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度眾生放在先 心中無執天地寬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九日】最近,含淚看了三遍師尊在《對澳洲學員講法》的錄像,給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個學員提到因自己的姐姐曾是大紀元某欄目的負責人和主編,卻突然被大紀元開除甚至在一次法會上被當眾逐出會場,因此被某些同修懷疑為特務而很是不解和不平。師父針對這一問題講法,我理解出這樣的意思:有情緒就是人心;沒有無緣無故的事情;甚麼事情都正確去對待,那就甚麼都擋不住。

我聽了後,甚感慚愧。曾幾何時,我還在與同修對如今的正法修煉的理解不一致,就產生了不想與其見面,更不願跟其合作的念頭;曾幾何時,我還在為同修當面指出的「你沒有把救度眾生放在首位,事情做的再多,不是為了名,就是為了情」的話語耿耿於懷,甚至委屈不平;曾幾何時,我還為同修說「你看你的牙都這樣(牙出了洞)了還不悟」而自卑的落淚……

正如《明慧週刊》第二九八期上的一篇交流文章所說的「受傷的永遠是人心、是『情』」。是呀,當同修真心的指出我的不足之處,我不但不謝謝人家,反而內心裏很反感,甚至委屈不平:你也是同修了,是個真修的大法弟子,你怎麼能這樣隨便給我下斷言、下結論呢?你一個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而不得不流離失所的人應該嚴格要求自己,放下怕心,堂堂正正的回到家裏,堂堂正正的做好三件事才對呀,有甚麼資格這麼說把工作和家庭都圓容的比你好百倍的我?即使我有不對的地方,你也應該對我寬容、誠心的幫我圓容好啊。你把人名、地名甚至事件都弄錯的時候還不是我在背後給明慧網編輯去信,一一默默更正並圓容?為了編輯救度當地民眾的真相資料,你知道我犯過多少難,又度過了多少個不眠之夜?……越想越感到委屈,越想越不平,甚至是把同修以前在「六一零」邪惡洗腦班上因承受不住供出我來的過錯和我如何寬容了她、如何誠心的幫她等舊事也想起來了,陳芝麻爛穀子的一個勁兒的往上翻,我完全被人的不良情緒帶動了,再也無法靜下心來,做好三件事了。於是功也煉的越來越少,一學法便睏的不支了,盤腿打坐時左膝蓋痛的很,心性掉到常人層次,甚至還不如常人了,漏洞越來越大,以至被邪惡鑽了空子,造成了咳嗽近一個星期的慘痛的教訓。

我震驚了,我怎麼能把師尊講給我們的遇到矛盾要無條件向內找的教導給拋之腦後,一味的拿著放大鏡去照同修的不足,而不反過來照一下自己呢?我還夠的上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的標準嗎?別人說我做的不好的時候,我為甚麼會憤憤不平?為甚麼我會心存怨恨、委屈?為甚麼我會耿耿於懷,念念不忘?

當我靜心跳出來一看,原來都是我的「人心」受到了傷害,而所有的心都來自於「情」,也就是我的「情」受到了傷害,而「情」才是最容易受傷的東西,「慈悲」永遠不會。「情」是瀰漫在三界的低級物質,是我們這些將成就全宇宙至高無上果位的、未來不同宇宙主宰的大法弟子們最終要去掉的,也必須要去掉的東西。也就是說,受到傷害的根本就不是我自己,正好是我要去掉的東西。

既然如此,為甚麼還要耿耿於懷呢?師父早在《精進要旨》中的那篇「修者自在其中」的經文裏告誡我們:「作為一個修煉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惱都是過關;所遇到的一切讚揚都是考驗。」在突如其來的矛盾面前,我好像全然忘記了自己是個走在神的路上的大法徒,在大法同修中的求名心、虛榮心、爭鬥心、委屈不平的心、怨恨心、顯示心、爭強好勝心等等全都暴露無遺。我嚇了一大跳,我努力的想著師父的法:「我們與常人最大的不同是,有矛盾反映出來,但是我們都能找自己。」(《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趕快發正念否定這不是真正的我,我不要這些阻礙我正念正行救度眾生,也阻礙我返本歸真的人心。

