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近期牟平大法弟子被騷擾提出的一點想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三日】進入三月份以來,山東牟平地區惡黨人員分別到當地多名大法弟子家中騷擾,目前已經知道受惡人們騷擾的家庭有:徐仁仙、賀令娣、於秀華、於應富、孫厚起、董振文、王傳蓮。此外,惡人為了尋找曲秀麗,經過多方打探,最終找到了曲秀麗新搬遷的住所,為此大法弟子李世文的飯店近些天也一直受到邪惡的監視,據聞,曲秀麗為了避免邪惡的抓捕現已流離失所。

在這次事件發生的過程中,大法弟子們對邪惡的干擾雖然都表現出了堅決的抵制,但從中也暴露出了我們的問題。對於這次邪惡的表現,許多大法弟子的第一反應就是「可能是要開『兩會』了」,或者「快開奧運了」。好像一開「兩會」或「奧運」了邪惡就應該這麼做。也許這次邪惡行動的藉口真的是這樣,但這個藉口不是我們大法弟子給的嗎?在我的思想中,從來都沒有想過邪黨開甚麼會或搞甚麼活動與我有甚麼關係,一點兒想法都沒有,就像我從來都沒想過自己修煉、講真相和搞政治有甚麼關係一樣,甚麼政治不政治的,沒想過,我就是救人。所以講真相時也沒有人跟我提起過你們是不是參與政治的話題。

雖然我們一直都在說邪惡沒有任何藉口和理由迫害大法弟子,但這個藉口的的確確是有些大法弟子給的,因為在這個問題上我們沒站在法上認識,不是修煉人的認識,是常人的認識,只不過我們許多人都沒意識到。所以當事情發生的時候我們都認為這很正常,於是幾乎都在自我安慰的說:「沒甚麼,這不是邪黨要開『兩會』了麼(或者『這不是邪黨要開奧運了嘛』),他們怕你上北京,就看看你在不在家。」等等諸如此類的話。我常常在網上看到類似於「邪黨對大法弟子又展開了新一輪的迫害」之類的話,我就在想,正法到最後邪惡所剩無幾的情況下,它們還能組織成新一輪的迫害,那它這「一輪」的力量從何而來?不就是一些大法弟子一時的不精進、放鬆了正念,從而給了邪惡喘息、從新滋生和聚集力量的機會造成的嗎?這一次惡人們的騷擾也只是騷擾,沒有進一步的抓捕迫害,但那決不是邪惡不想迫害,是因為它還沒有形成足夠的力量。如果大法弟子在這個問題上沒有清醒的認識,而是自欺欺人的一直停留在常人的認識上,從而思想麻痺,那麼就上了邪惡的當,其實也就是在給邪惡以滋養蓄積力量的時間,下一步要發生的事就是危險和可怕的。

就我所了解的情況,在農曆新年以前,牟平當地大法弟子整體組織協調的很好,各個學法小組或各片兒互相配合,接力式的輪番針對當地邪惡黑窩發正念,而且從學法到講真相都做的很有條理。但在過年這段時間裏(好像山東這個地方人們對過年過節之類的事情都相當看重),許多人都忙於過年,大家在整體上就有所鬆懈了,尤其是發正念方面放鬆了,那麼是不是在這一點上我們給了邪惡以喘息的機會?也讓邪惡鑽了空子?從零六年牟平發生的那場規模不小的迫害到現在,牟平大法弟子經過不懈的努力,穩健的開創出了今天這樣比較好的環境,是很不容易的,真的是像師尊說的那樣,大家都越來越理智越來越成熟了,整體上走的很正。

但教訓在各地也是很普遍的:環境好了一些,開始時「正念」還在思想中,時間長了放鬆了精進的意識,就滋生了人心,這時「正念」就只停留在嘴上了,開始遇到一些小麻煩,能意識到不對勁兒了,但應付過去後沒事兒了也就不再想它了,學法不深的不但不向內找,反過來還可能會覺的自己正念足排除了干擾。就這樣思想越來越麻木,邪惡也在其中起著作用,膨脹放大那些人心。到最後問題越來越嚴重的時候,邪惡也攢下了力量布下了迫害的場。

常人社會上發生的事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如果我們自身的空間場是乾淨的,沒有甚麼心,正念十足的,那邪惡就決不敢來靠近和騷擾。那麼今天這麼大面積的騷擾出現了,看到我們好多大法弟子不以為意的麻木心態,我真心的希望牟平大法弟子都能夠理性的重視起來,無論是受到騷擾的還是沒受到騷擾的都及時的向內找,及時的調整,彌補不足,加強正念,實實在在的修。不再給邪惡以任何存在和滋長的時間和空間,盡己所能的避免那些無謂的損失,使我們救度眾生的環境能夠越來越好。

看到了一點兒問題,提出來謹供交流,認識不妥之處還望同修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