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周圍人的變化看海內外大法弟子一體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一日】很長時間了,心裏總想寫一篇文章,甚至有一次成文,但由於U盤出了問題,文章也就被擱淺。這次強烈想寫一篇,源於昨日我又成功的勸退了一個比較難的人之事。於是打開電腦,開始完成我這篇想了很久的文章。

首先說一句:感謝你們,海外的同修,是你們使我們講真相救眾生變的沒有那麼艱難。

九九年「七﹒二零」以後,我周圍環境完全變了,在辦公室裏,人們議論的話語中帶著對法輪功的仇視和敵視。我不知如何去做。向同事、親朋好友講真相,可以說是艱難的旅程的開始,因為他們完全被謊言矇蔽了。我認識到了自己的渺小,而周圍都是被謊言矇蔽下的眾生。喜的是,現在旅遊熱,大陸東南西北遊完了,不新鮮了,就要去香港,去國外看看(我周圍那些比較有錢的人,就偶爾有去國外的)。單位組織去香港了,回來就把香港的見聞在辦公室裏互相講,有的人特意跑到我面前對我說:「哎喲,你沒去,我告訴你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我們在香港都看到了。」

還有一人對我說:法輪功在香港可以煉,他們還發給我們傳單,有一個別的單位的人(一個旅遊團隊的)對法輪功說:你別給我們資料,我們都是教師。那法輪功說的義正辭嚴:教師怎麼了,教師更應該了解真相!聽到這些,我真是感到:上千人的旅遊(我們單位幾十人)就都不同程度的了解了真相。對於我周圍的環境來講:就像那層厚厚的謊言矇蔽的殼已經裂開,曙光進來了。

再講一件事,我的一個姐姐,從小一起長大,我們之間有很大的隔閡,我想如果不是我修煉了法輪功,這將是難解的疙瘩,後來我懷著一念:就為你好,就想救你,送她資料時,她完全理解了我的善意,她還跟我進一步講:「我們去日本旅遊,那裏的法輪功也給我們資料。你給我這些我會好好看的,你放心,看完我一定傳給別人。」多少年了,我們沒有溝通過,這次的接觸,我們可以說消除了敵意,應該說是那些日本的同修給她資料時她已經了解了真相,也為我們這次接觸和進一步講真相鋪平了道路。今年過年再見到她時,她們一家三口很輕易的都退了。其實我跟她的隔閡應該是向她講真相的最大障礙,應該是我的親朋好友中最難講的一個,可是由於海外同修講真相,她輕而易舉的成了我的親朋好友中第一個三退的。今年她又去香港了,還把有關某某某的一本書的內容對我們大家在飯桌上邊吃邊聊,她講到中國共產黨的專制、腐敗和六四問題。她說:大家都搶著買那本書,看大家搶著買,我也買一本。

中國的信息被邪黨封閉了,所有的媒體和環境,所言所講的都是共產黨的那一套騙人的東西,一味的歌功頌德虛假的大好形勢,國內人在謾罵腐敗但也走不出這個圈子,因為大部份人就從來沒有出過這個圈,外面的世界甚麼樣渾然不知。對於去國外旅遊的人來說,他們接觸到、看到的、了解到的回來後會當成爆炸式的新聞向周圍人講,講現在國外甚麼樣、共產黨在國外被揭露出的醜事等。而能去國外旅遊的,從我的親戚中能夠看出,在家族中他們往往都是有錢、有地位,或者由於單位的原因因公到國外出差的文化水平高的人,他們從國外回來又都特願意把自己的所見所聞向周圍人侃侃而談,別人也會新奇的聽著,因為沒有條件出國的人,他們其實對國外也很感興趣:外國甚麼樣呀?

我的一個姪子,是個高材生,一九九九年後去歐洲五國,回來告訴周圍的人說:法輪功在國外可以煉,書店就有法輪功的書籍在出售。其實這些信息都在有力的協助我們面對面講真相。請看一個小對話:同事A說,我昨天接到了法輪功電話,講了好多,還說讓退黨。同事B說,哎呀,你怎麼才接到電話,我們早接到了。這是我在工作時聽到兩個同事的對話。還有親朋好友也接到過這樣的電話並向我說起。

遠在海外的人和大陸的大法弟子說的都是一個問題,那這個生命肯定應該慎重考慮考慮了,人還是聰明的。我發現,無論他多麼抵觸多麼不敢聽(怕心),但見到就要告訴他真相,每說一次,就離成功又近了一步,努力不會白費的,終有一天他突然說:退吧!昨天我勸退的那個人不就是嗎?!我都意外。其實,裏面包括了海內外同修的共同努力,結果雖然表現在我這裏。一個生命的救度,包含了多少人的心血,我們雖互不相識,遠隔萬里,但卻共同救度眾生。由此看出:我們海內外大法弟子是一體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