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課堂上給邪黨官員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二日】在我的工作環境中,接觸最多的是邪黨的各級黨政官員、機關幹部、公務員,這些人最大的特點是非常勢利、非常實際,名利心強,成天浸泡在黨文化的環境和氛圍中,幾乎沒有信神的底線,完全是無神論、唯物論和進化論的那一套東西,信奉弱肉強食的叢林鬥爭法則,是非良知善念很少。這些人在邪黨腐敗體制中都是既得利益者,他們往往自覺不自覺的把自己的利益和邪黨的利益放在一起。對這些人講真相,往往還存在很大的風險。他們為了顯示自己政治立場堅定,為了撈政治資本,往往表面附和、隨同,但隨後卻會向單位領導報告。這種情況我在講真相中曾多次遇到。對這種人講真相勸三退實在不容易。

但這些人與自己有緣共事,也都是自己應該救度的對像。而且他們受毒害更深,救度他們更顯急迫。為此我經常深感責任大、壓力大。怎樣才能使救度他們的效果更好,是我一直經常思考的問題。機會和時間不等人,只想不做也不行。我只能是在不放鬆學法的情況下,因人而異、因時而異、因環境而異,有針對性的一邊摸索經驗,一邊大膽的放下顧慮心去講。

根據師父的法,我認識到,不論是從舊宇宙的理,還是從新宇宙的理看,講清真相、救度世人,都是全宇宙中最正的事情,舊勢力也好、邪惡也好,它們是不敢迫害的。而且只要我們正念強大,邪惡也是迫害不了的。我們自身有消除迫害的能力,而且師父法身和所有的護法神也不允許它們迫害,關鍵是我們自己要坦坦蕩蕩、堂堂正正,正念正行,不能自己就膽膽突突,畏首畏尾,心虛害怕;否則就會招來爛鬼的干擾和迫害。當然,講真相要有一定的方式。師父講過要順著對方的執著去講,要根據對方的接受能力去講,我根據對方的知識結構和職業特點去講。

我曾經有過多次給邪黨執法執紀機關辦案人員講課的機會。在接到講課邀請後,我首先把講課作為一個講真相救人的機會來對待,並從如何結合講課內容講好真相的角度備好課。在講課之前和講課過程中,我專門發正念清場,清除邪惡干擾。當我走上講台,面對五、六十號甚至上百號官員時,我請師父加持。然後我從容不迫的開始講課。根據事先設計好的講課內容,我一般先從辦案的基本原則講起。辦案的基本原則應該是從客觀實際出發,用邪黨一貫自我標榜的就是要「實事求是」。但邪黨從來沒有真正的實事求是過。在它而言,實事求是只是一塊政治招牌。需要的時候,就把這一塊招牌高高的舉起來,叫喊著要實事求是。它認為不需要的時候,就把這塊招牌粗暴的踩在腳下。為了揭露邪黨一貫造假,愚弄和欺騙人民和社會的真實面目,我從邪黨喪失信義,不講政治誠信的角度,與學生共同回顧了反右、大躍進、廬山會議、文革等歷史事件,並講了欺騙和弄虛作假對國家對社會所造成的深重災難。

我講了中共黨魁毛魔頭,策劃「陽謀」搞反右,假惺惺的提出要「百花齊放,百家爭鳴」。先是鼓勵知識分子要與黨交心,誠懇的請求知識分子給黨提意見,幫共產黨整風,說甚麼「言者無罪,聞者足戒,有則改之,無則加勉」,並承諾不秋後算帳,不戴帽子、不打棍子、不揪辮子。有些知識分子不提意見,還專門派人做工作,所提意見,還專門登在《文彙報》上。但最後結果正好與邪黨開始時的承諾相反。毛魔頭認為時機成熟時,翻臉無情,說這叫「引蛇出洞」,要一網打盡。幾百萬知識分子被扣上右派帽子,或蹲牛棚,或進監獄,無休無止的政治批判、政治歧視和政治迫害,許多人家破人亡,妻離子散,政治生命學術生命被扼殺。中華民族的精英被摧殘殆盡。至此以後,中國社會噤若寒蟬,再無真話敢講。從而導致了在所謂的「大躍進」運動中,全國全民瘋魔假話甚囂塵上,畝產幾萬斤、幾十萬斤的謊言大行其道,明知有假,但無人敢於揭露,再加上大煉鋼鐵,糧田拋荒,強行統購統銷,人民公社大食堂等荒唐政策,最終導致全國餓死3700多萬人的慘劇,這是古今中外絕無僅有的啊。這一人間慘劇發生後,使毛魔頭的威望大大降低,毛把劉少奇推上前台收拾殘局。劉認為導致這一慘劇發生的原因是「三分天災,七分人禍」,使毛對劉心生不滿。劉通過「三自一包、四大自由」等措施,逐漸恢復經濟,威望升高,更使毛十分嫉恨。從而最終導致毛魔頭不惜攪亂整個國家的正常秩序,發動文化大革命,要置劉於死地。為了達到這一目地,毛把身為國家主席的劉少奇一夜之間打成「叛徒、內奸、工賊」,打翻在地,踏上一隻腳,永世不得翻身,中央專案組都有「證據」,但最後平反的時候,全是假的。

