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為了救度珍貴的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二月六日】雖然我們還有很多不足,還有人心和不堅定的時候,但今天的大法弟子真的成熟了!因為走到今天,我們已深深認識到,如果大法弟子剛開始就做好,這場邪惡的迫害就不會發生,即使有舊勢力,它們對抱著神念的大法弟子就沒有考驗的理由。

如果大法弟子時時把自己當作大法造就的新宇宙的生命而心懷眾生、無私無我,就不會有那麼多的怕心、疑心,阻礙著我們要走正的路;如果大法弟子從得法後就能在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中展現大法,就不會經歷那麼多的關難與風雨;如果大法弟子面對著修煉中的一切過關與考驗,都能聽師父的話,明法理、向內修、展神通,就不會使迫害加劇而且直到今天還沒有結束。如果大法弟子從內心真正明白正法度人的只有師父,我們也是被師父用大法所救,只是肩負著重大的責任與使命,那就只有做好的份兒,而不會被人的分別心、歡喜心、顯示心所擾,導致那麼多血的教訓;如果我們能很好的理解師父賦予我們的不脫離常人社會而修煉的修煉形式,就不會因迷於人中或只顧做事而忘記修煉,帶來不必要的損失。

走到今天,我們已深深明白,使我們成熟的不是那麼多的關難與風雨,那一切的發生恰恰是作為大法造就的生命卻不符合法而帶來的恥辱;使我們真正成熟的是師尊講給我們的博大精深的大法法理,是師尊一次次的諄諄教誨,是師尊慈悲的呵護與點悟。師父巨大的付出、操盡了心,終於讓我們學會了修自己,一步一步的成為了凡事在法上衡量的大法徒;偉大的師尊造就了偉大的法,偉大的法造就了了不起的大法弟子!我們已經是新宇宙的生命,我們今天的存在,只為眾生,只為冒著天膽來世間得法的可貴世人,尤其是那些在為大法的洪傳助一臂之力的珍貴的生命!

一、大法弟子正念十足,才最有利於眾生的得救和回歸。

由於學法不足,很久以來,只知大法弟子與師父有巨大的緣份,有助師正法的洪誓大願,只知現在的世人都是師父的親人,是高層來的生命,是大法弟子要救的人,但卻不知他們也是抱著對大法堅定的信念、他們認為正法必成冒著天膽下來的。抄寫過一遍《美國首都講法》後,才知道自己被常人在世間的表現迷惑了,真的很傷心,為不知自己遠古心願的迷中世人,也為自己不能全力救度眾生。如果大法弟子沒有正念,做不好,就有可能使抱著對大法堅定信念的眾生失去未來呀。

一天下午下班,準備去一同修家教電腦,在過馬路時因車多停下來,剛停下車子,在同方向兩三米遠處同時停下一輛摩托車,騎者穿著制服,像是一個警察,開始並沒有想甚麼,因過往車多,還是過不去,那警察也不看車過馬路,也不前行,就往這邊看,我腦中畫了個問號:他怎麼還不走?巧的是這時身邊停下一輛想過馬路的自行車,是一位同修的姐姐,我轉向她微微笑了一下,她剛要說話,可能看到那警察了,就「噢」了一聲沒說話。我這時已是正念不足,想到可能是干擾,但還是放棄了去同修家,理由是為了同修的安全。我調過車頭不過馬路,繼續前行,到前面不遠的超市買東西,這時沒再見到那警察。買東西時就一直想:怎麼遇到問題就少了正念,遇到困難就繞著走。

晚上學《美國首都講法》,在整點發正念時忽然清醒,知道作為大法弟子應該怎麼做。為甚麼不聽師父的話呢?當我把警察想成壞人時,我不是把他向壞人推了一把嗎?我不但沒有在一走一過中把慈悲留給對方,反倒把他假設成了迫害者,如果因此,大法弟子沒能證實法、沒能做了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這是不是已經造成了干擾正法的事實?而這干擾事實的本身,是大法弟子不正的一念促成的?那麼,這個警察是不是就成了大法弟子這不正的一念的受害者?舊勢力會不會把這作為淘汰他的藉口?即使他是另外空間生命操縱的,大法弟子卻沒有正念解體操縱他的不好的生命,沒有把慈悲、美好留給他。師父講過見到我就讓你受益,就讓你起善念的這一法理。如果大法弟子能時時刻刻保持正念,讓見到大法弟子的所有生命起善念,讓他受益,我們強大的正念之場,就能解體這個生命的不正的因素,有利於世人的被救度。如果一個生命被大法弟子的正念之場所控,從而阻止了眾生對正法的干擾或犯罪,那不破除了舊勢力對眾生的起負面作用的安排,從而也救了眾生嗎?讓我們正念對待每一個為法而來的生命。

