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確認識和處理特務問題(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九月二日】(接前文)

◎近年來同修們通過發送真相信件的方式講真相確實救了不少人,對此邪惡很害怕所以他們也就加強對這方面的監管,據明慧網相關信息:現在很多郵件和包裹在郵寄的時候都要拆開檢查,包括很多快遞公司的私人包裹都要經拆包之後才能遞送。

另外發現很多郵箱都有人盯守,一些同修在向郵箱投遞信件後被跟蹤盯梢,後據觀察發現郵箱旁邊或附近總停有各種車輛,而且裏面坐著人,通常是各種顏色的桑塔納,還有其它各種車型,這些特務、便衣為了迷惑大法弟子有時也開麵包、QQ、還有其它各種類型的車。

有時他們也會裝扮成收破爛的,坐在平板車上裝作休息的樣子或者躺在平板車上假裝睡覺。他們有時也會在稍微遠點的地方停車或假裝呆著但視線的焦點始終是郵箱。在此提醒發真相信件的同修注意安全,在發信前一定要發正念,另外也不要連續的在多個信箱發信以及經常在一個地方發信。

◎有一些外地特務全家搬到一個村莊,他向別人打聽這個村是否有煉法輪功的然後找到村裏的同修說自己是外地流離失所的大法學員,由於同修們的善良就沒有懷疑,從開始給本週刊到給師尊的新經文到給《九評》,最後到給真相資料,沒有一點戒備,在特務的要求下最先和他接觸的同修又把他引薦給別的同修甚至是帶到本村的協調人家裏而且還告訴特務以後有啥需要就上誰家去拿。特務在掌握這些情報以後就通知國保部門對相關同修進行跟蹤,以查出資料點所在。

還有一些特務他們多以新學員面貌出現,通過想要學法、向學員要書的方式混入大法弟子當中,隨之將掌握的大法弟子的個人信息不斷的向國安、公安部門提供。

◎目前在全國各地有相當一部份出租房屋是被特務們租住的。他們租房有多種目地,一般情況下他們所找的房都很有針對性,他們會選擇和大法弟子在一個單元門居住,或者上下樓或者是對門,尤其喜歡找和資料點一個單元門住,這樣方便他們觀察大法學員和資料點的學員都和誰有聯繫,做出的資料都送往哪裏?在大法學員不在家的情況下他們會用萬能鑰匙開門,安裝竊聽器,或不動痕跡的翻一翻東西。

明慧網就曾經有一篇學員交流文章中提到,他們那的資料點被抄的時候警察全部清楚所有的機器耗材和真相資料都放在哪裏,都不需要到處亂翻直接就拿出來了。特務還喜歡租住房東是大法學員的房子,這樣他們可以得到同修的電話,簽合同時同修的筆跡,以及房門的鑰匙,還有也方便他們以住房的身份與同修接觸了解更多的情況。租房的特務多以外地人為主,而且經常是一家子,有夫妻有孩子,有的還帶著老人,為的是避人耳目。也有年輕夫妻的,男女朋友的。有些特務以本地人的面貌出現也都是別的區的,經常說的藉口就是自己是拆遷戶。還有一些一看就是軍人出身的,這種更要留意。

◎從99年7-20直到今天,法輪功被瘋狂打壓卻依然屹立不倒,中共邪黨害怕之餘也把對法輪功修煉群體的監視、控制、打壓作為了一項長期的首要的政治任務。就如同在99年迫害之前中共就開始大修監獄和大量成立培養監獄警察的大專院校一樣,好幾年之前他們也開始系統的安排很多特務以各種方式住進城市鄉村用以打探大法弟子的情況,有的在小區或村裏開個理髮店、有的開個早點鋪、有的賣燒烤、賣臭豆乾、有的收破爛、換煤氣罐、賣豆腐、賣水果、蒸饅頭、幹啥的都有,一般情況他們在一個地方一扎就是好幾年,經常看見也就把他們當老街坊了,而且他們表面幹的又都是經常接觸人的工作,所以整個小區或四里八村的事他們都知道,也就是信息很靈通。

他們被安插下來對中共來講有很多好處:①以他們的身份很容易接觸任何人包括大法學員,和學員熟了以後可以了解一些信息,而且往往他們也都是大法學員講真相勸三退的對像,有時也表示要修大法隨後成了「新學員」,他們會隨時把大法學員的情況彙報給國安、國保部門,有一個地方,那個村的大法弟子平時都怎樣講真相,甚至一天勸退幾個人,國保的都知道,後來大法學員被抓被勞教,那個和她關係很好的蒸饅頭的特務還到處宣揚我們這個學員經常見個人就給人家三退也不注意點,後來這個蒸饅頭的被人家看見從公安分局出來才被識破。

