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師父就在我們身邊(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三日】(接上文)

對法負責,對同修負責,修好自己,同化大法

記的那時我還沒有退休,做資料,一般都是晚上(七-十二點)製作的,有一A同修需要資料(一個煉功點),先一天給我打了招呼說要多少資料,我們在當晚就印好了,叫我的親戚幫我切好(那時是手工切的,切的很辛苦,在這兩年內親戚幫了很多忙,後來他們也走上了修煉之路)。第二天趕製到晚上九點鐘,A同修就來拿了,正在這時甲同修也來了,她說:「剛接到外地同修的電話說要資料,人已經到本地了,明天清早走,這個時候不得不將給A同修的資料拿去給外地同修。A同修來了就說,她先定好的,質問我:你為甚麼不講原則,應該有個先來後到,說我對甲同修好點,對我發脾氣,我聽了也沒說甚麼,就說今天晚上給你做,明天來拿,A同修說:「我們已準備好了到外地去發的」,我就說:「請你諒解,我現在就去做」,她氣沖沖的走了。其實那時我趕製資料連飯都顧不上吃,得來的卻是同修的指責和埋怨,我只是這麼想,但我沒有甚麼怨氣。後來聽甲同修說:A同修回去哭了一場,她回去和那幾個準備好了出去發資料的同修一說,那些同修一聽就說她「太不應該了」,說的她哭起來了。A同修自己也覺的對不起我,說沒修好,覺的慚愧(這一組同修發放資料多、面積廣,做了大量工作,救度了眾多世人,體現出了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神聖責任感)。我聽了甲同修說的話後說:「請轉告她,不要緊,她也是為了救度更多的眾生,向眾生發真相,不是為私的,我不怪她,請她不要記在心上。」

還說一說我們夫妻二人修煉的一次小事,也是外地同修需要資料。外地同修來一次不容易就準備了多種資料,我們以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發揮我們最大的能力,趕製這批資料,我本人性格很性急,丈夫是一個慢性子的人,在做的過程中,我告訴他要快點,做了這些資料還要做其它的資料,做起來本來就辛苦夠累的,還要快的,他就帶氣說:「蛤蟆跳三蹦還要歇一口氣」,我需要休息(那時他在單位裏負責也比較忙),我說我天天這樣做沒叫累,你叫甚麼累。你還是個大法弟子嗎?他沒吱聲也沒說甚麼,我們接著把事一起做完。第二天兩人照常上班,那時資料點的工作特別繁多,沒休息是很正常的現象。

丈夫除了幫助一起做資料外,他每天還要承擔著資料的送出,我們送資料的方式與《由七年的資料點生活談我的修煉心路歷程》中同修資料點的方式不同,送幾個固定的地方由協調人調配。根據情況而定,固定的地方有時也有變動,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幾年來默默無聞的這樣做著,包括安全要做到也是不容易的一件事。

有一個地方,同修為了方便,被不明真相的人看見了,還繼續要在這個地方拿,被六一零、派出所抄了,當時,資料只有一點點,邪惡大做文章,蹲坑好久,本地知道的同修急壞了,另一位協調人也急壞了,其實,師父神奇的給了我們另外的安排,避開了邪警的蹲坑,如果不是師父神奇的給了我們另外的安排,當晚就會出事,等我們回來以後,及時聽到了通知才知道此事。這也是一次重大教訓,同時也提醒我們向內找,我們靜下心來,找自己的不足,在哪些方面沒有做好,以後做好。通過集體學法,整點發正念,清除了當地邪惡的干擾,恢復了資料的供應。

那一次給我們的教訓夠深刻了,但我們沒有怕,從沒有往壞處想,憑著自己的正念,只有往前攀,沒有後退這個字。我們是做著救度眾生這一偉大而神聖的一件事,記的我們資料點一建立不久,來自各方面的壓力,特別家裏的親人們,擔心我們,那時,時不時周圍的同修被抓,資料點被破壞,雙方老人不准我們做,擔心我們的安全問題,聽別人說修法輪功的抓到了就會被打個半死,還要罰款,開除工作,一切都完了。親人們還說我們,說「身在福中不知福,地位、工作、錢都有,你們還要甚麼,人活在世上不就是圖這個嗎?不為自己著想,也要為父母親著想。」我們聽了這話之後,只有慢慢的一邊向她們講真相,把大法的美好慢慢輸送給她們,告訴她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要朝好的方向想,我們就會安全。

