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相是為眾生得救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二日】

一、按「真、善、忍」宇宙特性修煉自己,大法弟子本身就是活生生的真相資料。

大法弟子在常人社會中修煉,我們救度的是所有的眾生,自身的言行在講真相、救世人與眾生的過程中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有一位商販走街串戶賣水果,一些常人以品嘗為名連吃帶拿,買完後仍然討價還價,賴掉零錢。我與這位商販交易時從不白吃白拿,付錢時該付多少就給多少。這位商販對我印象很好,說:「現在像你這樣的人不多了。」我告訴他我是法輪大法修煉者,所有的真修弟子都是和我一樣的,甚至是比我做的還好的好人,而不是像邪惡中共抹黑的那樣,並告訴他三退自救的信息,他很痛快的要退出邪團組織。以後我每次買他水果,都付給他寫著三退信息的人民幣,並且明明白白告訴他。他說:「沒問題,我能花出去。你放心。」

有一次我買布料,賣布者少算了一元錢,我告訴他:「你少算了一元錢。」賣布者感激的說:「現在的生意不好做,一天也掙不了幾個錢,謝謝你。你是有信仰的人吧?」我說我是修法輪大法的,並告訴他大法的美好,如果不是邪惡中共誣蔑誹謗、血腥鎮壓,修煉大法的人多了,人人都從自己心裏做好,世道人心就會變好,生意才好做,百業才會興旺。他連連點頭稱是。我又告訴他三退自救的信息,他大聲說:「我戴過紅領巾,我要退出來,我叫某某。」我用他的真名幫他退出了邪隊組織。

我的老家農村有一位婦女曾經入過邪團組織。我探親時遇到她,給她講真相後,她同意退出。可是第二天她找到我,告訴她丈夫不讓退,她不退了。我真是感到遺憾。過了幾天,我到街上買了不少東西,需打車回家。車子已經啟動了,我無意中看到這位婦女正在後面很遠的地方步行回家,我告訴司機立即停下等著把她捎回家。我是這樣想的,儘管她在三退的過程中有思想反覆,也要讓她體會大法帶來的美好祥和,看到大法弟子的胸懷,讓她以後有機緣為自己的生命作出正確的選擇。

我的小叔子三年前病故了,我主動接濟他的妻兒。他的孩子考上大學後,我每月給她二百元生活費,並承諾直到她大學畢業。零七年秋天我的婆婆過世了,我為其他兄弟姐妹著想,主動承擔了全部喪葬費用。不是我有很多錢可以大把的花,我的日常生活是非常儉省的。我的行為讓我的家人、親戚親眼看到了大法修煉者的正行,看到了大法帶來的祥和美好。

零七年夏天我撿給到一條帶項墜的鉑金項鏈,馬上寫了失物招領啟事貼到醒目的地方。我的丈夫(暫未修煉)下班看到了,回家問我:「那條失物招領啟事是你寫的吧?我就知道除了你不會有別人。」以此看到我寫的介紹勞教所對大法弟子殘酷迫害的文章(我親身經歷的)他脫口而出:「法輪功總有一天會平反。」進入講真相勸三退的正法進程後,我的丈夫退出了邪黨組織。我的娘家、婆家中有幾十人加入過邪黨、團、隊組織。除了極個別人之外,都聲明三退了。

我的親屬暫時都未修煉。但我的妹妹替我打印真相資料,並在她的同事中勸三退,妹夫也勸他的兄嫂退出了邪隊組織。我娘家的弟媳、婆家的妯娌們也分別勸他們的很多親人聲明三退了。

我會縫紉技術,經常熱情的幫助同事、鄰居裁剪縫紉,我在與他們的接觸中向他們講真相、促三退。我回農村老家時,也幫助一些老人縫新的補舊的。即使他們沒有加入邪黨、團、隊組織,也要向他們證實大法的美好,清除邪黨的造謠抹黑對他們的毒害。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要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從做好人開始,逐漸的成為完全為他人著想的正覺,世人會看到大法修煉者的正行,會感受到大法弟子的慈悲,這樣在講真相、勸三退的進程中才能做的更好,救人更多。

二、利用自己親身經歷的、看到的、聽到的邪黨殘酷迫害民眾、踐踏傳統文化、破壞生態環境、變異人際關係等方方面面的活生生的事實,幫助世人認清邪黨本質,遠離邪惡,三退自救。

中共邪黨在幾十年的罪惡統治中,犯下的滔天罪行比比皆是。我在家裏經常有意識講述自己親身經歷的、看來的、聽到的邪黨的罪惡行徑,對家人有潛移默化的影響,在認清中共邪惡本質,徹底決裂邪黨的一切組織時幾乎是水到渠成。

