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西大面積迫害的反思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三月七日】遼西大規模綁架已經過去幾天了,在震驚之餘,我們也陷入深深的反思,在遼西這種大家公認正法環境已經開創的較好的前提下,為甚麼還會發生這樣的事情。表面原因好像是邪惡為了查衛星天線,但推廣新唐人是師父法中講明的,如果我們心性上無漏,邪惡就不敢下手。但迫害發生了,我們在正念否定這個迫害的前提下,必須還要找自己,通過我們幾年來與遼西同修的多次接觸,也發現許多存在的不足或者說隱患,大家經過交流切磋後,歸納如下:

一、協調人的影響面過大,存在隱患

我們發現遼西地區的協調人對當地同修影響非常大。如果協調人悟的很正時,整個地區的配合都非常好,同修非常心齊,營救也會成功,但當這個協調人悟的不在法上時,許多同修也會不自覺的跟著走。當幾個協調人之間出現矛盾時,各片的同修也不能整體配合。而迫害往往在這時發生,而且一發生就是大面積的。比如去年八月份的凌源40多人被綁架,大連30多人被綁架,都與協調人影響面過大,之間有矛盾或把握不正有關。

二、不重視安全,片面強調正念

許多協調人用手機直接聯繫,當我們勸他們時,他們說我們地區環境已經開創出來了,而且要正念否定,不能承認它這種干擾。意思是不能總往不好了想,那等於在承認它,正念足夠強時,手機對手機,甚至手機對座機也沒事。這種悟法我們始終不能認同。這次迫害中邪惡統一行動,情況摸的非常準確清楚,我們分析手機暴露可能是其中重要原因之一。

有的協調人對我說過,國保曾經給他傳話過,說你們誰誰是頭,我們全清楚,只是不想動你。同修的話中,有證實自己、顯示自己的東西,意思是邪惡也承認他的影響很大,但他正念否定了邪惡,邪惡不敢動。但是我認為出現這個事還是應該找自己,是否在點化自己安全上有不足。從這次迫害來看,邪惡一開始不想動你,並不是像有些同修說的,「我們正念否定它,邪惡也不敢迫害」,而是因為邪惡想放大你和其他人的執著,掌握更多信息,以期進行更大的迫害。

我幾次聽到協調人在電話中直接商量配合的具體事,甚至知道自己電話暴露的情況下還是直呼其名,電腦上的內容也沒有嚴格加密。從這次迫害的表現來看,邪惡掌握同修的行蹤,而且電腦是其重要目標。

三、不重視安全,跨地區交流頻繁

遼西同修配合的比較緊密,也很喜歡在一起交流,法會開的比較多,而且確實在交流中能得到提高。這是好事,但如果規模過大,也會帶來弊端,因為接觸的人很多,無法保證安全,而且同修到外地後,所接觸的人,所到的場所都由外地同修安排,是否安全,自己無法把握。我參加過該地區五六十人的交流,各地區來的都有,都不認識。這樣的交流,普通學員是無法談體會的,主要協調人就成了主角,當然暴露無遺。雖然事後沒出事,但不等於邪惡不知道。

有時也會幾個地區同修配合做一件事,幾個協調人可以很容易把事情發起,但無法把握整體局面的發展,雖然出發點是好的,但做的過程中,參與的每個同修的心性不同,面對具體事的做法會不同,由於人數過多,滋生出的事情也多,這些是協調人無法全部預料的,所以會帶來隱患。

四、法理都清楚,做時卻不對照

有同修對我們說,「你甚麼時候需要配合只管說,我們會無條件配合。」這句話表面看念很正,但不在法上,尤其是協調人悟偏的時候。你對同修說要以法為師,同修一定認可,可往往到具體事上就對不上號。