修煉九年來,雖然自己經常能把自己當作修煉人,但有時也會在常人生活中,忘了這一點。尤其是回到自己家裏,會放鬆自己的正念。雖然覺的自己對名利已放下了,可當丈夫在家裏說起是否升職時,還是被帶動,還有要得到好處的心,還有爭鬥心,雖然嘴上勸的都是看淡得失的話,可內心還是想得到。把這當鏡子照一照自己在修煉中存在的問題,在講真相中怕自己講不好,首先考慮的還是自己,而不是眾生的能否得救和安危;在對親戚或同事的勸退中,因過去給他們講真相時他們總反過來勸我如何如何,造成我的反感,因此不想做,或做了也容易被對方刺耳的話帶動,起急躁的心,而不願再說,放不下的還是怕別人說自己的心。而且有幾人在人中都是公認的本份人,可他們在「三退」問題上卻出人意料的固執,我就起了埋怨心。總是把自己和常人分別起來,我是大法弟子,我做的好,好像是證實給常人看,別人不表揚,心裏自己也要表揚表揚自己:只有大法弟子才能做這麼好。當自己站在法上衡量,這都是自己把自己置於修煉之外造成的。

通過學習師父的《美國首都講法》,擺正了與眾生的關係,能用正念對待家人了,當我轉變觀念後,我能和家人溶洽相處了,不再怕這怕那,當然自己具體要做甚麼不必要告訴他,那不是真的對他好,關鍵是心態不同了,結果是他也想不起來進屋看你幹甚麼,有時自己一邊做著事一邊不好的心也在翻騰,怕他進來,我就正念解體這不好的物質,並正念提醒他明白的一面:你也是想在大法洪傳時期助一臂之力的,只能在正法中起正的作用。當把家人當作在正法中起正的作用的生命後,有時間的時候,就會發自內心的給他講點明慧、正見網報導的小故事、傳統文化及大法弟子在國外的講真相活動,覺的這是他應該知道的,他也是為這法而來的。平時也注意了怎樣是真正的對他好,大法弟子做的符合法,才是真的對他有益。當自己改變了對眾生的認識升起正念後,發現家人正的一面越來越多了。

十月九日晚聆聽師尊《對澳洲學員講法》後,對大法弟子的正念有了更深的認識,其中師父講到正念不足,不好的因素就出來。師父講到了在大法弟子強大的正念之場下,甚麼特務都能成為大法弟子,大法弟子沒做好,就不能使他變好的法理。師父還講到大法弟子正念十足,迫害大法弟子的所謂考驗統統解體了,修煉中有漏、有執著,做不到。

作為眾生得救的唯一希望,大法弟子一思一念的純正,行為的純正,將關係到不同宇宙眾生的是否得救,關係到大法在世間的直接體現。整個大穹都是這法造就的,沒有法就沒有一切,覺悟的生命是會知道大法的無窮威力的,但大法弟子能理解多少法,能符合大法標準做多少,卻是法在人間的直接顯現,這場迫害依然存在,正是大法弟子沒有做好,不能在世間展現大法威力的直接反映。

我們是修煉人,認識到不足就一定要改,以前我們不能正念十足,那就從現在開始越來越多的符合正法對我們的要求,直至同化真善忍最高宇宙特性,正念十足的救度眾生,和得救的眾生一起回歸新的宇宙。

二、意如金剛,更好的救度眾生

走到今天的大法弟子,越來越清醒這不是一場人對人的迫害,基本都能正念否定舊勢力的這場迫害。既然一切邪惡的根源來自另外空間的操縱,那麼發正念、展神通,堅定除惡就十分的重要。在這方面,自己也沒有聽師父的話,一忙一懶就忘了或錯過了整點發正念。有一次發正念,就覺的另外空間沒有甚麼成形的生命,但似乎有一隻手從高處往下扔黑乎乎的東西。試想,如果你正忙哪,沒有發正念清除,那髒東西就在你空間場中存留了。如果全球大法弟子統一發正念時,你不能按時發,那邪惡甚麼時候除盡?看不見就不相信,看不見邪惡邪惡就不存在嗎?

