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自我,從被迫害中走出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日】我是一名殘疾的大法弟子,是九七年有幸得法的,以前我患有三十多年的髖關節炎,又說是骨結核,長期流黃水,在當地大城市醫院做過剜骨手術,大發作時人發冷發熱,要開刀,膿包往下流,長年就有半年不能下床,真是生不如死,後來腿也殘廢了。九七年有幸修煉法輪大法,師父把我從地獄撈起,又將我身體淨化,到現在身體一身輕,從來沒有犯過病。

九九年大法遭迫害我才認識了本地區的一名大法弟子。二零零二年我們一起去過北京,後來遭邪惡迫害勞教一年,回來後由於頭腦不清醒、怕心重,有兩、三年離開大法,但是心中還是存著「真善忍」做好人,暗地裏修好自己。由於離開了師父的法,沒有師父的法作指導,在二零零四年被邪惡鑽了空子,身體胃出血,住了七天醫院。我要回來,我心中非常清楚,是師父不讓我掉下來,我決心一下,我要回到大法中,我要去找我原來在勞教所認識的同修,要找書看、要學法、要煉功(當時煉功動作都忘了),找到了她們,同修都很熱情幫助,聽她們說還在我們地區來找過我。我聽了很感激,就這樣我又走進了大法中,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不長時間我胃全都好了,我蠟黃的臉很快就出現紅潤,甚麼東西也能吃了,冷水也能喝,都沒事,真是奇蹟呀!

我們地區比較大,我和同修兩名大法弟子,夜深人靜在街上、鄉下門、戶的發資料、貼不乾膠。有一次我們決定一起到一個村子去發資料,這一天又下著大雨,到下午雨還沒停,我心裏還是有些恍惚,到了晚上我們一起學了法發了十二點的正念,再出發,出門時雨停了,外面很黑,我們一直往前走,後來越走越亮,我抬頭望天上好像還有暗暗的星星,我們還背了《洪吟》,那天我們很順利把資料發完了,回來時快四點鐘了。

我是一名鄉醫,我就用我工作方便洪傳大法,做好三退的事,現在我們地區基本上知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奧運期間,我向鄉鎮幹部講真相,由於自己的境界尺度在那裏、心態不是很穩,救他沒救成,反而被舉報了,第二天就抄了我的家,書、資料全都抄走了,我被關到拘留所,後又送到洗腦班,那地方真是邪惡透頂的地方,他們為毀掉大法弟子,輪番的向大法弟子灌毒素,強行看邪惡電視、書。我不停的發正念,看完發完,讓自己的思維保持在大法,最邪惡的是強迫寫決裂書、寫批判作業,真是邪惡至極。當時我違心的做了一個修煉人可恥的事,愧對師父和大法。這段時間我思想沉重、內疚。

我是開著修的,只有一條腿能盤,師父同樣給我演化功,真是無所不能,煉的功也就看得更清晰了,也有很大的突破昇華。我這個反反復復沒做好的大法弟子,是師父的洪大慈悲沒有拋棄我,處處還是點悟著我,我不能用人中的筆墨來形容師父的慈悲苦度,我只有以後加倍的修好自己。以上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