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特務」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8月10日】自從看了師父的新經文《走出死關》後,我內心有很大的觸動。總想把自己的那段罪惡的歷史、犯罪行為揭露出來,可是又被怕心障礙著,擋著走回來的路。今天我把它公布與眾,請同修指正。

2002年11月3日晚9點多,開封市公安局政保科(現國保大隊)惡警,在科長朱禮才、骨幹郝林斌的帶領下,非法踹開我家房門。有四個惡警把我抬到繁塔派出所,在其路上我高喊「法輪大法好」,惡警們用腳踢我、踩我、踹我(等到一個月後,我出來時我的胸、背還有傷痕,不能咳嗽,否則我胸肋極為疼痛),妻子(大法弟子)被綁架到洗腦班(後正念闖出)。家內的筆記本電腦、激光打印機、大法資料、大法書籍、2000元現金等被搶竊一空。當晚我被非法關押在市公安局政保科辦公室內,由兩個惡警看守不准我閤眼、睡覺。期間他們非法給我戴上手銬,有一天晚上政保科惡警徐志華給我雙手向後戴上手銬。

為了抵制邪惡的綁架,我從當晚起開始絕食、絕水。心裏想我沒有牢獄之災,怎麼會被邪惡關押在這裏!就是沒有找自己(自己的色慾之心、幹事心、顯示心,從來沒有實修自己是邪惡破壞該資料點的根本原因)!但我知道我不會進監獄的!剛開始自己還有一點正念,發正念除惡。在絕食的第三天早上,我看到在政保科的地板上的另外世界,就像電視畫面一樣是連續的。只見在煙霧繚繞的兩山之間,有很多人,有推自行車的、有背包袱的,男女老少都有。他們就是走不出來,我向他們喊「法輪大法好!」念正法口訣,他們還是走不出來,有很多掉到水裏淹死了。我當時很痛苦(現在看來:是師父提醒我,讓我走好以後的每一步,否則我世界的眾生就沒救了。而我當時沒有悟到此點,最後邪悟背叛大法成為罪人!)。

第三天上午,安陽市邪悟的一男一女來轉化我,我發正念鏟除邪惡。他們上午沒有得逞。由於我沒有真正的實修,沒有學好法,下午就被他們轉化邪悟了。晚上開始吃飯。邪悟的滋味也是不好受的(就像換了個魔心似的,沒有了正常人的思維和行為)。

我的罪惡行為就這樣開始了。我主動交出惡警沒有搜到的大法書、複印紙三箱。在郝林斌的脅持下,寫了揭批大法師父的認識書,還把和資料點有關的大法弟子全告訴了邪惡。和邪惡一起想迫害流離失所在開封的商丘大法弟子孟建設,由於師父加持孟建設等安全脫離魔掌。邪惡想迫害鄭州大法弟子宋旭,由於我不知道宋旭的詳細情況而破產。而後宋旭還是被鄭州惡警綁架迫害。

一直和我聯繫的小梅也在邪惡的監控之下,在我遭邪惡綁架後,小梅和我聯繫問我的情況,我在郝林斌的授意下說,我在朋友處很安全來欺騙小梅。後小梅被邪惡綁架,雖然我沒有直接參與但我也有責任!

然後邪惡想要綁架鄭州大法弟子邵紅英,我猶豫之後還是同意配合邪惡。這是我最大的犯罪。在郝林斌的監控下我和邵紅英聯繫說是想拿回原來修理的打印機,邵紅英同意在鄭州的見面地點。開封邪惡就和省公安廳合謀綁架邵紅英的計劃,而邵紅英還蒙在鼓裏。在去鄭州前師父利用郝林斌的嘴來點化我,我就是不醒。郝林斌對我說,你現在要不去咱就取消此計劃。而我還是在犯罪的路上走下去。與邵紅英見面後,我們又吃了一頓飯。而後我回開封,她在邪惡的跟蹤下做事,幾天後被邪惡綁架,被判三年在新鄉女子監獄遭受迫害!同時還有幾個鄭州大法弟子也被綁架迫害。

在我邪悟後,郝林斌給我看的第一本書就是──《汪精衛日記》。這就是對背叛師門、出賣大法弟子的我的當頭一棒!而後我被放,過著魔鬼般的日子。有時郝林斌他們和我一塊吃飯,想幫我做點事。其實他們已經把我拖入了萬劫不復之地!

在以後的日子裏,為了更好的生活,我和妻子只有去外地打工流離失所。

在這裏我向偉大的師父道歉:對不起,師父!

我向直接、間接傷害過的大法修煉者們道歉:對不起,真對不起!

我在此嚴正聲明:我以前所寫、所做、所說的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損失,抓住機緣,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