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怕心 救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一日】 每次走過一些關,自己覺的很自然。都是師父苦心安排造就。師父讓我們能過得去,同時在過程中讓我們把執著修去了。回顧過去修煉的路,好比這麼一番景象:有時覺的前路千難萬難,就像眼前一片沼澤,哪有路啊。但是憑著對師父的堅信,就是往前走,走著走著,師父出現了,師父好慈祥。師父彎下身,親自為弟子的腳下鋪上一塊長長的、乾淨的新木板……眼前的泥濘變成了通途。

──本文作者


師父好!
同修好!

一、法中修去怕心

我悟到,舊宇宙中生命的一個很突出的表現,是保護自己本質上不受傷害,在一定層次中的人中的表現,就是怕心。修去怕心的過程,也是一個生命從本質上開始變的無私的過程。修去怕心的過程,體現出敢不敢跟師父走的問題。這條修煉的路源於對大法的深刻理解,需要在實修證實大法中、講清真相中、紮實的走過來的。

有時在思想中偶爾反映出來對於邪惡形勢的顧慮,但這些攔不住自己。相反,在大陸邪惡的環境中,能越來越變的堂堂正正、大大方方,在證實法中越來越主動。

自己能做到這些,是因為轉變了一個觀念,就是能在救人中真正做到「先他後我」,把眾生的得救看的比自己的安全更重要。真的能做到這一點以後,感覺怕心就離我遠去了。在生活中,在大法項目中,救度眾生往往能如意發揮。一切顯的平和,沒有風險。這與以往的狀態大大的不同。也許站在正法修煉的基點看問題,和骨子裏還多多少少立足於個人修煉提高而修煉,修煉的實質差別相當大,體現出來的證實法的狀態也大有不同。

回想修去怕心,經歷了許多過程。最開始的突破,是源於大量背法。當時怕心重,不敢走出來證實法,我就求師父:「師父,弟子對於後期講法看不懂,弟子也要像同修一樣去救人!」在那段時間,堅持每天都背《轉法輪》。那是怎樣的一段時間啊!我感到自己在法中飛升,師父經常點化我,大法的超常法理常常展現出來。每次看到法理的更深的內涵,就覺的那一層全明白了。那段時間真是突飛猛進的。有時看到一句法,卻看到法理後面一個廣闊的法理的世界,在理性上一下子全能明白。有時捧起《轉法輪》來背,發現翻開的這一頁,句句展現法背後的內涵,真是句句是天機啊!仰望著天空,和師父說:「師父啊!這麼大的法,我也得了,我怎麼得了這麼大的法了……」

背書、學法,是一切的基礎。其實從根本上昇華對大法的認識、從根本上去除執著,都是靠的大法的威力。一個修煉中的人,要去除執著,如果學法不夠,那是很難很難。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輪大法 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我悟到,只有大法、只有大法的無邊法力,才能夠使一個生命,從微觀中破除根本上的執著因素,才能從舊宇宙中走出來成為新的生命。

只有學法才能做到。在背書方面,師父在法中說過,師父說:「我們有能力的、年富力強的,除了年歲大的、記憶力不好的,都要把這書背一背,也許我提的很高了,要求太高了。可是有許多地區,很多學員都背的非常熟,人家學習的時候根本都不用書,都背著念。」(《法輪大法義解》〈在北京法輪大法輔導員會議上關於正法的意見〉)我悟到當時是在輔導員會議上說的,實際也是對於想精進的,對於自己要求嚴格的弟子的點化。師父說的弟子能做的到,那是提高的最快的。

注重背書,在法理上迅速突破過來了。但在實修中,還是有些「怕」。回顧以前的歷史,多次被迫害,心裏沒底。多虧溶入集體學法,同修的正念正行,讓自己看到了希望。

我想:「他們做的這麼好,按照大法做,不是很安全嗎?」同修們帶我去發資料,我不敢發,我就幫助發正念。這樣經常去,每次去的體會都非同一般。我漸漸的不那麼怕了。

我從自己能做的做起。不敢和生人講真相,但我發現自己去購物的時候,敢開口講,去坐「摩的」的時候,敢開口講。我每次就都抓住機會講。我想,我一定把自己的能力用足。我把利用購物、坐摩的等機會講真相,當成自己要做的一個項目,找著機會就去做,天天當作正事堅持。

講著講著就突破了。現在我知道,每次我們去為眾生做甚麼,師父在另外空間給我們好多好多,把那個怕的物質就這麼一次次往下拿,所以自然就突破了。

後來,我敢接觸講真相用的實物了。開始從同修那裏拿來幾個寫有「法輪大法好」的護身符,放在荷包裏,感覺就像揣著幾個炸彈一樣的怕。後來,自己敢送給摩的司機了,次數多了,漸漸這個心就去了。

