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市近三個月借奧運名義迫害法輪功綜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二日】中共邪黨自二零零一年獲得奧運舉辦權以來,幾次三番借奧運的名義下達嚴厲打壓指令,加劇人權迫害,特別是對法輪功修煉人的迫害。零八年二月十九日,中共邪黨又以「中央政法委員會」名義,下發題為《關於切實維護社會穩定,確保北京奧運會安全的工作意見》的秘密文件,要求在二零零八年三月到九月間,「集中時間、集中人力,組織開展糾紛矛盾排查化解專項活動」,並特別強調「嚴密防範、嚴厲打擊」法輪功。零八年二月末,邪黨吉林省委召開緊急會議,部署鎮壓法輪功的犯罪行動。安全部門負責對當地黨政機關內法輪功學員摸底調查、監控和抓捕;公安國保部門負責對當地已掌握的法輪功學員秘密跟蹤、竊聽、以及二十四小時監控,並隨時實施綁架;公安文化保衛處(科)負責對轄區內大中專院校秘密調查和監控,並落實層層包保責任制;檢察院、法院、監獄等部門全力配合。

一.長春市邪黨各部門相互勾結搞迫害

三月初,長春市區及各縣邪黨相關部門接連召開會議,布置推行對法輪功和大法弟子的迫害。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與全省各市公安局派出所相互勾結,提供省內所有曾被其非法勞教迫害過的法輪功學員的詳細情況,尤其是所謂的「重點」,再由各派出所根據材料掌握的情況,去逐個排查、騷擾和綁架法輪功學員。各派出所警察全部召集到崗,分片包幹,按他們掌握的黑名單逐個排查轄區內的大法弟子,搬了家的找到工作單位,沒有單位的找親屬,都找不到的就以辦理社保等名義誘騙大法弟子或其親屬到社區,絞盡腦汁要見到大法弟子,採取威逼、恐嚇、偽善、欺騙等手段,強迫法輪功學員按手印、照像、簽字、寫保證等等,對他們認為不放心的大法弟子,隨意進行綁架迫害。各派出所還招募相當數量四、五十歲的閒散人員充當治安巡邏員,穿著幾年前就已經淘汰下來的綠色公安制服,倆人或三人一組,手持電棍,每天在街道巡邏,市區內每隔百米左右就是一夥,神情緊張的注視著過往行人。

長春市公安局還成立了所謂保衛北京奧運的「背景辦」,對進京參加奧運會的教練員、運動員、志願者、政府官員以及觀看比賽的觀眾進行嚴格的「背景」審查,重點是法輪功學員及其親屬。組成該「背景辦」的警察是從市公安局治安支隊和國保支隊抽調上來的,治安支隊負責審查,提供信息,國保支隊負責提供已掌握的法輪功學員名單及其社會關係,秘密監控重點審查對像,取消法輪功學員或其親屬參加或觀看北京奧運會的資格,將其本人或其親屬列入重點監控對像,或被隨時抓捕,已經購買比賽、開閉幕式入場券(票)的,一律沒收。

四月,長春市公安局散布謠言說:「四月二十五日長春大法弟子要集體到省委上訪,有甚麼大行動」,並以此為藉口,欺騙下層幹警,向各分局、派出所布置大面積綁架大法弟子的任務。

二.歐亞科技城非法綁架事件

四月二十二日上午,大法弟子趙秀英在歐亞科技城被長春市公安局便衣警察非法綁架。四月二十二日晚,在歐亞科技城做維修打印機工作的法輪功學員閻麗傑和岳新穎、某公司會計白玉萍、退休職工高淑余、超市員工陸大新、陸愛榮姐妹分別在各自家中被非法綁架並抄家,參與非法綁架和抄家的有南關區曙光路派出所、衛星路派出所和綠園區某派出所。一個月後,除高淑余外,幾人均被送到黑嘴子勞教所非法關押迫害。高淑余仍被非法關押在長春第三看守所。

四月二十三日,長春市公安局、安全局指使長春市曙光路派出所、南關區分局國保中隊李軍等帶人非法綁架了在長春市歐亞科技城及長江路科技城上班的大法弟子李勁松、陳敬雨、王兆輝等十二人。隨後的幾天裏,他們在兩處科技城攤位和其它出售電腦配件、打印耗材的場所,如光復路等地大量布置便衣看守。