我們不能把發正念當作一種形式,執著自己發了沒有,或發了幾回。切切實實的把自己當作正神,在展神通,除惡,救度眾生,使惡的生命不再有機會行惡,使世間生命少受或不受邪惡生命的操控,從而不對正法犯罪而留下來。我們整體統一發正念,那一刻是大法弟子的整體除惡,是展現大法弟子的威力,救度眾生的壯舉。參加了,那是無比的榮耀,錯過了,那將是怎樣的遺憾與污點。師父選擇了我們,我們就一定行,我們就一定能達到師父所要的,因為師父要給予眾生最美好的一切,我們只能正念堅定的做好。

關於發正念,我想大陸同修還要注意破除無神論的影響。因為長期被黨文化污染,從小開始就把神、佛、道等傳統文化當作封建迷信,一提這方面的字、詞,頭腦中就會升起輕視、不信、甚至反感,生怕自己與這些有甚麼關係。這正是受了邪黨反天反地的毒害的結果。我們一定要在這方面樹立正信。要知道歷史上的一切都是為今天開創的,做準備的。

大法弟子發正念是展神通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那麼我們在世間證實法、救度眾生中也應展神通,制止世間的邪惡。歷史上有許多神仙故事,如家喻戶曉的濟公,曾在世間展神通懲惡揚善,我想作為修佛的修煉人,不是他自己本身有甚麼神通,而是他堅信佛和佛法,他根本就沒想過會不靈,所以在做的正時次次都顯示神通,很靈。這些文化能與今天要在世間救人的大法弟子無關嗎?師父多次講法中講到過正念的威力、功能,如果我們真正的信、真正的做,那惡人怎能還在大法弟子面前逞兇哪?世人在現世現報的事實面前能不警醒嗎?師父說現在的人為了得法聰明的了不得,師父把他們的智慧都給打開了,可他們都沒用到正地方。我想如果世人看到迫害大法弟子就是迫害他自己,他們怎能不停止呢?師父賦予我們的正法口訣是威力無邊的,是宇宙的真相、真理,是為了制止和減輕邪惡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同時我理解也是歸正舊宇宙變異了的不現世現報的理。那麼我們發正念已六年多了,為甚麼現世現報在世間沒有大面積的發生?我想很大成度上是因為大法弟子的心性沒有達到應有的標準。我們大都已修了九年以上了,我想隨著師父的正法進程的加快,不大有可能再修個九年了,我們沒達到漸悟,我想是我們修的有問題呀,人心不去,心不純淨,目地心還那麼強。

目前同修被迫害案例還很多,剛剛獲悉我市一位同修被迫害致死,我覺的大法弟子修煉不好已影響了救度眾生的大事,我們必須神起來,為了眾生的得救,立即終止邪惡的迫害!師父說其實已經沒有了舊勢力,只是那些安排的因素在起作用,不足以考驗大法弟子。大法弟子要正念正行,走師父安排的路。我們再也不能讓師父恨鐵不成鋼了,師父著急,眾生著急啊。

如果沒有這場迫害,我們救人的方式會怎樣?表現上來說可能更平靜、更廣泛。而這場迫害發生了。大法弟子永遠是堂堂正正的,因為是在救人,但表現形式上就不能只想自己,而更應為眾生著想。因為邪惡迫害大法利用的就是謊言與暴力,那是人最怕的東西,而對於不執著於世間得失與苦樂的大法弟子,那些只不過是掠過太陽的一絲陰雲。面對著被邪惡先入為主用謊言毒害的世人,我們怎樣才能救了他們?有個比喻或許不恰當,比如有一個人被灌了許多酒醉醺醺的,掉到了泥潭裏,你要不出手相救,他就有生命危險;如果你救他不講方法,他因此時不理智可能會傷了你。為了他真正得救,你就必須講方法。注意方式方法,是對他真的有益,不是怕他。

