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荒廢的時間補回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九日】

一、有幸得法

我是在一九九八年冬天得法的。早在一年前,已經得法修煉的堂嫂經常與我談起關於法輪功的事情,要我也學。我說:「我夠善良的,尤其在婆家,與婆婆、妯娌相處更是忍讓,要再學真善忍,真是太受氣了,我不學。」時隔近一年,一九九八年冬天,我去堂嫂家串門,床上放一本書,我隨便翻了翻,書上寫了些新奇的事情,出於好奇,我不好意思的說:「我要看看這本《轉法輪》。」我知道這是她學的那本書。晚上,我在被窩裏,從「論語」往下看,越看越愛看,當時身上反應很特別。因為我以前有點病根,就是手上的每個關節、腳心一遇冷就疼,腳還抽筋,那天看著看著,突然就疼了起來,也許是自己帶的那麼點根基,立即就悟到是師父已經開始給我調整身體了,心裏非常激動,感覺太神奇了!還有書中的一些法理,真是使人耳目一新,整個人生觀、世界觀都發生了根本的變化。我決心甚麼都不學,就學法輪功。

從那天起,我每天早上煉功,晚上到煉功點學法。當時也只是從感性上的認識,認為學了功,就有師父管,生活中無災無難,無後顧之憂。對於「修煉」二字的內涵不是很清楚。

二、法理不清 荒廢五年寶貴時光

當時家中兩個孩子還小,有時晚上帶著一個去。這樣學了兩個多月,由於工作原因,一九九九年春天,離開家到了外地,也離開了這集體環境。

由於剛走入修煉,學法不深,法理不清,沒做到信師信法,看了電視上對師父與大法的誹謗,心裏很悲傷,知道這是造謠,電視中播放的決不是修煉人的行為。心想,政府怎麼了,為甚麼這麼好的修心的正法不讓學了,國家不讓煉了,師父也許不傳功了。帶著這樣的疑惑,我離開了大法。

說是離開了大法,可是我畢竟得了法,大法已經在我心中生了根,雖然從這以後的幾年中我沒煉過功,但心裏放不下,還是按法的要求,遇事按「真善忍」做,白天忙,每天晚上看《轉法輪》,每天都看。我把這本書看的很珍貴,就放在一個沒人碰著、很安全的地方保存。

後來聽一位同修說,「去北京證實法」、「現在是正法時期」,我一點也不懂,認為師父要求我們做到忍,那麼不忍,還去北京。根本沒想到師父與法受冤,就應該按著這個真,帶著這個善去說句公道話。當時那位同修也沒在法理上說清楚。

就這樣,我似修非修的荒廢了五年的寶貴時光。

三、真正的走入修煉 跟上正法進程

直到二零零四年正月,我遇到另一位同修,閒聊中我說:「現在天災人禍很多,好在咱們有師父管,都能平安過去。」她說:「可不是那麼回事,你做不好三件事,最後還不如一個常人呢!你去找最近的經文,多學學法,要不然挺危險的!」當時,我立刻意識到自己生命處在危險境地,對甚麼是三件事一無所知。

於是我從另一位同修那拿到了一份經文,看後對我震撼很大,知道了我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責任重大,發現了幾年來都未發覺的私心,認為學了法,永遠無病無災,把師父當成了一個保護傘,成了只想在大法中索取、不想為大法付出的人了,學法的基點完全不純。意識到這些,我非常痛心,荒廢了這麼多年的寶貴時光,時常為這事惋惜、嘆氣,後來認識到老這樣也不對,跌倒了不要趴著,趕快起來往前走。

就這樣,我又一次真正的走入修煉,開始了個人修煉與正法修煉同時進行的階段。也溶入到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這偉大的行列。在這以後的幾年裏,跟上了師父的正法進程。

四、去除怕心、救度世人

明確了正法時期修煉人的責任:學法是基礎,講真相,發正念都是在救度眾生。面對面講真相,開始有怕心,漸漸的在這過程中,怕心、面子心、膽怯心也去除了不少。發真相資料,我們都做的比較好,不管是多麼惡劣的天氣,不論嚴寒酷暑,都沒能阻止我們救度眾生的腳步。因白天忙,我們幾位同修晚上發,我剛一開始發,怕心很重,每發一份,左看右看,心怦怦跳個不停,發完就想馬上跑,生怕別人看見被舉報受迫害。經過一段時間以後,漸漸的基本上修去了這為私為我的怕心。

記的有一次,我拿著一本《九評》,剛要去一家放,突然大門開了,一隻大狗跑了出來,我很害怕,平時我就很怕狗,接著又出來一個人,心裏不知道怎麼辦,猶豫片刻,立即正念排除這種怕心,心生慈悲:你就是我必須救度的對像!於是我很大方的走過去,客氣的說:「給你這本書看看吧,這本書很好,還有大法真相資料,對你很有好處的。」對方很欣然的接過去,善意的說:「你們要注意安全。」接著我就到別處發放。

我們是有師父看護的,具足一切神通法力的大法弟子,救度眾生是我們的神聖使命,只要正念足,沒有過不去的關。

我們要更加慈悲的對待世人與眾生,因為還有那麼多冒著天膽下來的生命,他們都想助正法一臂之力,也希望正法必成,如果他們不明真相,導致最終層層滅盡的結局是何等的悲慘!想到這些,慈悲心油然而生,救人是最大的事情!我們應不愧於師父給予我們那光耀寰宇的榮耀,走好最後的路,直至把邪惡滅盡。

這是我的一點體會,層次有限,請同修們見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