四月二十六日,蹲坑便衣非法綁架了到歐亞科技城維修機器的大法弟子王東彪,並到其住處非法抄家。第二天,又有姓楊五十多歲,和姓樸四十多歲的兩位女法輪功學員到歐亞科技城維修打印機被綁架到曙光路派出所。

據了解,此次非法綁架是早有預謀,布置好了的。實施非法綁架的警察毫不隱諱的說:「已經跟蹤了好多天了」。據明慧網公布的消息,科技城非法綁架事件中有二十多名長春大法弟子被中共惡警非法綁架,多數被非法勞教並勒索錢財。

三.《長春晚報》栽贓陷害法輪功學員

就在歐亞科技城非法綁架事件的同一天──四月二十三日,《新文化報》刊登了一篇文章,把肖榮死亡案栽贓到法輪功學員身上,藉以煽動不明真相的世人對法輪功的仇恨,為「嚴厲打擊」法輪功製造藉口。隨後,《長春晚報》又以署名「常婉」的文章再次以同一事件栽贓陷害法輪功,為迫害找理由,進一步矇蔽不明真相的人。《長春晚報》的這篇文章被全國其它地區的許多報紙轉載,在被邪黨洗了腦的人群中散布著毒素,影響非常惡劣。

肖榮死亡案發生於四月七日,九日法醫解剖鑑定遺體,十日已將遺體火化。案件疑點重重,尚未經法院及相關部門調查審理,就在新聞媒體上大肆渲染,是極其不負責任的,既干擾法律公正,也違反了新聞報導尊重事實、合乎人道的基本準則。但是,在邪黨統治制度下,新聞就是邪黨的喉舌,邪黨讓說甚麼就說甚麼,邪黨讓甚麼時候說就甚麼時候說,邪黨的意願成了一切的準則。按照邪黨的邪惡邏輯,在這個時候要打擊法輪功,就需要有這麼一篇東西,於是就出來了這麼一篇東西,至於事實、法律、人道,那從來都不是邪黨要考慮的問題。

四.長春各派出所非法綁架大法弟子

三月份以來,特別是歐亞科技城非法綁架事件前後,在明慧網曝光的長春市其它派出所非法綁架大法弟子的事件還有:

三月五日,楊家崴子派出所惡警綁架了大法弟子宋豔傑,並非法抄家。

三月八日,東大橋派出所惡警綁架了在東大橋附近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楊淑慧(七十多歲),並被非法關押在長春葦子溝看守所。

三月十二日,東風派出所綁架了在公交車上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王燕。

三月十六日,和順派出所多名警察綁架了在洗浴中心工作、曾給顧客播放大法真相光碟的法輪功學員邵振坤。

三月十七日,經濟技術開發區玉潭鎮豐產村治保主任夥同二道區英俊派出所惡警綁架了法輪功學員李國臣,非法審訊、逼供,毆打一夜之久,李國臣臉部、全身都被打的青一塊,紫一塊,牙齒被打掉半顆,並將李國臣非法關入長春葦子溝拘留所。

四月二日,長春市雙陽區齊家鄉李家四社法輪功學員王振堂被綁架到雙陽區拘留所,後被非法勞教一年。

四月六日,南廣場派出所惡警綁架了貼真相資料的法輪功學員鄭麗娟,後被劫持到黑嘴子勞教所。

四月二十二日,朝陽區義和路派出所綁架了姓陸和姓蔣的兩名女法輪功學員,年齡均在六十歲左右。在此前後,義和路派出所還綁架了另一名法輪功學員樊民祥。

四月二十四日,寬城區西三條派出所惡警在沒有任何理由的情況下強行抄家並綁架了大法弟子安豐香。

四月二十六日,二道分局與楊家店派出所綁架了法輪功學員陳連東及其妻子劉月娥和女兒,並非法抄家。

五月六日,法輪功學員衛娟在長春市扶貧市場被派出所綁架。

五月六日,四名惡警闖入長春法輪功學員張欣家中將她綁架,掠走筆記本電腦一部,打印機一台,並非法勞教張欣一年。

五月九日,一汽經開分局安慶派出所非法綁架了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孟慶林,並把他非法關押在長春葦子溝勞教所。

