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同修的問題可能體現了大家的不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一日】前一段時間,我們資料點的一位同修甲突出的表現出一種狀態:整天忙於做真相資料,顧不上吃飯甚至於睡覺。剛和他接觸時,覺的他為了救度眾生做資料,廢寢忘食,令人敬佩。可是時間久了,我們漸漸都發覺有些不太對勁。這位同修幾乎一有時間就忙於刻光盤、貼封面、裝入光盤袋,幾乎片刻都不停留。他自己也說:時間緊,時間緊。往往一邊聽著師父講法一邊忙於製作光盤。

有時我特意的過去接過他手中的活,想讓他看書學法,可他把手中的活交給我,馬上又會抄起其它的活,便又忙了起來。一開始,我對他說:「再忙也是要保證學法不受影響,你這樣一邊聽講法一邊做光盤能學好嗎?」他說:「反正我身上有一部份生命因素在聽在學。」當時我一聽,還覺的他這麼說還挺有理的。可是,一連很多天,同修甲都是這樣整日忙於做真相資料,從來沒有見他認認真真的專心學過法,我們勸他放一放手中的活,專心學法,學好法是一切的保障。可他非但不聽,還表現出很強的抵觸情緒,甚至於反過來怪我們沒有好好配合他做光盤。我們專門為他找來明慧網上同修寫的有關學好法體悟的文章,他也拒絕看,說從來沒有時間看那些東西。

萬般無奈中,我們找到師父有關學好法的講法,他看了後有所觸動,開始打開MP3電子書學法。可沒過多久,他說一看到「誰煉功誰得功」就開始發睏,看不下去。我們馬上意識到這個問題可能很嚴重,如果不能幫助同修認識到疏忽的地方,舊勢力很可能會鑽這個空子對學員迫害,而且,可能會影響到他身邊的學員。我當時沒能想到發正念清除背後干擾他的邪惡因素,只是心裏默默的對他說:無論你是同修甲身上的甚麼生命因素,大法是給主元神得的,你千萬不要干擾他的主意識,他修成了,你也會有一個好的去處;如果你真的干擾了他造成了損失,那你的未來還真不好說。

讓我們都很吃驚的是,以後的幾天,每次我們勸他學法,他都表現很不高興甚至於「生氣」,還說我們干擾了他學法做真相資料。開始我們都感到困惑,我們明明是為他好他怎麼這樣啊?師父曾講過,「大家都想為大法負責,出發點都是好的,但是往往你們不注意自己,很可能有自己的甚麼常人心在。」(《北美巡迴講法》)師父也多次叮嚀囑咐我們,碰到問題都要向內找。

我靜下心來向內找,發現在這過程中,我有時也會感到被刺激的受不了,心忍不住怦怦想動,有時還有那種受「委屈」的感覺冒出來:我明明是為你好啊,你怎麼能這樣?我明白,自己心裏也有放不下的東西。如果我真的不帶一點個人觀念的完全是為了同修好,即使同修有一時認識不到的地方,也不會對我表現出這樣。在向內找的同時,我也在想:是否我們還有甚麼沒有發覺的地方?很快我意識到自己感到有點「委屈」的本身正是放不下自我的反映,我為你著想為你好你就得對我好啊,起碼該對我和顏悅色等等對自我執著的心。真正的修煉者應該是不動心的,說我好,說我壞,對我好,對我壞,都不動心,我一定要修去這個頑固的對自我的執著。如果真的完完全全是在法上,大法的威力自然會體現出來,同修哪會表現出這樣啊?我又一次想起了師父曾舉過的例子:像鐵水熔化木屑一樣。

當我再一次勸同修甲要重視學法時,他突然說:「我知道你們在想甚麼,你們肯定在想我修的沒你們好,認識沒你們高,威德沒你們大。」(我當時覺得沒有這樣的想法,但真正靜心反觀自己,的確潛意識裏面還有把自己擺在同修之上的心。)聽他的話,他可能也有點認識到自己有做的不當之處,我心裏挺高興。我回答說:「我不這樣認為。如果我有這樣的想法,我會修去的。大法是圓容的,我的認識是在法上和不在法上,而不是好與不好,高與不高。……前幾天我看到明慧網上報導說《疾風勁草》的作者被綁架了,一開始我也有些吃驚,後在《明慧週刊》上看到一位她身邊的同修寫的體悟,是很多學員的人心促成的。我深受啟悟。

他聽完後默不作聲,在那裏做著光盤。究竟是哪裏有漏我們還沒察覺呢?突然,有個念頭在我腦中一閃,《明慧週刊》上那位同修的文章談到很多學員的人心把另外空間很多不好的物質推到知名同修那裏去了,我們是不是也有甚麼沒察覺到的想法促成了同修甲的狀態呢?

猛然間我想到了,在我沒搬到這住時每次拿真相資料時,不是都想著同修甲能多做點,我能多拿點嗎?如果其他來拿真相資料的同修都有類似的想法,而不了解同修甲的實際狀態,更沒有去考慮同修甲如何安排好自己的時間能做好三件事與同時滿足我們的「需要」,那可真會促成同修甲忙於做真相資料而顧不上學法。何況有的同修每次來都會「預定」下次自己要拿多少份資料,同修甲也每次都答應啊。再有就是其他同修敬佩的想法裏如果摻雜了太多的人心的成份,也會更加促使同修甲不願改變自己的做法。這時我的心裏真的很難過,因為一開始我們都「認定」是同修甲自己認識不足,抱著這樣的想法,當然無法從根本上解決這個問題。

當我當著同修甲和一起住的另一位和我同樣心急的同修說出自己的體悟時,我隱隱感到四週有甚麼東西「嘩」的一下給衝開了。我們再對他說甚麼他也不那麼難以接受了。當然了,既然問題體現在這位同修身上,肯定也有他自己的因素,因不是這裏想探討的重點所以不多寫了。在此提醒所有忙於做真相資料的同修再忙也不能不學法,也提醒有些同修一定要注意學法時的態度,千萬別讓邪惡鑽了空子。同修甲現在基本上每天都能專心學法。

我把我的想法和其他來拿資料的同修談後,他們有的表示自己要向內找;有的認為自己沒有希望同修甲多做點之類的想法,還說同修甲以前沒做光盤前差不多也這樣,整天躺在床上聽法。有的同修一邊說自己沒有那樣的想法,一邊說著要拿多少多少,自然也流露出希望同修能多做的意思。我覺的是還沒有覺察到自己的想法會影響到其他同修(我的認識不是說不能說要拿多少多少,而是這樣要求時裏面有人的執著心在,表現之一是想要的光盤沒有那麼多時會不高興的。寫這段是為了提醒所有的同修注意,並不是想指責誰。)其實有的念頭一起,可能無意中就會把一些東西推給了同修,只是自己當時不能覺察到或認識到。

通過此事我也認識到,改變自己是挺難的,可有大法在,遇到甚麼事時都能向內找,時刻用法來衡量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一舉一動,能真正嚴肅認真的對大法負責,對自己負責,那又有甚麼難的呢?記的前幾年很多同修在面對邪惡時會說我們都是大法的「一個粒子」,只有我們真正的完全修去自我,熔煉成為一個整體,才能體現出大法的洪大法力,像鐵水熔化木屑一樣,甚麼不正的因素瞬間都能歸正,那些不可救要的邪惡也會在瞬間解體,表層空間的形勢可能也會隨即發生巨大的變化。

以上是自己在修煉中從無邊大法中體悟到的一點點,層次有限,還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