不禁又想起了師父的詩句:「何為人 情慾滿身 何為神 人心無存」(《人神之分》)。我應該把同修的責備當作一個自己找出執著、提高心性的好機會,感謝還來不及呢,怎麼能怨恨呢!「放下執著輕舟快 人心凡重難過洋」(《心自明》)。我應以一個輕輕鬆鬆的心境去救度眾生,才是當務之急呀!不禁又記起了師父在經文《真修》中說的這段感人肺腑又語重心長的話:「佛為度你們曾經在常人中要飯,我今天又開大門傳大法度你們,我沒有因為遭了無數的罪而覺的苦,而你們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裏放不下的東西帶進天國嗎?」看著師尊在《對澳洲學員講法》的錄像中慈悲又沉痛的面容,我心裏好愧疚好難過,多少次我淚流滿面,為自己的不爭氣、為自己因不願割捨的執著給師尊添的麻煩而痛悔不已。

正法形勢需要我們大法弟子有更大的能力去解決如何更多的救度眾生的問題,我們卻在不該有的矛盾和放不下的執著中內耗,浪費了很多寶貴的時間,這不是正中了舊勢力的間隔計嗎?我想起了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講的:「我告訴大家,全世界所有的世人都曾經是我的親人,(鼓掌)包括那些最壞的,否則在這個時候就不可能有當人的機會。歷史是他們走過來的,是他們自己選擇的。最可惡的是舊勢力,它們敢利用邪惡隨意殺戮我的人,因為人不屬於它們。師父的心裏裝著的是所有的人。」

我們都曾是師父的親人,我們真的像親人般的彼此無私幫助了沒有呢?師父在《正念》經文中說:「大法弟子已經成為眾生得救的僅有的唯一希望」,師父明明白白的把都曾經是他的親人的眾生得救的希望寄託在了我們大法弟子身上,我們得趕快給他們得救的機會才是,有甚麼理由再陷在彼此間誰對誰錯的爭執中維護自己的可憐的自尊和情面呀。常言道:「海納百川,有容納大」,我也感到自己的心性急需從救度眾生的正法理上提高提高了,心的容量得加大、再加大一些了。於是,「人的思想佔了上風,那他就會走向人;神的思想與人的正念佔了上風,他就會走向神。」(《二零零五年舊金山講法》)師父講的這句話在耳邊響起,我意識到自己需要趕緊從人的消極情緒裏振作起來了。於是盤腿打坐,發正念鏟除這阻礙我精進、間隔我們同修協作互助的一切黑手爛鬼和變異的敗壞的情緒。大法真的是無所不能,當我的心歸正在大法上來時,立時感到像不乾淨的身子洗了個溫水澡一般渾身輕鬆舒服,從未有過的大自在。

私心是舊勢力要挾和迫害的根本,大法造就的生命應該是無私無我的正覺。我們不去掉私心,等著天象自變,無疑是畫餅充飢,水中撈月。洞察真正的迫害還存在的根源,真正做到無私無我,才能徹底清除舊勢力的束縛,解體一切影響救度眾生的邪惡因素。心繫眾生危難,以大善大忍的胸懷,才能完成師父賦予的重任。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每一個世人的損失都是我們的遺憾。

讓我們謹記師尊在《對澳洲學員講法》的錄像中關於大法弟子間要互相信任、互相配合好的諄諄教誨,放下自我,互相配合好,用強大的正念形成堅不可摧的整體立即結束迫害,更好的、更有效的救度眾生吧!

以上這些是我在近期修煉過程中的一些感受和一點粗淺的體會,有些內容可能提到了個別我身邊的同修,如你們覺的我的想法不對、認識不足或有偏激之處,望提出寶貴的意見,不為別的,只為了我們能共同提高上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