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正基點破除間隔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四月七日】最近有一個體會比較深,所以想寫出來。

二零零四年底,在遭非法勞教兩年多後我恢復了人身自由。出來之後感到本市同修之間間隔很大,消息不通,甚至是誤傳的消息。經文資料也是從外地傳過來。原來的一位主要負責人兼協調人在經濟上壓力非常非常大,不得不忙碌於找工作養家和扶養兒女。對於他,學員中也有許多說法,甚至說他還在沒在修煉啦。其實我非常了解這位同修。我沒有被迫害之前,我們一直一起做資料,在法上交流。而且我知道,我們的資料點被破壞,幾位同修被抓之後,也一直是他和外地的同修聯繫,保證本地的新經文和週刊等一些資料,直到我出來之後成立了家庭資料點。這位同修做事一貫謹慎,同時不太善於表達。所以一直都有學員對他誤解。其實他對法的認識很深,修的很好。

但是他這種忙於生計,不能做好協調工作的狀態,我也難以理解。我和多數同修的認識一樣,認為他是在默認舊勢力的安排,沒有把正法擺在第一位。每次他外出找工作,我都勸他說,你的使命在這兒,要救度這裏的人,你走不了,走了也得回來。結果幾次出去工作,種種原因又都不得不回來了。我覺的自己的認識是對的。

由於整體上被舊勢力間隔開,沒有一起學法的環境,加上在這種安逸的環境下,我逐漸變的按部就班,資料也做,但是走出來的人少,做的量也就不大。這樣精進不精進的,狀態時好時壞。總感覺不能真正精進起來,不像被關押時那麼正念強,不像個人修煉時期那麼能溶於法中。甚至感覺自己快走出證實法的狀態去了。我很苦惱,我也不斷的這樣向內找:為甚麼我會有身體不舒服的感覺,哪裏不對啦?為甚麼我狀態不好?為甚麼我起不來晨煉?

直到有一天,一位同修帶來了周邊一個地區的消息,他說:那兒基本上都恢復了集體學法。我感到心被衝激。第二天我破除了另外空間邪惡的干擾,如約與本地兩位同修進行了兩個小時交流。這次的交流,我豁然明白了我這麼長時間都不能精進的根本原因,那就是向外求,沒有擺正基點,沒有破除間隔。

向外求就是:盯著負責人,看到他沒做好,而這恰恰是默認了舊勢力的安排,舊勢力就是要通過干擾他不讓他做好協調工作,從而間隔我們整體,我們不是發正念鏟除舊勢力對他的安排和迫害,而是向外指責他沒做好,這不正上了舊勢力的當嗎?而且加重了舊勢力對他的迫害,更讓舊勢力找到了藉口。我現在才明白他所說的承受的壓力有多麼的大,當初我對他說的是很不以為然的。其實每一個這樣對他認識的同修都是在加重對他的迫害。

擺正基點就是:我所謂不斷的向內找都是我怎麼怎麼?都是自己的提高問題,當整體被間隔這麼重要的問題擺在面前的時候,我卻還在想我怎麼提高不了,等等。這不就是一個「私」字嗎?這樣我怎麼可能提高的了呢?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修煉,應該是不斷的用高標準更高的標準要求自己。

我現在知道自己的提高是和整體的提高聯繫在一起的,破除間隔,整體提高,共同精進,這是法對我的要求,我必須做好。

認識的有限,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