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獄七載,又陷「暗牢」強制洗腦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三十日】湖北省武漢市的法輪大法學員男青年馮震,只因信仰「真、善、忍」從而歷經七年冤獄,就在期滿當天剛剛出獄又遭警匪聯手綁架,非法關押到武昌的楊園「洗腦班」不得回家。

2008年10月28日,馮震家屬親友一行人,從武漢驅車數百公里路,來到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監獄,這天是馮震刑期已滿的日子,按規定當天理應釋放,辦好手續就可以接他回家了。

上午辦手續時,家屬突然被告知馮震因病於前一晚已轉出監獄,今天接不到人。這顯然不合常理的事情讓家屬難以置信。家屬要求給個說法,馮震到底去了哪?身體到底會出現甚麼問題?然而沙洋監獄裏管教幹部說其已被武漢市武昌區中南路派出所接走的。而經打電話核實,馮震並不在中南路派出所。

家屬繼續跟監獄方交涉時,監獄長出面又說馮震是被武漢市「六一零」辦公室的人接走了,並極力勸其家人回武漢去。

家屬們忍受著前一晚長途顛簸的疲勞,和沒休息好的一夜,現在又口乾舌燥、心存焦慮四個多小時,從早晨不到六點到監獄等待,一直與監獄方交涉堅持到十點多,當聽到監獄長的親口說話,信以為真離開了范家台監獄。

就在家屬剛離開監獄,武漢市「六一零」辦公室及武昌區中南路派出所數名警察,夥同監獄方,不顧馮震本人抗議,強行將他五花大綁塞進警車,隨後飛快逃離,將馮震綁至臭名昭著的武漢市楊園洗腦班繼續關押迫害。

四處碰壁找不到親人的家屬被騙離開監獄後,最終得知馮震已轉入位於武昌區楊園附近的江堤邊的一座大院內(楊園洗腦班)。當家屬一行人,驅車趕回武漢,已是下午了。

洗腦班高牆鐵門,牆頭布滿玻璃碴,之上又有好幾道鐵絲網,周圍多處攝像頭對著大門,由於心虛,不久前拿下了門牌和院內橫幅,現在大門四週無名無牌,鐵門常年緊閉,院內樓房的每一扇窗戶都布滿鐵柵欄,每一扇窗戶都緊閉而且全部拉上了窗簾,見識過的人都知道,其內部的黑暗和恐怖遠遠超出人的想像,說它又是一座私設監獄有過之而無不及。

家屬們勞累一天,往返旅途數百公里,來到楊園洗腦班大門仍不得入內。叫門後半晌,出來兩個人說馮震確實在這高牆內,但不會放人,還說他們代表政府,要對馮震把他當作「親人一般」的再教育,以免他「出去後再煉法輪功」。他們是甚麼人,可以沒有任何正式手續和合理合法的理由,隨意拘押一個自由人。已經心力憔悴的家屬明知這夥人根本沒資格這樣做,卻再也經不起折騰,只好哀求哪怕見上馮震一面。這時,這夥人才許其家屬中的三個直系親屬進入鐵門內探視。

盼了七年以為終於盼到頭的家人,仍骨肉分離不得團聚,仍然陷在巨大的傷痛之中。現在,馮震雖然已經從楊園洗腦班回家,但是這個邪惡機構仍然還在延續它們的罪惡。

讓我們看看這七年中發生了甚麼?

