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足 神跡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九日】一天上午,父親(同修)突然打來電話要我過去一趟。聽著電話裏細弱的聲音,知道父親又遇上了心性關,需要我的幫助。

父親二十多年前得過肝炎、冠心病、胃病以及其它的雜七雜八的連我也記不清說不上來的病,在我的記憶中父親就沒有離開過病,病也沒有離開過父親,病和父親總是連得很緊,是個典型的「內科大全」,母親就是因為父親的病擔憂過度而亡的。其中因為冠心病二十多年前就被大夫多次判了「死刑」。後來雖然命保下了,可藥罐子再也沒離開過。去年有事找原主治大夫,大夫說了一句:「這老漢還活著呢?」原來幾年前父親住院時查出來有風濕性心臟病,連我們也忘了。

前幾年我走入大法修煉親身體驗了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後一個星期,就勸說父親也走入了大法。幾天後去看父親煉得怎樣?年近七十、以前還有恐高症的老父親臉上放著紅光,像個孩童似的在連年輕人都不敢上的牆頭上走來走去讓我看,我既高興得瞠目結舌又直喊:小心。

幾年來,父親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在修煉的路上一直走的比較精進,身體變化也很大,一身的病全都無影無蹤了,精力充沛的連一般小伙子都頂不住。

近幾天,由於小弟不爭氣蠻幹,拉下了一屁股債還不上,父親著急煩心,心性關比較多。

進了屋,只見父親平展展的躺在床上一動不能動,昔日精氣的臉上滿是憔悴,似乎又回到了修煉前的狀態。他告訴我:身體左半邊動不了,起不來床。原來,四天前小弟讓父親把住房抵出去幫自己還一部份高利貸。父親又是心疼小弟的處境又是氣憤小弟的所為,動了人心出現了腦血栓的狀態。好在有師父的看護,再加上這幾天家人都勸進醫院,父親能記住自己是大法弟子就是不去醫院,守住了這關鍵的一念。

我悟到:父親心疼小弟被逼債的處境,又氣憤小弟逼抵住房的行為和對小弟不務正業、不爭氣大為光火等一切都是對情的執著,而捨不得將住房抵債的思想中又有對眼前利益的執著。我想,有師父在,只要能堅定正念就一定能闖過此關。這時,我內心出奇的純淨,腦子出奇的清醒,語言表達也出奇的準確,法理一層層非常清晰地不斷展現出來,只感覺師父就在旁邊。我知道師父在加持著我、加持著父親,一切都是師父在做,借我的口點化父親。於是,我先引用師父修煉人沒有病的法理,幫父親進一步堅信:這一切不是病,只是演化出的假相來考驗修煉人。而這個假相不是偶然的,是因為有了對情和眼前利益的執著才產生的,放下執著一切自然都會好的。接著幫父親回憶師父在《轉法輪》中的一些講法,再談我對這件事情是怎麼悟的。在師父洪大慈悲加持下,父親悟得很快。接著,奇蹟出現了:

──漸漸的,原本黃中泛黑的臉色慢慢的泛出紅光來,一臉憔悴愁雲露出了喜色。
──不知不覺中,原本在板上平躺著的身體突然坐了起來,原本細弱的聲音在互動交流中鏗鏘有力。
──又漸漸的,原本不能動的左胳膊抬起來用蜷曲的顯得僵硬的手左右擺動著劃開蓋在腿上的被子,雖然手還在像抬起來的雞爪。
──又漸漸的,僵硬的手指在上下顫動著,蜷曲的手掌伸展了,五指能夠伸展又能有力的握成拳。
這時,我輕輕地問父親感覺怎麼樣。回答是:非常舒服,只覺全身血管在快速的貫通。
──又一會兒,左腿反覆伸直彎曲、伸直彎曲,自語:「好了」。
我鼓勵:「能下床嗎?能自己去上廁所嗎?」
──然後,自己從床上下來,自己走出門去,自己進了廁所自己出來,又高興地在地上轉來轉去。

整個過程不超過兩個小時。

下午,我又去看望時已不見了人,說是騎摩托到市場買菜去了。再見時說:比以前的狀態還舒服。

就在今天早上煉完功想利用上班前的時間把這篇體會再修改一下,打開電腦的時候,鼠標反覆多次插上也沒有反應,多不方便呀,而且速度也太慢了。我把雙手放在電腦上默默發了一念:你也是應該得救的生命,幫我寫好體會跟上正法進程也是你功德一件。再插上,好了。我知道又是師父幫了我。我又一次見證了「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的無邊法理,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

層次所限,請同修慈悲指正,再謝師尊苦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