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煉的點滴心得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三日】一九九六年元旦有緣喜得大法,雖然沒有親自聆聽師父講法,但內心的感受與所有的大法弟子沒有絲毫分別,用千言萬語也無法表達對師父的崇敬之意。唯有堅修大法,堅定的按師父安排的路修,努力做好三件事,才不辜負師父慈悲救度。

第一次看師父講法錄像時,我第一眼從電視屏幕上看到師父那偉大的形像,氣質非凡,洪亮流利的話音一下子穿透心底,不知不覺便聽的入神。聽完第一課後心中感慨萬千,覺的自己太幸運了。真是天大的緣份啊。

我是抱著一顆治病的心而來,當聽完第一課,即開始明白了許多道理。雖然對法理解不深,但已經清楚知道大法是叫人修煉的,要想真正修煉,首先得把治病這顆心放下。於是在聽課期間就開始消業,我知道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所以當時心想,一定要過好第一關。當時高燒,渾身難受,但我仍堅持到班上去聽課。聽完課回家已是晚九點多鐘,丈夫看我這樣子就逼我上醫院,我說不用去。十一點多鐘丈夫看完電視,我說:「你去睡覺吧,我要在客廳打坐煉功」。因為剛煉功打坐盤腿只能堅持幾分鐘,腿就又痛又麻。拿下來再盤,反覆不知多少次。大約下半夜兩點多鐘,突然間感覺全身刷的一下輕鬆了,緊接著難受的感覺一下子沒有了。我不敢相信,可這卻是真的。早晨醒來一切正常,丈夫說你這不神了嗎?!簡直不可思議。

在這之前,我身體特別不好,患有多種疾病,丈夫三天兩頭陪我去醫院,他整天唉聲嘆氣,為我發愁。最使我難以承受的一種病,就是每到入冬以後,我就不能出門了,不敢接觸外面涼氣,嚴重時就連呼吸室內的空氣也不行,打針吃藥也不頂用,一呼吸涼氣就像刀割一樣疼痛難忍。沒辦法只好一個勁的燒開水,把開水倒進杯中,然後去呼吸蒸發的熱氣。水一會兒就涼了,再換熱的。丈夫說你這得的是甚麼病呀?記得剛學法煉功時,丈夫曾說過,你要煉功能把這個病煉好了,我就服了你。因為我是元旦得法,可以說是冬天最冷的時候。記得有一天特別冷,剛下完雪刮起了大風,早晨煉功時打開錄音機不知怎麼就不響了,因那時剛學法,悟性太差了。有人說是因為太冷把錄音機給凍壞了。就在這樣寒冷的情況下,我一直堅持早晚在外面煉功。不知不覺中我這個難治的病真的好了,丈夫和家裏人都感到驚訝,在我身上就真的是奇蹟出現了。

從此以後學法煉功信心百倍,師父不斷的給我清理身體。一天早晨起來腿不能走路了,我知道這又是在消業,悟到了,關馬上就過去了。第二天早晨起來時像甚麼沒發生過一樣。

九九年七二零以前那段日子,自己感覺真可算是勇猛精進了,處處都按大法的標準來要求自己,能夠明顯感到心性提高很快;各種執著心去掉相當多,不再跟常人爭爭鬥鬥了。因那時也不上班,整天學法煉功,有時一天就讀完一遍《轉法輪》;凡是為大法所做的事情都全身心的投入。比如到處去洪法,去農村許多地方;幫助建立煉功點。每天學法煉功,真是無求而自得,一心只想好好修煉返本歸真,跟師父回家。

七二零以後迫害開始了。為了證實大法,我和另一同修去了北京。在天安門廣場被警察抓上警車,非法遣回被關進拘留所半個月。二零零零年十月因發真相資料,被抓勞教一年半。因家裏人給辦了保外就醫,結果出來摔了個大跟頭,兩年多沒爬起來,自以為已經圓滿了,不用再學法煉功了,現在想起真是感到幼稚可笑。慈悲偉大的師父沒有拋棄我,多次夢中點悟,把我拉了起來,給了我從新修煉的機會。零四年我從新開始學法煉功並講真相

通過背《轉法輪》,用法來衡量自己的一言一行。每背完一遍,心性明顯提高,更加明確了自己該怎麼樣去做作為一個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情。在面對面講真相時,師父真的把有緣人安排和我見面。有一天中午,我抱著不滿週歲的外孫在樓下休閒長凳上坐著,兩個五十多歲陌生男子走到我跟前先跟我搭話,問我看孩子的活累不累。其中一個說再有兩年我也要退休回家哄孫子了。我知道這就是機緣,馬上回問:「聽你倆口音和我差不多。」結果真是我老家農村那邊的。我開門見山就給他倆講真相,先問是不是黨員,知不知道三退的事。原來兩人都是黨員,我給他倆講了大法被迫害的真相,為甚麼要三退等等;很順利的做了三退。這兩人是從附近工地出去辦事路過這裏,我想這麼大一個城市,茫茫人海,也許以後再也不會見到這兩人了。臨別時還說謝謝,其中一人說我妹妹也學法輪功。此時我感到大法的威力,師父的慈悲!機緣是多麼的珍貴啊!

我丈夫和大女兒都是惡黨黨員,勸他們三退一直做不通,我經常在想,怎麼跟外面的人講真相容易,在家裏怎麼這樣難,每次跟他倆講真相都會爭吵的不歡而散,放棄了吧,也許他倆就像師父講的那種不能救度的。後來女兒不准我再提此事,丈夫說:我被淘汰了就留你吧,我心裏真是感到又可憐又可恨。通過學法,向內找,癥結究竟在哪?原來是你越是把他當作你的親人,越是執著於親情,越是怕被淘汰就越做不了。

對照師父講法,改變自己的觀念和原來的做法,放下怕心和對親情的執著,不把他當作親人對待,把他看作也是應該被救度的眾生,果然不一樣。一個星期天女兒來我家,我先發正念,然後心平氣和的對女兒說,我送你一件珍貴的禮物,你花多少錢也買不來。我把護身符拿出來給她看,我說沒有別的目地,就是求個全家人平平安安,這多好啊。她高興的接受了。我說光接受護身符還不成,你那個黨員也該退了吧。她說,退黨可得本人同意。我說你說的太對了,找人給你用小名上網上聲明一下,又不跟你要錢,又不影響你甚麼,你沒花一分錢就買了個生命大保險,何樂而不為。丈夫和女兒終於三退了。

以上是自己修煉十多年來的點滴體會,層次有限,如有不當之處望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