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錯過一線救人的機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六月十四日】

一、「咱也從新做人吧」

在退黨開始後的2005年初,有一次我走在街上,巧遇一位同事,我就向他談起了退黨的事,談了法輪功受迫害和救人的事,他很相信,我問他是否相信神佛,他說:「我怎麼不相信啊?我信。」我勸其退黨,並告訴他用小名、化名都行,他想了一下,說:「謝謝法輪功,咱也從新做人吧。就起個名叫新吧。」就這樣,他為自己退了黨。

二、師父就在我身邊

在修煉過程中,有很多神奇的事情,讓我體會到師父就在我身邊。

自從2004年下半年得到同修給我發來的自由門軟件,開始能上動態網、上明慧網後,我就開始打印一些資料去發放,每份資料都帶有動態網的網址,城市裏有電腦的人很多,這樣他自己看到的就更加相信。

有一次,我見到一個熟人,就給他講了退黨的事,可當時手頭卻沒有資料了,我得知他也能上網,就把我的電子郵件地址和密碼告訴他,想讓他從信箱中下載自由門軟件,等他走後,也就二、三分鐘,我突然覺得我告訴他的郵箱地址是錯的,少了兩個字母,怎麼搞的?不應該這樣啊!自己的信箱,而且只有5個字母和2個數字,決不會記錯。當時就想去追他。後來冷靜下來仔細想一想,這一定是有原因的,我一下就明白了,關鍵時刻,師父保護了同修和我。這個郵件是外地的同修給我的,信件中有同修的姓名和電話,這些怎麼能讓一個常人知道呢?我太大意了。後來我又一次見到這個熟人,又給了他一份資料,他也上了動態網。

三、正念的威力

自修煉後,我有時能感受到法輪的旋轉、天目能感受到各種顏色的光等,在修煉的初期也曾看見師父講的大眼睛,但像同修們說的發正念看到的景象我從來也未見過,可是有一次在夢中我感受到了正念的威力。

2005年,退黨大潮洶湧澎湃,邪黨為了苟延殘喘,搞了甚麼「保先」活動,我那時已退休,有一次在夢中,在一個公園裏,我和同事們在一起,和我一個辦公室的同事小Y(和我對桌),拿著一個檔案袋,對我說:「這是給你的。」她雖然沒有說檔案袋裏裝的是甚麼,可在夢中,我知道那是邪黨毒害人的「保先材料」,我當時想,這可不能要,並立即立掌發正念,只見那袋子在小Y的手中「刷」的一下變成了黑色,只剩下小Y手拿著的一個小邊沒變色,而且那顏色是從一個邊向另一個邊迅速的變過去,速度之快,令人驚異,連夢中的我都非常震驚。

四、「你可別忘了啊」

我單位有一個同事小S,四十來歲,他的辦公室和我的辦公室對門,他經常到我們辦公室來,但是我和小S的關係好像有點常人中那種話不投機半句多的感覺,並不是那種能在一起聊天、說話的人。前幾年小S突然得病去世了,而我早已退休在家。

2007年初的一天,我腦子裏突然冒出一句話:「如果我夢見小S,我就替他退黨。」我當時覺得很奇怪,為何有這樣的想法,因為我所在的單位是政府職能部門,大部份人員都是黨員,而且去世的同事也不少,怎麼沒想到替別人退,單單想到他呢?但也沒多想,事情就過去了。

過了一段時間,我果然夢見小S了,在夢中,我在市政府對面的馬路邊上,給我單位的另一個同事小Q講退黨的事,而小S站在我的左側稍靠後一點的地方,四週是黑漆漆的,甚麼也看不見,但我們三人卻看的很清楚,我只管和小Q講,似乎也顧不上和小S說甚麼,小S就說:「你可別忘了啊!」他看我沒回答,就又說了一遍:「你可別忘了啊!」我答應了一聲,還繼續和小Q講,小S在我後邊又囑咐了我一次,就走了。他雖然沒有說別的話,但在夢中,我知道他是讓我別忘了幫助他看一份工作總結,他把工作總結放在我的辦公桌上了,重點是讓我看總結中的數字對不對。

醒來後,我想起了「如果我夢見小S,我就替他退黨」的承諾,可是又覺得把握不準,就給妹妹(同修)打電話,妹妹說,既然想到了,就給他退了吧。就這樣,於07年2月,我替已去世的同事小S退了黨。但其中的緣由我一直沒明白。