五月二十五日,興隆山派出所在永威膠帶廠綁架一位七十多歲的老人(法輪功學員),次日,其女兒、法輪功學員於鳳芹在家中被非法綁架。

五月三十日左右,綠園區法輪功學員古喜榮在家中被綁架,惡警非法搜走一台電腦及一台打印機。

六月十日,綠園區公安分局綁架了僑居小區法輪功學員呂會春,並抄走家裏的電腦、打印機等。

據不完全統計,三月份至今(六月十八日),已有四十多名長春大法弟子被邪黨惡警非法綁架迫害。大部份法輪功學員及其家屬受到居住地派出所警察、社區工作人員的電話或上門騷擾,有些法輪功學員所在單位領導、同事也受到上述人員的電話或上門騷擾,嚴重干擾了法輪功學員及其家屬、同事的生活和工作,在社會上引起人們的普遍反感和抵制。

五.邪黨法院秘密非法重判十名大法弟子

長春市邪黨法院還假借法律名義,對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被非法綁架的十名大法弟子分兩批非法重判。

四月二十九日,長春市邪黨南關區法院秘密非法開庭,大法弟子王福霞、石國良被非法判九年,高維喜、楊德芳被非法判七年。四名大法弟子沒有在非法判決書上簽字,高維喜已向長春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申訴,要求撤銷南關區法院對他的非法判決。他們現在被非法關押在長春市第三看守所。邪黨人員命令南關區法院所有人員都要參加這次所謂的「公審」,卻不把開庭的時間通知有關法輪功學員的家屬。

四月三十日凌晨,長春市邪黨綠園區法院非法審判的六名大法弟子是:馬秀榮(女)、趙海波(女)、楊有蘭(女)、李靜(女)、曹琴(女,年近七十歲)、鄭東輝(男),也沒有通知相關大法弟子家屬。其中馬秀榮、趙海波、楊有蘭、李靜四人在四月三十日前就被綁架在公安醫院,現仍在那裏。曹琴一直被關押在長春市第三看守所。鄭東輝也曾被綁架在公安醫院。每當有警察、檢察院或法院的人來公安醫院時,鄭東輝都會大喊「法輪大法好!」

中共邪黨綁架這些大法弟子的原因是他們在一起開「法會」,也就是大家在一起談談修煉法輪功的心得體會。這種聚會對任何人都沒有傷害,九九年七二零以來卻一直被中共邪黨所仇視、害怕。這些大法弟子在常人中都有各自的工作、家庭,有的是全國知名的體育教練,是優秀工作者和善良的家庭成員,修煉法輪大法使他們身體健康、道德昇華、工作卓有成效、家庭和諧美滿,難道這也能成為使他們身陷牢籠的理由嗎?究竟是誰在破壞法律、破壞社會秩序?

這些大法弟子在被非法綁架之前都身體健康,被非法關押一年後,卻都不同程度表現出了身體被嚴重摧殘的情況,有的一直被非法關押在公安醫院。家屬和親友非常關心他們在被非法關押期間遭受的迫害,可是,邪黨看守所、公安局等部門一直在迴避、掩蓋這個話題。但是,蓋不住的事實是:在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被非法綁架的幾十位大法弟子中,退休工人王玉環被迫害致死;馮立平被毆打致骨折;陳彤被野蠻灌食而住院。

六.行惡者的真實面目與惡報

零八年初,明慧網先後報導了長春市公安局惡警官員相繼遭惡報的消息。先是長春市公安局原機關黨委副書記,五十九歲的郭向東得暴病死亡;市公安局原110指揮中心科長,三十五歲的湯建超酒後駕車撞死人後逃逸,被判刑;市公安局三處處長付德武(原綠園區公安分局局長,曾積極參與迫害大法弟子)遭惡報被檢察機關逮捕,檢察官僅在其辦公室內收繳贓款達一千四百餘萬元人民幣及部份美元,同時又有多名惡警涉嫌徇私枉法罪和賄賂罪被吉林省遼源市檢察院(吉林省紀檢委指定)逮捕,他們是:南關區公安分局新春派出所所長張大鵬(男,四十多歲,曾綁架多名法輪功學員);南關區公安分局刑警大隊刑警衛華(男,三十多歲);綠園區公安分局綠園派出所所長曲桂林(男,四十多歲,曾綁架多名法輪功學員);綠園區公安分局戶籍科科長張椿華(女,四十多歲,付德武情婦);等等。

