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范家台監獄的一點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四日】湖北省范家台監獄是一個黑窩,先後有數百名大法弟子被綁架到這裏受到殘酷的迫害。有一些迫害在網上揭露出來了,然而更多的迫害還沒有被揭露出來。特別是在2002年4月之前,大法弟子們是被分開迫害的,這些迫害,本人不揭露出來,其他人是很難知道的。如大法弟子方隆超一直被單獨關押,2002年及以後被綁架來的大法弟子都沒見過他。我後來問一個曾經包夾過方隆超的刑事犯:「方隆超每天都幹些甚麼?」他說:「甚麼也不幹,每天起床後就站在窗前直到晚上睡覺,腿腫的像大象腿。」我又問:「不活動嗎?」他說:「活動甚麼,要小便了拿杯子接著,然後喝掉。」

還有大法弟子沈學武、陳培勝,因在一次大會上高呼「法輪大法好」,被關進了禁閉室。在禁閉室裏,惡警用手銬把他的手反銬在背後,腳上戴上腳鐐,不分晝夜的被刑事犯包夾著殘酷的進行折磨。這兩位大法弟子被放出來時,我看到他們的大腿和屁股全是淤血。其中沈學武的一條腿都不能彎曲了。

范家台監獄是一個極其邪惡的地方。但邪惡無論表現的如何猖狂,其實內心是怯弱的。有一個警察(這裏不寫出他的名字)說過這樣的話:「看到你們那麼堅定,我心裏發毛,每天晚上回去後睡不著覺,只好拉著老婆打遊戲機。」

范家台監獄四監區是專門為迫害大法弟子而成立的監區。在這裏最邪惡的就是監區長肖天波和教導員熊祖勇。這是兩個惡警跟隨江魔一條路走到黑,實際上他們也是心虛的。這裏舉兩個例子:一天,肖天波、熊祖勇等惡警坐在監區前的花壇邊要找一位大法弟子談話。大法弟子來了,肖天波說:「蹲下。」這位大法弟子說:「我不蹲!」肖天波說:「你看他都蹲著。」並用手指著旁邊的刑事犯。大法弟子說:「我們跟他們不一樣!我們沒犯罪!」這時,肖天波換了一副表情,皮笑肉不笑的說:「你站著那麼高,我們怎麼談話呢?」大法弟子說:「那好,我拿個凳子來。」說完,大法弟子轉身就走了。惡警們呆坐在那裏沒動。

有一天晚上,熊祖勇要找一位大法弟子談話。大法弟子剛走進房間的門,熊祖勇就聲嘶力竭的叫道:「出去,打報告後再進來!」大法弟子看了他一眼出去了。熊祖勇叫道:「進來」,這個大法弟子進來了還是沒打報告。熊祖勇又叫道:「出去」,大法弟子出去了。熊祖勇又喊道:「進來」,大法弟子進來了,照樣還是沒打報告。熊祖勇技窮了,放低聲音說:「進門打報告是監獄規定的,我又不是故意為難你。」大法弟子沒理他,熊祖勇沒趣了,說:「算了、算了,你回去吧。」話也不談了。這兩件事都是2003年的事了。

我在范家台的日子裏,有一百多位大法弟子被綁架到這裏來遭受迫害。遺憾的是有一個大法弟子由於人心太重而放棄了修煉。在此希望他回去後能夠清醒過來。在這裏,我們有理由陳述一個事實:中共邪黨流氓集團無論用多少人力、物力、財力以及集古今中外一切流氓手段都無法改變認識了真正修煉的大法弟子的信念,邪惡對大法及大法弟子的迫害一開始就註定了失敗的結局。這些事實,范家台的那些警察心裏是最清楚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