誤,醫生問,腿腫成這樣還不給她治嗎?任某說,領導只說來給她檢查,沒讓治療,檢查完了拉回去就行。任某還說:讓你疼、疼死你!你死不了不結案。王建功說:叫你咬牙,能咬牙就能走,×××叫我們年也不能過,給我們添麻煩,就得治你!

(三)癱瘓不能自理、在洗腦班繼續遭迫害

2月22日,惡人將陸轉移至明霞路洗腦班進行繼續迫害。此時陸已癱瘓不能自理、呼吸困難、頭昏眼花不能看清東西、腰背與內臟器官劇痛、下身流血不止,而惡人繼續拖延,不進行治療,並繼續折磨迫害,致使陸的病情不斷加重,多次幾近死亡。

惡人同時對陸進行各種沒有人性的精神折磨,包括每天從四、五個到十多個人的車輪式「審訊」,謾罵侮辱、不給翻身不讓擦洗、故意憋悶不讓透氣等。洗腦班惡人林治昆說:「你是政治犯,你沒有任何權利,政府有法治你,就得治死你,治死白死!」直接參與折磨的惡人有:洗腦班610人員林治昆、孫桂美、姜純彬、馬豔麗,合肥路派出所王永傑、膠州路派出所李某等。

從2月至6月,惡人多次粗暴的將陸雪琴拖至各個醫院「檢查」,但並不按照醫生要求對陸進行治療,也不通知家屬,故意延誤治療時機,這種檢查過程本身就是一種折磨。事實證明所謂「檢查」,不是為了給予治療,而僅僅是刑訊逼供和推卸責任的需要,惡人會根據不同需要,強制醫生對檢查結果和治療意見進行改動加工。

3月份,在明霞路青島市610洗腦基地,陸雪琴全身抖擻,眼看不清,心臟難受,喘不動氣,無力說話,陣陣昏迷,大小便要靠藥物作用。去山大醫院檢查後,開回藥來,但不給用藥。這段時間內,合肥路派出所於英傑和膠州路派出所李某等十幾個人每天搞車輪戰,辱罵折磨陸,他們說:你說也得說不說也得說,這是局長負責的大案,你是頭,就得治你罪,不說就治死你!還說:就你壞,顯得我們辦案人員無能。

合肥路派出所於英傑、膠州路派出所李某和洗腦班610人員孫桂美,在明知陸心臟病嚴重、血壓高、腰腿不能活動的情況下,硬是拖陸下床,說看看你能不能挪動腳步。結果拖幾下陸就暈過去。他們還鼓動陪教人員說常拉她下來走走。(這期間參與迫害人員還欺騙家屬說給她治好了、能下來走動了。)610人員林治坤說:「不用給她擦洗、換衣服,要換洗得向我打報告。不讓她一起吃飯,叫她吃剩飯,就讓她遭罪。你身體就這樣了,要不然早把你投入監獄了,你想推翻共產黨,是政治犯,治死白死!」

合肥路、寧夏路、延安路、膠州路派出所的警察於英傑、王波、李某、郝(音)某等人說:十八個人都指證你,一共22條,零口供也照樣治你罪。你不說不要緊,他們說的你能承認一個兩個和他們對起來也行。藥品拿回來了,但你不承認幾個問題不能給你治。

3月底,又將另一名被綁架的大法弟子尹信曉戴著手銬腳鐐拖到陸跟前,尹當時睏乏疲憊飢餓。惡警企圖以這種形式折磨陸的精神,惡警說:你看尹信曉一米八的大個子都成這樣了,要是把你關進監獄你能不能活?不用管教警察,犯人就治死你了!

