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出不足多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九月六日】最近,我聽到一熟人嘮嗑時說:「你們煉法輪功的跟人家講真相,做三退,我聽的多了,好像大淘汰來了,就留下你們煉法輪功的,我們都得被淘汰?」我一聽這話裏面,好像是對講真相、做三退,有誤解的地方。當時便對他解釋:「你不已經做了三退嗎?又能認同大法好,若真的大淘汰來了,那你肯定就留下了,你還擔心啥?就怕這樣的,給他講真相他不聽也不信,做三退不退,告訴他『法輪大法好』,又不認同的,那這個生命到時候可真的被淘汰了。」聽我這麼一解釋,他說「那我明白了」,也就放心了。

事後我就想:熟人說這話也不是偶然的,是不是我在跟世人面對面講真相時,也有像他說的同修那樣,有不到位的地方,使世人有誤解?我細心的琢磨,向內找後,發現自己在面對面講真相時,還真有兩點沒有注意到的不足:

一、對世人講真相時,救人心切,喜歡說多,灌輸式,很容易讓世人產生誤解。由於我們修煉了,知道世人又迷又苦,一心想救他,所以就想讓人家一下子明白「三退」的重要,知道『法輪大法好』的好處,講起來就說的多,一股腦似的灌輸給人家,像竹筒倒豆子一樣倒給人家。灌的時候,倒的時候,還恐怕人家聽不明白,又舉了好多「三退」保平安,「法輪大法好」得福報的事例。由於舉的事例多了,強調的多了,叫人家一聽似乎有些偏激,不那麼客觀。

回想一下以往給世人講真相勸「三退」,如世人當時同意了「三退」,又記住了「法輪大法好」,就自我感覺沒白講這麼多,把人救了,為之高興。而沒有去注意觀察熟悉的世人同意做了三退,是甚麼心態情況下同意三退的,很可能是給自己的面子,但不管他給面子也好或者是出於別的心裏作用,同意「三退」了,那就是他對自己的生命做出正確的選擇。所以就不要怕人家不明白再反覆舉事例去說,如講高了,反倒容易讓人誤解,「煉法輪功竟說自己如何如何,是自私的」。如同意「三退」了,又提出問題時,那我們就應在三退這一點上,可以再往深講一點,使其真正明白三退的重要性。我認為熟人說,這話我聽的多了,是指勸他做三退的話次數多了,而不是使其真正明白的話多了。我從中悟到:這是提示自己,再跟別人講真相,做三退時,特別是陌生人,一定要注意別講的太多了,也別講的太高了。

二、從世人說的「我們都得被淘汰?」的話中,悟到未得救的眾生還特別的多,而且急著等著我們去救,因此我們要心繫眾生,要有緊迫感。我明白他說的「我們」是指世人,就目前看,已經修煉大法的和得到真相的,了解真相的,明白真相的世人還是很少很有限的,而那些身處迷途、水深火熱之中等待去救的無量眾生才是多數,才是急需我們抓緊去救的。因此大法弟子搶救將會失去寶貴生命的眾生,現真是迫在眉睫,刻不容緩。

其實正法到了最後的時刻,那麼未得救的眾生面臨著被淘汰的可怕下場,隨時都會出現。到那時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只因自己未盡到責任,未完成歷史使命,那可真的愧對師父,愧對無量眾生啊。

然而,最近我從自身上又出現一個不好的狀態:本來進入秋季,白天時間漸短,過的快,時間就很有限了,若不抓緊面對面的講真相去救人,真是瞬間即失,可想而知一天你抓緊去救,才能救了幾個人。此時只要稍微懈怠那麼一點,就把有緣人給錯過了。

我反思一下自己在講真相救人上,時間越是有限,往往越不抓緊了。甚至講的時候,事先想的很細很好,連說甚麼話也準備好了,可到真面對面去講時,往往順著常人磕嘮的多,該要跟人家說三退了,又不知怎的竟張不開口了,結果沒講上。待有緣人走了又後悔。沒把人家救了。就這樣錯過了好多次救人的機會。

學師父經文《越最後越精進》時,我就想:過去面對面的講真相救人沒有如今的狀態,那時非常自然,也沒有啥人心。而如今講真相還不會講了,也不敢講了,其實這不就是懈怠了嗎?那到底有甚麼心?甚麼執著沒去呢?導致自己如此懈怠?我向內找,我明白了,正像師父說的那樣:「無論是修煉環境與世人的認識,都在根本的改變著。這本來已經是正法與大法弟子在修煉後期的展現,可是還有一少部份學員,甚至是老學員,卻在此時或多或少出現了消沉的狀態,鬆懈了精進的意志,沒有意識到這也是對正法時間的執著或不正確的後天觀念干擾造成的,從而被舊勢力先前在人類空間表層留下的干擾因素與邪靈、爛鬼鑽了空子,加大加強了這些執著與人的觀念,從而造成了這種消沉狀態。」主要是有了執著時間,正法快點結束的人心隱藏著,嘴上雖然沒說,心裏有時出現「修煉都這麼多年了,正法進程也該結束了」的念,由於這執著時間的念,影響干擾了講真相救人,使我不能時時用法去衡量,用法來對照自己,使之不能像以前那麼精進了,結果安逸心,不吃苦,放鬆、懈怠、惰性等也都表現出來了。我找到了不足,於是,我就及時清除它,歸正自己,真正做到像師父說的「越最後越精進」,抓緊搶救世人,完成自己的使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