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瀋陽沈北大法弟子交流營救同修的問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三日】了解到一些沈北存在的問題,寫出來和同修交流,為了走正師父給我們安排的修煉道路,更好的救度眾生。

關於營救同修的問題

最近一段,有幾個同修被綁架了,還有協調人也出了問題,可我們在營救同修上似乎還處於各自為戰的狀態,沒有形成一個整體,對營救同修還沒有重視起來,一兩個星期過去了,同修關在哪兒還不知道,相關的真相資料也沒有,由此可見真的很懈怠。

我們應該積極的去營救同修,同修被綁架了,在發正念清理那些迫害被綁架同修的邪惡爛鬼同時,相關同修應積極主動與被綁架同修的家人聯繫,或通過其它途徑了解被綁架同修的情況,然後傳遞到明慧網,同時做成真相資料,廣泛的傳播,讓世人了解邪惡迫害的真相,並以此來震懾邪惡,緩解被綁架同修的壓力,保護被綁架的同修。

可我們協調人和相關同修卻沒全力的去做,錯過寶貴的時機。

在營救同修行動上,我們還不能相互配合、協調一致,想的到卻做不到位,還有同修怕心重,自我保護,對營救同修表面上應付,心理上消極對待和退卻。

在營救同修方法上,我們還不夠堂堂正正,有的家屬也是同修,正念還不夠強,用人的方式怎能震懾解體邪惡呢。煉法輪功沒有錯,信仰自由,發傳單也沒有錯,不能按著警察的思維路子走,必須要讓惡人知道迫害法輪功是錯的,所有的甚麼法律都是藉口,站不住腳的,展現大法弟子正的一面,就會消除邪惡。

以往,我們在營救同修的問題上是不成功的,怕心是最大的障礙,大家在探討時,正念還很足,可行動上卻不一致,甚至找藉口臨陣脫逃,錯過了營救的機會。

平時,我們也忽略了持續向當地的各級機構講真相,如向公安局長、所長,六一零頭目、各鄉鎮副書記、司法助理等,這些人都是講真相的重點,可採取電話、定期郵寄信件的方式,一是講明真相,一是震懾邪惡。在此建議協調人在此方面下些功夫,定期給他們郵寄信件,有目地的抑制邪惡,能起到更好的效果。再次建議有條件的同修,向相關參與的惡警、官員講真相,如向公安局長、所長,六一零頭目等郵寄信件。

向內找

當然在營救同修的同時,我們也更應該找找自身的不足,同修的漏,就是整體的漏,如果協調人出了問題,那更說明我們整體這方面的問題相當突出和嚴重了。

在過去與該出問題的協調人的接觸中,我感到該同修在自我顯示心和情方面都很嚴重,由於情不去,又流離失所,對男同修很依賴,把一位本不應該流離失所的同修辭職找出來,一起協調搞技術。再者此同修顯示心重,導致自我膨脹,結果被邪惡找到迫害的藉口。

看到該同修的不足,再看看自己,再看看其他協調人,也同樣在這二方面存在很嚴重的問題。由於協調人執著自我,遇到矛盾,不向內找,甚至人心對待,彼此互存怨氣,不能好好配合,使整體的法力不能發揮出來。

執著自我的表現還有幹事心,執著自我的事,擺不正救度眾生的主線,同修被綁架了,應立即營救同修,在營救同修中也可救度眾生,一點也不矛盾。

有協調人對協調人的名很執著,忽略了大法弟子存在的真正使命,如果協調人都認識不到救度眾生的迫切感,其他同修的狀態可想而知,

還有的協調人在情的方面有大漏,修心斷慾做的不好,修煉人不該離婚,卻離了婚,離了婚,欲不斷,就又結了婚,以常人法律的藉口來保護自己的色慾執著,完全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因為問題已經出現了,有的協調同修被抓了。

還有的協調人依賴心很重,自己等靠要,不嚴肅對待師父題字的《明慧週刊》,把《正見週刊》與《明慧週刊》合二為一,很不應該。

在此與沈北同修交流,寫出存在的問題,大家都想做師父的好弟子,讓我們放下自我,修好自己,全力的更多的救度眾生。

個人體悟,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