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干擾心不動 實修自己步不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四月三十日】近幾個月來,在明慧網上看到很多關於中共邪黨指使惡人惡警劫持、綁架同修的消息,有一個地區竟一次綁架了幾十人之多,監獄和勞教所殘酷折磨同修,甚至迫害同修致死的惡性事件幾乎每天都在發生,這些都是邪黨打著所謂「奧運」安全的旗號進行的。顯然,邪惡已在做垂死掙扎。

邪惡的瘋狂不足為奇。因為它們是毒藥,你叫它不毒是不行的,它們時刻都在給我們製造困難、干擾,迫害和魔難。本來它們就是為我們而來,為我們而動,為我們而存在,我們就是要在這樣的環境中修煉,修去人心,修去執著,同化大法,救度眾生,成就修煉人的果位。問題就在於:我們修煉人明知這個理,任何生命都是為大法而存在,任何生命都不能迫害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弟子。可是,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邪惡、邪黨為迫害大法與同修,掀起了多少次狂風巨浪,而在邪惡掀起的每一次惡浪中,都有一些同修遭受殘酷迫害,時至今日,依然如此。這個問題確實值得我的深思:正法到最後階段的今天,為甚麼邪黨還能迫害我們的同修,到底是我們哪兒沒做好?我們應該怎麼做?

在這個問題上,我在很長一段時間頭腦不清醒。一有同修被綁架,心裏就緊張,難受,痛苦,深怕再有同修出事,趕緊給同修傳遞消息,讓他們採取措施防範,根本沒悟到這種做法是用人的觀念想出來的自保手段,不僅沒有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而且還起到了配合邪惡的作用。後來,反覆學習師父各個時期的講法和經文,不斷和同修交流、切磋,我明白了一個道理,那就是要站在法上看邪黨製造的各種干擾和魔難。我一下明白了許多,看清楚了許多。

現將我在這個問題上的所悟寫出來與同修交流,不妥之處也請同修慈悲指正。

原來,在很高層次的空間都存在著兩種不同性質的物質,越往下這兩種不同性質的物質越對立,從而形成相生相剋的理。有了這個理,人幹甚麼事情就表現為善惡存在。做了多大的好事,就有多大的惡事在等你。所以,我們修煉人,在不同層次的修煉中就會有大小不同的干擾和魔難。如果一個修煉大法的修煉者,在你修的過程中啥事沒有,沒有干擾,沒有魔難,都是舒舒服服的過日子,是不可能修成正果的。因此,我們在修煉中,啥事都會遇到很多麻煩,困難,干擾與魔難。對真修者來講這都是好事,還有甚麼值得你驚恐和害怕呢?你動甚麼心呢?

當然,干擾、魔難來時,對不同的修煉人所表現的狀態也不同,有輕有重,但是無論輕也好重也好,對師父的弟子來講,都對你構不成甚麼危險,這也是因為有個理管著的,那就是邪不勝正,魔永遠是高不出道的,邪惡瘋狂,是邪惡做垂死掙扎的一種表現,邪黨發狂,是它無法解脫四面楚歌的困境,而採取轉嫁矛盾的一種沒有辦法的辦法,只能欺騙世人,對真修者是毫無作用的,人對神是不可傷害的,修煉人根本用不著在意它,心是不應該動的。師父還講過這樣的法理:「因為它對我們煉功沒有甚麼好處,所以就不允許它採取這種形式來干擾你。」(《轉法輪》〈第六講〉)那麼凡是有干擾來時,與你一定有因緣關係,你要真正修煉,一定是能過得去的,就是有那種特殊的大難來時,只要你求師父,師父都會為你考慮的。我曾經碰到過這樣一件事,突然出現眩暈休克狀態,一次休克幾秒鐘,也有一次暈後休克幾分鐘的,那是常人那種病態。我是做文字編寫工作的,這種干擾怎麼行呢?於是,我就請示師父:師父呀!這個難您的弟子是能承受得了的,過的去這個關的,只是需要時間,影響我編輯材料,請師父幫我。打那以後,在沒出現那種狀態了。

大法對每個生命都是公平的,不分生命的差異,不分時間和地點,都在為造就你這個新的生命而展示他的無量神通,無邊法力,只要你能理解他,接受他,照他的要求做,無論甚麼時間,不管在甚麼地方,你都是用宇宙特性真、善、忍指導修煉的大法弟子,是頂天獨尊的神。邪惡生命碰上你躲還來不及呢?那還敢來迫害你呀!

