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真相資料的一點經歷與體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十日】我們這裏是農業縣城,我是1999年初得法的,99年7.20開始時,我不知道怎麼了,感到震驚、害怕,天都塌了,我從新學了一遍大法,學完後我決定:不管怎麼樣,我不會放棄。過了幾天,一個外地同修冒著風險給我們寄來了關於4.25真相傳單,我和甲、乙、丙同修當夜就貼遍縣城。當時沒有人心,看到傳單說的都是真的,我們就想告訴別人:法輪功沒有錯。當有人問我4.25的事,我就照著真相傳單上說的告訴別人。

從此,我走上了證實大法的正法修煉之路,我每次發真相資料時都先發正念:請師父加持,讓資料神起來,清除我所發資料之處的眾生的背後的舊勢力、黑手、爛鬼、共產邪靈,不許舊勢力迫害這些眾生,讓他們在我發資料時,不要走動,等我發完後,再趕緊取回家,看後一傳十、十傳百。

居民樓晚上一般9點到10點關大門,我一般在7點半到8點半之間做,因為這時出門逛街的、串門的、上學的都沒有回家,這時去發,他們一回家,便取回家看了。進大門時不要看門衛,很自然的像回家一樣;在上樓時,就觀察放甚麼地方,一直到頂樓,或者倒數第二樓,我每戶人家都發,因為現在就兩對門,誰也不認識的也多。在放真相時,不要心慌,保持強大的正念,心裏只有救人的念。如:有一次我剛放好資料,主人就打開門出來,看見資料就拾起來,打開信封,這時我很自然的離開;有一次上樓時,一戶人家正在修門,我便發了一念:趕快進去,我來救你來了,等我下樓時,他關門進去了;有一次,我貪多發,出來時門衛正在關大門,我忙叫等一下,我要出去,我像串門耍晚了一樣,不緊不慢的走出去。

在農村,夏天一般在外乘涼的人比較多,人們睡得比較晚,一般10點到11點才回家;冬天一般晚上8點就回家了,農忙時,農民睡的晚、起的早。到農村我每次算好時間出門,一般坐摩的或打的去,走路回家(我不會騎車),到目地地,就往回放。農村狗多,不用怕,路上的狗不咬人,家裏的狗大門關上出不來,一般有人過時,狗都要叫的,這時就像過路一樣,把真相放到門裏乾淨處,如果狗拴在門邊,就不往門裏放,放在門外,怕狗弄壞,或不放那個。農村人不像城裏人,喜歡串門,相隔兩、三家放也行。

如遇到突發事件也不用怕,因為有師父在幫助,我們只是在修煉(我們所走的路就是在修煉)。比如:一次,同修用摩托帶我去,出門時還是晴空萬里,星星滿天,剛一開始做,就電閃雷鳴,我放一份真相資料,閃電就像有人把燈突然打開一樣,我發正念:你是雷神也得同化大法,不許干擾我救眾生,不許下雨,否則將來也要算你的罪,因當時是農忙,它這樣一打雷,農民都要起來收糧食,我和同修邊發正念邊做。因同修騎著摩托,聲音較大(以後不能騎著摩托車這樣發資料),引來一小伙子,看我們走走停停,便跟上了我們,這時同修騎著車先走了,我像幹活兒幹累了一樣,慢慢的走,邊發正念叫他趕緊回家休息,清除他背後的共產邪靈,不許舊勢力迫害他。他跟著我走了20多米遠,便轉身走了。我到公路上找到同修,又到另一村去發。發完真相資料,雷也不叫了,電也不閃了。在回家的必經之路上停了三輛警車,警察站在路邊,我老遠就看見了,我請師父加持,不許眾生對大法犯罪,不許舊勢力迫害他們。我沒告訴同修,因他開車,我怕他心慌,摩托車加大油門,引起警車的注意,我發出強大的正念,同修正常的開車經過他們身邊,他們在路邊看著我們,我瞅著他們,叫別動,我們平安的回到了家。

我還用紙幣講真相,每個到我這裏來買東西的人,我邊賣東西邊對著他發正念,清理他背後的共產邪靈,在補錢時,我便把真相紙幣補給他,心裏對他說:你得福了,很少有不要的,如遇到不要的,我就問他為甚麼不要,一般說是有字不要,我便拿回來大聲念一遍,我說:這個多著呢!我有時一天要收好幾張,聽說中國有好多三退的等等,又不是假錢,只要是錢,都能用。他就拿上了。我收到真相紙幣時,我也要大聲念出來(一般用錢的人心裏都有點害怕),我說:寫得好,這錢我收。我又把錢拿給其他買東西的人看。

這是我講真相、救眾生的一點修煉經歷。同修叫我寫,我理由一大堆不寫,這畏難的心真得修去,若在以往,我不知道要用多少心才寫的出來。謝謝所有向明慧投稿的同修,謝謝明慧網的同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