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感受大法的神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六月九日】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二日,我的外甥查出了「肝硬化」,家屬急的不知所措,想去北京治療。我得知消息後很快的閃過一念:他只有一條路──修煉法輪大法

十三日晚,我去他家跟他說:「誰也救不了你,只有我們師父才能救你,你只有一條路──修煉法輪大法。」我曾給過他一本《轉法輪》,他也看過。大法在我的身上的神奇他也很清楚,我嚴重的心臟病徹底好了。99年迫害之前他還隨身攜帶。他是一位小車司機,有一次在高速路上小車前輪爆胎,小車在原地打轉,停住了。他逢人便說「是李老師救了全車的人」。99年之後,由於害怕不敢帶書了,這次我跟他一說,激起了他的悟性,他馬上說:「我信,煉!」立即拿出了久違的《轉法輪》。說煉就煉,我當下教了他第一套功法,他煉得很認真,都學會了。

第二天(十四日)上午,他妻子來電話特別不高興,嗓門也高了起來說:「昨天晚上他拉了好幾次,我們去輸液,把他的肚子好好的治一治,一下治好。」我知道是在清理身體。我跟她說:「沒事。」他家還是很生氣,說了一些不高興的話。師父告訴我遇事向內找。我想我錯在哪裏呢?想啊想,找啊找;我突然明白了,我讓他煉功的基點錯了,當時只想通過煉功讓他的病好。這不是有求嗎?這不是對師父的不敬嗎?這不是把大法當兒戲了嗎?我錯了。我們大法弟子是遵師父之命去救度這一方眾生,「神在世 證實法」(《洪吟二》)。他的身體好了,又有多少人得救啊,基點正了,我輕鬆了。

十五日,我約他到我家來。他一進門,我心「咯登」一下;他的臉色非常難看,又黃又黑又瘦,眼圈黑又暗,還有點喘(我家住二樓)。師父提醒我,這是假相,是讓我看的,我不承認你。師父說:「師父是不承認它們的。你們也不承認它,堂堂正正的做好,否定它,正念足一些。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它們就不敢幹,就都能解決。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說而是行為上要做到,師父一定為你做主。」(《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我定了定心,歸正了自己的心態。隨後我信心十足的給他放師父的教功錄像,看「新唐人電視台的新年晚會」、「新年話真相」光盤。一會兒,他說:「我舒服多了,能咳出痰了。」飯後他吐了好多水一樣的東西,水上有許多紫色,幹片狀漂浮物,拉的也是清水一樣的東西。

十六日他精神特好,吃飯也香了,高興的還唱上幾句。不到4天的時間過去的病狀一掃而光,誰見到他都說臉色有光了,連給他看病的大夫都說氣色好了,你好的真快。大法的神奇又一次展現給你、我、他、以及眾生。他的所有的親戚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我跟他說:「只要你信師,信法,保證你沒事」,這是我發自內心深處的呼喚!師父說:「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當下幾個人要跟我學煉法輪功煉功。

十七日煉功半小時「抱輪」他紋絲不動,煉完功他說:「有時思想一想別的,我就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晚上,我們學了師父的《病業》這篇經文。我囑咐他,師父叫我們好好學法,一定要學法,切記,切記。師父說:「無論新老學員,一定不要因為忙而忽視了學法。學法不要走形式,要集中念頭去學,要真正自己在學。」(《致澳洲法會》)

寫心得體會的過程,也是在排除干擾的過程,是堅信師父,堅信法的過程,是心靈淨化的過程,是提高心性的過程,是證實法的過程,是理解同修的過程,與同修分享的過程。這是我所在層次的心靈感悟,不妥之處,懇請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給我的啟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