重慶市女子勞教所一同修捎出信來,說那裏面邪得很,請大家幫她們清除迫害她們的邪惡黑手,爛鬼。聽到在那裏的同修所承受的苦難,實在心痛。每個同修都應在發正念時清除重慶市女子勞教所的邪惡黑手爛鬼,舊勢力,特別是重慶市的同修。我舉這個例子,是想說同化大法,堅定實修,排除干擾,解體邪惡,制止迫害是不分地區的,不論是在甚麼樣的情況下,那裏有多麼邪惡,都不能順從和配合它的安排,必須徹底否定。監獄和勞教所也不例外,因為我們是修煉人,不是為求生的世人。

誠然,監獄和勞教所不是修煉的地方,大法弟子是不應去那裏的,師父給我們安排的修煉路中沒有這些東西,去那裏是我們的恥辱。可是由於各種因素被邪惡綁架到了那裏,已促成自己走到了這一步,也不能因此而就認為自己不能再修煉了,好似墜落到了萬丈深淵,一切好像只能聽從邪惡擺布,由它任意宰割,沒有正念正行,沒有整體了。同修呀,我們不是常人說的甚麼同林鳥,「大難來臨各自飛」。說監獄和勞教所不是修煉的地方,是說那裏是邪惡行惡的場所,我們修煉人的目標是修煉,是救度更多的眾生,你在那裏如何兌現你的誓約,怎樣完成你的史前大願?絕不是說你去了那裏就是修煉到此為止了,該淘汰了,甚麼事都不是無緣無故的。

你看那個重慶女子勞教所有多邪,它怕國際組織追查它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行,搖身一變,把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四大隊,變成了甚麼「育心學校」,一下成了全國的「先進」,參觀取經者人來人往,把自己粉飾的十分可愛,實質是它把見不得人的刑具撤了,換成了各種叫不出名字的體罰式的酷刑來迫害同修。這種體罰的險惡在於受害者說不出來是怎麼受的傷,具體傷在哪兒,不紅不腫,但身體內卻會疼痛難忍。桐梁一同修遭此酷刑後第二天就起不來床,說不出話來,勞教所怕承擔責任,急忙將她送回家去。她身體表面沒有傷痕,只好由他們的獄醫胡亂安個病名搪塞了事。這裏採用的所有酷刑,諸如超強度奴工勞役,關小間,強行野蠻洗腦,包夾無人性的監管,加刑期,各種體罰(軍蹲、站軍姿、走鴨步、老牛拉車、虎臥、罰站、跑步、吃潲水、點穴式糾動作等)都是為了製造精神恐怖,擾亂思想,促使你精神崩潰,讓你不能靜心,思念難以歸正,強行把你拖回到低層生命狀態中去,而邪惡才好得心應手迫害你,這是多麼陰險毒辣的手段呀?

但是,不論邪惡有多邪,我體悟到,所有這一切,只不過是給我們製造的魔難成度的大小不同而已,它也是根據我們修煉狀態而動的,我們也應把它變成好事。儘管這個地方很特殊,十分陰森恐怖,對常人可能很管用,而對修煉人就應該不起甚麼作用。因為修煉人沒有要執著的東西,生死都要放下,難大難小又有多大區別呢?如果你法理不明,頭腦不清,始終認為這裏就是閻羅殿、鬼門關,整天心神不定,提心吊膽,那真的你就有被邪惡嚇住的可能。

我覺得《請與我比鄰而坐》那首歌詞寫的好。管教、牢頭、包夾不讓大法弟子互相關照,不讓相互說話,那就在寂靜之處,比鄰而坐,微閉雙目也要發出我們心底的呼喚,用強大的正念制止酷刑凌辱,制止一切迫害。要是那裏所有的修煉人都能正念正行,形成堅不可摧的整體,那裏的邪惡還存在嗎?早就停止迫害了。

修煉人有干擾、有魔難是有原因的,其原因一定和自己的各種因素息息相關,因而才出現修煉人各自不同的修煉狀態:有過心性關的,有過病業關的,有遇到各種干擾和考驗的,有來自家庭的親友的,有來自社會的,似乎從開始修煉就沒有間斷過。正如師父於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一日《美國西部法會講法》中講的那樣:「一個修煉的人在你修煉過程當中一直走到最後的一步都離不開對你的根本考驗。」其實,就是師父利用來修你的心性的,如果你能做到干擾、魔難來時坦然不動,冷靜的向內找,找出促成產生干擾魔難的那顆心,然後下決心把它洗淨,去掉它,一點一滴的修上來,你這就是在提高。就是這樣一步一步不停的實修自己,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眾生,兌現你的誓約,完成你的史前大願。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