比如我的同事多年前曾講過她家鄉的一件事:一個富農成份的人在小河裏行船,要靠岸了,他說一句:「把錨(毛)拋下去,把槳(蔣)搬上來。」因為與當時的敏感人物「毛、蔣」同音,這個富農屢遭批鬥。我們村有一個在國民黨軍隊當過兵的人,文革時期逢會必鬥。有一天他看見邪毛語錄「團結、緊張、嚴肅、活潑」,說了一句,過去也講八個字:「忠孝節義,禮智廉恥」,結果被拉去批鬥,頭髮剃半邊留半邊,曰陰陽頭,臉上被抹滿黑墨水,襯的眼白、牙齒黑白分明,並被勒令三天不准洗臉,在貧下中農監督下勞動。

零五年我在營養師訓練班聽課,教師講了一個插曲:文革期間,他所在醫院的一位醫生因曾留學日本而被審查、抄家,搜出了一個日本國旗,上面還有日本人的簽名。這本是他當時回國時日本朋友所贈,只表友情,別無他意。結果被當作鐵證,認定他是日本人派來的特務。他百口莫辯,在生不如死的折磨中,利用他掌握的醫學知識,切開了自身血管血壓最大的部位,血液四散噴射,慘不忍睹。

我在講述中共罪行時,往往視對像、時間而定,在家人、熟人、朋友中,在時間較充裕時適合這樣講。我的一位朋友,我給她講了邪黨的罪行後,她也講了她所經歷的艱難歲月,不但她自己退出了邪隊組織,也勸她的丈夫退出了邪黨組織。因為是自己經歷的、聽到的、看到的,所以講起來得心應手,真實生動,能與世人較好的溝通,引起他們的共鳴,並且世人也會從他們的經歷中,所見所聞中講出很多中共邪黨的罪惡事實,有利於幫助世人認清邪惡,決裂邪惡,為自己選擇美好的未來。

三、講真相,救度世人與眾生要針對他們各自的接受能力,語言要形像生動,通俗易懂,道理要深入淺出。零五年冬天,我借辦事的機會幾次找到我所在街道「六一零」辦公室主任講真相。期間他問我對《九評共產黨》是甚麼看法,我說:「我們小學裏就讀過《皇帝的新衣》這篇課文,是吧?滿街的臣民因為各種原因都不敢講真話,都極力的讚美皇帝的新裝如何漂亮,只有一個純真的孩子指出皇帝甚麼衣服也沒穿。《九評》就是這個純真的孩子,指出了事實真相。」這個「六一零」辦公室主任當時不能接受《九評》的,我的比喻即明確的表達了我對《九評》的看法,又讓他抓不到打棍子、扣帽子的話柄,也能引起他對《九評》的重新思考。接著我又贈給他寫著「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的賀年卡,當時他表示他不會迫害大法弟子。

在講真相、勸三退的進程中,接觸的世人都會有不同的想法。有的說:「法輪功是你講的那麼好,共產黨為甚麼要取締呢?」我說:「我們讀過《狼和小羊》這篇課文,是吧?狼在小溪邊遇到小羊,要找藉口吃掉它,就說:「小羊你弄髒了我的水,我要吃掉你。」小羊說:「狼先生,你在上游,我在下游,我怎麼會弄髒你的水呢?」狼又說:「你去年罵過我的奶奶。」小羊說:「去年我還沒出生呢,怎麼能罵你的奶奶呢?」狼咆哮著說:「你敢犟嘴,我就要吃掉你。」這樣的比喻既能指出中共殘暴的本性,又比「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更通俗易懂。

有的說:「法輪功圍攻中南海,共產黨當然要鎮壓。」我就告訴他所謂「四二五」事件的始末,並啟發說:「有的人坦坦蕩蕩,不做虧心事,看到人們議論甚麼,他會想到是在非議自己嗎?他會不讓人說話麼?有的人盡幹壞事,陰險狡詐,聽見別人說話總會膽戰心驚,總會橫加阻止,是這個道理吧。」然後在講中共邪黨幹盡了傷天害理之事,總是心虛氣短,害怕老百姓講真話。這樣講世人就容易接受了。

我在針對文化不高,或年齡較大的人講真相時常用小道理、家常事啟發他們進行思考。我說:「如果一個家庭的當家人吃喝嫖賭,你說這個家會怎麼樣?中共腐敗墮落、吃喝嫖賭五毒俱全,你說中國人會有好日子過嗎?你說天能容忍它存在麼?」聽者大多都說有道理,接著再講天滅中共的必然性,三退自救的重要性,他們就容易明白了。

