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大法弟子朱淑雲所遭受的迫害情況補充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六日】

一、在長春二道分局被迫害情況補充

吉林省長春大法弟子朱淑雲,今年四十七歲,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下午在東盛路亞泰超市對面馬路上行走時,被二道分局惡警強行綁架。惡警把她帶到二道分局後,非法審問:朱淑雲的名字及其住址。朱淑雲回答:你們這是侵犯人權犯法的,為了你們自己的未來,不應綁架我。邪黨的警察根本不聽善言相勸,便窮凶極惡的對她大打出手,拽著她的頭髮,頭按在牆上打她嘴巴子數十個,將她打昏死了過去。

朱淑雲頭髮被拽掉一大綹,嘴都被打壞了,出了很多血,二道分局的牆上、地上、衣服上、臉上都是鮮血。惡警看出血太多,就用白毛巾把她嘴勒住。就這樣,惡警還不肯放手,又開始新一輪的迫害,用手銬把朱淑雲的兩隻胳膊背著銬在一起,把她打趴在地,用大被把頭蒙上,身上放一把電腦椅子把她夾在椅子腿中間,椅子上坐一個惡警,用腳踩著她的腰部。惡警們把她的鞋脫掉,開始瘋狂的毆打,有的打頭、有的用竹板打手、腳、腿的。

朱淑雲感到全身劇痛難忍,呼吸非常困難,惡警見她不動了,便停手了,把被子、椅子拿掉。朱淑雲遍體鱗傷,手、手指甲、腳、腿都被打青紫了,嘴上勒著的白毛巾已被鮮血染紅了。

遭受二道分局一個小時左右的折磨後,邪黨人員又讓八里堡派出所將朱淑雲及另外一名大法弟子劫去繼續迫害,八里堡派出所、孟岩等人見她傷勢很重,將她戴的手銬取下、換上八里堡派出所的手銬,強行推拽到車上。孟岩等人怕曝光,讓司機把車開到門口來,將她等押到八里堡派出所一樓的一個房間。這時天已經黑了,戴著滿身傷痛的朱淑雲,她想到的是告訴警察真相,讓他們不要迫害大法弟子,換來的是又一次的折磨及毒打。

孟岩等人把朱淑雲的嘴用膠帶纏了很多層,手一直都是背著銬著,腳脖用手銬銬住、腿用膠帶纏起來,整個身體被捆好躺在水泥地上兩個多小時。所長冷長學來了,把她手銬打開,讓手下人把捆住她的膠帶打開,又來人給她照像,朱淑雲的臉已被打的面目皆非,拒絕照像,又一次遭到毒打,被打的昏了過去。

五月十日,朱淑雲拉開窗戶向世人揭露迫害,又被惡警捂嘴、掐脖子、拳打腳踢又一次被的打昏過去了。到了下午惡警孟岩、王正茂等人見她不說出姓名就把她抻起來往地上墩,王正茂用力踩她的小肚子。到了十日晚上,所長冷長學讓防暴大隊警察迫害朱淑雲,冷長學說:你想怎麼迫害就怎麼迫害,她還挺年輕的,只要她說出姓名就行,上級給你一大筆錢。就這樣朱淑雲又被三個警察打罵折磨了一夜到天亮。

十一日,朱淑雲又一次拉開窗戶向世人揭露迫害,又被惡警拳打腳踢。朱淑雲對他們沒有恨,九日至十一日在受迫害中一直都在講真相,告訴他們也是受迫害的,讓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天滅中共退出黨團隊保平安 」,有退出黨團隊的,有要學法輪大法的,有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病好了的,有的點點頭,有的說謝謝,有的給家人退出黨團隊保平安的。有的惡警不聽真相,吐了她一臉的唾沫,還打她耳光。還有打她遭報應了,胳膊、腿疼的。

十一日晚,惡警讓朱淑雲在拘留票子上簽字,朱淑雲說我沒有罪,不同意拘留,並把拘留票子撕了。惡警把朱淑雲銬在暖氣管上,冷長學像瘋了一般脫下自己的皮鞋,用皮鞋底打她的嘴巴,用手掐她的脖子,朱淑雲又一 次昏死過去了。

等朱淑雲醒來時,已經幾個小時過去了,她覺的身體動不了,胳膊、腿都抬不起來,傷痕累累的身體,已經不能正常行走。就這樣八里堡派出所強行把朱淑雲送到第三看守所。

二、在黑嘴子勞教所遭受的迫害補充

六月八日朱淑雲被非法勞教一年,送到黑嘴子勞教所二大隊,又遭到任楓,劉蓮英、於波、陳莉等惡警的殘酷迫害。到了第二大隊後,大隊長任楓打朱淑雲三個耳光。強制奴役勞動、強制坐在木板椅子上,朱淑雲腿都控腫了,不讓盤腿,遭到強制性的迫害。