1、在琴斷口監獄遭摧殘

七年前,馮震因修煉法輪功被中共當局判重刑七年,曾關押於武漢市琴斷口監獄。

位於武漢市漢陽區城區西郊的湖北琴斷口監獄是迫害大法弟子的人間地獄,由時任政委惡警鄧開亮具體組織實施迫害大法弟子的方案。十七分監區又稱入監隊是迫害大法弟子的第一站。惡警劉文勝正在十七分監區任指導員,主要任務就是迫害大法弟子,曾因迫害大法弟子而立功受獎。此人一副皮笑肉不笑、陰險狡猾的嘴臉,人稱「牛魔王」。他手下培養了一批窮凶極惡的打手。那時被非法判刑送到琴斷口監獄的大法弟子(在湖北省被非法判刑的大法弟子一般被關在三個監獄:琴斷口監獄、湖北沙洋的范家台監獄、女的是關在位於漢口漢西的女子監獄)都要從劉文勝手中經過,幾乎無一例外的被毒打、折磨。劉文勝很陰險,看人的目光都是陰毒的。他躲在背後發號施令,販毒犯梅劍鋒(已刑滿釋放)、楊夢祥(此人現在還在迫害大法弟子)等是他迫害大法弟子的忠實惡狗,打人、整人的方法狠毒,下手重:用木頭凳子去狠打人的背部,只三、二下凳子就七零八落散架了;私藏鋼管,一棍子能把人打的背過氣去;巴掌、拳、腳、膝肘齊下,將人打得鼻青臉腫,渾身青紫;冷不防當胸飛出一腳窩心腳,把人踢個仰面倒地,喘不過氣來,還命令你快點爬起來……大法弟子常被打得整個胸口、背部青紫,呼吸困難、胸悶肺疼,躺下痛的翻不了身。即便這樣每天還得照樣參加勞動。

被非法關進來的大法弟子,在入監隊遭受迫害後又分到各個監區繼續迫害。每個人都被一名或多名刑事犯人控制,日夜二十四小時監控著,連上廁所都不例外。他們長時間利用搶劫犯、殺人犯等控制、折磨、毒打大法弟子。大法弟子有時沒有水洗臉、漱口、洗滌,還要被強制服侍牢頭獄霸。

二零零六年三月十日,在琴斷口監獄,只因馮震、周建剛等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在所謂揭批會上喊了句「法輪大法好」,警察秦某某就指使犯人對大法弟子馮震、周建剛施以酷刑、毒打並關禁閉繼續迫害,到四月二十五日,周建剛已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2、在沙洋范家台監獄被迫害

因琴斷口監獄嚴重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消息被海外媒體曝光,引起國內群眾和國際社會的廣泛譴責,中共當局為躲避海外媒體曝光,於二零零七年二月和三月分兩批將關押在琴斷口監獄的包括馮震在內的三十六名法輪功學員轉移至人煙稀少的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監獄。要從武漢到這裏探視交通是極其不便。

此時范監共非法關押有五十六名大法弟子,(包括范監原有的二十名大法弟子),范監還為此專門從全監抽調獄警和刑事犯,組建了三個分監區,即四監區一分監區、二分監區、三監區七分監區,每個分監區按一名獄警加兩名包夾犯(即刑事犯)對付一個大法弟子編製配備,另外每個監舍還配備三名刑事犯晝夜值班,對大法弟子實行所謂的全封閉管理,即二十四小時關在監舍裏,洗漱、上廁、吃飯、睡覺都必須集體行動,由包夾組長帶隊,包夾成員監護,還須經值班包夾犯同意,才能分監舍進出。

在監舍裏犯人強迫大法弟子只能坐在自己的鋪位前,不得與其他大法弟子在一起談話或過生活,封閉期間不允許打親屬電話,不喊「報告」,不讓親屬接見,不讓與家中有修煉大法的親人見面,甚至以各種藉口將大法弟子家中親人寄去的包裹退回去,購買生活用品每月只限一百元之內,每月強行剃光頭兩次,大熱天蚊子多不讓掛蚊帳等等。更有甚者,中午休息只要大法弟子坐在床上或板凳上閉目靜息時,惡警就指使包夾犯把電視打開,音量放到最大,把樂器琴弦亂彈,把坐的板凳在地上亂敲,咒罵聲噪音、雜亂之聲充斥整個分監區,不讓大法弟子靜心休息,企圖擾亂大法弟子的神智,達到損害大法弟子的身心健康的目地。

根據沙洋范家台監獄的慣例,一般家屬探視應該隨到隨時接見。但是,范監卻對上述大法弟子的家屬探視時間做了規定,每月只一次,其它時間不准許探視;同時,要求家屬必須到「六一零」開具不煉法輪功的證明方可允許接見;而修煉法輪功的家屬根本不讓接見。

范家台監獄以對待法輪功學員極端邪惡和極端偽善而臭名昭著。原湖北武穴大法弟子廖元華因揭露監獄內部亂施酷刑的真相被殘酷迫害的案例就發生在范家台監獄。廖元華迫害慘案在國際曝光後,范家台監獄夥同湖北省六一零在他出獄後,強行將其綁架迫害洗腦,並製造偽證,矇蔽世界人民,為自己的罪責開脫。

