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感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八日】我和丈夫都下崗了。丈夫在七二零以前學過大法,七二零以後,在邪惡的迫害面前產生強烈的怕心,不但自己不學了,也不讓我學,對我的干擾很大。見我學法就和我吵架,就搶書;見我煉功,一腳就把我踹到地下,再拽上來,反正就是不讓我煉。那時我要和他離婚或離家出走的念頭都有了。

師父說:「我們這一門修出來是最紮實的。不是叫你都當和尚、當尼姑。我們在常人中修煉的,將來我們功法傳的越來越廣,說人人都成了不是和尚的和尚,一個個煉法輪大法的都成這個式的了,這不行。我們煉功中要求大家:你煉功,你愛人可能不煉功,因為煉功搞的倆口子離婚了還不行。」(《轉法輪》)後來明白,丈夫的這些惡行都是對我的考驗,我明白了,忍受下來,也不斷的和他講道理,漸漸他也有了不少變化,干擾表現的沒有那麼兇了。

二零零七年我丈夫外出打工走了,我們家成了學法小組的學法點。轉眼冬天丈夫回來了,我們只好轉到一對老年同修家學法。但學了一個月後,這對老年同修的怕心出來了,我們必須得再另找地方學法。當時我心裏別提多難過了,含著眼淚回家了。丈夫問我怎麼不高興呢?我也沒和他說,心想:師父給安排這麼好的環境學法,老倆口都是大法弟子,為甚麼就這麼怕呢?滿腹怨氣。後來我反覆考慮,就想起師父說過:「當出現任何矛盾,出現任何事情,我告訴過你們,除了倆個發生矛盾的人要找自己的原因,第三者都要想想自己,為甚麼叫你看到?更何況我們直接是矛盾者之一,為甚麼就不修自己呢?」(《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我知道,我們遇事就找自己,有困難時可以求師父。事隔三天,我和丈夫閒聊,他說他對我怎麼怎麼好,我很嚴肅的說:對我好?我學法你都不讓,他說:你不是上別人家去學了嗎,我也沒管你呀。我說我還想讓他們上咱家學呢!他說:我不在家時不都在咱家這學了嗎?我說:你不管我學法,才是對我好,這些年你倒也沒管了。他說怕我家電腦被抄,我給他講,一人學法全家受益,如果你要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那你也會受益更大。我還給他講了我們怎麼保護自己,怎麼樣保護別人的安全,他一聽還行,就默認了。

我告訴同修,同修擔心他翻臉,我說:我只能做到這些,你們誰想來就來,師父給開創了條件,安排的路,咱們要好好走,好好把握。遇事就得向內找,不能向外求,不能繞道而行,不能躲,要不還得重來,那時關就大了。同修們同意了,我們的學法小組又能集體學法了。風風雨雨中,邪惡瘋狂干擾時,本地其它小組不時的中斷學法,我們小組始終穩定的堅持著,直到今天。

在大法修煉中,我家受益匪淺。我兒子從小身體不好,從五個月到三歲,我們娘倆經常在醫院度日,我也是因為他的病才走入大法的。上學後孩子學習一直不好,當父母的可能都能體會擔心孩子學習不好的那種心情。轉眼升高中,我的心七上八下。我天天學法,煉功,這時再看到《轉法輪》中師父說:「你干涉不了別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別人的命運,包括妻子兒女、父母兄弟他們的命運,那是你說了算的嗎?」我心裏忽然亮了,決定順其自然。

接到大學錄取通知書時,連他自己都不相信這是真的,周圍的親戚朋友都比自己考上大學還高興,我丈夫更是激動的哭了。以前不管我怎麼為孩子著急,他們父子倆還總埋怨我,說我只學法不管孩子,這回他們看到了,真是該有的不丟啊!丈夫說:老婆你真行。我說:你不知道一人學法全家受益嗎?他說:「老婆,你有功。」還給我買了MP3呢,叫我煉功用。

總之,修煉多年了,現在知道,遇到矛盾,自己就找找看哪顆心不對了,也容易解決。無論怎樣,跟頭把式的走到現在,全虧有師父的呵護。同修啊,我們都寫寫對師父的感恩,寫的不好,可心是真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