另外,長春綠園區迫害法輪功的政法委副書記楊順田,男,五十四歲,品行惡劣,包二奶並生一個四歲小男孩,被同事舉報到長春市紀檢委,現已被撤職。楊順田緊緊追隨江澤民,經常到區屬各單位、學校、街道、鄉鎮、村屯部署迫害行動,並與區公安局、檢察院、法院相勾結,綁架、非法勞教和判刑法輪功學員,致死致殘上百人。

付德武平日吃喝嫖賭,行賄受賄,縱容其姪子參與黑社會開賭場,放高利貸,非法拘禁、殺人等,其弟付德義任二道區公安分局東站派出所教導員期間,曾因工作時間喝酒,被公安部督察組查獲,應該開除公安隊伍,但都被付德武花錢擺平,還升任八里堡派出所所長。付德武被逮捕後,供認其向原長春市副市長兼公安局長田中林行賄二百萬元,買來分局局長的位子。

田中林現已被吉林省紀委和遼源市檢察院「雙規」。從九九年到零四年其在任期間,可以說是壞事做絕(明慧網曾多次曝光其惡行),而且報應連連。先是他的兩個弟弟和一個姪子被汽車撞死,接著他老婆患鼻咽癌,生不如死,然後是他父母在不到一年內相繼去世,隨後他妹妹田英(四十歲左右,現任長春市公安局國保支隊「六一零」中隊長,參與迫害法輪功)多次開車肇事,造成頸椎等處骨折。田中林曾在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四年間被吉林省紀委和中紀委兩次「雙規」,由於中共邪黨吉林省委書記王雲坤力保沒被法辦,後調離長春市公安局到吉林省政法委任一虛職副書記至今,因多病從不上班。

原中共長春市委書記米鳳君,回族,六十七歲左右(因其利用職權,至少三次改小歲數四、五歲),外號小米子,長春市有名的色鬼。歷任長春市市長,長春市委書記(省委常委),現任吉林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九九年七二零以來,在其任長春市委書記期間,追隨邪惡頭子江××,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犯下了滔天罪行,其惡行在明慧網多次被曝光。在其任省、市領導期間,因貪污腐化、行賄受賄、生活淫亂、廉價出賣國有土地和企業等違法問題,曾經三次被中紀委「雙規」,但都被原邪黨吉林省委書記王雲坤、省長洪虎和原國務院秘書長王忠禹(原吉林省委書記)等邪黨腐敗頭頭保了下來。

據知情者透露:米這次被抓,涉嫌兩起大案,一是其任長春市市長時,長春市「引淞工程」從亞洲銀行貸款一百多個億(人民幣),而用於工程上資金數目嚴重不足,有很大一部份資金被其貪污、吃回扣、以及揮霍掉了。現在該工程仍未完工,屬於「豆腐渣」工程;另一案件是他在長春市搞了一個形像工程─浩月集團(牛肉),實際上是他與其把兄弟叢連彪(浩月集團總經理,回族)利用虛假立項,違法註冊,騙取政府優惠政策,成立的一個騙子公司。米利用職務之便,使浩月集團從長春市各大國有銀行貸款數十個億人民幣,而今成為呆帳和死帳,米從中獲得了大量的金錢,現無法統計。

米鳳君把攫取的這些不義之財用於兩方面:一是為了保住自己的官職不丟和違法不被查處,不停地向邪黨中央和省裏的領導行賄;一是大肆淫亂揮霍。為了抓捕米鳳君,中紀委和吉林省反貪局的聯合辦案人員利用其好色的特點採取了技術偵察手段,監控定位手機,在長春市吉隆坡大酒店一包房內,將其和兩名賣淫女當場抓獲,更為噁心的是三人都一絲不掛。辦案人員找該酒店經理取證時,經理提供,米鳳君和這裏的一百多名妓女有染,而且是這裏的常客。

另外,長春市原市長、市人大主任李述,六十七歲左右(因多次利用職權改小年齡,實際年齡無法確定),因涉嫌米鳳君案,也被中紀委和吉林省檢察院抓捕。九九年七二零以後,李述時任市長(二零零五年任市人大主任),米鳳君時任市委書記,兩邪惡之徒沆瀣一氣,緊緊追隨惡首江澤民,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犯下了滔天大罪。