六月十三日大隊長任楓,讓刑犯尹春、吳躍華等用膠帶把朱淑雲的嘴纏很多層,上手銬,抬上死人床將兩隻胳膊反銬在床頭中間六十二個小時,不讓吃飯、不能睡覺,指使刑事犯人吳躍華、尹春瘋狂的打她並掐大腿裏面。

六十二小時後開始給朱淑雲灌食;惡警陳莉警醫,指使用很粗的管子從鼻子插入食道,由於用力太猛鮮血從鼻子裏流出,惡警陳莉還說玩吧,有時把管子插到氣管裏造成肺內感染、肺出血、口吐血塊。警醫陳莉知道後不給及時治療,說灌食就這樣。她的身體始終被捆著,每天強行灌食兩次,鼻子被插管子插腫了,朱淑雲要求任楓、劉蓮英無條件打開捆著她的皮帶和手銬,拔掉管子,惡警讓她保證不煉功、遵守所謂的「所規所紀」才能下床。她不配合這種灌食迫害,她不寫保證,大隊長任楓、劉蓮英、警醫吳立平、還有刑事犯,四人按著她灌食迫害,插入鼻子的管子一週也不拿掉了,鼻子腫的很厲害、頭痛難忍,朱淑雲被死人床上迫害十七天 。

朱淑雲受到無人性的迫害,精神上的摧殘、肉體上的折磨身體受到嚴重傷害,生命垂危,這時才去中日醫院檢查身體說血糖高,就送到公安醫院經檢查是糖尿病、嚴重的心臟病、肺內嚴重感染,全身的血管都找不到了已抽不出血來了,嚴重營養不良,如嚴重貧血,採血化驗都困難。這時她們通知朱淑雲的家人說朱淑雲的身體各項指標都不行了,有生命危險了。在公安醫院住院十七天,住院期間,前四天有陪護,身體不能自理,公安醫院第四天及第七天時催費,勞教所,衛生所,惡警陳莉警醫不但不存費,就在她身體沒恢復的情況下,接回勞教所二大隊繼續迫害,讓朱淑雲在地上躺著,惡警大隊長劉蓮英等不讓家人接見,身體受到嚴重折磨傷害。

十二月二十四日下午,惡警大隊長劉連英讓朱淑雲下樓掃雪。朱淑雲被迫害的身體根本動不了,胳膊、身體無力起來,因為惡警不讓家人接見,又沒有棉衣,不能勞動。劉連英就讓她下樓凍著,不下樓就讓犯人尹春打她,劉連英還不解恨,並動手瘋狂的毒打她,朱淑雲的頭、腿、胸全被打壞,當時便頭暈,抽搐不止,劉連英就用電棍電她的手。劉連英不但行兇打人還罵她媽,不讓家人接見,害怕曝光並扣掉家人帶的水果,把家人存的四百五十元錢強行扣掉,還要求朱淑雲拿一千元錢看病,劉連英自稱因打朱淑雲累的心臟病發作。

與朱淑雲一起被關押迫害的大法弟子聯名為她寫上告信給所長如紀檢查委領導,在舉報信箱投信時發現信箱(勞教所裏的)是假的,沒有開口,被犯人舉報,被惡警楊立秋搶走上告信交給二大隊並給投信者加期,

朱淑雲被黑嘴子勞教所二大隊迫害超出二十多天,二零零八年六月四日才被釋放回家,現在身體非常不好。六月三日二小隊於波管教拿出一張空白單據,態度很生硬讓朱淑雲簽字,說是給其結帳,但是單子上連任何數字都沒有,朱淑雲一看這不是造假嗎?因為朱淑雲四百五十元錢沒有通過本人簽字,她們就把錢扣掉了,朱淑雲不簽字,於波惡警就大罵,大打出手,用拳頭打朱淑雲的胸部。惡警等到六月四日朱淑雲妹妹來接她回家時,威脅及欺騙讓家人代簽了的所謂簽字。

朱淑雲就在共產邪黨的和諧社會裏,受著這樣的慘無人道的迫害,朱淑雲只是被迫害的冰山一角,還有千千萬萬的大法弟子還在邪黨的魔窟裏、在酷刑下失去了生命、在痛苦中煎熬著、這不得不讓世人對這和諧社會產生懷疑及深思。

目前在黑嘴子勞教所二大隊三小隊,管教賈宏岩對大法弟子強制寫思想彙報,谷久梅不配合邪惡,不寫思想彙報,六月一日下午三點左右,賈宏岩值班,用電棍電谷久梅數十下,打她六七個耳光,用電棍打兩肩,用電棍電兩個肩頭,把她外衣脫掉,把電棍伸入上身貼肉直接電,電累了虛脫了,緩一段時間,又接著電,一個多小時的折磨電擊過的地方全都紅腫,谷久梅身上全都疼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