3、從「狼坑」落「虎口」

而如今,馮震本來冤獄刑期已滿,可是卻被轉入形同沒有掛牌的「監獄」──楊園洗腦班繼續非法關押。而這裏,迫害手段卻不比琴監和范監少,同樣的罪惡又在上演。這樣邪惡的一個非法機構也只有在中共惡黨無法無天的統治之下才有可能存在。

楊園洗腦班自成立以來,一直緊隨共產邪黨採取卑鄙邪惡下流的手段迫害法輪大法修煉弟子。在迫害初期時,它們採用酷刑、藥物和精神恐嚇等明目張膽的迫害手段對大法弟子的肉體與精神進行雙重摧毀。目前,由於多年來大法弟子將其邪惡手段多次在國際社會曝光,共產邪黨官員為推卸責任,將責任下壓(與文革後收拾那些打手、嘍囉的手段如出一轍),因此,沒有採用初期的酷刑、毒打等肉體的明目張膽的折磨,但採用的手段更加陰險、隱蔽、毒辣。

他們主要採取的迫害方式是體罰與邪悟謊言配合,利用一群猶大曲解經文從早到晚的向法輪功學員灌輸,同時看法輪功學員的堅定程度決定法輪功學員晚上睡覺的時間,不認同他們的就剝奪學員的睡眠,過幾天再不認同的就開始來硬的,如:

1、把會議室的窗戶用報紙糊上,門關上,裏面幾個男的手裏拿著長棍棒邊問話邊揮舞著手中棍棒,打的桌子砰砰響,一會換一批猶大,邊教訓人邊把茶葉水往臉上頭上潑。

2、上銬子:在房間的窗戶上銬著,有時兩隻手都往上舉銬著,有時一隻手上一隻手下,這期間有人不停的跟你說話,拉到禁閉室上銬子呈「丁」字型,如是夏天,禁閉室裏異常悶熱,密密麻麻的蚊子叮在身上非常難受。

3、強制法輪功學員強行站在寫滿污衊大法創始人的紙上,他們當著學員的面毀師父的畫像;讓學員數貼在牆上的污衊法輪功及師父的標語有幾筆畫,並逼迫學員念,如學員不配合就遭到她們的毆打,有的學員手被銬子銬破了,那些猶大還專門照受傷的地方打。

4、在太陽下暴曬。

5、強行要法輪功學員跑步,不跑則讓兩個人拉著跑。在這期間是一天二十四小時不讓睡覺的。他們的目地是加重加長對學員在肉體與精神上折磨,使法輪功學員體力透支,精神達到神志不清狀態時被迫妥協。

6、除採用各種刑具、電棍等迫害形式外,還曾在飯菜中拌藥、強迫注射不明藥物等進行迫害

當時的猶大是以惡人龔良漢為首,她迫害法輪功學員十分賣力,據原「六一零」成員講,龔良漢專門寫了一本如何「轉化」學員的一本書,把她的一套邪惡說詞及洗腦手段寫了進去,還到處散發。她幾乎去過武漢所有的洗腦班,迫害過許多法輪功學員。

法輪功學員修心向善,遵紀守法、寬容忍讓、先他後己,已經被全社會所公認。就是在中共九個年頭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鎮壓中,他們仍然本著大善大忍的胸懷,和平理性的講清真相,啟迪人們的善念,沒有任何過激的言行。法輪功學員的美好和高尚,贏得了國際社會的廣泛支持和讚譽。但是這些信仰真善忍的善良民眾至今仍被中共無理鎮壓,有證據被證實的已有三千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數千百萬的法輪功學員被關押到洗腦班、精神病院、勞教所和監獄,甚至被關到集中營活摘身體器官賣錢。

在國際社會對迫害法輪功一片譴責聲中,在那些曾經對大法犯罪的人們都在忙於將功補過的補償中,在中共各級高官都在留後路中,在中共走向解體不可逆轉中,在退出中共人數接近5000萬中,湖北省的邪黨公檢法人員竟然還在逆潮流而動,不知醒悟的繼續迫害法輪功學員,不法人員是在自我毀滅的路上越走越遠。


曾經參與迫害的直接責任人:
沙洋四監區隊長:沈建軍:警號4244350
監獄長:警號4244321
監獄綜治辦:嚴×× 警號:4244077
監獄電話:0724-8570035
楊園洗腦班呂主任:027-65172069
中南路舒家街管段戶籍萬敏:15927115809
中南路舒家街居委會書記陳清玉:13971187146 027-87832132(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