不是明慧公開發表的文章,不要在大陸傳,對此,協調人都懂,但一到具體事上,往往就對不上號。出事後才驚醒,平時非常清楚的原則,失誤時只需一瞬間。

五、「無條件」配合不在法上

上面已經舉例了,無條件配合首先要以法來衡量配合的事是否在法上,否則就是盲從。

而對於一些大面積的配合,往往我們只能聽某協調人傳達這個事,以及對此的悟法,這樣只了解了局部,卻無法掌握整體情況。在不充份了解情況的前提下去配合,很容易導致盲從。尤其是跨地區的配合,儘管出發點是好的,但適不適合大家統一去做還要再衡量。由於我們沒有組織,同修是自願配合,心性各異,所以很難大範圍的統一協調好,消息容易走漏,甚至參與的人中就有特務,或者被特務監控的同修。這樣的配合一旦付諸行動,邪惡會當作非常有藉口的大事來迫害,往往損失也很大。

在我們能考慮周全時,要儘量認真考慮周全,而不是寄希望於同修的彌補、寄希望於師父的化解。一定要用法來認真對照是否符合法。

六、衡量標準有誤

我發現許多同修對一件事情的判斷會用是否被迫害來衡量。

如果一個協調人組織一件事,大家可能會有不同的悟法,但如果這個事最後辦成了,也沒被迫害,往往同修就認為做對了。當然如果被迫害了,誰都會主動找不足,就像我現在一樣,迫害出現了馬上開始反思,而之前一直覺得問題不大。

這是危險的,忘了用法來衡量,而邪惡往往也鑽這個空子。這次不迫害你,就會有更多人認同協調人的做法,最後大家都認可了,邪惡才開始對全體動手。比如手機安全的問題,開始一個人這樣做,沒出事,反而被認為正念足,幾個人這樣做也沒出事,大家就認可了,再沒有人提這樣不安全了,因為再提就等於說自己正念不足,這就是衡量標準已經偏了,但卻被放大著,最後的迫害則發生在整體都效仿的時候。

我理解,有些事雖然沒出現迫害,但不一定做的合適,很可能是師父給化解了,為的是給我們機會能自己悟回來,但卻被我們理解成自己的成功,所以一旦事情做成了,就很少有同修再去找其中的不足,而更多的是介紹給別人成功的經驗。

有的同修在長期的配合中,形成了非常默契的相互信任,這是好事,但往往生出人情,對對方做的事完全放心,對方認同的自己也認同,甚至都不仔細辨別一下就傳下去或幫助辦了,而當對方同修發現不當時,自己才開始檢查此事,但為時已晚,把對某同修的認可替代了用法來衡量。

七、環境寬鬆,執著心膨脹

遼西同修在講真相方面做的很深入,真相覆蓋面很廣,環境相對寬鬆。但這樣也容易滋生歡喜心,顯示心,放鬆安全意識。

許多外地同修都來遼西交流,也請遼西同修走出去介紹心得,以前明慧也有對此事的交流文章,指出了這樣容易滋生執著心。同時這種環境也會放鬆安全意識,好像整體場都清理了,邪惡迫害不起來了,該採取的安全措施也嫌麻煩,不用了。

而且這種環境下,協調人不再隱蔽自己的身份,頻繁往來各片,各地區,協調範圍越來越廣,當然為法而用心是應該肯定的,但背後往往包含著證實自己,表現自己的執著,甚至是在交流中可以像領導一樣的批評同修,這已經是執著自我很強的表現了。

以上內容大多都是說的協調人的問題,但是協調人的問題可不完全是協調人自己導致的,而是有大量同修的默許或助長,甚至不能以法來衡量而誘發出來的,而且這些問題也不只是遼西同修的問題,有許多也是我們地區存在的。真希望這次能使我們所有同修都深刻的找一下自己。

雖然找出這麼多不足,但這些同修的偉大和閃光之處卻比這多得多,這些同修為大法放下生死,助師正法,救度大量眾生才是其主要的一面,而這方面是我們更應該鼓勵和借鑑的,對同修的迫害是不能認可的。

對於協調人的理解,我們認為作為協調人來講,應該是給大家證實法提供服務的,而不是來指導大家修煉的。當一個協調人對大範圍的同修的修煉起到很大影響的時候,協調人是危險的,舊勢力就有藉口迫害。

以上是我們目前想到的,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補充。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