忽然有一天,我想起一件事,讓我一下子明白了這件事的緣由:在99年邪黨開始迫害法輪功後,我單位政工口緊跟邪黨,要求每個人在工作總結中也要寫上反對法輪功,迫於壓力,我也曾在總結中寫過對大法不敬的話,(後來已寫過嚴正聲明)。又一次寫工作總結時,我和我的對桌小Y都沒有寫有關法輪功的內容,小S到我們辦公室來,拿起我的工作總結看了看,又拿起小Y的工作總結看了看,說:「你們倆都不寫法輪功,我也不寫了,老寫人家幹嘛?」就是小S這明白的一念,促成了他得救的機緣。師父慈悲,不落下一個有緣人,在此謝謝師父。其實在夢中已經說的很明白了,這件事就是緣於工作總結,讓我看數字就是幫他退黨,因為退黨的數字每天都在變化著。只是當時我沒有悟到。

五、「退、退,堅決退,共產黨太壞了」

我單位有一位同事,是從部隊上下來的,後來調到企業當副書記,有一次在街上見到他,出於顧慮心,沒敢講真相,後來我又一次見到他,心想:這次可不能再錯過機會了,我趕快跟他打招呼,又問他聽說過退黨嗎?他說聽說過,但不太清楚,我簡要的跟他講了一下,勸他趕快退了吧,他大聲的說:「退、退,堅決退,共產黨太壞了……。」為他發表的退黨聲明還登在了精彩保留的欄目中。原來以為是當書記的人,怕不好勸退,其實都是自己的顧慮心,是自己的觀念把自己擋住了,差一點錯過救人的機會。

有一次,我去理髮,並準備給理髮員小伙講真相,後來又來了一個顧客,我就有點顧慮,理完髮我就走了,但心裏很不安,同時我注意到這個理髮店裏有電視,而且可以放光盤,我回家拿上2008年新年神韻演出的光盤和資料,又一次來到理髮店,這時只有小伙子一個人,我就問他知道不知道三退的事,他說在錢上見過,我就給他講了三退的情況,給了他真相資料,他表示,要上網看看,並問我可不可以把這些給他的朋友看,我說,當然可以,太好了,讓你的朋友都明白真相,趕快三退。

從以上的事讓我感到自己在講真相時心態不穩,怕心、顧慮心太重,這些執著心必須趕快去掉。其實那個來理髮的顧客也是我們要救度的人,白白的把機會錯過了。

六、天象之下,世人都在覺醒

近來感到在勸三退時,世人越來越明白了,勸退也比以前容易了,這是正法的形勢到這一步了。

我到一個商店去,問女主人是否知道退出黨、團、隊,她說錢上有字,看到過。我就勸她趕快退出,她十分爽快的為自己起了名字,退團、退隊,她的女兒上小學,當時也在場,又給她女兒退了隊,這時,她丈夫也從裏屋出來了,我又趕快跟她丈夫說,他有些猶豫,女主人快人快語,就說他:「大姐給咱們退,是為咱好,就起個名叫某某吧。」我就又勸他,他說:「是和法輪功有關係吧?」我說:「法輪功教人真、善、忍,多好啊!」他說:「我好幾年前就知道,我家有親戚煉。」就這樣,為他們一家三口辦了退團、隊,我祝他們生意越來越好,臨出來時,女主人一再向我表示感謝。

我到菜市場去買菜,問那個賣菜女是否知道三退的事,她說知道,和家人都退了,我就又追問了一句:是在網上退的嗎?她說不是,人家告訴讓對著老爺兒(太陽)說就行,我就告訴她這樣說了確實表明了心意,但還需要上網聲明一下,我幫你上網吧?你自己起個名字。她給自己和家人都起了名字,讓我幫助發表聲明。

我為甚麼追問她一下呢?以前也曾遇到過類似的情況,我給一個賣草莓的農民講真相時,他說都知道,村裏有人給講過,我又問他入過黨、團、隊嗎?他說甚麼也沒入過。這時,我追問了一句:戴過紅領巾嗎?他說帶過,那都是小時候的事了。這樣我就給他說明了,讓他退了隊。因為只是給他說黨、團、隊,他感覺跟他沒關係,再追問一句,他就明白了。還有一個人也是這樣,我問他知道三退嗎?他說知道,只戴過紅領巾,早退了。我又問他是從網上退的嗎?他說不是,他認為那是小時候的事情,自然就退了。

所以在此提醒同修講真相時,多追問一句,別錯過機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