第一次發光盤,是看過「全球華人新年晚會」以後。晚會演的真好,自己哭了,立志要傳給世人。正好同修送來幾個,在坐公車的時候,我說「我是新唐人電視台的宣傳員,這是我們電視台最好的節目,免費送您看。」效果不錯。

從此,面對面介紹光盤成為每天重視的項目。我堅持著,但不強為。從少到多,漸漸的認識上、能力上突破了。

這時,我開始敢於想到自己做資料。

回想證實法的一幕一幕,從敢於走出來的時候起,我就沒有滿足過。在心性狀態上一旦突破,就會開始著手新的階段的證實法的項目。一步一步的能做的更好。

資料點位於城郊,一週去一次,準備好一週的資料。

說起資料點,也是幾經起伏。開始買了打印機,用上了,後來起了怕心,又送給同修了。後來買了刻錄機,做了一段,又送走了。同修打趣說:「拜託下次不要再買了,你買了又送到我這,我還不知道別人用不用得上。」我心裏說,「我這資料點還是要建的,機器還是要買,這一切都是有意義的,一定能穩定下來的。」

後來,開始有了自己的甲、乙兩個資料點,是因為防止噪音大,把刻錄機和打印機分開放了。

過程中,點點滴滴,都在修去怕心。遇到好多大小事,我都向內找,在法上想,昇華的很快。放下生死救眾生,付出的多,得到的……我能感受到在法中的飛升。與原來在家不出來時,所想像的情況完全不一樣的。

怕心的根子,就在那時解體了。我感到我過去好多生死關,雖然沒有真的經歷甚麼險事,但是對心靈的撞擊是不輕鬆的。過程中,在師尊的點化下,在每一件小事對照大法中,在對於怕心的挖根中,我感到自己的生命真的新生了!人的思維框框被衝破,我按照大法法理來行事。

有一次,一天丟了三把鎖。甲資料點的鎖頭好好的突然不見了,找找自己的心沒找到究竟。修車,車鎖讓修車師傅修的也不見了。而乙資料點的櫃子鎖也壞了。

乙資料點裝的是鐵門,因此無法自己加掛小鎖,而房東是有鐵門鑰匙的。為了讓房東老闆不要覺的驚奇,我在房內添置了小櫃子,把打印機鎖進去正好。自己覺的很高興。而現在,櫃子鎖壞了……

我冷靜下來,看看今天這三把鎖,究竟是在告訴我甚麼?

我找自己的執著和弱點,從這裏下手,從法中歸正,我想這是正確的一個思維方向。我看到,自己太依賴於「鎖」了。依賴於常人的物件──鎖,來保護自己的安全。而修煉人要用正念和對大法法理的堅定,徹底否定一切迫害因素,徹底不承認一切迫害因素,來保證安全。長期走人的思維維護安全,還不是真正的安全,要轉變觀念才安全。

我放下心來,把自己交給師父。我想:「我堅信,做救度眾生的事情誰也不敢迫害。我把心放下,堂堂正正。」

這時發現,乙資料點的小櫃子,鎖壞的很特別。用力能拉出來,不用力,門關的很好,輕易看不出來。我決心用修煉人的辦法考慮「安全問題」,我想可以不必換鎖了。

自此,乙資料點的櫃子一直沒有換新鎖。同修說:「那你把大門鎖換換」。我說:「不用了,不換倒覺的心裏很踏實,我用正念把門鎖好了。」我想:「心中沒有迫害的概念,甚麼事也沒有。」

甲乙資料點真正的穩定下來,是在經過了一件事情以後。同修小郭(化名)去乙資料點做資料,我遲到了一會。一進門,看到小郭在看書呢。我說:「咱們抓緊打印吧。」

小郭說:「你看看那是甚麼?」
我順著方向一看,地上一攤煙灰。「煙灰呀!」我準備幹活。
小郭說,「你不抽煙、我不抽煙,煙灰哪來的呀?」
我才反應過來,「噢,煙灰哪來的?」

因為自己一段時間來都是從心底否定迫害,也就沒有考慮做資料還會帶來甚麼「安全問題」。我在漸漸的跳出這些思維了。我堅信做資料是安全的,誰也不敢動。那我管它煙灰是哪來的呢?哪來的都與我們做正事無關。我只認在大法中悟到的正理:因為我堅定的「不允許」迫害的發生,迫害就一定發生不了。

我把煙灰打掃打掃,心裏覺的這舊勢力的把戲好笑,「噢,想把我拖入以前的思維,讓我順著你們的迫害邏輯思維開始害怕,然後放大怕心的執著,以此為把柄迫害我?那是不可能的了,迫害與我們無關,與我們救度眾生無關。」心中法理很清晰,覺的自己做的到,不是強為的。