3月底,因流血嚴重、腰腹劇痛,又到山大醫院婦科檢查一次,醫生要求住院手術不能再拖,但又拉回未治療。

4月25日又到山大醫院檢查,被家屬碰上了,陸此時已不能說話、不能動彈,又去了警察把家屬隔離,欺騙說別影響治療,治療之後再看。結果又調一輛警車偷偷將陸從後門拉走。這之後家屬知道病情危急,幾乎每天去相關單位要人並要求及時治療,警察只是說要向上彙報。

5月14日,因之前被閔行猛踢腹部致子宮一直流血不止,陸雪琴嚴重貧血,臉唇煞白,全身冰涼發麻,昏迷不清,又拉到山大醫院檢查,醫生要求補血。市北分局一開始要求家人送阿膠、蛋白粉等,但家人送去後卻被610人員林治坤、孫桂美、姜純彬、馬豔麗、崔龍等人把東西扣下未給陸使用。直至現在還扣在610。

6月份到海慈醫院做了一次所謂「檢查鑑定」,醫生說,她這個身體不敢輕易做手術,但應先住院把血止住。警察尹致軍和張紅說做不了主,要彙報,就又拉回來了。之後再沒有去過醫院檢查治療,一直關在洗腦班。以後每次身體出現不好狀況時,市北公安分局都說:已將陸的材料轉給市北檢察院,陸再有身體問題我們就不管了。610也推脫聯繫不上公安而不予治療。

(四)生命垂危,「法院」通知說兩天後「開庭」

7月16日,明霞路洗腦班搬遷至紹興路,也將陸雪琴轉移過去繼續迫害。洗腦班610參與迫害人員有:林治坤、孫桂美、姜純彬、馬豔麗、崔龍等。因洗腦班上還關押著平度、萊西的大法弟子,為了不讓其他人看到陸的身體情況,610人員林治坤把陸雪琴關在房間的門後,並關上門故意憋悶陸。他對「陪教」說,這不是叫她住賓館,不讓她睡好地方,不讓她吹風扇,憋死她,她連喘氣的權利都沒有。陸因腸粘連導致腸梗阻、大便不通,洗腦班林治坤不讓吃藥通便,說:憋死她,叫她兩頭不通氣!又對陪教說:她是政治犯,沒有自由、沒有說話權利、沒有要求吃甚麼藥的權利,一切我說了算,給她吃點藥喘口氣就行了。

8月22日,市北檢察院呂強到洗腦班接見陸時說:檢察院一直未見到病歷。陸雪琴陸否認有罪,同時向其投訴惡人惡警的刑訊逼供、精神折磨,以及多次到醫院檢查時醫生都要求住院治療,但公安和610人員都不允許住院、有意延誤治療等問題,導致下肢癱瘓、下身流血不止。但未得到「檢察院」有效的回覆與處理。

9月22日(23日),市北法院法官王閣(書記員張某)到洗腦班,向陸雪琴遞交對陸的所謂「起訴書」。

9月26日,洗腦班的邪惡610人員林治昆通知陸的家屬去一趟,到了之後叫家屬接陸回去,名義是「監視居住」,其實是害怕承擔即將把人迫害致死的責任。而此時,陸已經整個腰部以下不能動彈、無力說話、頭腦昏迷不清,瘦弱的皮包骨頭。把陸接回來之後稱重僅72斤,而被綁架時體重110斤。

家屬帶陸到多個醫院檢查身體,檢查結果是:

腿部與胸部靜脈大面積血栓(包括股總靜脈、股淺靜脈、腘靜脈,無血流信號,左側股靜脈內血栓形成)。子宮肌腺瘤嚴重,已過了手術治療時機,無法進行手術。醫生除了埋怨為何發病時不及時手術治療之外,還對家屬說:這將是一個全身麻醉的大手術,病人現在極度虛弱,心臟血壓都不好,麻醉之後很可能醒不過來,而且有嚴重血栓後遺症,手術過程中如果血栓脫落,無法搶救,會導致病人死亡。現在只能用中醫保守治療、針灸治療,注意腿部不要受傷感染,否則有潰爛截肢危險。

10月22日,邪惡610指使「法院」通知說兩天後「開庭」,不顧陸的死活,企圖把陸拉去開庭,後又取消開庭。

參與迫害的人員與單位的名單與聯繫方式:

遼源路派出所:閔航、李剛、王丹龍、辛克柯、蘭孝東、王緒祥、尹致軍、張紅、李燕、王(張)建功、任某、
合肥路派出所:於永傑、肖所長
寧夏路派出所:劉傑、王波,
膠州路派出所:李某、
延安路派出所:郝(音)某,
銀川路派出所:韋志成
610人員:林治坤、孫桂美、姜純彬、馬豔麗、崔龍,
市北公安分局:陳局長、反某教科科長肖紅,科員李志堅
市北檢察院:檢察員呂強,
市北法院:法官王閣,書記員張某,
此外還有:閻銘
電話:
青島市北區610辦公室:辦532-85801110
青島市北區政法委 書記 邵傑功:辦 532-85801376手13869889858

青島市邪惡610洗腦基地(紹興路):
林治坤主任、洪俊江主任、孫桂美、姜純斌、崔龍、馬豔麗、吳振宇、王歡:0532-85656108

青島市看守所 :532-66571900 (2008/02/20確認不是空號),
532-66571930,
532-66571925

青島市公安局查號台 66570000
青島市公安局辦公室 66570151
青島市公安局局長電話:0532-82866287(24小時人工值班)
青島市公安局 督察室(警務督察舉報投訴電話) 66573611
青島市公安局 刑警支隊(刑事案件報警、線索舉報電話) 66572100
青島市公安局 刑警支隊技術處(法醫門診諮詢電話) 88905262
市公安局局長公開電話 66570155
市公安局行政效能投訴電話 66570299


1.青島市市北區法院(經辦法官王閣、書記員張法官)
地址:山東省青島市延安三路36號
郵編: 266022
青島市北區法院辦公室電話:0532-83651059
「審理」13位法輪功學員的法官王閣電話:13583297296
電話:0532-83651057
0532-83651046
0532-83651068
0532-83651073
傳真:0532-83627044

2.市北區檢察院(經辦檢察員:呂強):0532-83011975、
0532-83812000

3.青島市北區公安局(陳局長等)
地址:山東省青島市威海路106號
總 機:532-66575559
國保大隊 532-66575597, 532-66575598
市北公安分局公開電話 0532-83832054、0532-83830168
市北分局 刑警大隊報警電話 66575563
市北分局 警務服務大廳(業務諮詢) 66575559 66575560
市北分局 治安大隊(業務諮詢) 66575550
市北分局 秘書處(警民聯繫) 83832054
市北分局 紀委(舉報電話) 66575535
市北分局 督察(舉報電話) 66575537

青島市公安局市北區分局反×教科:(科長肖紅、李志堅)0532-66575610

青島市公安局市北區分局下轄的很多個派出所直接參與迫害:
市北分局遼源路派出所:
(惡警閔行、經辦所長李剛、所長王丹龍、李玉璞、辛克珂、蘭孝東、王緒祥、尹致軍、張紅、王(張)建功、任某、李燕)
0532-85624477
0532-66575837
所長: 0532-66575839
副所長 李剛:0532-66575838

市北分局合肥路派出所(於永傑、肖所長、所長王建國、副所長孫述森)
富源一路27號 0532-88735677

市北分局延安路派出所(所長於宏剛、警察郝某、趙強、管進華、郭健斌、隋振濤、楊方、王朝勃、康君)
延安路 0532-83617809

青島市公安局市北分局膠州派出所(警察李某) 博山路100號 82827369

青島市公安局市北分局寧夏路派出所(劉傑、王波、林惠英) 南仲家窪384號 83633910

青島市公安局市北分局銀川路派出所(韋志成) 同安路602號 88730331

市北分局 遼源路派出所報警電話 66575830
市北分局 合肥路派出所報警電話 66575850
市北分局 延安路派出所報警電話 66575780
市北分局 膠州路派出所報警電話 66575700
市北分局 寧夏路派出所報警電話 66575810
市北分局 銀川路派出所報警電話 66575860

4.青島市市北區委黨校
地址:山東省青島市西吳路161號
5.青島市法院:0532-83868111
6.青島市檢察院:0532-83011111
8.市北區區長公開電話:0532-82612345(工作時間有人值班)
9.青島市長公開電話:0532-12345(上午8時30分-下午5時30分。其他時間電腦值班)
10.青島紀檢監察信訪信箱 :jjjc@qingdao.gov.cn

11、山東省公安廳 0531-85123070
山東省監察廳 0531-82027107
山東省司法廳 0531-82923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