我的母親今年七十八歲了,原來體弱多病,二次生命出現危險,得到師父的救度。一次是,一天母親在家看電視,突然發病休克,不省人事,弟弟急著做搶救措施,點人中穴,不見醒來。我弟弟試著大聲喊:「師父救我母親」(弟弟學大法不久)。

母親慢慢的嗯了一聲,醒來了,沒事。還有一次,也是在家裏,不知怎的,摔了一跤,摔的夠狠,當時不能動,又沒有家人在家,她自己想,這一下完了,母親突然想起我告訴她的話,隨口念出「法輪大法好、師父救我。」一下子自己就站起來了,看看自己摔著沒有,左看看,右看看,沒事。後來她到我家來跟我講,我聽了真高興,要她記住我告訴她的話,並把師父救你告訴親人們,相信大法,就會平安。我的公公、婆婆也得到師父的佛恩,身體健康,公公後來學大法了。親人們都辦了三退。資料點得到親人們的支持。

還有來自本地邪黨的干擾,一到「所謂的敏感日」就要求公司管好法輪功學員,公司的領導都知道我煉法輪功,因我一直以來,在我的辦公室看大法書,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後,只要有空就看書。七二零迫害以來,有機會的時候,我就把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告訴經常接觸的人,跟公司的老總講過幾次。有一次一天下午,公司開會,副總以上及有關部門的相關人員會議,我參加了,我想我要利用這次機會向他們講真相,做好準備,我提前到了會議室發正念,清場地,他們陸陸續續都來了,在老總還沒有正式開會之前,我開口了,向他們講真相,講到自焚的疑點時,有些領導就問,我一一作了解釋。自焚是江氏集團栽贓陷害法輪功的,是挑起群眾鬥群眾,使老百姓仇恨法輪功的一種騙局。有一位副總聽了以後說,你敢在這裏宣傳,我打電話叫公安局的人來抓你,我說:「我行得正,坐得正,沒做壞事,誰也抓不了我。」這時老總發話了,說開會了,其實,老總聽過我給他講的真相,他保護我。把話題叉開了。在酒店吃晚餐的時候,我接著講真相,把大法美好告訴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你們就會健康平安。他們都說記著,記著。那位原來說要打電話的副總看老總沒說甚麼他也沒說甚麼了,也跟著說記住。以後,所謂的敏感日,公司辦公室的負責人只是來向我說一聲,要我注意,法輪功好,就在家裏學,家裏煉,莫去北京去上訪。我回敬一聲:謝謝!

與協調人及相關人員做到以大法為重

我們聯繫方式是單線聯繫,一直以來都是用公用電話聯繫,有甚麼重要事情與乙同修碰碰面,把事情協調清楚就可以了,間接的協調人由乙同修協調好。乙同修年輕,思想單純,為搞好協調工作盡了修煉人應盡的職責,做出了協調人的表率。後來由於各方面原因,協調人雖然換了好幾個,他們都是盡職盡責,目前很好。我們做到以法為師,該知道的就讓知道,不該知道的就不說,隨其自然。協調人雖換了多次,哪一段時間做的,就被哪段時間截止,不與下一個協調人談起,誰也不知道誰是哪一個時期的協調人,其他同修也不知道誰是協調人,有時下面的協調人與協調人之間的意見不一致時,協調人與協調人修口問題,通過乙同修收上來的反饋意見,我們及時就提醒大家多學法,正念要足,把明慧網上有關同修類似的切磋文章打印出來發下去給他們學習,互相切磋,共同提高,同時我們也對協調人乙同修收上來的建議和意見,一一作了回覆,這就形成了一個溝通渠道,達到了能及時把問題解決這樣一個目地,始終堅持按資料點的原則去做,穩健的走過來了。