我通過講述回顧這些官員基本知道且感興趣的史實,緊扣講課主題和內容,但又引起大家對中共邪黨歷史的深思。我往往還引申一句「但凡利用權力自上而下推動的整人運動,沒有一個是沒有問題的」,提示中共對法輪功鎮壓的同樣荒謬和罪惡。我講了文革結束後平反過程中,北京公安局長劉傳新怕被清算而畏罪自殺,幾百政法系統人員被秘密遣送雲南等地槍決當了替罪羊,中央文革領導小組成員沒有一個好下場,毛的老婆江青都被關押在秦城監獄上吊自殺。文革中的被操縱和利用的其他人員,也被作為三種人成為清理對像。從而警示不能出賣良知與魔共舞。

在講證據種類中的音象資料時,我講到音象資料的形成和來源應該是在自然狀態下形成的。如果是人為導演和製作、加工的音象資料,是不能作為證據的。我講了音象資料作假的可能手段,如「蒙太奇」、剪輯、重新拼接等。在緊接著講證據真偽的鑑定時,我就很自然的引入對「天安門自焚」偽案的分析上。我用第三人稱從第三者的角度從證據的真偽鑑定方面引發學員對「天安門自焚」偽案的思考。我講:善於置疑和辨別真偽是辦案人員應具備的基本素質。2001年時,曾發生過一起轟動一時的甚麼「自焚案」。對這個案子,我曾聽到有人置疑分析說:「這樣一個突發性事件,電視台的記者正好就碰上了?還是有備而來?如果這些人自焚是不是會提前通知電視台,說我們要自焚,你們來拍攝我們來吧?」這就是有關自焚案的電視音像的來源就值的懷疑。有人為造假故意陷害的可能。然後,我又從不符合邏輯和情理來進一步揭穿自焚案的虛妄。我說:這個人還進一步分析:那個甚麼王進東身上的衣服燒的黑乎乎的,而最容易著火的頭髮和眉毛反而完好無損。那個老太太胡說八道說她喝了半瓶子汽油。大家知道汽油裏面含有鉛的成份。不要說喝半瓶子,就是稍喝一點,都會使人中毒。但這老太太喝了那麼多竟然沒有中毒的跡象,豈不怪哉?還有那個小女孩,電視上說自焚中嚴重燒傷,送到積水潭醫院搶救,渾身上下密密的纏滿了繃帶。稍微有醫學常識的人就會知道,嚴重燒傷時應該裸露皮膚處理,這樣才能既不容易化膿,也不容易感染創傷。而積水潭醫院的大夫們難道連這樣起碼的醫學常識都沒有嗎?還有電視上醫學專家介紹說這個小女孩須割斷喉管才能搶救過來,要不然就會窒息而死。但奇怪的是,這個小女孩切斷喉管發聲竟然不受影響,記者採訪時還能唱歌!……最後我歸結到辦案人員所應具備的素質方面,說能作出這樣的分析、發現這麼多疑點和不符合邏輯不符合情理的細節,這樣的素質是辦案人員所應具備的。

在整個講自焚案的過程中,官員們眼睛睜的大大的,神情非常專注。看的出來,我的分析引起了他們的震撼和思考。這正是我要達到的效果。講課結束後,主辦單位和學生對我講的整堂課給予了較好的評價。他們給了我1000─2000元的講課費,請我吃飯,說我講的不錯。我覺的這是師父借他們的口對我的肯定。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