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新走回大法後的修煉體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日】

一、迷途知返

我們夫妻倆是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的,當時我丈夫是肝硬化腹水,幾經住院治療,已經到了病入膏肓的地步。正是這時,我們夫妻二人同時走入大法中來,得法不到二個月,折磨了我丈夫五年多的頑症消失了,身體完全康復。

可是七二零以後,我們因為對師對法不能堅信,心性沒有得到昇華,在大法蒙難時沒走出去證實大法、為大法說句公道話,漸漸的,在失去修煉大環境的同時,也形同常人一樣,只知道從大法中索取,卻不能為大法付出,就是一個常人。這樣幾年過去了,二零零六年春夏之季,我丈夫突然舊病復發,不到二個月就失去了人身。家裏只有二個閨女,最小的才一週歲,這對我是一個不小的考驗,存在著是走回大法中來,還是與大法失之交臂,那就永遠錯過機緣。

我從新審視自己,思考了幾天,終於下定決心走回到大法修煉中來。師父不嫌棄我,同修不放棄我,經過一段時間的靜心學法,同修把我沒有學過的《經文》、《明慧週刊》都送來了。我看過一遍之後,原來不明白的事情都在法中找到了答案。這時才悟到,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師尊給予我們這前所未有的最好的、最高的榮耀,我們是助師正法的大法徒,我們是眾生得救的僅有的唯一希望。我和丈夫之所以走到這步,乃至丈夫失去人身,是因為我們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舊勢力就是抓住我們這顆不堅定的心,加強它、放大它,使我們不修不煉,就是要我們掉下來,毀掉大法弟子。我要徹底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學法修心,做好三件事,在修煉的路上勇猛精進。

二、突破這一關

我在二零零六年從新走入大法修煉中後,《明慧週刊》發表了集體晨煉的時間,師父在這特殊的環境下又給了我們一個集體煉功的環境。但剛開始時我不能按時起來,還有時起有時不起的,過後又很後悔,總也做不好,這時我就意識到這是魔在干擾我,不讓我煉功,你一有這懶惰的心,它就會順著這顆心加強它,放大它,讓你煉不了功。我意識到這些後,就一定要突破它,走過這一關,我在心裏一遍遍的加強這個堅定的信念,在睡覺前,在腦中一遍遍的在加強這顆堅定的心,可能師父看我有了這顆堅定的心,到點就像師父在叫醒我一樣,能準時起來煉功。有一次抱輪時,突然覺得心裏特別難受,胳膊也重似千斤,抬不起來了,當時的感覺就是要站不住了,就想躺下來休息,但是我突然想到這是干擾,要發正念鏟除干擾我的邪惡生命、黑手爛鬼給我造成的這種假相,我能順從它嗎?於是我發正念,也就二分鐘,這種症狀就消失了,頭上身上出了一身汗,我也沒有停下,繼續煉完。

從中我悟到:如果我順從了這種假相,不馬上發正念鏟除它,躺下來休息,其結果也是不可想像的,師父講過:「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轉法輪》。我對師父這句話有了一層更深的體悟。

三、去掉人的觀念 才有神的正念

隨著學法的不斷深入,我也要走出來證實法,救度眾生,完成自己來時的史前大願。剛開始時,因我家住在市郊,並且我們村修大法的幾乎沒有,就得自己出去做,心裏有些怕,再就是我們家老大在外上學,老二才二週歲多,晚上出去我也有些不放心孩子,白天為了生活只能晚上出去。這些人的想法障礙著我,不能儘快走出去,我就多看書,多學法,漸漸的明白,我這種想法老是站在為「我」的想法上考慮,這不正是舊宇宙的「私」嗎?我們修的就是舊宇宙中為私為我的私心。這種私心不去掉怎麼能修成新宇宙的大覺者?師父要我們修成的是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我還用人的觀念想問題看事情,被人的觀念束縛著,我一定要突破它,我就多學法,發正念去掉這些不好的物質,去掉這人的觀念,增強正念。我們發放資料是為了世人看到真相,為了眾生得救,為了在法正人間時使更多的眾生不被淘汰,我終於邁出了這一步。 

我在發資料時先發正念,求師父加持我,清除干擾和阻礙我救度眾生的一切邪惡因素,黑手爛鬼,使我發放的真相資料能夠救度更多的有緣人。我先在本村附近發,然後徒步走到三、四里地以外的鄰村發。雖有時天黑,走山根小路,人家稀少,可我一點也不害怕,反倒一身輕鬆,因為每個大法弟子都有師父的法身,護法神在看護著我們,只要我們做事在法上,師父就會保護我們的。

師父在《洪吟二》〈法正乾坤〉中講:「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讓我們共同精進,去掉人的觀念,才能有神的正念。這是我修煉的一點體悟,如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指出,共同切磋,完成助師正法的偉大歷史責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