當我們明白了注意安全是為了眾生,我們就不能不做到了。因為我們在世間的一切都沒有為私為我的任何因素。大法弟子有師在有法在,世間的一切沒有甚麼能使大法弟子產生怕的,其實是眾生怕。眾生明白的一面是擔心自己不能得救的。作為大法弟子必須首先想到眾生,我們的第一念都是為別人,做的事別人能不能理解,能不能承受,即使真的為對方好,也要在語氣方式上讓對方能理解能接受,才能救了人(其實很多時候不是人在說甚麼,是背後的因素,我們正念堅定的清理那些不好的因素,人這邊就會變)。因此,為了不給邪惡操縱世人對正法犯罪的機會,我們一定要注意安全,注意修口,想想說出這話對整體證實法是否有利,對同修是否有利,對眾生是否有利,否則這話還是不說的好。我們提高心性後會發現,自己真的說了很多和實際工作實際生活沒關係的話,如這同修家如何,那同修如何,帶著那麼多沒用的心,如何能有清淨心。如不要趕大集似的去同修家(尤其是農村的同修,做資料的同修),不要在常人休息時間聲音、響動太大(即使是讀法,做資料),不要隨意的向常人(包括)家人講同修的名字、單位、住所,及評論同修;在同修間,也不要為了鼓勵同修而講自己如何如何,也不要說其他同修怎麼怎麼好,做了多少多少,不證實自己也不要證實同修,每個人做甚麼都是他自己應該做的,不需要別人肯定的,師父和眾神都看著。

大法弟子有一定能救了人的金剛之志,有救人的大智慧,有在法上圓容世間環境的慈悲之心,一定能更好的救度眾生,不讓對大法弟子寄託厚望的世人與眾生失望。

三、清醒對待師父賦予我們的修煉形式

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要清醒認識到,目前階段我們不只是人在常人中修煉要成佛、道、神,而是大法造就的神,在舊宇宙壞滅的最後時刻救度眾生,雖然根本上是師父正法度人,但大法弟子是在助師正法。師父講過不可能是一個佛坐在這給你講法的法理,今天的大法弟子來在人間就是要以人的存在形式救世人。世人要走入未來與新宇宙是有標準的,是要看這個生命對大法的態度的,因為新宇宙就是真、善、忍宇宙特性構成的,不認同真、善、忍的生命,真的到那裏自己就得解體,因此大法弟子才要講真相,才希望世人從謊言中走出來了解大法好的事實,表面上是求得世人的支持和理解,實質是幫助世人在這個關鍵時刻作出了正確的選擇。這是師父對眾生的慈悲,我們肩負著這麼大的使命,我們不只要做個好人,還要做個好神,多多救人的神。要做到這一點,我們就得隨時保持正念,達到師父要求的用人的正念保持和人一樣但已是神的狀態。其實大法弟子與世人已完全不同了,因為我們通過大法修煉,找到了我們真正的自己,找到了自己應有的本性真、善、忍,知道了我們從那裏來,知道了我們要去往那裏。而這一切對世間常人永遠是團迷。確切的講,我們對生命的意義已不迷不惑,那麼你還是個普通的人嗎?我們已經是大法在人間的護法神了,那麼我們就得用本性的一面也就是修好的一面主動助師正法了。

在寫到這個標題時,我才省視到自己有很多時候是隨著舊的理、人的理在修煉和做證實法的事的,是不符合大法修煉人標準的。由於在這方面的法理清晰了,今天上班時就清楚的用真善忍衡量自己的思想與言行,能擺正與人的關係了,表面上沒甚麼變化,但自己知道已溶入法中,不是那麼飄了,而且有了大自在的感覺。踏踏實實的修我們自己,溶於法中,正像一九九九年同修寫的一篇體會中說的一樣,修的越高你越覺的自己渺小。

四、清醒認識證實法的項目是工作不是修煉

在聆聽師尊《對澳洲學員講法》前,一直把證實法的事當作修煉的一部份,把證實法的事做的多少、做的如何,看成修煉的如何,結果是只重視證實法的事,忽視了修煉,有時不學法、不煉功,結果是法學不好,事情也是拖拖拉拉,事倍功半。

聽了師父的新的講法後,才恍然大悟,原來大法的工作也是工作,我不能只工作而把學法煉功的時間擠佔了,長此下去那不是救不了別人還把自己弄丟了嗎?