②這些特務的表面職業使得他們可以經常的走街串巷,一來可以看看有沒有發真相材料的,二來可以跟蹤盯梢外來大法學員和一些他們認為的可疑之人,三來收破爛的可以從收的廢品裏查找與資料點有關的東西,四來在敏感時期他們可以作為直接監視大法學員一個棋子,一會他在你家門口轉一圈賣點東西、一會她在大法學員家門口轉一圈賣點東西,這樣既不引人注意又完成了監視的任務。

③通過這些特務中共也可以了解剛從監獄和勞教所出來的同修的心理動向,同修出來以後他們也會假裝關心去看望,有的在同修進去之前就認識,有的由同修家屬引薦去看望,無非問一下進去受沒受苦、出來還煉不煉,由於他們信息靈通從別人那裏也會聽到他們想知道的內容,在以後的日子裏他們會繼續了解同修的情況並隨時彙報。中共安插大量的這樣的特務進行長期臥底就是想從社會的細微層面都不放過對老百姓思想的控制而又不易引起人察覺,同時也可以大大減弱學員的戒備心理。

◎對於年紀輕一點的、懂技術的他們認為的有重要線索價值的同修他們通常還會採用兩種方式安排特務接近大法學員。

①如果這個學員有工作,他們就會安排一個特務以新同事的身份出現而且在工作方面需要經常和我們這個同修在一起,話又很投機而且對××黨在很多方面都不滿,非常認同法輪功是被迫害的甚至願意學法。慢慢的我們的同修就放鬆了對他的防備,教他用破網軟件上網,帶他認識其他同修,甚至有些時候去資料點維修設備都帶上他,最終該同修被抓、資料點被破壞,損失慘重。

②中共最常用也屢屢得手的一個方法,可以叫作「美人計」。其實對不同年齡不同階層的同修尤其是單身同修他們都有在用這個方法。他們要麼安排特務直接採用各種方法來接近同修,如上面所說的單位的新同事,一起旅遊的同行者,在駕校一起學車的學友,函授學校或所報的各種課程的同學,自己開的小門面的客戶,總之各種身份的都有,共同之處就是和你特別談得來、在很多問題上有共同看法、對法輪功問題有正面態度、最重要的就是特別關心你而且在很多方面幾乎就是你要找的對像的標準。

另外對於一些和外界聯繫比較少而且戒備心強一些的同修,他們會採用間接的方式通過你的親戚朋友或熟人來給你介紹對像,實際上國安國保惡人對在冊的大法學員尤其是他們認為的重點學員的家庭情況方方面面都很了解,包括家庭成員、經濟狀況、人脈關係等。他們總會找到一個合適的人作為媒人來給你介紹朋友,這樣你就會覺的順理成章,而且被介紹的這個人,從各方面來講都令人滿意,男的有份好工作、家庭條件好、有房有車,女的年輕漂亮工作也不錯。統一表現就是關心你,也愛往你家紮,喜歡問問題願意了解大法和同修的事,對你修煉很理解很支持,對待來你家的同修熱情關心。

在全國各地這方面的教訓太多了,在我們地區就發生了好幾起因此而引發的綁架事件並且使很多同修受到牽連。一個資料點的技術男同修別人給他介紹了一個女朋友,這個女的在了解了一些大法真相後主動要求學法,因為文化程度高,對很多技術方面理解學習的快,人又長的很漂亮,時間長了這個男同修去哪總愛帶上他的女友,資料點有設備需要維修他也總帶上女友並告訴其他同修說是助手,一段時間以後這個男同修被抓與他有關的好幾個資料點被抄,而在法院審判此案時出庭指證他們的就是這個女人。

還有一對家庭資料點的老年夫婦,他們有一個20多歲該談朋友的兒子,他們本村的一個熟人給這個男孩介紹了一個女朋友是個護士,人長的很漂亮。自從倆人認識以後,這個女的老愛往他們家跑,老夫妻倆給講真相也愛聽,時間長了這兩位同修就放鬆了,有一次做完資料臥室的門就沒鎖,結果就被女孩看見了,過後老倆口就和女孩說我們這是救人做好事,再以後索性做啥也不背著了。沒有多久兩位同修被抓、家被抄並被公安酷刑逼供要求說出是誰給他們買的設備、教的技術,他們被抓以後,兒子的那位「護士」女友也從此蒸發。這方面血的教訓太多。

也有很多男特務接近單身女同修的,也有先以美人計接近親屬或親屬的孩子,然後再以親戚的關係接近你的等等。不管他們想採用何種方式接近大法學員,大家也不必緊張,注意修口,自己所做的資料點的事情該不讓人知道的就不讓人知道,如果自己的家人都還沒有對大法有正確認識或不太了解外面的迫害形勢那就連他們也不要告訴。同修之間除單線聯繫的協調人以外對誰都不要說,這是一個作為資料點的同修首先就要做到的,如果連這一點都做不到,可以說你對誰都沒有負責。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