繼米鳳君、李述被中紀委和檢察機關批准抓捕之後,吉林省副省長楊慶才因涉嫌吉林省糧食系統腐敗大案被「雙規」,而且很快會被逮捕。楊慶才,五十八歲左右,吉林省副省長,其惡行前曾多次被曝光。他原本不負責迫害法輪功,但是他幹起壞事來卻令人髮指。九九年七二零以來,一直任副省長的他,緊隨惡首江××,極端仇視法輪功,他頻頻到遼源、白城、四平、吉林市等地發號施令,侮辱和攻擊「法輪大法」,並多次命令全省各地邪黨官員毆打、辱罵和強行轉化法輪功學員。

上述這些人,特別是省市一級高官,白天在大會上大講特講「廉潔奉公」,晚上就去「貪污受賄,聲色犬馬」。在媒體上表現的、公眾所能看到的只是一個冠冕堂皇的假相,這些「人民公僕」們無一不是在貪污受賄的同時,還反覆在各種各樣的報告中要求大家「廉潔從政,加大反腐敗力度」。今天中國的道德水平敗壞到何種地步,人們有目共睹。

從上述事實來看,中共邪黨內部官員的道德敗壞已經不是個別案例。這也不只是長春一個地方的問題,已經成為全國普遍現象。如果有哪個人在中共邪黨中真正正直廉潔,那才真是特殊,因為整個邪黨的性質不容許這樣的「個別」現象存在。共產邪黨領袖們教導大眾常說甚麼「共產主義道德品質」,「為人民服務」,差不多都是鬼話。馬克思婚外生子、列寧嫖妓染梅毒、斯大林霸佔歌星被控訴、毛澤東縱情聲色、江澤民淫亂、羅馬尼亞黨魁齊奧賽斯庫全家雞犬升天、北朝鮮吃人魔王金日成子孫日費萬金……共產黨頭目們的言行不一、表裏相反,從祖師爺馬克思就已開始。想一想吧,百姓每天被這樣的「領導」領導著,辛苦勞動創造的財富被這些人肆意揮霍著,還要被這些人矇蔽、欺騙著,甚至還要為其歌功頌德,這個社會正常嗎?可不可怕?多行不義必自斃,人不治天要治。所以跟從邪黨的人道德淪喪,仇視、害怕「真善忍」,被惡黨利用來殘酷迫害大法弟子,到最後遭惡報,這一點倒是正常的。

二零零七年末,在大陸媒體舉辦的特色城市評選中,長春市被評為「最有人情味兒的城市」。可是,被矇蔽的善良的人們不知道,「人情味兒」的背後卻掩藏著濃重的腐臭味兒和血腥味兒。長春市邪黨官員的腐敗糜爛已經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同時,邪黨對法輪功的迫害也到了天理難容的程度。大法弟子的正義善良與邪黨惡人的邪惡殘暴形成了鮮明的對照,從大法弟子身上,人們看到了未來的希望。天滅中共,已成為順應天意的歷史的必然。被中共邪黨殘酷迫害甚至虐殺的善良無辜的大法弟子們,正是為了世人的未來,為了世人在天滅中共的關頭救人一命,才義無反顧的、無所畏懼的、無私的講著真相,告訴人、包括迫害自己的警察退出邪黨,停止做惡,珍惜自己的生命,不要做中共邪黨的陪葬。

世人啊,可貴的長春同胞們,擦亮你的眼睛,看看真相吧,聽聽大法弟子給你講的真相吧,在難以預料的天災面前,在邪黨製造的人禍面前,明白真相就是你得救的希望!我們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就是為了你能夠得救!目前,已有三千八百多萬人退出了中共邪黨(團)組織,為了你自己,為了你的未來,趕快擺脫中共邪黨的魔爪吧!

被邪黨利用的行惡者們,你們也一定看到了大法弟子和常人的區別,即便是面對殘酷的迫害,我們也沒有絲毫怨恨。但是,這不等於默認邪黨的罪惡,也不是我們懦弱無能。善惡有報是天理,神目如電,神記錄著你們的每一次惡行,也決不會放過任何一個行惡者。那麼你想一想,你不是在自己往絕路上走嗎?真的到了天滅中共那一刻,誰還會替你說話呢?你一意孤行為中共邪黨賣命,邪黨滅亡之時,誰又能救得了你呢?你想一想,拿你的性命作賭注,值得嗎?你到底為了甚麼給它賣命呢?為了你的將來,為了你自己和你的家人,我們在此奉勸你趕快懸崖勒馬,退出中共邪黨、團、隊,彌補自己的過錯,做一個正義的國家警察。人的生命最可貴,我們希望每一個生命都有未來,希望每一個生命都珍惜自己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