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的心不可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七日】這些年中,有很多同修被邪惡綁架後,不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從而闖出魔窟,恢復修煉狀態,又溶入到證實法中來。我們聽到、看到後,實在感到鼓舞。

但是,在近兩年中,我身邊卻出現了不少和上述截然相反的情況:有的同修被邪惡綁架後,身體或出現嚴重病狀,或被惡人打暈,或意外事故造成全身動不了,但是,都在邪惡的「照顧」下,身體很快恢復,隨後有的被轉化,有的被勞教,有的被非法判刑。看到這些,我心中不免為他們感到有些遺憾,又想到近期邪黨利用奧運又綁架了我們很多的同修,可能其中也有類似的情況。這到底是怎麼一個原因呢?下面把我的一段經歷和感受拿出來,也許對我們有所啟發。

二零零四年春,我們幾個一起做真相的同修,因被邪悟者供出而遭到六一零的綁架。在國保大隊,六一零人員非法審問我時,我就想:我決不能出賣同修,問甚麼都說是自己做的(當時的心態)。六一零人員問道:你的資料哪來的?我說:大門底下揀的。他們又問:那些材料都是誰撒的?我說:我撒的。他們一聽就生氣了:好幾十里地,你怎麼撒的?我說:騎自行車。他們又問:條幅是誰掛的?我說:我掛的。他們更加生氣了:那麼大的條幅,你一個人怎麼掛?我說:先爬到這棵樹上,然後再爬到另一棵樹上。

他們氣壞了,見軟的不行就來硬的,五、六個人輪番打我。我當時發著正念,根本不覺的疼,「咚、咚」的好像打在別人身上。最後來了一個矮胖子,很兇,說:「你們不是給我上網了嗎,所有的大法弟子我都打了,你們能把我怎麼樣?!」我看著他的樣子,覺的又可憐又可笑,我就在心裏默念師父的經文《正念制止行惡》中的一段:「在各種迫害中,為了制止迫害,都可以用正念反制惡人,包括用拳腳打學員者。正念強會使其拳腳打在自己身上,或使惡警、壞人互相行惡,也可以使痛傷全部轉到行兇的惡人、惡警那去,但前提是,你們在正念強、沒有怕心,沒有人的執著、顧慮心與仇恨心的狀態下有效。念出即刻見效。正念過程中不驚不怕,惡人施暴不停正念不止。」

我被他們銬在椅子上不能動,矮胖子便飛起一腳向我胸部踹來,但見他身體一震,差點摔倒,他驚慌的說:「你發正念呢!」他們不敢動我了,無可奈何的告訴我說:我告訴你吧,你們幾個是開著大車出去的,我們甚麼都知道,別人都說了,你還瞞著!我說:你們都知道,還問我幹甚麼呢?

他們無話可說了。我便趁機跟他們講了起來:文革時,北京市原公安局長劉傳新,因迫害老幹部,在文革結束後,開槍自殺了,八百一十三名幹部、警察被送往雲南秘密處決,然後送回了骨灰,說是因公殉職。最後我又說:你們要給自己留條後路,不要迫害好人。他們知道問不出我甚麼,就讓我在筆錄上簽字,我說:我沒罪,不簽。第二天,我見到他們,給他們講解了《梅花詩》後三段,並講了法輪大法的美好。警察們說:只有你給我們講明白了法輪大法怎麼好。當天,他們就把我送進了看守所。

在看守所裏,我每天就是發正念,背師父的經文、《洪吟》。只要有人問我,我就給他們講法輪大法的美好,講大法被迫害的真相,並給他們背師父的《洪吟》,他們願意聽,有的還想學。後來六一零人員又兩次「提審」我,並讓我在他們的筆錄上簽字,我當然不簽。二十天後,他們告訴我:你被勞教三年。我想:我有師父,我師父說了算,你們說了不算!當我接過一張紙票一看:勞教一年半。我有些忐忑,並有些疑惑不解:我沒配合,又發正念,怎麼不管事呢?怎麼還被勞教了呢?我馬上意識到這個念頭不對,那不是我的想法,我不能被這假相迷惑,我對師父說:勞教所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我是助師正法來的,我要回去證實法,還有很多的眾生需要我去救度。我不承認對我的迫害,拒絕簽字。

在被送往唐山勞教所的路上,我不停的發著正念,解體邪惡,鏟除邪惡的安排。到了勞教所,我身體有些不適,檢查完身體後,勞教所的負責人對他們說:他身體不合格,不收。這樣,我又被拉回公安局。

在公安局裏,我的思想上下波動的很厲害:「他們不會輕易放我的,是把我送進看守所呢?還是送進洗腦班呢?」一陣過後,我意識到這不是我的想法,並趕快歸正:我是助師正法來的,我哪也不去,我要去證實法,我要去救度眾生!之後,我整個晚上都在發正念。其間,兩個值班的警察想聽《梅花詩》,我就講給他們,他們又問北京自殺的局長叫甚麼,我說叫劉傳新。

第二天,拉我去勞教所的一個女負責人說:「某某沒有病,勞教所就是不願意收。」大隊長對我說:「你以後再發資料,再被抓著,還送你去勞教!」我沒有接他的話茬,我說:「你讓我回家,我沒有車費,你得給我兩塊錢。」大隊長氣樂了,掏出兩塊錢給了我。

我走出公安局的大門,不禁回頭看了看:這是真的嗎?我真的出來了?我修的這樣也能出來?當我確認眼前這一切是真的時候,我不禁又想到家裏的同修:他們怎麼樣了?被綁架沒有?

我回家後,無論是家人,還是同修,沒有人相信我能回來,當他們得知我是正念闖出的時候,對他們確是個鼓舞,就連多次勸說都未能走回來的同修,看到我沒被轉化、沒被勞教,也沒花錢,完全靠正念闖了出來,見證了大法的威力,從而又走回到大法中來。

回首被邪惡綁架的那段時間,我有些地方沒做好,還有些人心會不時的反應出來,甚至是很強烈,我雖然比不上正念很強的同修,但是,我能分清自我,堅定正念。其實,那時候就看我們選擇甚麼,你選擇了人心,邪惡抓你、判你,你就無可奈何,那你眼前的一切就可能是真的,是不可改變的。如果我們選擇了正念,信師信法的心不動,明確的知道自己生為何來,我們眼前的一切都會改變,邪惡的一切安排都將化為烏有。

總之那段時間,給我的切身感受是:我們平時一定要多學法,學好法,在任何時候我們信師信法的心不動,我們就沒有闖不過去的關。

以上是個人所悟,有不妥之處,請同修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