現在知道了要堅持學法、煉功,同時做好大法的工作。師父要我們做好工作,使我看到了自己過去用人的觀念衡量事物,大法工作中有的自己覺的不重要的事就往後拖,有的事就拖忘了,或時間太長自己就放棄了。那不是沒做好工作嗎?大法的工作也是要有質量、有效率的,沒人督促,沒人約束,就可以做不好嗎?那就不是修煉人了。我接觸的大法的工作就兩方面,一是滿足同修證實法的需要,如下載資料、師父的經文、改字用的字、教電腦、裝系統等,二是世人的需要,發「三退」聲明、製作真相資料等。由於時間長了,有時不能嚴肅對待。今天當第一次統計一下大法工作時,才發現這些看似平常的事,都是大事,現在的大法弟子那就是未來不同宇宙的王、主,現在的世人,都是認定「法一定能度了他們」的不同層次的神,這不都是天大的事嗎?

五、一點想法和建議

目前,我們地區的學員,大家如一個粒子團,在正法洪勢中緊跟正法進程,做著每個人應該做的。但每個人的情況還是有很大的不同。一部份個人修煉堅持的好,講真相發資料做的好,也能堅持參加小組學法。他(她)們大多是一九九六年前得法的同修,學法煉功形成了機制,任何情況都堅持的好,憑著對師對法的正信,去講真相、勸三退。雖然有的同修講不出多少道理,但做的就是好。就如這次徵稿,我提醒同修寫體會,同修樂呵呵的說我不會寫,我說怎麼做的就怎麼寫,她還是樂呵呵的說做了也不會寫。所以,我們法會的交流稿中真的少了一批修的好的同修的輝煌歷程。另一部份同修能明師父的法理,走在正法進程中,但個人修煉不紮實,時而精進時而不精進。這部份同修中一九九九年前後得法的多,年輕同修多,家境好的同修多。條件好我們可以利用來更好的救度眾生,決不可陷入其中。不把大法放在第一位,對常人中的任何東西執著,都有可能把修煉人毀於一旦。在此提醒和我一樣在修煉上只能算中士的同修。

還有一部份同修,好像還是在感性上認識大法,還在感受大法帶來的益處,不能真正改變自己,決心修煉。對師父正法理解不足,只接經文和週刊,平時就是學法、煉功,三件事只做一件。建議這部份同修趕快和周圍同修聯繫上,把三件事做好,我們現在的修煉是做好學法、發正念、講真相三件事,缺一不可,不做那一件都不能稱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不能只在大法中索取好處,我們還要在邪惡破壞法時衛護法,清除邪惡,救度眾生,現在的大法弟子就是付出,全身心的付出。宇宙正法這樣的萬古機緣,再也沒有了,我們不快往回修,還有機會嗎?真相大白時看著修的好的同修隨師圓滿回歸,真像師父說的我們坐地上哭都哭不出來了。唐三藏西天取經,經歷了九九八十一難,如果在那一難前他後退了,他能取得真經嗎?相對於佛法無邊的真相,取經路上邪惡變化的妖怪算的了甚麼呢?只要不怕它,自有神佛庇護。面對邪黨的這場迫害,你只要把自己當作大法弟子正念正行,又有甚麼放不下的?人要與神鬥,結果是自然的。我們堅信師父講的宇宙真相,就不會被眼前的所謂形勢所帶動。三界都是為大法而存在,我們才是主角!我們就聽師父的話,那一定是對自己最好的,對眾生最好的!

據我了解的情況,我市及周邊縣,被非法關押迫害的同修還有二十人左右,我們的家人被迫害,我們該怎麼做,相信同修們都知道。值得注意的是,我們要克服消極、麻木、懈怠等不正的因素,行動起來並持之以恆,不抱任何有求之心,利用各種方式,能清除多少邪惡就清除多少,直至滅盡;能講明白多少人就講明白多少人,明白真相的人不都是活傳媒嗎?

帶著沒有做到有力營救同修的慚愧和未最大限度救度眾生的愧疚,即將結束這篇心得體會,我們能做好的時間與機會還有多少?眾生被救度的時間與機會還剩多少?這是我必須回答自己的問題,我想在以後的每一天,都應該問問自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