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師父就在我們身邊(上)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二日】讀了《由七年的資料點生活談我的修煉心路歷程》以下(簡稱《由》),給我身心觸動、鼓勵很大。同修在百忙之中,用了八個月的時間寫出自己幾年來在資料點的實修經歷,喚起了我堅持寫完我八年來資料點的修煉經歷。在寫完這篇文章之前,我因曾經寫過,我用了幾個月的時間寫了刪,刪了寫,覺的同修都把我要寫的都寫出來了,不必重複。在同修這篇文章的鼓勵下,我又寫了起來,寫出這些來意在與同修互相切磋提高,共同精進。

我們一家三口是九七年底有緣走上修煉之路的,一家沐浴著師父的浩蕩佛恩,也是我們一家的福份吧。

我與《由》文同修修煉心路歷程有相似之處,大資料點就是一個「忙」字,有理解的,也有不理解的。我們這裏的同修,有接觸的有沒有接觸的,同修對資料點都很關心。但是我們與《由》文同修不同的是,我們是一個家庭大型資料點,環境好,沒有外來干擾,而且自己經濟上比較寬裕,生活相對來講比起《由》文同修資料點的同修好得多,而我們對菜要求很簡單,一般是星期六買一週的菜,放在冰箱裏,八年來一直是這樣的。逢年過節基本上要做資料,特別過年這段時間就得加班,準備來年正月同修要的真相資料。我們也隨正月拜訪雙方大人、親戚之際,向他們講真相,使他們退了黨團隊組織。

資料點的建立和運作

我們九八年在煉功點上認識了一位受人尊敬而且年齡比較大的輔導員甲同修。在甲同修的倡導下,我們於二零零一年六月一日建立了資料點。

九九年「七﹒二零」迫害開始,師父的新經文是她送給我們的,後來的真相資料和不乾膠也是她拿給我們散發和粘貼的。

記得印象最深的是二零零零年的六月份的一個星期日下午,她帶我與我兒子三人一起搭車到離家二十多里路的一條公路上沿路寫大法標語,等天一黑我們就開始一路寫,一路往回返,一直寫到沒有油漆了,離家還有幾里路,準備往回趕時,警車從我們身邊穿過,走著走著我走不動了(後來我回到家才發現我的腳打了血泡,血泡磨爛,腳的底板後來全部脫了一層皮)。正想著如果有一輛車過來就好了,一往後看,後面果然開來了一輛老爺車,好巧啊,開老爺車的立刻招呼我們上他的車。上車不久,警車又開回來了,與老爺車擦邊而過。等我們到了家,警車還在尋找我們。原來警車開了幾個來回,我和兒子都不知道,只有甲同修明白警車一直在尋找一路寫標語的人,第二天她才告訴我,如果我們不坐老爺車的話,可能就會被他們抓了,警車在甲同修那條街盤轉很久。好險啊!那時我和兒子甚麼也沒想,就是想著要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等真相告訴世人,讓世人知道大法好,法正,不要受中共媒體謊言宣傳的毒害,當時也沒怕心,不曉得怕,第二天照樣上班,兒子第二天乘車去了學校。後來才悟到,是師父一直在保護著弟子,師父一直在我們身邊。深更半夜,出現的老爺車是師父安排來的。

從那以後,甲同修與我經常來往,交談本地的一些情況。在一次交談中,說到了本地沒有資料點,師父新經文是市裏面拿來的樣板,在本地開複印店的同修那裏複印出來的,那時不知道如何注意安全,保持單線聯繫的意識,做了一段時間,就被當地的邪惡「六一零」、公安局政保股的惡人抄走了設備,並罰了款,停了業。這對開店的同修損失很大,同時牽連到了負責做協調工作的這位B同修身上,後B同修被抓,並被非法判了刑。

