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日】最近家中發生的一件事,使我對徹底否定舊勢力的法理有所體悟,與同修們切磋交流,有不對之處請慈悲指正。

前不久,女兒有點不舒服,我們帶她來到市醫院。大夫給她做了檢查,讓我出乎意料的是大夫說孩子肚子裏有個大瘤子,而且還鄭重的告訴我們說,孩子的病情不太樂觀,這個腫瘤對於孩子來說(才14歲)良性的機率很少,讓我們做好思想準備。這個突如其來的事使我難以相信自己的耳朵,丈夫當時也嚇傻了。我想我是個大法弟子,一人煉功全家受益,怎麼現在……說起大法弟子,我覺的很慚愧。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到現在也有十年了,但師父要求的三件事一件也沒做好,因為不集體學法,平時和常人差不多,遇事也不向內找,對法的理解總是停留在祛病健身上,對師父說的從感性認識昇華到理性認識也不理解,就是知道大法好。

當天晚上,我和同修(協調人)打電話,說了孩子的病情(每當這個時候我才想到同修,因為我知道常人不管用)。同修的語氣很堅定,這都是假相,你千萬不要去承認它,有師在有法在,孩子不會有事的。這時,我想起師父說的,要否定舊勢力,但怎樣才算徹底否定呢?沒別的辦法,我暫時讓孩子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們一家人都念。就這樣,孩子很順利的做完了手術。醫生說孩子血液沒事,可能是個纖維瘤,但還得進一步做病理才能確診,醫生說的這個可能,我們就很滿意。

接下來的幾天,我一有空就到洗手間發正念:徹底否定舊勢力,你們安排的一切,我都不承認,只有師父說了算。每天像例行公事一樣這麼念著,心裏卻想著:師父安排的甚麼結果呢?肯定是良性的。就這樣胡思亂想(自己也知道這想法不對,對師對法不堅定)同修提醒我,不要產生歡喜心,被魔鑽了空子。可我就是按捺不住內心的喜悅,整天笑,也放鬆了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結果出來時,我的心怦怦的跳,怕心,帶著情,各種人心往外冒。醫生說瘤子是良是惡不能確定,要拿到另一個醫院去做病理,我頓時傻了眼。

同修又提醒我,都是歡喜心惹的麻煩,不過就算我們有漏、有人心,舊勢力也不配來干擾,她說同修們在家裏都幫著發正念,孩子絕對沒事。在同修們的幫助下,在師父的加持下,醫院很快就給孩子拆了線,同意出院。就這樣,回到家同修給拿來了師父講法光盤,大法音樂,我們陪著孩子一起看。

我對孩子說:「女兒,你對師父說,你再也不去醫院,你要在家學法。」同修立刻反駁:「師父都安排我們回家了,跟醫院沒關係。」我無語,心想:怎麼會無關呢?在另一個醫院做病理結果還沒出來呢。就這樣又等了七天結果出來那天,我的心怦怦跳,心想給安排的是甚麼結果呢?肯定是良性的。一直等到下午,丈夫沒往回打電話,我預測,結果肯定不好,就趕緊給他打電話,那邊的聲音很沉重,是惡性的,正在諮詢專家怎樣治療。

當時我渾身無力,心裏絕望極了,怎麼會這樣,不是有師父在管嗎?同修在身邊提醒我:心態一定要穩,正念要強,人類的一切都是假相,它們說了算嗎?同修的話給我增添了正念。是啊,孩子就是來得法的。瘤子是惡是良重要嗎?

接下來的幾天裏,附近的人和親戚因知道孩子有病都來看她,我們就利用看光盤的機會給他們講真相,同學來了,她就給講,孩子跟法挺有緣份,心也單純,也沒有求治病的心,只知道講真相救人,有時候還請師父加持,有的同學還做了三退。

丈夫可還是垂頭喪氣,他說:「我們一直都在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怎麼也沒出現奇蹟呀?明天我把病理再拿到原來的醫院確診一次,如果是真的,就去醫院治療。」這次他說甚麼,我一直沒動心,我想起師父的講法:「哪裏出現了問題,哪裏就是需要你們去講清真相、去救度。」(《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我就給他講大法的美好,就這樣又等了七天,(七天內我們一直做好三件事)一直到他去醫院拿結果,我一點怕心也沒有,結果竟是醫院根本沒檢查。我時刻提醒不要起歡喜心,人心出來時,就趕緊排斥。丈夫不死心,要去北京做病理檢查。經師父點化,丈夫非讓在院子裏學法,我們竟在孩子身邊牆上發現幾朵優曇婆羅花,我們一家人心情都非常激動,知道師父在鼓勵我們一直在看護著我們。

在丈夫去北京回來的前兩天,我和同修一起看週刊,是哪一期我忘了,裏面的一篇文章大概是這樣寫的:有的同修做了不好的夢和感覺有不好的預兆,或者相信以前算的命,就想入非非,產生怕心,從而沒有了正念,有了漏洞,被舊勢力抓住了把柄,以此來迫害。下一段寫的是做甚麼事情不求結果,師父看的是過程。這不正是在說自己嗎?就像師父看懂了我的心,見我長時間不悟,用這篇文章點醒我,我覺的這一切都是師父的安排,心裏有說不出的激動。

我的執著找到了,自己老做惡夢,由於怕心產生執著,從而引來的邪惡的迫害,對孩子的病又產生怕心,求結果的心,結果更糟,這時我的心豁然開朗,心裏確定孩子沒事,一切都是假相,都是執著心招來的。第三天丈夫從北京回來,聽老專家說也挺奇怪的,幹了這麼多年從來沒見過這形狀的瘤子,不過憑他的經驗看是良性的。後來丈夫又去了另一個大醫院,經確診的確沒事,這才放心,我也很高興。是啊,孩子就是來得法的。丈夫也改變了對大法的態度,每天早晨向師父敬上三炷香(這麼多年來從來沒給師父上過香)我這讓師父棒喝了一下,也知道精進了。通過這件事,丈夫又給我公公婆婆講了真相。

其實寫這篇文章以前,我也猶豫,我覺的自己這麼差勁,實在沒甚麼可說的,又怕同修笑話,經過一個月的思考,我決定把它寫出來,其實怕笑話不也是人心嗎?難道怕笑話就不證實法了嗎?這不是求名的心嗎?在這裏我想提醒像我這樣不精進的同修們,不要有自卑的心,那些人心都是我們要去的,師父一直都沒有嫌棄我們,沒有放棄我們,不要再讓師父推著向前走。寫到這我忽然想起《轉法輪》中的一段話:「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對這段法我又有了新的認識。

在這裏我衷心的感謝幫助過我的同修,尤其是管協調的同修一直陪在我身邊,時時點醒我去掉人心,加強正念,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