比如二零零三年甲同修與A同修,有段時間有點不協調,兩人還搞起了矛盾來,而且兩人還吵了一架,說些不好聽的話,揭對方的短。她們都與我要好,我對她們說:我們都是修煉人,應以大法為重,為了一點小事就鬧矛盾,大法的工作就做不好。當我指出雙方不對的地方時,她們都認識到了自己的行為不對,雙方都向對方說對不起,請諒解。經我和雙方交流切磋,她們倆人又和好如初了。

還有一位值的我尊敬的年紀比較大的同修,盡自己能力並帶動家人協助資料點工作,在我們忙的不可開交的一段時間裏,這位同修與丈夫(未修煉法輪功)雖然從未與我見過面,通過乙同修的協調,協助我們一段時間,進了大量耗材,幫了我們一個大忙,我從內心感謝她及她的家人。

整體配合正念正行不忘恩師的教導

每天吃早飯前的第一件事,就是給師父敬香。先洗漱、梳好頭,整理好衣服後,再在師父的法像前念「師尊好」,做三個揖。雖然是個形式,但我們認為是信師信法和對師父的慈悲救度之恩感謝的一種表達方式。每天堅持全球四個整點發正念,從未間斷過,有時本地的幾個整點發正念,我們都無條件參加,只要有時間整點到了,我們基本上發正念不錯過,上街買菜,購物都帶著正念走,走到哪,發到哪,而且真相紙幣用到哪。只要是我經過的地方,如果邪黨的誣蔑法輪功的橫幅標語,在廣告上的江魔頭照片,正念一起,邪黨橫幅標語就會被風刮斷,在正街廣告牌上的江魔頭的照片就會換掉,用其它的廣告牌代替。單位的宣傳欄,有大篇幅江魔頭的三個代表及照片,我心生正念,立即鏟除江魔頭,讓其邪照隱去或掉下去,正念一發,沒幾天,發現江魔頭的照片圖片從上面掉到宣傳欄的下方,頭倒著在反面,正面看不見了。後來宣傳欄裏更換了內容,刪除了三個代表。還有在上班的路上,是七二零來了,有一條污衊大法的橫幅,扯在公園的大門口的欄杆上,我一見就發正念,下午上班的時候就沒有了,以後也沒有掛了。

我們在做資料項目的過程中,都是師父的點悟或突然想起,好多項目我們從來就沒有接觸過,開始還有一些項目明慧網上沒介紹的,書本沒有的,只要我們想做,就會成功,就會做得好。有些技術方面的,兒子發到明慧網還被採納過。特別設備技術、維修問題很神奇。

維修技術問題廠家一般說明書中沒有告知,廠家直接有維修的專業技術人員,因資料點保密的情況下,不方便要廠家的技術人員來維修,丈夫和兒子包攬技術指導和維修問題,都是在相關的網站上尋找答案。如數碼一體機、複印機、速印機、激光打印機、彩色噴墨打印機等一系列維修問題,都是自己解決的。特別後來,小資料點的遍地開花,逐漸的多起來了,處理一些操作技術上的問題、維修問題,都需要我們的技術指導。只要同修說一聲,我們盡全力支持幫助他們。有時送來一台新的設備,我們也沒接觸過,查資料,攻克難關,修好後並把修理全過程按圖標用文字說明打印給他們,第二次出現同樣的情況,就可以按我們給的圖標文字說明操作就行了。

我們時時刻刻記住師父的話,我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大法是萬能的,我們是為救度眾生,做著偉大而又神聖的事,只要我們用心去做,師父賦予我們的神通就會在我們身邊顯現,問題就會迎刃而解。我們細細想來,都是師父一路在幫助我們突破一個個難關。我體會到,只要是真修大法的,師父甚麼事都可幫著弟子做。只要正念足,信師信法,師父時刻都在我們身邊,呵護著弟子。

我們在慈悲偉大的恩師的呵護下,認真做好「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使資料點能安全健康平穩的一路走過來。我們從內心感謝師父,不知用甚麼言語來表達,唯有用我們的實際行動來報答師恩。今借明慧一角,謝謝師父!同時感謝明慧網同修給我們交流切磋的一個平台,並感謝對資料點給予大力支持,關心的同修們,道一聲謝謝!

如有不正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