在這種情況下,甲同修試問著我們能不能建立資料點,她接著說:「你們家都是修煉大法的,你們修的很好,環境也好,你們建立資料點的條件很成熟。」我當時聽了,覺的可以,答應下來了(兒子在一九九八年讀大專時就報了計算機專業,好像是師父那時就給了安排)。我們用家裏的存款買了電腦、打印機等設備。電腦技術是兒子一邊學一邊做學會的,他每週的星期六趕回家做好一週的樣稿,我們和甲同修一起印刷(那時因資金原因還沒有複印機,是油印機印製的)。等甲同修能學會印刷了,資料需要量也增多了。後來甲同修帶了幾位同修承擔起了印刷的任務,整天整天不停的印刷,為救度當地民眾而忘我工作。當時本地同修原有一千多位,還有鄰地周邊同修都在這邊拿資料,資料供不應求。為了滿足同修們救度眾生的需要,另一位負責協調的C同修帶領多方同修共同努力籌集了資金,新建立了一個資料點,其實是一個同修親戚做的,他們以一當十,以一當百的做著救度眾生的真相工作,忽視了安全,後來不到一年就被當地邪惡警察、「六一零」非法抄走了設備,同修和她的親戚被非法抓走了,這位協調人C同修也不例外,而且都被非法判了重刑,損失慘重。

我們資料點,在新資料點建立不久,在甲同修多方的努力下,籌集了一批資金,購置了一些設備替代手工製作,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與質量。

資料點的安全問題,那時我們雖然還沒有走入單線聯繫這一原則上來,對安全意識卻很強,就是不知道如何去做。所以,在購置設備之前,我們與甲同修商量好了,我們建議用手工製作其它真相資料的不變,用手工印刷真相資料的暫停,資料由我們來完成,資料點的地點只與甲同修取得聯繫,資料送出與乙同修聯繫,互不干涉,所以資料點能安全的運行,任由風吹浪打不動搖。自己能採取一些措施保護資料點的安全,盡了自己的一份責任,也是對大法負責,對同修負責,對自己負責。

後來新增加的資料點被邪惡破壞了,我們才意識到資料點的安全是多麼的重要。那時《明慧週刊》也報導了一些地方的資料點被非法抄走,損失慘重,同時也介紹了資料點如何注意安全的事項,原則。看到《明慧週刊》介紹同修做得好的經驗和交流文章,我們吸取好的經驗,堅持單線聯繫的原則,會面的時間很少,所以把原來的資料點搬了家,與原來有聯繫的部份同修切斷了聯繫。同時我們還添置了一些設備。

我們做資料的環境比原來寬鬆多了,工作上也輕鬆多了。大的設備噪音較大,考慮到會對左右鄰居有影響,就想辦法,對大的設備進行了隔音。購置的設備,我們都很珍惜、愛護它,它們也很有靈性,都超常的發揮能力。有時設備神奇般的向我暗示,提示我們哪個地方有問題,如紙放錯了或放方向反了,只要有問題不是印不上,就是不工作,還有很多神奇的事我就不多寫了。

兒子二零零二年大學畢業後,一直在家做真相工作。他的付出也很大,資料種類較多,都是他一手編輯出來的。技術方面包括維修方面做了不少工作。同時對新建立的小型資料點的技術指導、設備維修也付出了心血。

我因公司改制可以提前退休了,但公司領導捨不得、不讓我退休。在我的強烈要求下,領導只好同意我提前退休,但要求我把助理員帶出來,能熟練業務了再走。我答應了領導的要求,在公司多呆了四個月。助理員能獨當一面以後,我才拜謝了各位領導,離開了公司,全身心投入到了做好證實大法工作上來。

那時,來我們這個資料點拿資料的地方很多。在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六年間,有本市、外市的,還有拿到外省的。我們農村的同修在哪裏打工就把真相資料帶在哪裏,同修們都忘不了自己是大法弟子。

我們的資料,各種資料都做,有:小冊子、傳單、《九評》書、護身符(有卡片的,有用裝飾品掛在脖子上的、有精製的PV C等)、絲網印刷(大橫幅、小條幅、小粘貼不乾膠)、光盤(師父廣州講法、大連講法、煉功音樂、天音音樂、神韻晚會、各式真相光盤及《九評》)、有印章、還製作《轉法輪》書、師父新經文等大法書籍、《明慧週刊》等。幫助同修下載MP3.上網三退。我們不但保質保量,而且還要做到及時送達。特別是師父的著作,我們都是用好的材料,做出來的書與出版社沒有甚麼兩樣。聽甲、乙倆同修的反饋意見說:「我們做的書和資料都做的很好,而且要甚麼就有甚麼,精緻美觀,師父安排的這麼好啊。」

我聽了只是笑笑,沒甚麼了不起的。這一切都是師父在做,「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