現在的中國人受邪共「無神論」毒害很深,很多人不相信神佛的存在,不相信善惡因果報應,甚至對一些詞語都產生誤解。比如我們常說,你能聽到三退信息就是緣份;能得到這份真相資料是你的緣份。我發覺在對異性世人講真相時,談到「緣份」這個詞特別容易讓對方產生歧義。後來我就注意不說這個詞,換成這樣的話,能得到這份真相資料是你的福氣,希望你做出正確的選擇,不要拒絕這份福氣。

有人對邪惡中共很反感,但對三退自救抱著無所謂的態度,有人說「我這把年紀了,死了也不可惜」;有人說「我活的沒意思,不如死了」。讓這樣的人相信生命輪迴、生命的永遠一時半會很難做到,如果交談時間有限不能展開去談,我就避開這個話題,告訴他為家人、為子孫後代的幸福著想。並舉這樣的例子:假如你得了感冒,頭疼發燒很難受,你也得上醫院去治療,不會任其發展,證明你還是熱愛生命的,要用治療手段解除感冒的痛苦;現在有這麼簡便的三退自救的辦法,你為甚麼不用來解除自己生命的痛苦呢?在這種情況下舉例,我注意不說常人忌諱的大災難,如「你得了癌症」,「你出了車禍」等。站在他的角度為其著想,破開這個「無所謂」的障礙,有的人也就做出了正確的抉擇。

現在有些推銷商品、推銷保險的很纏人。有一次我給一個世人講真相時,剛開口他劈頭就說:「已經有五個賣保險的人找過我了。」有的人說:「我不反對法輪功,我也不反對共產黨,我也不參與誰。」有的人說:「我實在太忙,沒有時間煉法輪功。」了解到阻擋世人得救的一些障礙後,我在後來的講真相、勸三退的過程中就主動談到這些問題,破除這些障礙。1、你不反對法輪功是你最正確的選擇。2、告訴你中共的邪惡本質,是讓你認清中共,遠離邪惡,保自己的平安,而不是要你去反對中共。比如說,告訴你前面是萬丈深淵,回頭才能避免粉身碎骨,而不是非要你去填平深淵。3、法輪大法是修煉大法,我們從來不強拉任何人煉法輪功,因為人心不動沒有用。4、賣保險的、推銷產品的是商業行為,是從個人所得出發的。我們完全是為你著想,希望你有一個美好的未來,而不是為了我個人所得。這樣講起來條理比較清楚,能從各方面去除聽者的顧慮。

有的人願意思考,我就採取提出問題、排除問題的方法引導他得出正確的結論。比如,我問:「你以前看過真相資料麼?」答曰:「看過。」再問:「你想過大法弟子為甚麼要做講真相、勸三退這件事麼?」答曰:「為了壯大法輪功的聲勢唄。」再問:「鑑於中國大陸目前的形勢,為了方便世人三退自救,真名、化名都有效。既然化名有效為甚麼不編造無計其數的化名來壯大法輪功的聲勢,而非要費時費力耗財冒著危險來針對每一個人講真相、勸三退呢?」排除這些問題後,他就會明白這是為了他著想,然後我就再說,我為甚麼告訴你三退信息,你的安危與我有甚麼關係,因為我是法輪大法弟子,是按照「真、善、忍」宇宙特性來修煉的,看到人的生命走向毀滅見死不救不是修煉者的慈悲,所以我要告訴你這件事。你得三退自救是為自己選擇美好的未來,不是為了法輪功本身,也不是為了我個人所得。

也有的人提出這樣的條件:我三退了你給我多少錢?你幫我找個媳婦,我就三退。人提出這樣的問題,是我講真相的事做的不到位的具體體現,這是如果時間有限,一時半會難講透,我就給他一些真相資料,叮囑他千萬要認真的閱讀思考,不要錯失這萬古機緣。

在對世人講真相時,為了了解對方的理解成度,我會這樣問,我講明白這件事了麼?不用這樣的話,你聽明白了麼?這樣的話容易讓聽者產生反感,達不到講清真相、救度世人的最好效果。

多學法、學好法是講真相、救世人與眾生的保障,只有學好法,講真相才能得心應手,不至於講的太高,救不了世人反而往下推人;也不至於流於常人式的不滿現實的牢騷。學好法講真相中才能讓世人感受到修煉者的慈悲。

在做這件事情的過程中,我有許多不盡人意的地方,每天自己都感到在盡力的做三件事,但至今也只勸退了五百人左右,聽到我面對面講真相的人比勸退的人多的多,還不包括每天分發的真相資料。但是我不氣餒,因為在我勸退的世人中,有很多是看到了大法弟子分發的真相資料、粘貼、人民幣上三退信息,或者聽過大法弟子講真相、勸三退的,有這些做基礎,在我講真相時才能順利聲明三退。我們每做一件事都不會白做,都是為眾生得救打下的基礎。

寫出自己的點滴體會,意在與同修交流,更好的做好三件事,更好的完成大法弟子的誓約。層次所限,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