從那以後,資料點大大小小的狀態就都平靜了。我們的資料點真正的穩定下來了。一直到後來搬家,一切都很好。我從此從心底裏不害怕了。

每次走過一些關,自己覺的很自然。都是師父苦心安排造就。師父讓我們能過得去,同時在過程中讓我們把執著修去了。我能感受到師父的苦心,每一件大大小小的事,每一次,對人的觀念的轉變。師父讓我們能夠行。

回顧過去修煉的路,好比這麼一番景象:有時覺的前路千難萬難,就像眼前一片沼澤,哪有路啊。但是憑著對師父的堅信,就是往前走,走著走著,師父出現了,師父好慈祥。師父彎下身,親自為弟子的腳下鋪上一塊長長的、乾淨的新木板……眼前的泥濘變成了通途。

每一次,因為怕心有點走不過去了,師父看到弟子往前走的心。師父巧安排。有時師父在法中點化,展現法理玄奧,怕心不見了。有時師父安排精進的同修帶弟子做真相,怕心不見了。有時在最困難的時候,師父看到弟子哪怕只有一小部份的正念,師父展現事情的神奇變化,怕心又不見了。師父啟悟弟子悟道。

直到漸漸能拋去保護自己的私,以大法為大,以眾生為重,漸漸覺的「怕」字與自己無緣,感受到放下執著的輕鬆和美妙。

二、大法開啟智慧

在此僅舉一個方面的例子:

我自小生性有些木訥,不善言辭。走入修煉後,大法打開了我的思維,我變的能說會道,善於思考,思維敏捷,看問題直透本質。法輪大法講述的,是高於常人社會一切學說的真理,大法修煉者跳出常人社會的思維侷限看常人社會,自然就一目了然了。

有一次坐火車出差,想和周圍的人們講述大法的美好,從任何一個小問題入手,都能昇華到宏觀。那天我們談了哲學、宗教、企業文化、創業、經濟、邪黨在中國經濟領域扮演的惡劣角色、文化、馬列主義的實質、人生的根本問題、道德的涵義、法輪大法的美好等等等等。感覺智慧源源不斷的往外淌。乘客們都聽的津津有味。臨近深夜,雖然說話的聲音不大,但是周圍的乘客卻幾乎都不睡了,從眼神中看的出大家願意聽。一位念清華大學的研究生,聽著聽著,開始認真的做起筆記來。下車的時候,前排的一位大姐特意起來與我握手,「小伙子,你說的太好了,我和兒子昨晚都沒睡,愛聽,下次再和我們多講點!」

這樣的事情,多年來,發生了很多次。人們愛聽我講大法好、講退黨。我也能根據不同的對像,講他們關心的事,再引申到主題。我慈悲他們,發自心底的愛他們,我希望他們得救。他們也都喜歡和我交流,覺的我言辭風趣,性格天真。

大法開啟了我的智慧。使我從一個很平常的狀態,昇華到成為一個有志、有識、有膽略、有氣質、心懷眾生的一個新的生命。

一切來源於師父!我決心用大法賦予自己的能力廣救眾生。

三、大面積救人的洪願

在證實大法的歷程中,經歷了一個思想的轉變。從原來「我要做」、「我做了」,昇華到「儘量能救度一切能救度的眾生」。

從原來的「自己不要被迫害」、「開創本地區證實法的環境」,昇華到「從根本上解體一切迫害大法的因素」、「不允許任何迫害大法的事情的發生,根本上徹底否定這一切」。

心中有一個洪願:「師父來救度眾生,弟子們順應師父的願望,要把一切能救度的人儘量都救了。」

師父說:「目前大家就是怎麼樣做的更好、效率更高、影響更大、救人更多。」(《美國首都講法》)弟子們就往這方面去努力。

救度眾生靠的是整體。大面積救人,也需要在各個項目方面有大的突破。大家怎樣協調一致做好呢?

詳細的一些過程在此不多論述。我想,全世界的大法弟子的心願是一樣的。我相信,師尊親自來到人間,率領眾神眾弟子正法,救度眾生。而世間的局勢也一定是配合上來的,世間的器物、條件也一定是配合上來的。

我悟到:三界的環境,一切順應正法而變化,歷史上以前的安排,也都要順應正法需要而變化。況且三界經過久遠的安排,其中早已有了此時全面解體迫害、救度眾生的伏筆。各種技術、各種條件,已經兼備,而且還在不斷的完善之中。

萬事俱備,就等著大法弟子整體的正念昇華上來,大法弟子整體的配合協同起來,大法弟子全面解體迫害、大面積救度眾生的正念堅定起來。

師父等著我們都走出人來。

以上為個人的理解,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合十。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