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持清醒 防範邪惡打入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五日】在目前正法形勢越來越好的情況下,邪惡的干擾、迫害變的更隱蔽,用特務打入大法弟子內部來干擾、迫害,變成了一個很主要的手段。特務不外兩種人:一、冒充大法弟子的,或者假充新學員。二、原來修過大法,後走向反面的邪悟者。他們聽命於國安、六一零,造成破壞。他們能夠得逞往往是鑽了大法弟子善良,或是不修口,或是顯示心的空子。下面寫出我們的一段經歷,希望對同修們有個借鑑作用。

二零零六年三月的一天早上,我接到了一個奇怪的電話,對方要到我家來一趟,並說他是誰。很快我想起了此人,在二零零一年去北京證實法時,我與同修甲曾與此人在一起關過一天,此後數年從來沒有聯繫過。九點半左右,此人又打來電話,說他已到了我廠某個位置,叫我去接他。放下電話後,我正在遲疑,恰好同修甲推門來了,於是我們決定去看看。

在花園門口,我們看到了他,他一眼便認出甲,喊出了甲的名字。出於直覺我沒有將他帶到家裏,於是我們便在花園交談起來。幾句話後我便警覺起來,他講出的話沒有一句在法上,盡是一些邪悟的東西,我便邊發正念邊將他往廠區外面帶。在家屬區外的一個鐵路站邊,我們又扯了二十多分鐘,他一邊散布邪悟的東西,一邊還打聽一些有關經文之類的事情。我和甲要回來吃午飯,他又跟在後面還不願離去,我反過身去告訴他,不要在外邊跑,並讓他自己好好在家看書學法,他才勉強離開。

回到家門口,我遇到了同修乙,便將剛才發生的事情給他講了一遍,要他多注意。剛吃完午飯,乙來找我,說有個人找到他家裏去了,事情是這樣的:乙吃完飯後,便在床上看書,那個人在乙家樓下找到乙的父親,自稱是乙的同學,並跟著乙的父親進了乙家。由於我事先已經給乙打了招呼,乙便反問那人:「我怎麼不認識你呀?」那人紅著臉說是同修甲介紹來的。由於乙的父親對甲一直有看法 ,一聽是甲介紹來的,馬上將那人趕出了家門。那人離去時,乙在陽台上看到,在那人身後二十米左右一直有個穿黑皮夾克的人跟著。如果說那人與我和甲有過一面之交,而與乙卻是從來不相識,他又是怎麼知道乙的姓名?又怎麼能找到乙的父親和住址?是誰給他提供的信息呢?甲也沒有介紹他到乙家去呀,他為甚麼要講這樣的假話呢?一個多月後,此人又打來電話干擾過一次。

二零零六年六月,同修甲出事不久的一天,我又接到一個電話,是丙打來的。丙與我也有五年不曾來往過,但是對於丙的情況我卻是非常了解。丙邪悟後徹底走向反面,進了其它甚麼教,常糾集一些邪悟的在家中聚會,搞的家中烏七八糟,周圍的群眾稱它為「廟王」。有許多同修給丙送經文,丙反過來打聽經文是哪來的,然後再去向六一零、派出所彙報。此次打來電話,丙先問甲的情況,並約我在某處見面,我掛斷了電話。十月份一天正午十二點,我正在發正念,丙又打來電話,又約我見面。

發生這樣的事情不是偶然的。邪惡採用特務打入內部的方法,在我市其它地區給大法造成了很大的損失。而我們單位修大法的人多,邪悟的沒有,真相不斷,《九評》不斷,邪惡一直未能查出資料來源,被邪惡視為重點。此次邪惡想將這招用在我們這兒,這是一個原因。

但為甚麼總是打電話給我呢?表面的原因是我與他們認識,更主要的原因,我發現是我的顯示心。每次聽到有同修們上了特務的當,我心裏總是在想,要是我遇到這樣的事,我決不會上當。有這樣的思想在,就被鑽了空子。現在想來,只有學好法,放下一切心,保持理智,才能走正修煉路。

粗淺認識,希望能對同修們有點幫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