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常人頭腦中對大法的敵視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九日】我個人的體會,常人只有清除頭腦中對大法的敵視和退了黨,才能得救,而清除對大法的敵視應該佔第一位。

可能有的同修給人做三退是做了,但對於這點強調的不是很重,我自己有時也是這樣。有一次我給別人做了退團,過了幾禮拜以後,又向對方提到大法是被迫害的,她好像還驚奇表示:「法輪功不是不好嗎?」我回頭想想感覺白做了,這樣給她做了三退能有用嗎?至少不能算做的很到位。所以要做就一定要徹底,就是要把講大法真相佔一個很大的比重,而不能光講邪黨的歷次罪惡,要格外突出邪黨迫害大法這一次的罪惡,但也要兼顧的講到邪黨所做的其它壞事。

因為職業的原因,我講真相、勸三退的對像是比我年齡小和和我年紀差不多的朋友同事,都是年輕人,他們有些是八九年後出生的,對這批人我一般是從六四這個話題開始,每次先引起他們的好奇心:「你們知道你們出生那幾年有甚麼事嗎?」一般都說不知道,但好奇心起來了,這時我常是欲擒故縱一下,先不急著講,適當的吊吊他們的「胃口」,下面就好展開了。

因為他們的年齡小,都是年輕人,在講的過程中,我就多講六四和邪黨迫害法輪功,因為他們也算有點切身感受,文革和文革以前的少講,邊講要邊觀察,隨時要「答疑」,做到不急不緩,耐心細緻;講一段稍歇一下,給別人回味一下。還要注意互動,人家要有甚麼感受了一定要鼓勵他說,把這段時間變成「聊天」,而不是單純的他聽你講。

在適當的時機,一定要把大法被迫害這個話題給引出來,比如我會說:「你們知道嗎?對法輪功共產黨更凶殘。」如果說把做三退比喻成是做一篇作文的話,那麼講大法被迫害真相是要單獨起一段的,也是文章主要的一段,很重要。把握好這一段我覺的基點還是要按師父說的,不能講的太高。

一般來說我的做法是避開神啊、史前文化啊等這些話題。但個別人除外,比如有些人就是對奇蹟啊、神靈啊這些感興趣,那麼就找他的興趣點,可以多講點預言、有神論。

而對一般人主要突出講兩點:一、為甚麼這麼多人學法輪功的理由:一個是教人做好人的,一個是很多人煉了身體特好。「要不然怎會傳播的那麼快?那麼多人煉?」每每問到這句話,我總覺的別人確實在仔細思考這個問題。二、講迫害事實和中共為甚麼迫害。這個可講的太多了,其中「天安門自焚」偽案,是必講的一個問題,不能忽視。通過講這個事,一般一講後人家都會恍然大悟,知道這個驚天大陰謀。另外講活體摘取器官的事。這個是我想放在後面講,因為循序漸進的嘛,一上來先說這個也許別人會不信。以及他還有其它各種迫害,比如各個勞教所黑窩等等的惡行,像馬三家的種種滅絕人性的罪惡事實。另外在最後要說明善惡到頭終有報的道理。可以加上很多惡警現世現報的實例,很多人會震驚的,會想原來善惡有報果真不虛啊。肯定能起到一些驚醒的作用。

總之,以文革、六四、法輪功遭迫害與當今社會腐敗、道德敗壞現象結合著講,也講昨天,也講今天,時不時再問問別人:「難道你家沒人受害嗎?」他家祖輩被迫害過也容易產生共鳴。

接下來的環節,就是要談到退黨大潮,要讓人直接了解這個天下大勢,這也是我們的目地和中心思想。我一般是結合著預言講,當然比重不能太大,但我覺的結合預言講有其獨到的一面,因為很多中國人骨子裏信這些東西。可以談到這麼一個問題:「很多預言,中國的、外國的,包括聖經都講到天滅中共這一大事,退出才能保命,這是為甚麼呢?肯定是真的,要不不會中外預言都這麼說。可不是一個兩個預言這樣說啊。」那麼談到這個也可以明確的告訴別人淘汰人的方式是大瘟疫,(我發現我勸的大部份是怕瘟疫才退的)。在講到這的時候我覺的有必要提到二零零三年的薩斯病這個例子,這個例子可以讓人回憶起當時恐怖的那些日子,我一般這麼說:「現在你可能覺的不可能,還有點可笑,但是當時滿大街戴口罩的恐怖氣氛你忘了?到那時一切都顯的那麼真實和可怕。所以退了只有好處沒壞處,如果不准,到時你哈哈一樂,如果準了,那麼到時你就留下來了。」講到這有時我會輕鬆的說:「要是準了,到時你請我吃飯啊。不准的話我請你吃。」給人的感覺很在理,也很正常,而且你是真心為他好,就像朋友之間的勸告一樣。

亡黨石的例子也要講一下,更能說明這是天意,告訴對方前段時間百度都可以看到照片的,中共自己的網站都把照片登出來了。然後順手把網址寫給對方,或者說「我講的不是很詳細,下次把電子書和錄像刻張盤給你」,到這個時候,一般人都很樂意。

最後順帶說:「三退用小名、網名都行,真名也行,國外華人很多都用真名,但你用小名也行,是為你安全考慮。」這樣別人也會認為你對他是負責的。過程一定要自然,說話自然,語氣自然,行為自然,別人也就不會有甚麼戒備了。

在說的過程中遇到阻力要發正念,千萬不要有大的爭論,原則的需要指出來,比如關於大法的真相,但有些問題,比如關於邪黨邪的成度,有的人能認識到,有的一時認識不到,我覺的暫時沒有必要因為這個來爭論,因為我們的目地是讓他了解大法被迫害真相和讓他三退,有些話他講過自己過後也忘了,一爭論由於面子問題等等,他本來想退可能最後為了要說明自己的觀點正確,也暫時不退了,那就功虧一簣了。

最後我想談一談我們在講真相、勸三退中要走正的重要性。我在這方面有過很大教訓,有一段時間我勸退了十幾二十個,就有點自滿,其它方面全都放鬆,用家裏人的話:「你就這個搞的厲害,其他都不實修。」認為都不正常了。家裏有了很大的矛盾,幾天內就激化的一塌糊塗。當時氣氛真難受。其實就是自己做的不正被魔鑽空子了。

遇到這種時候,我覺的應該放一放,好好用幾天定定心,好好向內找找自己,最主要多看書,打開心結。如果自己做的不好,硬做,不僅會有麻煩,還會影響到自己的安全和信心,所以一切都建立在自己多看書、做正的基礎上的。

我還有一個體會,就是一定要保持一個祥和的心態,就像有個同修說的:舊勢力的路充滿荊棘,過的很苦,可別看它過的苦,也不是甚麼建立功勛之路,是條死路。而師父安排的路應該是一條祥和的、快樂的路。那麼我們樂呵呵的講真相,修好自己是走師父安排的路,所以一定要平靜的對待這個社會、這個世界,開心的走好,走正,不要走偏。有時看似痛苦的感受,其實是執著心,它又不是我們,是它在痛苦,忍過後方知無限妙呀。

個人體會很有限,不足之處敬請指正。謝謝師父,謝謝大法的慈悲救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